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戴比尔斯供应增加,FTC 对“环保”声明发出警告


Placeholder Alt Text
这颗主要钻石从 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原石切割而来,并经过打磨,重达 302.37 克拉。这颗经过切磨的钻石叫做 Graff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它非常大,切割师必须对设备进行调整才能切磨原石。照片由 Graff(格拉夫)友情提供

宣布在不久的将来减少钻石原石配额后,戴比尔斯突然改变了策略。其 4 月份销售周期的销售总额为 5.75 亿美元,比上一个周期(2 月份)高出约 15%。与此同时,俄罗斯的 Alrosa 宣布,与去年相比,其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下降了 37%。

戴比尔斯首席执行官 Bruce Cleaver(布鲁斯·克利弗)表示,钻石需求“正在稳定地进入 2019 年第二季度”。

Alrosa 首席执行官 Sergey Ivanov(谢尔盖·伊万诺夫)也承认,需求在“经历疲软之后,正在逐步企稳”,并表示,他对第二季度的销售“持谨慎乐观态度”。

在 4 月 1 日至 5 日的拍卖会之前,戴比尔斯通知客户,由于其在加拿大的 Victor 矿关闭,以及南非的 Venetia 矿产量减少——该矿正在从露天矿转变为地下矿,其将削减配售额。

尽管这些变化影响了钻石产量,但整个钻石行业仍在艰难应对原石和成品钻石库存量高的问题,尤其是用于大众市场珠宝的较小、品质较低的产品。消费者的需求不足以减少库存。面临信贷日益紧缩的钻石制造商表示,他们希望减少部分商品的供应。一家位于安特卫普的大型钻石公司的破产引发了广泛关注,其年收入约为 25 亿美元,这更是打击了市场信心。

不过,戴比尔斯面临着增加销量的压力,并开始与拥有戴比尔斯 15% 股份的博茨瓦纳政府谈判,要求将合同再延长五年。该合同是戴比尔斯与博茨瓦纳政府各占一半的采矿和营销业务戴比斯瓦纳 (Debswana) 的基础。除了其他矿场,戴比斯瓦纳 (Debswana) 还经营着戴比尔斯最大的两个钻石产地——Jwaneng 和 Orapa 矿。在过去的合同谈判中,博茨瓦纳表现得相当强硬,并赢得了很大的让步,包括在当地建立一个大型钻石制造基地,以及将戴比尔斯的总部迁至首都哈博罗内。

戴比尔斯还面临着来自客户和其他方面的巨大压力,他们要求戴比尔斯允许其标注戴比尔斯矿场生产的钻石产地。过去,戴比尔斯不愿这么做,因为其许多客户也从 Alrosa、力拓和其他生产商那里购买产品,并在切磨作业中将所有原石混合在一起。然而,它现在做了 180 度的大转弯,允许其客户及客户的客户将特定钻石的产地标为钻石贸易公司 (DTC),一直到消费者层面。戴比尔斯仍未披露具体的钻石产地,辩称其所有钻石都是根据其最佳实践原则和可持续开采战略生产的。该公司仍不允许客户使用戴比尔斯这一名称,并对如何使用 DTC 这一名称规定了一定的条件。戴比尔斯这一名称是为其零售业务保留的。

3 月 28 日,GIA 公布了 GIA 钻石原产地证书服务,使用科学评估方法来确认钻石的地理原产地。这些证书将于 4 月 30 日开始提供。

 

实验室制造钻石

 

联邦商务署 (FTC) 已向 8 家生产商发出警告信,因为他们没有明确标示其钻石为非天然钻石。保留条款则发出了额外的警告,禁止生产商声称实验室制造钻石对环境更有利——这是实验室制造钻石生产商相对于天然宝石的竞争战略的核心部分。

FTC 声明:

“一些公司称其产品‘绿色’、‘环保’、‘可持续’等。营销人员发出的任何环境声明都必须有合理的依据。此外,根据 FTC 的《绿色指南》,企业应避免发出一般性环境效益声明,因为广告商不可能证实对这些声明的所有合理解释。

在实验室制造钻石大量供应后的五年左右,“生态环保”和“无冲突”一直是其生产商的主要卖点。这有力地迎合了千禧一代的受众,他们被这些生产商视为目标消费者。

JCK 报告称,收到 FTC 通知的公司对其在线促销活动进行了修改,明确说明其产品是人造产品。

 

大钻石

 

重达 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钻石的切割已经完成,主要宝石是一颗 302.37 克拉的切角正方形钻石。这颗钻石原石是有史以来发现的第二大宝石品质钻石,最大的是 1905 年发现的 3106 克拉库里南钻石。302.37 克拉的 Graff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是世界上第六大成品钻石,也是第三大无色钻石,仅次于 545.67 克拉金禧黄钻、两颗库利南无色钻石(分别为 520 克拉和 317 克拉)、407 克拉彩深褐黄色 Incomparable(无与伦比之钻)及 312 克拉黑色 Spirit of de Grisogono(德·格里斯可诺精神钻石)。

伦敦珠宝商 Laurence Graff(劳伦斯·格拉夫)在 2017 年以 530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颗钻石原石,他说,切割就花了 18 个月时间。几个月前,Graff(格拉夫)公布了由这颗钻石切割的 66 颗小卫星钻石,从 1 克拉到 26 克拉不等,而钻石切磨师则解决了从其余钻石中获得超过 300 克拉的主要成品钻石的挑战。事实证明,这颗钻石对于传统的扫描仪和激光设备来说太大了,迫使切割公司调整其设备来处理宝石。

Graff(格拉夫)没有透露从原石晶体中打磨出来的钻石总重量,但参与过原石处理的人表示,一些内含物和内部裂缝有可能降低成品钻石量。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于 2015 年 11 月由 Lucara Diamond Co.(卢卡拉钻石有限公司) 在博茨瓦纳的 Lerowe 矿发现。它的名字在茨瓦纳语中的意思是“我们的光”。

一位模特一手拿着钻石,一手拿着鸽子蛋。
在最近的苏富比香港春季拍卖会上,这颗 88.22 克拉的 D 级成色 IIa 型无瑕椭圆形钻石以超过 137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照片为这颗钻石与鸽子蛋的尺寸对比。照片由苏富比友情提供

拍卖会

 

苏富比在香港的珠宝拍卖会结果喜忧参半,还有一些高价商品尚未售出。在 4100 万美元的销售总额中,约 1300 万美元都来自最后一件拍卖品,一颗 88 克拉 D 级无瑕 II 型椭圆形切工钻石,其由 GIA 分级,最终价格为每克拉 156,150 美元——比该级别的大型钻石的平均价格略低。过去,类似钻石的拍卖价格在每克拉 160,000 至 180,000 美元之间。

买家是一位日本高管,他以女儿的名字将这颗钻石命名为 Manami Star(爱美星)。拍卖行指出,这颗钻石切磨自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的 Jwaneng 矿发现的 242 克拉原石。

一颗 13.88 克拉的垫型切工克什米尔蓝宝石以 250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高出最初估价约 10%。

大约三分之一的拍卖品未售出,包括大部分彩色钻石和几颗 VVS 和 VS 净度的无色大钻石,其中包括一颗估价高达 760 万美元的 3.32 克拉艳彩蓝钻、一颗估价高达 360 万美元的 2.56 克拉艳彩蓝钻,及一些红宝石,包括估价为 120 万美元的钻石红宝石手链。两者均由 GIA 分级。

4 月 16 日,佳士得在纽约以 670 万美元的价格向一家未公开的竞拍者出售了一对艳彩蓝钻耳环,分别为 3.06 克拉和 2.61 克拉,比其最高估价高出约 10%。虽然这对钻石耳环的价格高于预期,但每克拉 120 万美元的价格却远远低于最近类似等级钻石的售价。

此次拍卖会的金额成交率为 88%,但没有潜在破纪录的钻石或彩色宝石,这反映出当今拍卖市场对超高端宝石仍持谨慎态度。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