揭示一对重 75 克拉的哥伦比亚祖母绿所产生的猫眼效应


2012 年 9 月,当哥伦比亚祖母绿切割师 Misael Angel Rodriguez (米萨埃尔·安齐尔·罗德里格斯)获得一大块破碎的trapiche(特拉皮切)祖母绿时,他在招标会上高兴得快要昏过去了。 原石部分重约 370 克拉,表面覆盖着一层黑色碳质涂层,一抹翠绿暗示其可能包含祖母绿。 其他几个内行或专家已经放弃购买,这增加了 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的担忧。 买下它是一场代价高昂的赌博:这块原石非常大,大概开采自 哥伦比亚历史悠久的祖母绿产地Muzo (木索)矿。 “但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呢?”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想知道。 


清洗后,这块产自 Muzo(木索) 矿的超大trapiche(特拉皮切)祖母绿重量超过 300 克拉。 这块原石显示出两个主要部分,可能适合切磨。 图片来源:Misael Angel Rodriguez (米萨埃尔·安齐尔·罗德里格斯)版权所有。
切磨揭晓了祖母绿的谜底
祖母绿经销商们都习惯了投机买卖,因为大块原石的本质如何尚不可知。 Rodriguez(罗德里格斯)的困境与缅甸的硬玉经销商相差无几,他们在购买硬玉巨石时往往存在类似的顾虑。 事实上,他们在赌石头中存在有价值的、深色的部分,但直到他们切开一道口子,或是将巨石切片,才能真正知晓石头是否有价值。 对于这样的石块,卖家也在经历一场赌博。 很多时候,他们也会拒绝在原石上开一道口子,因为他们害怕减少重量,或者可能切掉最贵重的部分,而留下一块不太贵重的石头。

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和妻子 Claudia Beltran Rubiano(克劳迪娅·贝尔特兰·茹比阿诺) 都是经验丰富的祖母绿切割师,最终决定赌一把,买下这块原石。 他们切开一角,然后又切开一角,试图判断潜在宝石的深度。 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块原石实际上包含了两个六道线条的trapiche(特拉皮切)祖母绿部分,并得出结论:或许能够打造两颗大小相同的宝石。 他们还注意到原石一侧的细筒状内部结构,这是能够产生猫眼效应的材料类型的特征。 当他们进一步打磨石块表皮时,他们开始看到上等祖母绿货真价实的绿色。

“那就是原石中的祖母绿谜题,”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解释道。 “它们的光芒往往被隐藏起来了。”


接下来,Rodriguez(罗德里格斯)修剪多余的部分,然后锯切原石。 
他和妻子开始慢慢去除祖母绿的碳质外层,同时去除材料中的小孔和凹坑。 他们牢记trapiche(特拉皮切)祖母绿往往会产生猫眼效应,并已看到产生这种现象的细管。他们将小的弧形刻面放入原石中,希望能烘托出猫眼效应。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猫眼效应最强的方向,这为他们切磨这两颗宝石提供了进一步方向。

两个长凸圆面初见雏形:Rodriguez(罗德里格斯)凭借丰富的切割经验,开始塑造他们认为会更出众的宝石。 “但是,经过一天天的切割和磨光,Claudia(克劳迪娅)的那颗宝石总是看起来比我的更好、更贵重,”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回忆道。 


两颗祖母绿已预成型,获得了几乎匹配的重量和颜色。 
磨光后,这对祖母绿重达 105 克拉,Rodriguez(罗德里格斯)认为它们创下了配对宝石的重量记录。 但因为内含物的关系,还需要牺牲一些重量。这对宝石的重量降低至约共 75 克拉。 Rodriguez (罗德里格斯)指出,这种大小和质量的配对宝石在哥伦比亚绝无仅有。

不久,在 2013 年 2 月的Tucson(图森)宝石展上,GIA 要求看看这些宝石,它们被送往卡尔斯巴德鉴定所作进一步检查。


从trapiche(特拉皮切)原石中切出的两颗大型配对猫眼祖母绿的最终总重量接近 75 克拉。 摄影:GIA的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版权所有。
GIA 鉴定所检查
GIA 在 2013 年春天收到了这两颗宝石。 它们拥有过去在猫眼祖母绿中检测到的典型宝石学性质。 我们记录了一个 RI 为 1.57 的圆点,光谱的红色部分存在镀铬线条,对紫外线没有反应。

真正有趣的是它们的内部结构,能够呈现出一种猫眼效果。 密集的平行生长管呈现出一定程度的透明效果,完全不同于在许多其他猫眼品种中产生猫眼效应的针状物或生长管。 如前所述,祖母绿中的这种结构在trapiche(特拉皮切)祖母绿的独立扇形段中经常发现。 然而,足够密集并切出强烈猫眼的宝石非常珍罕,就如我们所见的大颗配对祖母绿。

绿柱石鉴赏家 John Sinkankas(约翰·信堪卡斯)在他1981 年出版的“Emeralds and Other Beryls”(《祖母绿与其他绿柱石》)书中提到,猫眼祖母绿如此罕见,市场上几乎看不到它们的踪影。 因为这本书出版于三十年前,现在已经报道了数颗哥伦比亚猫眼祖母绿,猫眼祖母绿今天在国际市场上略显普遍。 部分原因在于祖母绿切割师现在看到原石材料时明白何时能够揭露出珍罕的猫眼祖母绿,同时因为收藏者们都在积极寻找珍稀美丽的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