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的跌宕起伏使得 2017 年扑朔迷离


Placeholder Alt Text
进入 2017 年,钻石原石价格与市场的联系更为紧密,但一些分析师认为,新的供应过剩渐显雏形。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钻石行业在 2016 年经历了增长缓慢的经济复苏,有色宝石贸易则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 尽管这一年政治动荡。

全球奢侈品牌连续两年发展缓慢,在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美国,珠宝需求在增长乏力和轻度衰退之间波动,因为剑拔弩张的总统大选严重影响了民众情绪。 在全球第二大零售市场中国,奢侈品的消费持续缩水,导致全国各大珠宝商再次遭遇两位数的年销售量下滑。 印度的货币乱象导致年底需求元气大伤。

这些混乱的信号没有为 2017 年的行业形势留下明确的指向标。

钻石

进入 2016 年后,钻石业一片混乱。 戴比尔斯、阿尔罗萨和其他生产商 2015 年原石销量锐减,帮助减少了预计将长达八个月的库存过剩,此次库存过剩导致价格低迷,利润缩水。 在大多数情况下,原石价格远高于成品钻石,信用额度被削减 30% 甚至更多的钻石生产商拒绝购买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提供的绝大部分配额。

今年年初,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都降低了合同销售的价格(平均降幅分别为 5% 和 15%),其他生产商纷纷效仿。 行业复苏出乎意料的迅速,很多公司的制造业务再次开始盈利。

截至 2016 年底,各大矿业公司提交的数据都呈现喜人态势。 据估计,戴比尔斯全年的原石销售额预计介于 56 亿美元和 58 亿美元之间,虽然价格有所降低,但与动荡的 2015 年相比,增长幅度接近 30-35%。 阿尔罗萨的销售额在 2016 年前三季度上涨了 48%(达到 39.8 亿美元),并有望将这个增速保持到年底。 力拓预计较 2015 年增长 3-5%。

然而,这些数字还不足以保护戴比尔斯在加拿大北部开设的斯纳普湖矿,在经历无利可图的数年经营之后,该公司计划在今年进行大规模开采。 此外,力拓在开发开始之前就将前景良好的 Bunder 钻石开采项目转手。

2016 年,银行继续对钻石行业收紧信贷条件,结果导致一些大型企业的财政岌岌可危。 进入 2017 年,信贷形式仍然不容乐观,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好转。

原石销售额的大幅增加与不断增长的需求并不匹配,因此春季之后库存会开始攀升,促使主要贷款商 ABN AMRO 发出警告,称库存可能会达到难以为继的水平。 从而使得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将有可能在第一季度的销售中持谨慎态度。

在五年的沉寂之后,一般性钻石广告在美国复兴。 钻石生产商协会由世界七大钻石开采公司组成,其中包括戴比尔斯,在十月份以标语“Real is Rare”启动了一个价值 1200 万美元的项目。

这份广告在各种社会媒体渠道和电视上播出,展示俱乐部和度假村的年轻夫妇,延续了戴比尔斯过去“钻石恒久远”式关系导向型的广告风格。 但新旧广告之间有所差异。 戴比尔斯的旧广告专门针对订婚和结婚纪念日。 “Real is Rare”广告活动则较少在当今的关系谈及形式和传统规则,并且暗示天然钻石仍将比合成钻石更为理想。

年初 Diamond Foundry 的成立使得合成钻石突然成为热门新闻,该合资公司的创立人包括著名男演员 Leonard Di Caprio(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这家初创公司通过四家分销商开始对其实验室培养的钻石进行试销,并正在建设一个生产设施,计划于 2017 年底开业。

虽然无色合成钻石在 2016 年的钻石销售中仅占一小部分,但这些商品的生产者和卖家正在加大营销力度并扩展销售渠道,因此 2017 年的销量很可能会出现增长。  

A close-up image of a pile of rough rubies
Rubies from Mozambique helped renew demand for ruby, but some retailers remained cautious until President Obama lifted U.S. sanctions on material from Myanmar. Photo by Russell Shor/GIA

有色宝石

缅甸是世界上主要的红宝石产地,奥巴马总统在秋季取消了对缅甸的八年制裁,再次从法律上允许对该国的红宝石进行交易。 虽然一些零售商和批发商无视制裁,但绝大多数主要美国零售商在制裁期间都不出售红宝石珠宝。 尽管莫桑比克红宝石有助于填补过去两年的供应缺口,但无论来自哪里,只要考虑到红宝石与缅甸的关联,一些零售商和珠宝设计师就会担心这种宝石会带来麻烦。

这项禁令在高端市场的效力较差,仍有经销商在美国贸易展上展示和推销“鸽血红”缅甸红宝石。

消费市场可能不会感受到制裁影响的加强,直到今年晚些时候,因为宝石经销商需要时间来重新建立供应链。

责任珠宝业委员会 (RJC) 在 3 月份宣布,将在 2017 年对有色宝石生产商进行认证。 这项举措是业内各种参与者在五年的长期讨论之后达成的共识。 RJC 拥有 900 位来自钻石、珠宝和钟表领域的成员。

零售

一年下来,美国经济的不断增长所带来的零售业乐观情绪并没有转化为钻石需求的大幅回升。 主要零售连锁店报告称全年销售并不均衡,第四季出现轻微下滑。 大多数美国主要零售商将在一月下旬报告季度数据。

独立珠宝商的调查显示,正增长更多,绝大多数商家均见证了 5% 或更多的销售增长,尤其是高端市场。

在中国,最大的零售珠宝商们报道称,随着市场的不断降温,两位数的销售下滑仍在持续。 据香港政府统计处发布的数据显示,香港的珠宝和手表零售销售在前 11 个月下降了 19%。 中国官员仍相信 2017 年会有所改善,因为政府认识到需要刺激经济,并正在采取措施鼓励消费。

在印度政府宣布禁止在现金交易中使用 500 卢比纸币(价值约合 7.5 美元)和 1000 卢比纸币(价值约合 15 美元)之后,该国的零售珠宝销售在十一月份一路飙升。 此举的目的是促使更多商家通过银行来处理交易,以便政府追踪交易资金,减少腐败、洗钱和逃税机会。 然而,有大量百姓使用这些面额的纸币,却没有银行账号。 经济学家估计,此举将导致零售销售大幅削减,包括珠宝,并导致经济增长率降低一到两个百分点。

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今年全球奢侈品销售下滑,逐渐远离过去十年“金光闪闪”的良好形势。  

瑞士高档手表的出口在 2016 年的前 11 个月下降了 11%,秋季跌幅加速。 这些情况导致整个行业内成百上千人失业。 高管表示,他们将继续调整以适应品位和市场不断变化的“新现实”。

拍卖

2016 年春季拍卖会打破多项记录,自三月至七月实现了近 8 亿美元的销售额,并拍卖了有史以来公开销售的最贵的宝石。

佳士得和苏富比共同控制着全世界 90% 以上的高端宝石和珠宝销售,比去年的记录高出 1.4 亿美元以上,其中的功臣之一是经 GIA 鉴定的艳彩蓝钻奥本海默之蓝,以 5710 万美元售出。

去年最受关注的待售钻石是重达 10.10 克拉的戴比尔斯千禧 4 号艳彩蓝钻。 这颗钻石是 2000 年在伦敦千禧巨蛋展出的著名的戴比尔斯十大蓝钻藏品之一,当时曾有人大胆计划盗窃它,但未能成功。

秋季开局疲软,多颗重要的钻石和宝石均未能售出。 虽然价格没有刷新记录,但最终成功转手一些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彩色钻石。

11 月 29 日在香港举行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一颗经 GIA 鉴定的 4.29 克拉艳彩蓝钻以 1180 万美元售出,一颗 10.7 克拉的“Ratnaraj”红宝石则以 1020 万美元售出。 日内瓦的苏富比拍卖会总成交额高达 1.36 亿美元,一颗经 GIA 鉴定的 8.01 克拉艳彩“天蓝”钻石最终以略高于 170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一颗 7.74 克拉的浓彩蓝色钻石以 370 万美元售出。

去年最受关注的拍卖会于 6 月 29 日举行,拍卖重达 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 钻石,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第二大宝石级钻石。 发现这颗钻石的矿业公司卢卡拉通过苏富比进行公开出售,据称该公司预定的底价为 8200 万美元,但买家出价均低于此预期。

该公司表示,今年将在一场仅限同行参与的交易中再次出售这个钻石,预计将不包括 12% 的买家溢价。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