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巴西米纳斯吉拉斯的克鲁塞罗碧玺矿山


Placeholder Alt Text
这一捧晶体只是我们短暂探访克鲁塞罗矿山期间看到的一小部分产物。 这些多色碧玺从红碧玺过渡到绿色碧玺,末端部位则为黑色。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2014 年 4 月,来自 GIA 的团队探访了巴西主要的祖母绿和碧玺产地。 该团队探访过的矿场中最令人兴奋的是在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克鲁塞罗碧玺矿,该矿位于瓦拉达里斯州长市外,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

开采巴西碧玺


虽然作者们已经去过很多宝石矿,但该矿所含宝石的伟晶岩和矿脉的规模之大、以及产出的碧玺数量之多让这座矿成为 GIA 团队探访过的产量最大的宝石矿之一。 平时能看到用镐和手工持续地从矿场巷道中开采令人惊叹的大型碧玺晶体的机会不是很多。 这些碧玺晶体似乎是镶嵌在巨大的伟晶岩中,等待有人将它们开采出来。

探秘米纳斯吉拉斯的克鲁塞罗碧玺矿山
克鲁塞罗碧玺矿拥有得天独厚的优美环境。 其所有者以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来经营矿山。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这处碧玺矿其他引人注意之处是周围的环境和美景。 克鲁塞罗矿位于一座山上,通往该矿的道路两旁被郁郁葱葱的植被所覆盖。 在矿场就可以看到丘陵、高山、天空和绿地的美丽景色。
 

历史背景

克鲁塞罗矿的历史交织了各种因素:该地区丰富的矿物资源、被误认为是祖母绿的碧玺、因战争所需而开采的云母、对这个矿的富集程度的信念、灾难、家庭的团结、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最后的成功。

克鲁塞罗矿的位置
克鲁塞罗矿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瓦拉达里斯州长市外,约两个小时的车程。

矿产丰富之地

早在十六世纪中叶,葡萄牙人便已经在寻找祖母绿了。 他们以为自己已在巴西发现了祖母绿,但在称为班代兰蒂斯的地区实际上发现的是绿色碧玺。 在十七世纪,葡萄牙探险家记录了在克鲁塞罗矿现在所在地区发现的宝石。

到了19世纪,政府有强烈意愿要找到更多巴西矿产资源,包括黄金和珍贵宝石矿床。 当在米纳斯吉拉斯地区发现绿色碧玺时,探险家又将它们误认为是祖母绿。 这一误认却再一次激起了对该地区进行勘探的兴趣。

据说,克鲁塞罗地区的矿床是在1915年发现的,第一份采矿租约则在1938年签订。 在 20 世纪 40 年代,因战争需要,美国政府对开采该地区的云母矿床非常感兴趣。 开采云母的美国公司雇佣了 800 人,当时的云母产量估计占全球的 20%。 瓦拉达里斯州长市作为距离矿区最大的城市在开采云母期间经济增长十分显著。

矿产丰富之地
如今,在克鲁塞罗矿,云母被用于装饰展示。 而在 20 世纪 40 年代的战争时期,它则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摄影:Duncan Pay(邓肯·佩)/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碧玺开采开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当时 Jose Neves 和他的兄弟 Antonio De Assis Neves 开始从事采矿工作,就是现在的克鲁塞罗碧玺矿。 这对兄弟一直在开采该地区的云母,并将其带到瓦拉达里斯州长市出售。 他们也购买和出售其他云母矿的产品。
 

碧玺吸引力与日俱增

随着市场对云母的需求减少,兄弟俩开始开采和出售碧玺。 起初,他们只对那些干净的大型碧玺晶体感兴趣。 结果是,被丢弃到废石堆的很多材料中可能含有如今可用的原料。 这对兄弟也开始切割和出售碧玺,因为他们有兴趣向产业链上方发展。

成为碧玺经销商后没多久,他们引起了世界著名的 Amsterdam Sauer(阿姆斯特丹萨奥尔)宝石和珠宝公司的 Julius Sauer 的兴趣。 Sauer 先生买下了该矿产出的很大一部分碧玺,然后还买下了整座矿场。 Sauer 先生经营该矿约 15 年(20 世纪 60 年代后期至 80 年代早期)。 然后,他把矿卖给了 Jose Neves。Jose Neves 当时为萨奥尔先生工作,负责在该地区以及 Teofilo Otoni(特奥菲卢奥托尼)购买碧玺。 Jose Neves 变卖了他所拥有的一切,并邀请他的兄弟 Antonio De Assis Neves 与他一起合伙经营,1982 年他们买下了该矿。

碧玺吸引力与日俱增
虽然该矿含有丰富的矿物资源,碧玺是开采重点,且是商业价值
最高的产品。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当时,Julius Sauer 劝 Jose Neves 不要冒太大风险,因为宝石开采是风险很高的,永远不能确定将会得到什么。 但 Jose Neves 强烈认为,这将是座了不起的宝石矿,并用尽了他能召集到的所有力量和资源致力于采矿工作。 在Sauer 提醒后一个月,Jose Neves 就发现了一个粉红色碧玺大矿囊。 此后不久,该矿开始产出大量的红色和粉红色、绿色、蓝色和双色碧玺,其中包括非常洁净的重达 26 公斤的红碧玺。
 

灾难、坚持不懈和成功

1992 年 1 月,这个家族遭受了巨大灾难,Neves 兄弟两人在巴西坠机身亡。 在那时,Antonio De Assis Neves 的妻子 Beatrice Neves、她的儿子 Antonio de Neves Jr. 和 Jose Neves 的儿子 Douglas Williams Neves 接管了该矿。 当时 Douglas 才十来岁,但他曾经已跟父亲在矿里度过相当长时间,他也在那里用镐子开采过碧玺。 然后他把自己找到的宝石进行冲洗和清洁,并直接出售给他的父亲。

令这个家族雪上加霜的是Douglas 的母亲和另一位伯母也死于这次空难。 即使还很年轻,Douglas 还是挺身而出和他的伯母 Beatrice 以及伯母的儿子 Antonio 一起接管经营该矿的业务。 Douglas 通过从父亲那里学到的知识并凭着自己的本能和直觉经营矿的业务。

灾难、坚持不懈和成功
克鲁塞罗矿确实是家族企业。 它的成功归功于 Neves(内维斯)家族之间亲密的关系和他们克服巨大灾难时的决心。 摄影:Duncan Pay(邓肯·佩)/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发现、悲剧和凯旋


如今矿场的经营很成功并且已经拥有 150 名员工。 其中一百名员工是矿工,过去五年来该矿的碧玺年平均产量已经超过八吨。 这一切的成功仅仅是因为这些有很强适应力的家庭成员如一个团队一样团结起来一起努力。 和他们忠诚的员工一起,大家克服了灾难并成就了世界上最成功的有色宝石矿之一。
 

克鲁塞罗矿的区域地质和当地地质

克鲁塞罗矿是世界上宝石和矿物标本最重要的来源之一。 主要矿区位于巴西东部伟​​晶岩省(EBPP)内的 Safira 伟晶岩区。 EBPP 是三个重要伟晶岩省之一,主要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 巴伊亚州南部和里约热内卢州的西部边缘也是 EBPP 的一部分。 在米纳斯吉拉斯州有成千上万的含有宝石的伟晶岩,它们几乎包含了所有已知的伟晶岩宝石矿物种类。

新元古代发生的板块碰撞(〜 1000 至 540 百万年前)致使 West Gondwana supercontinent(西冈瓦纳超大陆)最终形成,并创造了南美洲的巴西造山带和非洲的泛非造山带。 造山带是由大规模的大陆碰撞产生的。 沿着这些所谓的造山带,人们已经发现和开采了无数具有重要商业价值的宝石矿床。

在南美洲,São Francisco craton(圣弗朗西斯科克拉通,即大陆的老和稳定的部分,形成巴西东部)被一连串的巴西造山带围绕。 其中之一是 Araçuaí 造山带,以从西到西北延伸的逆冲断层和褶皱为特色。 Araçuaí 造山带毗邻 São Francisco craton(圣弗朗西斯科克拉通)的东部边缘,并与 EBPP 重叠。

在后碰撞阶段(530 至 480 百万年前),侵入火成岩体(被称为深成岩体)侵入了 Araçuaí 造山带的变质岩。 其中一种深成岩被认为是含有碧玺、锂辉石、摩根石、和其他的宝石、加上工业长石和白云母的伟晶岩的来源。 虽然大岩基(大规模的深成岩)在含有宝石的伟晶岩的附近很常见,但在某些地区,深成岩母岩并没有明显显露。

克鲁塞罗矿的区域地质和当地地质
Araçuaí 和瓦拉达里斯州长市地区的地质图显示了克鲁塞罗伟晶岩的位置。 - 地质图改编自 “巴西伟晶岩省的白云母大晶的化学分带”, Viana 等人,2007 年;和“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克鲁塞罗矿山的花岗伟晶岩岩脉中的碧玺的成分变化” ,Federico 等人,1998 年。
目前克鲁塞罗主要采矿区由四个平行的、基本未风化的花岗伟晶岩体组成,它们分别是伟晶岩 01、02、03、和04,伟晶岩 01 和 02 之间的另一伟晶岩为伟晶岩 01½。 有很多其他有此特性的伟晶岩露头,但主要作业集中在这四个矿脉。 所有四个伟晶岩岩体向西南陡峭倾斜并侵入到石英岩中(变质砂岩)。

克鲁塞罗矿的区域地质和当地地质
在克鲁塞罗矿区,伟晶岩的岩体和石英岩主岩之间的接触
面非常清晰。 界定伟晶岩的白粘土矿物是
长石风化的产物,它比石英岩更容易
受到风化。 伟晶岩在地下的宽度与
地表暴露出来的宽度非常不同。 摄影:Andy Lucas/GIA,由
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伟晶岩和石英岩之间的接触界线非常清晰。 伟晶岩 01 为 1300 米长,宽可达 60 米。 伟晶岩 02 为 900 米长,约 20 米宽。 伟晶岩 03 大约 700 米长,具有最大的露头宽度为 8 米。 目前还没有伟晶岩 04 的确切大小的数据。 伟晶岩 01½ 的最大宽度迄今被认为是约 30 米。

灾难、坚持不懈和成功
白色的钠长石、紫色的锂云母和淡黄色至褐色的铁锰表层
都可指示矿工们在哪里可以找到宝石级碧玺。 从照片左上角处的矿囊发现了大量精美的
红碧玺晶体。 摄影:
Andy Lucas/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这些伟晶岩矿脉内部分层非常类似,分层对称地分布在石英岩芯周围。 分层部分包含了非常薄的边界区,是白云母-石英-长石外层和石英-微斜长石-钠长石中间层,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宝石就是在这一层产出的。 在克鲁塞罗矿,宝石级的碧玺通常是在靠近石英岩芯出发现,常常还有钠长石,而不是微斜长石。 在该矿还发现了大量非宝石级别的石榴石。

伟晶岩

发现宝石的激动之情

谈到对这些矿物的无限热情时,Douglas Neves 和他的伯母 Beatrice 向我们描述了发现主要的碧玺矿囊和晶体时的激动之情。 他们每天 24 小时都准备好一接到发现宝石的消息就立即前往矿场,即使他们都经历过这样的时刻数千次了,他们每次都同样感到非常兴奋,就像一个孩子收到他最好的礼物,或母亲生下孩子时的情感是一样的。 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希望能保留所发现的碧玺,永不出售,但现实是他们必须出售他们的宝石让开采活动继续下去。 如果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矿囊,他们可能通宵工作把碧玺晶体采掘出来,碧玺晶体在过去数年里已变得越来越有价值,主要是由中国的巨大需求在拉动市场。

发现宝石的激动之情
对于 Beatrice(碧翠斯)和他的家庭成员来说,发现碧玺的激动之情现在和当初一样强烈。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寻宝专家

产量

八吨年产量中,约有 70% 为雕刻和珠饰质量宝石,10% 为纯净的刻面级别宝石,10% 为素面级别宝石,另外 10% 则适合用作矿物标本。 克鲁塞罗矿山产出所有颜色的碧玺。 Douglas 估计,绿色碧玺占了生产总量的最大比例。 粉红和红碧玺的约占 30%,蓝色的占 10% 左右。 颜色百分比很难估计,因为许多晶体是双色或多色的,晶体通常从粉红或玫红色到绿色,末端部位为黑色。 黑碧玺内往往有很多裂隙,因而作为工业用途出售。

红色、绿色和黑色
开采碧玺

参观矿场

该矿距离瓦拉达里斯州长市西北部约 36 英里,距离 São José da Safira 镇约 6 英里。 后者是以蓝宝石命名的,可能是由于早期探险家发现了蓝色碧玺并将其误认为蓝宝石。 我们把车开到 Serra Resplendecente do Cruzeiro 山山顶,矿场则位于山上 4593 英尺的地方。 矿和附近的小村庄都命名为克鲁塞罗,这个名字在西班牙语里的意义是十字架,这可能是因为这里有教堂的缘故。

克鲁塞罗矿有一系列水平的采矿巷道(被称为平巷),位于不同深度。 一些平巷很长:其中一个延伸至 500 米。 这里的伟晶岩规模很大。 在最深的部位,伟晶岩为 32 米宽,长度超过一公里。 该矿占地近 3000 公顷(一公顷等于 2.471 英亩)。 实际上正在开采的面积仅约 100 公顷,但矿的剩余部分大多显示开采的潜在可能。

参观矿山
穿过该矿需要通过垂直或近乎垂直的梯子下到不同深度的位置,
然后沿着水平的平巷一直走。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
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参观矿山
显然,Beatrice 在矿道里行走的能力更强,比我们 GIA 团队的任何一个人
都更轻松。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伟晶岩 01½ 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他们是在设法从不同方向挖隧道进入 01 号矿脉时发现它的。 他们很快意识到他们是在与矿脉 01 和矿脉 02 相连的一个新矿脉中。 矿脉 01½ 是目前他们最多产的矿脉。 他们称其为 Umbezão,意思是“大家伙”。
 

采矿作业

1996 年,整个矿场进行了重建以将最现代的采矿方法融入其中。 目前,克鲁塞罗的主要开采工作集中在三条伟晶岩内。 目前开采计划包括一个新的入口和新斜坡,以及对所有伟晶岩的进一步评估。 他们通过查看其中央的石英岩芯层评估伟晶岩,在石英岩芯层中他们在侧面接触区域发现绿色碧玺。 绿色层接下来的是粉红和红碧玺存在的层,然后是云母。 在石英岩芯矿脉附近钻孔,他们寻找黑色碧玺以及锂、锂云母、长石、和云母等指标矿物。 除了碧玺外,他们还发现无色、白色和蔷薇石英、海蓝宝石、摩根石和红色石榴石。 然而,碧玺是重点,因为它是在这里开采的经济价值最高的宝石。

采矿作业
这些碧玺晶体附着在石英核心矿脉的一部分上。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在该矿的一些区域,碧玺散布在整个伟晶岩墙体上,他们称之为 “着色”。 在其他区域,碧玺晶体在矿囊里,其中一些非常大。 这些晶体是用镐从墙壁体和矿囊中采掘出来,之后往往用手就可以分离出来。

矿穴
克鲁塞罗产量
矿区内景


分离宝石的阶段很简单,采用传统的方法。 原石装在铁丝篮里,浸没于大桶水中进行淘洗。 工人晃动篮子,这样可以冲走较轻的附着在宝石晶体表面的浮土以使干净的晶体显露出来。 我们观看时,有几块大碧玺晶体被筛洗出来了。 它们中的许多都是多色碧玺,从红到粉红色碧玺过渡到绿色,末端部位为黑色。 有些晶体相当大。 此外,还有蓝色和绿色的大晶体。 淘洗过后工人还要将晶体进一步清洗,有些晶体要用报纸包起来进行保护,特别是对那些矿物标本级别的晶体更要这样加以保护。

采矿作业
尽管清洗设备和程序非常基础,他们还是完成了去除表土的工作,留下容易看到的碧玺晶体。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描述矿场

经营模式

矿主因全球市场目前对碧玺的大量需求而兴奋不已。 该矿生产所有颜色的碧玺,所以他们能利用这一优势:所有颜色的碧玺都有需求。 市场对红碧玺和双色品种的需求特别强劲,绿色碧玺需求也比较大,其次是蓝色碧玺。 其中主要的碧玺消费国之一是中国。 红碧玺的情况尤其如此,现在双色碧玺、绿色和蓝色碧玺也是这样。

业务模式
这些刻面红碧玺在 Miranda Group Co. Ltd.(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深圳的 工厂进行切割, 在该集团的香港办事处进行分类。 原石产自克鲁塞罗矿。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 Miranda Group Co. Ltd.(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 友情提供
克鲁塞罗矿和 Miranda Group Co. Ltd.(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合作, 由该公司对碧玺进行切割并通过 KGK (全球性钻石、有色宝石和珠宝批发商)进行销售。 KGK 在中国销售大部分红碧玺。 Miranda Group(米兰达集团)在其香港办事处切割原石,然后将切割好的原石运送到他们的深圳工厂进行精加工。 KGK 最后负责出售成品红碧玺。 该公司还在中国销售红碧玺镶嵌珠宝。

业务模式
Miranda Group Co. Ltd.(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 在其中国深圳工厂对产自克鲁塞罗矿的红碧玺进行切割。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 Miranda Group Co. Ltd.(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 友情提供
大部分克鲁塞罗产品都销往中国。 克鲁塞罗本身在瓦拉达里斯州长市对绿色和蓝色刻面级别的材料进行切磨,并在批发市场出售成品宝石。 克鲁塞罗把雕刻、珠饰、素面级别的原石送到中国市场进行加工。

在描述过去五年中碧玺价格的变化时,Douglas 说:“当我想到我五年前出售碧玺的价格,我觉得我不是在出售,我在半卖半送。”五年前,雕刻和珠饰级别的原石碧玺难以卖出 1000 美元一公斤的价格,而如今他可以轻松获得 7000 美元一公斤。 刻面级别的绿色碧玺五年前的价格为十到二十美元一克,现在的售价为 150 美元一克。

业务模式
所有颜色和等级的碧玺在需求和价格上都显著上升。 干净、成色优良的大红碧玺尤其如此。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 Miranda Group Co. Ltd. (米兰达集团有限公司) 友情提供
增加的生产成本抵消了售价的提高。 人工、燃料、设备、环境法规等造成的成本在过去五年里已经显著上升。 此外,巴西货币雷亚尔 (Real) 兑美元的比价已经显著上升。 这对整个巴西宝石和珠宝行业都不利,因为他们的成本是以雷亚尔计算,而他们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是以美元计算。 在过去两年里局面有所扭转,雷亚尔的价值从大约 1.5 变到 1 美元。 在我们探访期间,价值下降至 2.4 雷亚尔对 1 美元。 克鲁塞罗矿的大规模生产也有助于弥补上升的生产成本。

业务模式
虽然碧玺的价格和对碧玺的需求一直在上升,但是巴西的开采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由克鲁塞罗矿友情提供。
市场


经营成本


环境

未来展望

当描述矿场的未来时,Douglas 告诉我们,他们正计划把它变成具有倾斜巷道的矿场。 倾斜巷道将从地表开始,径直穿过目前正在开采的全部五个主要伟晶岩矿脉,再加上一个他们正在计划开采的矿脉。 竖井将从巷道向上延伸,那么他们能够把材料带下到倾斜巷道并用卡车将其运出来。

超过 95% 的矿区现在还为进行开采,且有很多区域都显示出强劲的潜力,该矿的未来产量非常乐观。 Douglas 告诉我们,他的父亲总是说,他的孙子将在克鲁塞罗开采碧玺。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是加利福尼亚州卡尔斯巴德 GIA 实地宝石学经理。 Duncan Pay(邓肯·佩)担任《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主编兼 GIA 卡尔斯巴德的内容战略总监。 Tao Hsu(许焘)博士是《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的技术编辑。 Shane McClure(肖恩·麦克卢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鉴定所 West Coast (西岸)鉴定部总监。 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是卡尔斯巴德 GIA 视频编辑。

免责声明

出于研究目的,GIA 的工作人员经常参观一些矿场、走访一些制造商、零售商及宝石和珠宝行业的其他人,以深入了解市场。 GIA 非常感谢访问期间所获得的资讯和信息。 这些访问和由此产生的任何文章或出版物,不应视为或用作对某一品牌或个人的支持认可。

作者要感谢:
克鲁塞罗矿
Nevestones
Douglas Williams Neves
Antonio de
Neves Junior
Beatrice Neves
Clement Sabbagh
Miranda Group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