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从矿山到市场,第 1 部分


Placeholder Alt Text
斯里兰卡的宝石和珠宝行业将传统做法与经验和现代全球市场需求相融合。 由GIA 的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摄影
游访斯里兰卡,体验世界上重大的宝石来源和贸易中心之一。 这个国家拥有丰富的、几乎无与伦比的传统,对现代宝石市场至关重要。 斯里兰卡拥有真正的矿山到市场产业,包括国内和出口。 在过去二十年的演变中,最佳的传统做法与现代技术及商业模式融合在一起。

在这份实地报告中,我们将带您探秘这个美丽岛屿及其不同寻常的矿山到市场产业。

产自斯里兰卡的猫眼金绿玉
斯里兰卡已生产各种各样的宝石,包括猫眼金绿玉。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一个奇妙的岛屿

在斯里兰卡旅行,你会发现它是一个很大的岛屿,有着各种不同的环境。 大部分地形由平坦的山丘或连绵起伏的丘陵组成,但在南部中心内地也有美丽的山脉。 驾车环游全国,可看到不断出现的农田,还有一片片绿色的稻田和橡胶树种植园。

在 Elahera 的稻田中,还有树屋,当野生象群经过时,农工们便爬进树屋里躲避。 在拉特纳普勒、Elahera 和 Balangoda,绿油油的稻田中还可见到小型的露天开采作业,有时会搭建 V 形顶板以稍微遮挡雨水和太阳。 随着海拔的升高,还会遇到美丽的茶园,在那里经常可以看到工人手工采茶。 沿着海岸驾车行驶,可以欣赏到斯里兰卡美丽的海岸线和捕鱼业。

绿野
岛屿图片
斯里兰卡有两个季风季节,出现在一年中的不同时期,根据所在地区而异。 东北地区的季风季节为十二月到三月。 大部分采矿都是在西南地区,那里的季风季节从六月持续到十月。 和全世界许多地方一样,近年来斯里兰卡的气候模式不如以前那样可以预测。 我们遇到的大多是好天气,但断断续续的暴雨经常发生,中断采矿作业。

历史、文化和人民

人们认为,人类在斯里兰卡的居住时间已超过 30 万年。 主要族群是僧伽罗人,约占人口数的 73%。 大约公元前六世纪后期,他们从印度来到这里。 约在公元前三世纪,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如今已成为僧伽罗人及该岛屿的主要宗教。 来自印度泰米尔地区的泰米尔人主要是印度教徒。 此外,还有许多穆斯林和基督徒,造就了丰富的多样性,在国内珠宝设计偏好中有所体现,特别是对婚礼。

随着游客们试图加深对这个岛屿及其人民的了解,斯里兰卡丰富的文化遗产已成为主要的旅游胜地,这反过来又刺激了经济的发展。 在我们的宝石矿区之旅中,参观了一个文化遗产景点锡吉里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在顶部
锡吉里亚印象
体验 Sigirya(西格里亚)


传统、经验和现代化:世界最佳

在记录斯里兰卡矿山到市场整个产业的过程中,最吸引人的一个方面便是传统、经验和现代化和谐而富有成效的融合。 这在采矿、贸易、切磨、处理、珠宝制造和零售行业中尤为明显。 采矿主要采用传统方法进行,进行小规模的选择和设计。 各种手动技术完美融合于切磨技术上,采用世界上最好的原石定向专业知识,以及不断发展的精密切磨和重新切磨行业,以保持最严格的误差。

切磨
斯里兰卡的切磨依旧依赖于几十年的经验,而不是尖端技术或自动化方法。 由GIA的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摄影
贸易部门将几十年来(如果不是几个世纪)累积的知识和经验与现代全球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 正如掌握蓝宝石热处理帮助泰国人成为全球刚玉市场巨头一样,斯里兰卡人掌握了很好的专业技术制造出产率最高和颜色最佳的蓝宝石。

珠宝设计和制造与国内零售市场以及生活在国外的斯里兰卡人市场紧密相关。 市场对传统的 22K 金珠宝需求很高,用于婚礼、投资以及作为金融资产在需要时拿去典当。 与此同时,市场也根据年轻一代的更多不同品味进行调整,同时致力于提高旅游购物和扩大出口市场。

坑、泥、砾石和宝石

斯里兰卡宝石开采大多来自次生矿床。 砾石产出蓝宝石、红宝石、猫眼和其他金绿玉、尖晶石、柘榴石、绿柱石、碧玺、拓帕石、石英及许多其他宝石。 斯里兰卡含有宝石的砾石,称为伊拉姆砂砾层,是世界上宝石含量最丰富的一些砾石。 该岛屿具有很好的地理条件,能为宝石晶体生长提供理想的化学环境、热量、气压和时间,以及为宝石晶体沉积并富集在砾石中提供风化作用。

伊拉姆砂砾层
斯里兰卡宝石矿床有含有宝石的砾石(被称为伊拉姆砂砾层)。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除了众所周知的泛大陆(约 3 亿万年前已存在),在地球早期历史中还有几个其他超级大陆。 它们的合并与分裂周期促使世界上大多数的宝石矿藏得以形成。 有些周期直接关系到斯里兰卡宝石的形成。

冈瓦纳超大陆的合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进行了数百万年,发生在 5.50 至 9.50 亿年前 ,当时全球力量导致了地球的地壳和上地幔发生大规模的结构变化。 由此产生的碰撞形成了莫桑比克带,从莫桑比克延伸到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也涵盖了马达加斯加的大部分、印度南端、斯里兰卡和南极洲的东海岸。 斯里兰卡占据冈瓦纳大陆的一个重要领域,它的许多宝石被认为是在 5.39 和 6.08 亿年前形成,正是该地区峰期变质的时候。

大多数宝石矿藏都蕴藏在一个被称为 Highland Complex(高原杂岩)的地区,自东北向西南延伸,并含有高纯度的变质岩。 2012 年,在 Kataragama 附近偶然发现了一个重大的蓝宝石矿藏,但在我们参观时此处并未进行生产,且该地区的后续开采也没有产出商业收益。 由于尚未对该矿藏进行全面的地质研究,因此该地区的真正潜力仍然未知。

斯里兰卡的宝石矿床区地图
斯里兰卡 Highland Complex(高原杂岩)
是形成宝石矿藏最重要的地区。 由GIA的Peter Johnston(彼得·约翰斯顿)提供 插图。

斯里兰卡有重要商业价值的有色宝石矿藏来自风化的冲积砾石。 我们走访了拉特纳普勒、Balangoda 和 Elahera 周围的矿区。 虽然这些矿区只占了岛上宝石矿藏的很小一部分,但我们通过这些矿区了解到整个国家采矿作业的概况。 所有这些都是次生砾石矿床。 我们走访期间没有发现任何的原生矿床活动。

斯里兰卡宝石开采
我们参观的采矿作业代表了斯里兰卡宝石开采的所有三种类型:露天开采、机械化开采、和在这种情况下的河床开采。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采矿

在斯里兰卡,采矿许可证由国家宝石和珠宝管理局(National Gem and Jewellry Authority,NGJA)监管。 2013 年颁发了 6500 多个许可证,其中超过 6000 个是用于传统方法的露天开采作业。 其余许可证则用于河床开采和机械化开采。 机械化开采的许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2013 年只颁发了大约 10 个许可证。

露天矿坑
斯里兰卡大部分露天矿坑宝石开采均为手工完成。 在这个较大的矿坑中,
矿工们把装满砾石的篮筐向上传递。 由GIA的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摄影。
斯里兰卡的许多贸易和监管机构都反对大规模宝石开采。 他们认为传统的小型矿山对环境危害较小,还可让更多人有更稳定的工作收入来源。

为了让大家了解小规模的概念,可以这么说,斯里兰卡标准的露天矿坑由两米乘四米的垂直竖井组成。 如果矿坑很深且泥土较硬,矿工们可能会挖一个两米乘两米的方形矿坑或一个两米的圆坑。 深度可以高达 50 米,尽管大多数矿坑都在 5 米至 25 米之间。

垂直竖井
斯里兰卡大多数露天采矿作业是相对较小的垂直竖井。 靠人力体力采矿,
而不是机械化。 由GIA的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摄影。
很多采矿许可证持有人拥有四到五个传统的矿坑。 据估计,过去 50 年已经挖掘了超过 200 万个矿坑。 相比许多非洲国家的宝石开采,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空矿坑和废弃矿坑。 部分原因是因为国家宝石和珠宝管理局(National Gem and Jewellery Authority,NGJA)颁发许可证时收取了保证金。 完成采矿后,如果矿主不恢复土地,NGJA 可使用此保证金进行恢复。

采矿作业涉及的人员通常包括:矿场地主、采矿权持有人、提供水泵把水抽出矿坑的人以及矿工。 他们都能获得出售宝石的一部分收益。

虽然河床开采并不是主要的,但也是斯里兰卡宝石开采的另一种传统形式。 宝石产区的河流在弯曲流淌或水流速度减缓的地区还会出现冲积矿床。 河床开采的矿工挑选相对浅水域的水流缓慢地区,在水流减缓之处用木头或岩石筑水坝,在截挡砾石时让水流从另一边流出。

宝石开采
机械化宝石开采在斯里兰卡非常有限。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使用垂直连接在长木棍上的金属刀片(称为 mammoties),矿工们铲起砾石并移除表土,直到到达伊拉姆砂砾层。 然后,他们使用又长又尖的钢筋将伊拉姆砂砾层撬松并将其拖上去,让水流冲洗含有宝石的砾石。 他们一边冲洗砾石一边将看到的宝石取出。

如果宝石含量太少而不适合露天开采或由于非法采矿活动威胁而需要快速开采矿床,在确定传统方法不适用于即将要开采的矿床时,便进行机械化开采。 机械化作业的数量有限,并且要求相当严格。

切磨

斯里兰卡传统切磨很容易被忽视,它常常和大型切磨相关联。 这些传统切磨师使用简单的手动切磨机生产出一些世界上切磨定向最好的宝石。 他们能够根据宝石最好的正面颜色、星光或猫眼的位置,将宝石定向切磨,同时尽量保持原石的最大重量,这非常了不起。

设备
他们的设备看起来很原始,但斯里兰卡的传统切磨师的技术水平在传统切磨师中却是卓越超群的。 他们在定向切磨原石而获得最好的正面颜色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由GIA的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摄影。
科伦坡的专业切磨

对于一些颜色位置非常关键的高端蓝宝石或其他宝石,实际上,传统切割可能是最好的技术。 在斯里兰卡,重新切磨的需求也日益增长,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全球不同的客户对切磨比例有不同的要求,例如有些客户允许有漏窗,对那些已定向切磨获得最佳颜色的宝石进行重新切磨能让宝石看起来不那么笨重。 切磨师可以去除足够的漏窗,以满足客户需要,同时保留尽可能多的宝石重量。 斯里兰卡的精密切磨行业也在不断发展,符合比例、对称性的最严格误差以及校准尺寸误差。 

精密切割


采访切割大师



贸易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泰国超越了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已改变其经营策略和进口/出口管理法规,以恢复其在有色宝石交易中的全球性大国地位。 通过简化进口流程和消除禁止性关税,斯里兰卡经销商现在可以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购买蓝宝石原石,包括马达加斯加等主要产地。 他们可以运用他们的知识,在获取原材料方面具有一定的竞争力,以推动他们的产业。 废除关于来自国外原石的贸易保护主义进口法规,实际上有助于斯里兰卡宝石产业变得更强大。 更顺畅的出口流程也吸引了国外买家。

国外买家
国外买家经常与值得信赖的当地联系人合作,联系人从其他经销商处引进各种各样的存货带到其办公室。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 Sapphire Capital Group-Sapphire Cutters(蓝宝石资本集团-蓝宝石切割师)友情提供。
我们走访了在科伦坡和贝鲁沃勒的斯里兰卡经销商,以及在 Ratnapura(拉特纳普勒)、Balangoda(巴明戈德)和 Elahera(艾拉赫拉)的矿产市场。 矿产市场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斯里兰卡经销商和国外买家的交易活动。 经销商经常站立在户外街边市场、办事处或切磨厂房里。 在所有的主要市场,也有热处理师(烧制者)的身影。 许多国外买家寻求一个值得信赖的当地经销商的指导,此经销商也会介绍其他经销商带来要出售的产品。 他们也会向这些受信任的经销商咨询关于品质、价格以及重新切磨的可能性和进一步加热等问题。

街道市场
贝鲁沃勒有一个很大的、熙熙攘攘的宝石街道市场。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新的消费市场(例如中国)使得斯里兰卡的宝石交易得以复兴。 这导致来自全球的进口增加,同时推动了斯里兰卡经销商对专业知识和经验的需要,以满足中国生产和国内消费的需求。

斯里兰卡宝石贸易内幕


后续报道

第二部分中,我们将为大家揭示斯里兰卡宝石和珠宝行业很少被论及(尤其是外界人很少论及)的方面。 该国的珠宝制造和零售行业非常有活力,融合了浓厚的传统和重大创新。 斯里兰卡工业的这些行业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如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的相应行业有很大不同。 我们将向您展示我们到访过的地方,以更好地了解这个著名而又充满异国情调的贸易中心。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是加利福尼亚州卡尔斯巴德 GIA 实地宝石学经理。 Armil Sammoon(阿米尔·萨莫)是 National Gem and Jewellry Authority(国家宝石和珠宝管理局)董事会成员之一、Sapphire Capital Group(蓝宝石资本集团)董事长,以及 Sri Lanka Gem and Jewellery Association(斯里兰卡宝石和珠宝行业协会)会长。 A.P. (艾· 皮) Jayarajah(嘉亚拉加)是 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Jewellery(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珠宝公司)的 CEO 和斯里兰卡宝石和珠宝行业协会会长。 Tao Hsu(许焘)是《宝石和宝石学》 (Gems & Gemology) 的技术编辑;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是视频编辑,他们两人都在卡尔斯巴德 GIA 工作。

免责声明

出于研究目的,GIA 的工作人员经常参观一些矿山,走访一些制造商、零售商及宝石和珠宝行业的其他人,以深入了解市场。 对于访问期间所获得的资讯和信息,GIA 非常感激。 但是,未就访问及据此获得的任何文章或出版物做出保证。

作者感谢以下个人和团体,是他们让这次探秘得以顺利进行,并帮助我们获得现在可以分享给大家的知识。 GIA 团队特别感谢斯里兰卡的作者、斯里兰卡宝石与珠宝业的所有成员和组织、以及斯里兰卡热情好客的民众。 此外,作者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要感谢摄像师和合著者 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在现场做出不懈努力,让读者了解这些地方并向他们展示令人震撼的画面。

Shamil Sammoon(沙米尔·萨莫)

Faiq Rehan(伐其·热汗):Precision Lapidaries(精密宝石公司)总经理

Sujitha Traditional Jewellery Workshop(Sujitha 传统珠宝工作坊)

N. Rengarajan(尼.仁嘎拉雅格):Ravi Jewellers(拉维珠宝)所有者

V. Rishanthan(唯 . 李斯汗桑):Ravi Jewellers(拉维珠宝)主管

J. Sasikumaran(杰. 萨斯库玛兰):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Jewellery(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珠宝)厂长

Y.P. Sivakumar(依·皮·斯威库玛) 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Jewellery(Wellawatta Nithyakalyani 珠宝)合伙人

P.G.R Dharmaratne(皮·格·阿· 德哈玛拉特呐)教授: National Gem and Jewellry Authority(国家宝石和珠宝管理局)前任主席

Ajith Siriwardena(阿吉斯·斯里哇德纳):斯里兰卡海关副署长

Saman K. Amarasena(萨曼·卡. 阿玛瑞色那):Swiss Cut Lapidary(瑞士切工宝石)的拥有者和斯里兰卡宝石和珠宝行业协会副会长

A.H.M. Imtizam(艾·哈·米·因替赞): Gem Paradise(宝石天堂)总裁

H.C.J.(哈·慈·杰) Bandara(板大拉)

N.S.(尼·斯) Vasu(瓦苏),Devi Jewellers(德维珠宝)

N. Seenivasagam(尼·信尼瓦萨噶姆):Devi Jewellers Ltd.(戴维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

S. Ramesh Khanth(斯· 拉美斯·可汗思):Devi Gold Cast Pvt. Ltd.(戴维黄金铸造有限 公司)

M.S.M Fazli(米·斯·米·法子理),Saleems Limited(Saleems 有限公司)

Juzar Adamaly(久扎尔·阿达玛丽):Facets Sri Lanka(斯里兰卡刻面宝石)主席

Aly Farook(阿里·法路克)

Ruzwan Kamil(鲁扎万):MSM Kamil, Exporter of Fine Gemstones(精细宝石出口商)总经理

W.D. Nandasari(唯·德·南达萨理): Sapphire Gems(蓝宝石珠宝)总经理

Nabeel Salie FJC(纳比勒·撒理 FJC),The Fine Jewellery Company(精细珠宝公司)

Altaf Iqbal(阿尔塔夫·伊克巴尔):Regal Gems Ltd.(帝皇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

M.T.M. Haris(米·特·米· 哈里斯) Emteem Gem Laboratory(Emteem 宝石实验室)

M.L.M. Sanoon(米·乐·米·撒侬): San Gems(圣宝石)所有者

Roshen Weereratne(咯深·维拉特呐):Facets Sri Lanka(斯里兰卡刻面宝石)项目协调员

Sri Lanka Gem and Jewellery Association(斯里兰卡宝石和珠宝行业协会)

National Gem and Jewellery Authority of Sri Lanka(斯里兰卡国家宝石和珠宝管理局)

International Colored Gemstone Association(国际有色宝石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