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实验室培育钻石:需求上涨,价格下跌


Placeholder Alt Text
这颗 5.19 克拉近无色的 IIa 型 CVD 合成钻石是在 GIA 见到的最大的刻面 CVD 合成钻石之一。GIA 照片

越来越多的实验室培育钻石走向市场,继续引发业内关注。

一份新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两年内,经过充满吸引力的营销宣传,人们对实验室培育钻石的需求出现了“重大增长”,但这类钻石的价格却下降了 70%。这份由 Bain & Co. 编制、由 Rapaport 出版的报告指出,次此价格下跌是由于技术的改进降低了生产成本。

该咨询公司还指出,经消费者调查发现,当实验室培育钻石的价格超过每克拉 1000 美元时,需求就会急剧下降。

戴比尔斯/Lightbox 之外,还有其他实验室培育钻石生产商在报告中称,他们的产品供不应求,所以价格没有下降,特别是那些不容易生产的大颗宝石。

不过,在 Bain 看来,价格可能会继续下降,直到两个市场“相互独立”,就和有色宝石的情况类似。

天然钻石

全球最大的两个钻石矿主——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 (Alrosa)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钻石供应中仍然持谨慎态度。与去年相比,两家公司的原石销售额均有所下降,因为它们的客户——钻石制造商抱怨称,钻石价格松动,库存上升,尤其是质量不太好的小钻石。

戴比尔斯在二月/三月销售期实现 4.9 亿美元总销售额,同比下降 13%,但该公司在去年秋天对部分产品下调价格之后便一直维持价格不变。业内普遍迎来低价销售期,包括看货会和个人交易,但都声称打磨钻石价格松动压缩了利润。

2018 年,尽管戴比尔斯将销售重心转移到质量更好的产品上,收入增长了 4%,但该公司的产量依旧下降了 10% 左右,从 2017 年的 3500 万克拉下降到 3200 万克拉。

戴比尔斯指出:“2019 年全球钻石珠宝消费需求的前景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包括紧张的中美贸易关系可能进一步加剧的风险、中国政府有能力重新实现经济增长与消费之间的平衡,以及汇率进一步波动等。"

阿尔罗萨宣布,二月该公司的原石销售额为 3.406 亿美元,比一月份增长 23%。虽然公司对外声称实现了增长,但相较于 2017 年,今年头两个月的销售额同比下降 35% 以上。该公司确实注意到,尽管“某些困难阻碍了这个行业获得银行贷款”,但一些印度制造商的需求却有所上升。

金伯利进程

联合国批准了一项决议,旨在扩大金伯利进程 (K.P.) 的执行范围,将“系统暴力”和国内冲突氛围中生产的钻石排除在外。这表示,如果采取这项措施,那么在政府、地方军队或私人安全部队杀害、伤害和虐待工人和当地居民的地区生产钻石将受到制裁。此次范围扩大是一项重要举措,因为它首次允许金伯利进程将非内战国生产的钻石排除在外。

尽管联合国采纳了这项决议,世界钻石委员会也批准了这项决议,但这很难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K.P. 本身必须实施变更,并且,由于它需要各个成员国的一致批准,所以什么都保证不了。

十年前,美国试图推动此项变更,但一无所获,因为遭到了许多非洲生产国的强烈反对,特别是那些与津巴布韦接壤的生产国,它们担心遭到周围大国的报复。当时,津巴布韦政府因马兰吉矿区发生重大的侵犯人权事件而受到抨击,因而认定金伯利进程的变更是针对他们的,但这种想法完全是错的。

联合国批准这项决议以后,由于津巴布韦的军队参与采矿过程,非政府组织 (NGO) 联盟——民间团体联盟 (The Civil Society Coalition) 发出号召,呼吁禁止津巴布韦生产的钻石参与交易。2006 年,这支军队暴力夺取了钻石矿的控制权,在此之前,已有数百名手工矿工在此定居,挖掘宝石。估计当时有 180 人在冲突中死亡,据称此后多年,这里依旧有侵犯人权的事情发生。

十年前,人们为了将津巴布韦排除在金伯利进程之外的工作最终失败了,理由是,津巴布韦的政府是公认的权威当局,制裁只适用于反叛团体。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