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thsonian(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宝石与矿物藏品


Placeholder Alt Text
这颗覆盆子色与薄荷色、绰号“汽船”(Steamboat)的碧玺是世界上最精美、最有价值的矿物标本之一。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矿物和宝石在液体、热、压力的极端条件下孕育,精美绝伦的颜色、形状和多样性让我们深深为之着迷。” 在这些欢迎词的带领下,参观者迫不及待地前往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一睹宝石与矿物的迷人风采。 在探索神秘宝石的同时,他们与这些大自然的艺术杰作面对面接触,他们最终了解到宝石都以精美的原石形式重见天日的。

博物馆馆长,Jeffrey Post (杰弗里· 朴斯特)博士,称之为大部分人的“教学课程”。 他说,这正是他们的目标:让人们“经历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然后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我们的地球。”

大地的珍宝
联合馆长 Jeff Post (杰弗里· 朴斯特)介绍了一些Smithsonian(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宝石与矿物藏品。
2013 年年初,Post(朴斯特)博士接待了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卡尔斯巴德 GIA(美国宝石研究院)的团队。 此次访问的一系列视频记录可以让你更清楚地了解博物馆内的公开展品以及科研藏品。

这个幻灯片带你探索Smithsonian(史密森尼)博物馆与其宝石珍品。
在 Janet Annenberg Hooker(珍妮特·安嫩伯格·胡克)地质学、宝石与矿物展厅内,这些topaz(托帕石)晶体的几何形状和尺寸吸引了参观者的注意力。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友情提供,http://geogallery.si.edu

Smithsonia(史密森尼学会)

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与研究综合机构。 它位于华盛顿特区的National Mall(国家广场),下设 19 家博物馆和美术馆、国家动物园以及九家研究机构。

该学会的原始资金由英国科学家 James Smithson (詹姆斯·史密森,1765-1829) 以遗赠的形式向美国联邦政府提供,在他去世之后正式授予。 1836 年,美国国会正式接收了他当时价值约 50 万美元的遗产。 经过多年的争论,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终于于 1846 年成立,由董事会和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秘书长管理。

现在,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已经成为这个庞大综合机构的一部分。 它开设于 1910 年,成为动物王国、人类起源、世界文化和地球科学等各类主题展览的举办场所。

Janet Annenberg Hooker (珍妮特·安嫩伯格·胡克)地质学、宝石与矿物展厅位于博物馆东翼的二楼。 这个展厅的主题为地球科学,陈列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宝石和​​矿物藏品之一,其中包括许多世界著名的宝石,如Hope Diamond(希望钻石)、Logan sapphire(洛根蓝宝石 )、Rosser Reeves Star(罗斯利夫斯星光红宝石),此外还有其他不太出名但同样引人注目的宝石和矿物标本。

公共展示区域正后方是矿物研究分区,GIA 小组得到允许近距离观察这些国宝,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

矿物参考藏品

博物馆的矿物参考藏品是矿物科学部门的三大藏品(矿物(包括宝石)、陨石以及岩石与矿石)系列之一。 Post(朴斯特)博士解释说,博物馆的这一区域主要处理“坚硬、无生命的地球组成部分......矿物科学只是生物学这个海洋中的一小片绿洲而已”。 但是,他补充说:“因为地球主要由岩石组成,我们也充分理解了工作职责的重要性。”


史密森尼学会的博物馆馆长 Jeffrey Post (杰弗里·朴斯特)解释Smithsonian(史密森尼)的矿产存储和编目系统。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研究藏品包含来自世界各地的约 375,000 件矿物标本。 这是同类之中最大规模的藏品系列之一,对科学界具有重大意义。 收藏这些标本的目的在于支持科学研究。 所有标本均可供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使用,他们可以亲自前往博物馆,或要求将样本寄送给他们。 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内部研究人员同样在该机构的实验室工作。

矿物质按照 Dana System (达纳系统)排列,该系统基于化学组成和晶体结构将矿物分类成各种不同的编号类别。 该系统最初由美国地质学家和矿物学家 James Dwight Dana (詹姆斯·德怀特·达纳,1813-1895) 开发。 他简要概括了矿物学系统 (System of Mineralogy, 1937) 的原始概念。 1997 年,一组矿物学家团队更新了这一系统,以便将最新发现的物质纳入其中,并命名为 Dana’s New Mineralogy(达纳的新矿物,第八版)。

Smithsonian(史密森尼)博物馆的矿物井井有条地放在一长排抽屉中,所有类似的矿物放摆放在一起。 他指着他前面的一个抽屉,其中的石英样本先按产地划分,相同产地的按字母顺序排列。

每个样品配备一个数字,键入这个数字即可连接到电脑数据库,查看有关样本的所有信息,并跟踪其产地。 如果研究人员希望研究特定种类的矿物,博物馆工作人员可以从一个较大的样本上取下一小片,当面交付或寄送给该研究人员,并且双方已经达成一致,研究人员随后将与博物馆分享他或她的研究结果。 研究信息将被重新添加至该标本的数据库。 世界各地合法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均可访问参考藏品。

世界级资源
馆长 Jeff Post (杰弗·朴斯特)介绍史密森尼学会的矿物参考藏品,并说明它对世界各国科学家的重要意义。

组织藏品

按照 Dana System(达纳系统)系统排列所有矿物也意味着所有类似的矿物将放置在同一区域,便于科学家快速发现。 “对公众无益,”Post(朴斯特)博士指出,“但这有利于科学研究。”

在说明藏品的布局时,他正站在绿柱石面前:“就晶体与颜色而言,这是最具魅力的一种硅酸盐。 ”

他让助手拉出几个装有绿柱石的抽屉。 他们珍藏了各种大小和形状各异的精美绝伦的晶体,正因为这些五彩斑斓的色彩才使得绿柱石大受欢迎:蓝绿色海蓝宝石、粉红色摩根石、绿色祖母绿、金色绿柱石,让人目不暇接。 每个样本都配备一个盒子和各自的编号,该编号与藏品计算机数据库关联。

绿柱石首先按产地划分,相同产地的按字母顺序排列。 第一个抽屉是产地以 A 和 B 开头的绿柱石,如阿富汗和巴西,接下来的抽屉包括缅甸、加利福尼亚州、哥伦比亚出产的绿柱石;下一个抽屉的绿柱石来自科罗拉多州、爱尔兰、意大利、莫桑比克和纳米比亚。 他指出,字母顺序排列包含州和国家。

随后,在被问及不同矿物种类共同生长的可能性时,他拿出一块体积庞大的样本,该样本来自一处较新的产地 —纳米比亚的 Erongo(埃龙戈)。 这个样本周围环绕着美丽的海蓝宝石晶体和两种不同的碧玺,所有这些晶体都嵌入在白色的钠长石中,形成异常鲜明的对比。

这个样本是海蓝宝石、碧玺与钠长石的组合。 它产自纳米比亚的 Erongo(埃龙戈),是不同矿物种类如何共同生长的极好例证。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Post(朴斯特)博士指出,国家研究藏品的好处在于,样本始终在那里保存,即使在几百年之后,科学家依然可以重新研究几百年前的先辈研究过的同一样本。 这使得这些样本成为了国际科学界的标准矿物藏品,供当代和未来科学家研究。

整理矿物
Jeff(杰夫) 馆长带我们穿过博物馆的矿物藏品区域,并解释其逻辑结构如何有助于科学家进行研究。

蓝色展厅

藏品最主要的存放区域称之为“Blue Room”(蓝色展厅),这里存放的是价值连城的矿物藏品。 Blue Room(蓝色展厅) 和临近的 Gem Vault (宝石库)约有 20,000 个矿物标本。 大部分公开展览的藏品都来自这里。 这里还可以作为采集区域:获得新的样本之后,它们首先会被放在安全的工作区,等待开包与分类。


这个抽屉是 Blue Room (蓝色展厅)众多宝石藏品中的一部分。 它包含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绿柱石样本。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Post(朴斯特)博士解释说,在观看展览之后,游客可能稍微了解宝石的来源,但却不能一直追溯到从地下开采之时。 但是,当他们走进美术馆,看到无比精美的晶体形状以及五彩斑斓的矿物展品,他们通常会经历所谓的“顿悟时刻”。

为了说明这一点,他将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颗产自赞比亚的美轮美奂的样本:很多祖母绿晶体依然嵌入在其周围基质之中。 他说:“一个这样的样本确实有帮助(他们)作出这样的联想。”

在这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样本上,赞比亚祖母绿在煤黑云母上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这是该学会最近获得的样本之一。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他还提到,这是一位Smithsonian(史密森尼)宝石收集者专为Smithsonian (史密森尼)学会购买的宝石,由精英团队提供财务支持,并促成精美样本的购买,就像他手里的这个样本。

GEM VAULT(宝石库)

Blue Room(蓝色展厅)周围是 Gem Vault(宝石库),那里存放的是价值不菲的样本,以及在高度安保环境下的新进样本。

他展示了一件比较新的样本:一条璀璨华美的铂金与钻石项链,中心装饰着迷人的祖母绿。 这是一位新泽西居民 Madeleine Murdock(马德琳·默多克)遗赠给博物馆的礼物。 祖母绿本身重约 100 克拉。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一块祖母绿晶体的横切面切片,因此,它依然能分辨出水晶的原始六边形轮廓。 其瑰丽色彩有不同分区,从中心的浅色调一直过渡到外表面的深绿色。

这块历史悠久雕花祖母绿被镶嵌到铂金、黄金和钻石项链上。 这块祖母绿可能由西班牙征服者在哥伦比亚获得,具有鲜明的莫卧儿风格,之后的 20 世纪之交,它在法国被镶嵌到项链的吊坠中。 Madeleine H. Murdock (马德琳·默多克)捐献了这颗宝石。 照片由GIA的Duncan Pay(邓肯·派)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http://geogallery.si.edu
根据其中特有的内含物,博物馆研究人员确定其产地为哥伦比亚。 它可能在 17 世纪从哥伦比亚运到印度,那里的Mogul(莫卧儿)统治者非常迷恋新世界的祖母绿。 莲花盛开的图案是抵达印度后不久所雕刻的。 穿过宝石两侧的两个小钻孔表明它最初缝制在服装或缎带上,作为附身符或宝石装饰。

而镶嵌在项链上则表明该祖母绿雕刻品最终在 20 世纪20年代(装饰艺术时期)从印度千里迢迢来到巴黎。 在这里,它被重新镶嵌到白金和钻石项链上。 最终,它成为了 Murdock (默多克)夫人的藏品。 Post(朴斯特)博士将它作为祖母绿在世界范围内流动的范例:它来自哥伦比亚,之后辗转印度、巴黎、新泽西,最后在华盛顿特区安家落户。[

颇具历史意义的祖母绿吊坠
Post(朴斯特)博士展示博物馆最近获得的珍品之一:一段凝聚传奇历史的祖母绿吊坠。
Post(朴斯特)博士向我们展示了 Gem Vault (宝石库)的另一个样本,他拿起了一块看似平淡无奇的小棕色岩石。 它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州 Yowah (永瓦)小镇的蛋白石开采地区。 当地人称之为 Yowah Nut(永瓦努特),而 Post (朴斯特)博士则称它为“外观奇特的物体”, 当然,它并不是坚果,而是一种铁矿石结核。 矿工打破这种物体之后,有时会发现里面的蛋白石。


这种独特罕见的 Yowah Nut (永瓦努特)已经分离,因此,一侧的外观是黑色蛋白石,而另一侧的颜色更浅。 两边的颜色都令人惊叹。 照片由GIA的Eric Welch (埃里克·韦尔奇)版权所有,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友情提供, http://geogallery.si.edu
这颗蛋白石最初经由一名热心的蛋白石矿工转交给 Post (朴斯特)博士,它已经破裂,露出了尤其精美的内部蛋白石。 “坚果”并不是沿着正中间切开,因此,较薄的一边(黑色矿物背景)呈深蓝色,而厚层具有更典型的白蛋白石的外观。 两边都具有令人惊叹的游彩。 矿工把它称为他的“OMG 蛋白石”,因为每次他打开它向别人展示时,都会收到“Oh my gosh!!”(噢,天哪!)的惊呼。感谢博物馆慷慨的捐赠者,最终让它成为博物馆的藏品。

Post(朴斯特) 博士兴奋地说这颗宝石应该归类到“…不要认为自己见多识广…”,

“它时刻提醒你,地球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还有无数尚未发现的秘密…这真的是大自然赠予我们的奇迹。“他还指出:”并非总是宝石的价值决定一切,有时候,它还需要一些惊喜或与众不同的感觉。 这也是我们钟情对这种新奇事物的原因。 有时候,我们希望人们可以跳出常规的思维方式。”

核桃石蛋白石
一块平淡无奇的天然金块,打开之后却发现内有乾坤:闪烁奇特游彩的精美绝伦的蛋白石。 馆长 Jeff Post (杰夫·朴斯特)解释了蛋白石矿工千载难逢的发现如何成为了博物馆的藏品。
Post(朴斯特) 博士说,Smithsonian(史密森尼)学会宝石与矿物藏品公开展览及研究藏品的目的在于让人们意识到地球是多么的迷人。 受到这一理念的启发,Post(朴斯特)博士和同事们设计了大量地球的神奇杰作,并向全世界公开展出。
 

Merilee Chapin(莫雷理·查平)是《宝石与宝石学》的编辑主管,Duncan Pay (邓肯·派) 是《宝石与宝石学》的主编;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是加利福尼亚州卡尔斯巴德 GIA 内容开发部视频编辑。 Jim Shigley(吉姆·史格雷) 博士是美国宝石研究院 (GIA) 卡尔斯巴德鉴定所一位杰出的研究员。

作者要感谢国家宝石和矿物藏品馆馆长 Jeffrey Post (杰弗里·朴斯特)博士,以及博物馆专家 Russell Feather(罗素·费瑟尔),他们都任职于华盛顿特区的Smithsoni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感谢他们在考察期间的帮助和热情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