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周大福(Chow Tai Fook)
位于中国佛山的钻石切割厂


Placeholder Alt Text
周大福(Chow Tai Fook)是一家从生产到零售的垂直一体化的珠宝公司。 其价值链包括最先进的钻石切工。 摄影:GIA的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版权所有 ,由周大福(Chow Tai Fook)、裕顺福(Yueshun Fook )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周大福(Chow Tai Fook)珠宝集团有限公司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最大的珠宝零售商。 它隶属于周大福(Chow Tai Fook )企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设于香港的多元化公司,也涉足房地产开发、酒店及娱乐场、运输业、港口和电信业务。

周大福(Chow Tai Fook )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在 2012 年的零售额为 74 亿美元,利润高达 7.3 亿美元。 自该公司于 2011 年 12 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以来,它就成为了全球市值最大的珠宝商。 周大福(Chow Tai Fook)是恒生中国 50 指数及恒生中国内地 100 指数的成员公司。

周大福(Chow Tai Fook) 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亚洲最知名的珠宝公司之一。 该公司的成功已全球闻名。
该公司拥有广泛的零售网络,涵盖了整个价值链,包括原材料采购、设计、钻石切割、首饰制造、营销和销售。 主打产品为大众市场和高端珠宝奢侈品,包括成品珠宝、黄金和铂金式样以及腕表。

公司大事记

周大福(Chow Tai Fook) 于 1929 年创立,最初从事首饰珠宝业务。 1938 年和 1939 年相继在澳门和香港开设第一家零售店。 1956 年,周大福(Chow Tai Fook) 推出一系列 999.9 足金首饰。 这一纯度保证在建立客户信任和忠诚度方面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佛山裕顺福首饰钻石有限公司是周大福(Chow Tai Fook)集团的下属子公司,1988 年在顺德开立第一家钻石加工和珠宝制造工厂,因而加强了本集团业务模式的垂直整合。 佛山裕顺福于 2011 年成为全资子公司。  Zlotowski’s Diamond Cutting Works (Proprietary) Ltd(Zlotowski的钻石切割厂(专有)有限公司 )位于南非约翰内斯堡,也于 2011 年成为附属公司。

周大福(Chow Tai Fook)拥有多个稳定可靠的钻石原石来源,为其切割厂和零售店供应原材料。 1993 年,该公司成为合格的钻石贸易公司(DTC)看货商,因而有权从 DTC 直接采购钻石原石。 当时已是 DTC 看货商的Zlotowski 的加入进一步巩固了这一地位。 2009 年,周大福(Chow Tai Fook)成为力拓钻石公司的特选钻石商。 2012 年,他们已与俄罗斯的Alrosa (阿尔罗萨)签订两年期战略协议,获得钻石原石供应。

力拓(Rio Tinto)还与周大福(Chow Tai Fook)展开紧密合作,以在其店内推广Argyle(阿盖尔)矿开采出来的钻石。 力拓(Rio Tinto)在Argyle(阿盖尔)的新矿藏具有生产数量庞大的小钻石的潜力,能够满足中国中产阶级的珠宝需求。

如同所有钻石制造商,周大福(Chow Tai Fook)需要保证稳定的原石供应,以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中满足其制造需求。 摄影:Eric Welch,© GIA,由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1998 年,周大福(Chow Tai Fook )在北京开设该公司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零售店。 2003 年,他们以深圳为总部,重点发展其内地业务。 到 2010 年,周大福(Chow Tai Fook )已在中国大陆开设了 1000 家零售门店(包括特许经营商和自营门店)。 周大福(Chow Tai Fook )的零售网络目前包括超过 1800 个门店,遍布于中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 400 多个城市。 它还不断开拓电子商务。 周大福(Chow Tai Fook )计划于 2020 年之前在中国大陆开设 2000 家连锁店。 

2013 年 6 月,在中国的广泛考察之旅中,GIA 代表参观了周大福(Chow Tai Fook )的佛山钻石切割厂。 工厂为该代表团队提供了非常详尽的导览,详细解说了每个生产区域和工艺。

在周大福(Chow Tai Fook )工厂,GIA 代表团队对该公司参与钻石制造业务的每个部门的运作做了翔实的记录。 摄影:Eric Welch,©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分选、规划和标记

参观之旅从分选、规划和标记室开始。 所有进入这个房间的钻石原石将会按形状、大小、净度和成色进行分选。 经过分选后,将会对钻石原石进行规划,并做出标记。 这一流程充分利用了 Helium M Box、Sarin Galaxy 1000 等仪器以及其他 Sarin 光学测量和标记仪器,外加传统的手工标记。

如今,光学仪器在规划钻石切磨时发挥了关键作用。
与手工标记相比,这些仪器能够更加精确地标记原石,且线条往往更直、定位更精准。 即使只有一度的差异,也会使重量相差百分之一,可能使价值发生很大的变化。 如今,鉴于钻石有限的利润空间,以及现代化工厂庞大的钻石生产量,这一点至关重要。

在规划阶段,需要对原石进行仔细的分析,因此,规划师可使用显微镜来近距离查看内含物的本质。 也可使用 Sarin Galaxy 1000 对原石进行高效的分析(可以规划原石内部切割宝石的定位,并剔除许多内含物)。

Sarin DiaMark-Z 是工厂最常用的光学规划和标线仪,适用于“正常商品”,意思是净度介于 SI1 至 IF且拥有标准可锯形状的宝石。

GIA 代表团队观看了规划师使用 DiaMark-Z 分析和标记用于锯切的钻石原石的情景。 第一步是规划师基于原石的形状决定哪种钻石形状可以产生最佳的产量和价值。 如果原石较长,切割宝石的形状可能为梨形或马眼形等。

在选定切割宝石的形状之后,即确定切割宝石尺寸的最佳组合。 对于大多数八面体原石,可能会偏离宝石中心进行锯切,切割出一大一小的两颗宝石。 八面体原石的最佳形状和切工式样通常是圆形明亮式。 要生产出两颗大小均等的钻石,一些形状更圆的原石可能最适合锯切。

Sarin DiaMark-Z 快速显示两颗圆形明亮式切工宝石的所有潜在组合,并在软件内计算出价值。 一种叫做偏光镜的简单仪器使用偏振光来确定原石晶体是否包含具有潜在破坏性的应力。

一种叫作偏光镜的简单仪器可以检查这些钻石内是否存在可能导致破裂的应力。 摄影:GIA的Eric Welch(埃里克·韦尔奇)版权所有 ,周大福(Chow Tai Fook)、裕顺福(Yueshun Fook)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Sarin Galaxy 1000 是一种精准的自动化系统,可在更为复杂、内含物多的宝石中标出内含物的位置。 本机扫描钻石原石的外观,并记录其尺寸。 内含物会在机器内部产生映射,在某些情况下,难以清楚看见。 非常细的羽裂纹边缘尤其如此。 然而,Galaxy 1000 比 Helium M Box 的速度要快得多,通常用于较大的宝石。

Sarin Galaxy 1000 是一个快速、高效的系统,可用于标绘一块钻石原石的内含物。 摄影:GIA的Eric Welch(埃里克·韦尔奇)版权所有 ,由周大福(Chow Tai Fook)、裕顺福(Yueshun Fook)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GIA 代表团队观看了使用 Sarin Galaxy 1000 系统规划一块具有挑战性的原石的过程。 该仪器标绘出所有内含物,并标明可以对宝石进行明亮式切割的位置,消除了大部分内含物,生产出更高净度以及更高价值的钻石。 该仪器确定可从原石切割出三块宝石,剔除了净度等级为 I1 至 I3 的内含物。 该仪器识别出原石中的所有内含物,然后构建一个用于规划的计算机模型。

这块复杂的原石由 Sarin Galaxy 1000 进行分析。 结果表明,它可能会产生三颗钻石,同时避免可能会大大降低价值的内含物。 摄影:Pedro Padua,©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在 Galaxy 1000 中,钻石原石被浸入到一种液体中,透明度更高,并能更精确地识别和标绘出内含物。 钻石原石呈白色,而内含物则呈现出显著的深色,其位置和形状轻松可见。 扫描完成后,会将文件传输到电脑上,在一个三维模型上标绘出所有内含物。 该模型被保存到该公司的服务器上,这样,钻石标记员可以打开该文件,并规划钻石切割。

Sarin Galaxy 1000 可通过标绘其内含物来规划准备原石。
Helium M Box 与扫描仪和显微镜搭配使用。 首先,扫描仪对原石的轮廓进行筹划。 接着,将原石置于显微镜下,标绘出内含物,并通过电脑输入。 此时,系统可以规划切工,并考虑内含物以及切割宝石的潜在净度等级。

显微镜的放大倍数可达 150 倍以上。 这个过程非常耗时 — 一块宝石需要两到三个小时,但优点是功能强大的显微镜非常准确,提供更丰富的选择,并能改善净度,最终提高切割宝石的价值。 GIA 团队观看了仪器从一块原石标绘出一颗五克拉圆形明亮式钻石和一颗四克拉圆形明亮式钻石的过程,可去除羽裂纹,从而提高其中一颗切割宝石的净度等级。

Helium M Box 使用功能强大的显微镜以及扫描仪来定位和标出内含物。 摄影:Eric Welch,©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Helium M Box 充分利用非常强大的显微镜非常详尽地绘制出原石中的内含物。 这使得细羽裂纹等内含物更难标绘,针点更易于侦测出来。 Helium M Box 经常被用于分析较大的宝石。 Galaxy 1000 和 Helium M Box 往往需要搭配使用。 重要的宝石被放置于 Galaxy 1000 中进行初始映射。 最终映射通过显微镜和 Helium M Box 来完成。

技术员使用 Helium M Box 和显微镜来标绘出钻石原石中触及表面的羽裂纹,将其标记为绿色。 摄影:Pedro Padua,©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参观完规划和标记区域后,该集团的专家指导 Simon 审查了正在使用的机器:Sarin DiaMark-Z、Sarin Galaxy 1000 和 Helium M Box 系统。 Sarin DiaMark-Z 速度快、使用方便、准确。 它通常用于净度为 SI1 或以上的原石。 在处理较多内含物的原石、标示出内含物、或确定较有挑战性原石的切割方式时,本仪器的功能不及其他仪器。

执行分选、规划和标记之后,原石信息将被录入到周大福的专有软件系统之中,跟踪原石以及在整个生产过程中的所有过程。 记录的第一项信息是原石的重量以及切割后宝石的计划重量。 这些包装原石的纸张均带有可供扫描的条形码,并且设立了一个可记录生产过程中所有信息的区域。 录入信息后,原石便做好了进入下一阶段的准备——割锯。

进行规划和标记后,录入数据是非常关键的,以供追踪之用。 摄影:Pedro Padua,© GIA,由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周大福的软件系统还可追踪员工的工作效率和质量控制。 在每个生产阶段,每个工人的生产量(一天和一周内可以处理多少颗宝石)均会予以记录。 这一信息随后被编译成图表。 如有任何工人无法满足生产标准,管理团队会与他们协力确定如何提高其生产力。 追踪系统已被链接到 Sarin 系统。 薪金直接关系到生产力。

割锯原石

接下来,GIA 团队见证了钻石原石的割锯工艺。 团队看到的第一个割锯系统就是 LMJ Laser Water Microjet。 这种先进的激光割锯工艺始终伴有水流,能够使钻石原石的表面保持低温,以防因高温而产生裂痕。 激光束聚焦于一股如发丝般细小的低压水流上,并准确定位于待切割的部分。 实际上,激光要先通过水流再进入钻石内。 这与传统的无水激光切割大不相同,可被视为一大重要优势。

工厂采用激光技术进行割锯和定型。
大多数激光割锯钻石所留下的切口都是“V”字形的。 而 Laser Water Microjet 系统留下的则是“I”字形切口,直径为 40 微米。 与“V”字形切口相比,重量损失大为减少。对于重 1.5 克拉以上的原石来说,损失要小于 1%。 Simon 告诉我们,LMJ 激光的速度是陈旧的绿色激光模型速度的两倍,重量损失则大约是以前的一半。 “I”型激光切口从上往下的宽窄也是一致的。 激光钻石切割所产生的碳蒸汽通常都会随水流排走,所以宝石的表面也是干净而平滑的。

周大福也利用绿色激光技术割锯钻石。 绿色激光可能是最常见的钻石割锯激光技术。 这种技术因重量损失小、破裂几率低、割锯表面平滑而备受推崇。 白天,可为绿色激光割锯机设定好程序,割锯盒内盛装的数颗钻石,然后,系统可以自己运行整个夜晚,而不用工作人员监管。

要设置这一流程,技术人员通过屏幕将激光的十字准心对准盒内所有钻石的割锯标记。 钻石的尺寸会被输入到仪器的电脑系统中,然后,电脑系统会自动逐一割锯这些钻石。

钻石割锯采用两个系统,通常都在正常的上班时间(一周六天,每天六小时)进行。 下班后,绿色激光系统会被设定程序,通宵达旦继续割锯多颗钻石(直到第二天早上),这时,技术人员会将割锯开的钻石重新配对,然后放入对应的纸包里。

周大福还利用激光技术打造大多数花式琢型钻石的轮廓外观。 相比于传统的定型方法,对于花式琢型而言,这种工艺更为快速高效。

成型和锥旋

代表团队参观的下一站是成型车间,刚刚经过割锯的原石在这里被磨出基本的圆形。 在定型机器中,钻石高速旋转,然后用一个嵌有钻石粉的砂轮来磨这颗原石,同时用水进行冷却, 以减少摩擦产生的热量,降低因温度升高而对钻石产生的损害。 一颗 1 克拉的钻石通常可能需要 10 分钟来完成定型和磨光腰围的步骤。 一颗半克拉的钻石则需要差不多 6-7 分钟来完成,一颗两克拉的钻石则需要 12-13 分钟。

用来对圆形明亮式钻石定型的工具是高速旋转、嵌有钻石颗粒的砂轮,此过程需要用水不断冷却。 摄影:Eric Welch,© GIA,由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虽然激光对于花式形状的成型非常有效,周大福并不用它来加工圆形明亮式切工钻石。 对圆形明亮式钻石的成型来说,激光成型和使用嵌有钻石粉的机械打磨法的速度基本一样,但激光打磨对钻石构成的潜在风险更大。

成型和锥旋构成腰围和底部的基本形状。
定型为圆形之后,下一站就是所谓的锥旋部,这里会采用相似的工艺来构建底部。 这种工艺比传统的技术要快速得多。

理想的底角将被绘制一条红线。 对底部的成型就是去掉钻石原石的多余部分,直到达到红线所标记的位置。 这种方法能在 15 分钟左右完成底部的成形,而以前的老技术需要 3 个小时。 具体需要多少时间来塑造底部形状则取决于原石的外形。 花式形状的底部仍采用抛光磨盘进行塑造。

前磨光质量控制

接下来,代表团队参观了质量控制部门,所有钻石在每个加工步骤结束后都会被送到这里进行检验,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加工。 这在实施最后一个步骤(磨光)前尤其重要,因为最后一步是最耗时耗工的。

不同颜色的包装纸用以区分不同的供应商,比如蓝色代表 DTC,紫色代表 Alrosa,同时,颜色也有利于视觉上的区别和管理。 在这里,GIA 团队看到工作人员对一颗已完成底部磨光的钻石进行检查。检查的内容包括磨光质量和对称性,这时钻石还粘在粘杆上。

包装纸的颜色用以区分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货。 摄影:Pedro Padua,©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这一阶段将严格检查底部的磨光质量和对称性。 摄影:Eric Welch,©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磨光

在工厂的钻石磨光车间,我们不得不感叹磨光师们的专注度。 在我们曾经参观过的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钻石切割厂里,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集中精力的工作状态。

磨光师们展示出高超的技能和精密度,不断用手持放大镜检查磨光质量和刻面位置。 整个磨光过程中,他们不断让钻石轻触磨盘,然后马上用手持放大镜进行检查。 对于底部的磨光,我们可以看到磨光杆上有不同的卡口,可用来控制相关的底部刻面。 每次磨光一个刻面后,卡口会移动至下一个位置,磨光师可以继续磨光其他底部刻面。 磨光杆上的一个小旋钮可供磨光师进行小角度的调整。 磨光师不断调整这个小旋钮,同时检查磨光情况以及刻面位置。

最后的磨光阶段是一个冗长、细致的过程。
磨光速度取决于几个因素,包括原石的形状、表面挛晶纹、净度考量以及成品钻石的形状。 对于普通的八面体可割据原石而言,磨光师需要花约两个小时对一颗 1 克拉圆形明亮式钻石进行磨光——底部约一个小时,冠部约一个小时。

最后的质量控制

磨光步骤完成后,所有成品钻石都将被送到分级部门进行最后的质量把关。 最先进行的是切工质量的检查。 30 分以上的钻石全部要用显微镜来检查。 这个大小的钻石将被送往宝石鉴定所进行分级(并获取鉴定证书),因此,在它们离开工厂前,必须对磨光质量和对称性进行严格的检查。 周大福希望所切磨钻石的证书上显示达到其所要求的切工评级,并且也能满足其顾客的需求。

对于 30 分以上的钻石,均须使用显微镜检查其切工等级, 而 30 分以下的钻石使用手持放大镜即可。 摄影:Eric Welch,© GIA,周大福、裕顺福珠宝钻石有限公司友情提供
小一些的钻石则会使用手持放大镜进行分级。 分级师采用与日光等同的标准荧光灯作为光源,并用白色衬垫来盛托钻石。 他们按照钻石的质量将它们分堆摆放,或者根据要进行的返工类别进行摆放,比如有些有划痕,有些有太多磨光痕等。

切工分级完成后,会对钻石进行成色分级。 分级师利用与日光等同的荧光灯、折叠的白色分级卡以及比色石进行分级。 周大福相信他们的分级师的眼睛的准确度要超过一切用来进行颜色分级的仪器。 到现在为止,分级师大部分是女性。 周大福发现女性更加有耐心,更加容易集中精力,更加注重细节,而且分级准确度更高。

完成磨光后,所有钻石都将进入分级部门。
最后进行的步骤是净度分级。 和切工分级一样,30 分以上的钻石要用显微镜进行净度分级。 小一些的钻石使用手持放大镜分级即可。 30 分以下的钻石的净度等级分类也比较宽泛。 只是将这些钻石分为 VVS、VS、SI 和 I 几个大等级,而无需进一步细分为 VVS1 或 VVS2 等。 净度分级速度很快,分级师通常用钻石夹从腰围快速夹起钻石,先观察冠部刻面,再转而观察底部,然后定级。

结论

整个番禺地区,包括佛山在内,是世界著名的宝石切磨和珠宝加工中心,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这个地区取得的成功取决于几个因素。 中国市场用“中国切工”来宣传其珠宝切割厂的卓越品质。

虽然工人的工资水平仍然整体低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等,周大福向我们透露,其磨光师的工资比印度苏拉特高出 45%,而且工资仍在以每年 15% 的速度上涨。 周大福主打高精度切工的钻石,而且一直以此为全球推广的重点。

周大福在钻石切割专门技术上闻名全球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拥有这样严谨的工艺流程以及如此多高度敬业和技艺高超的工作人员。

许涛博士是《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技术编辑。 Andrew Lucas 是美国宝石研究院卡尔斯巴德内容策略现场宝石学经理。

作者要感谢周大福、佛山裕顺福首饰钻石有限公司 下属的钻石切割厂为我们提供的帮助。 在我们采访拍摄期间,许亨杰先生和卢崇智先生带领我们进行了详细的参观。 我们还要特别感谢中国宝玉石协会的沙拿利副秘书长,国检深圳检测站的丁汀主任以及周大福珠宝金行有限公司的高级主任蔡元洋先生为本次采访活动牵线搭桥。 于庆媛女士为我们提供了地面交通等一系列的协助,我们在此也表示衷心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