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后的故事:
2013 年实地考察所呈现的中国


Batar Jewelry Company(百泰首饰公司)的 9999 纯金首饰是该团队接触过含金量最高的黄金首饰。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GIA,由 Bater Jewelry Company(百泰首饰公司)友情提供

与许多行业想法诞生的方式一样,两位同事走进了一场商贸展,于是前往中国探索宝石和珠宝的设想就应运而生了。 

为了收集最新的有色宝石行业信息,用以作为 GIA 教育课程内容,GIA 实地宝石学经理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和 GIA《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技术编辑 Tao Hsu(许焘)博士参加了 2013 年图森宝石展。那时 Hsu(许)博士刚刚加入 GIA,Lucas(卢卡斯)了解到她在中国北京出生和长大,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宝石学专业。Hsu(许)博士很快便与 Lucas(卢卡斯)分享有关中国宝石和珠宝行业的信息。 

不久两人便意识到,Tao Hsu(许焘)的人脉及汉语能力可以为 GIA 提供绝佳机会,记录中国的宝石产业。几个月后,由 Hsu(许焘)、Lucas(卢卡斯)、GIA 视频制作人 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和 GIA 摄影师 Eric Welch(埃里克·韦尔奇)组成的团队便开始了为期三周的探索之旅,走访中国大大小小的宝石和珠宝公司。

他们决心竭尽所能地了解中国的珠宝行业:中国的珠宝行业在制造什么产品?他们将珠宝卖给谁?国内市场销售哪些产品?有哪些贸易和零售渠道?他们拜访了钻石切磨公司、有色宝石(切磨和交易)公司、玉石珠宝生产公司,以及不同形式的行业批发和零售商。 

世界著名珠宝设计师 Shirley Zhang(张雪莉)亲自带领该团队参观她的工厂,并与团队一起讨论了她的设计以及中国市场。摄影:Eric Welch (埃里克·韦尔奇),© GIA

Lucas(卢卡斯)说,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让他感到非常震惊,他不仅感慨于中国宝石行业的发展、规模和人才,最重要的是,团队所拜访的人们都热情好客,这给他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

Lucas(卢卡斯)说:“我曾经周游世界,受到过热情款待,也结交过不少​​亲密的朋友,但所有这些地方都没有中国这般热情好客。每个人对工作热诚坦率的态度令人惊叹不已。我发现自己一直在说‘我爱这个国家’。” 

探索之旅

Hsu(许焘)说,虽然中国的现代珠宝行业大约 30 年前才逐渐兴起,但中国珠宝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 

她说:“我们在 3000 年前就开始用黄金来制作首饰和服饰,玉的历史则更为久远。1912 年以前,中国就有了小规模的宝石店和作坊,但只为帝王之家服务,不面向老百姓。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模式。20 世纪 30 年代以后,中国经历了长达 50 年左右的动荡时期,期间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文化大革命。在这 50 年中,珠宝行业几乎没怎么发展。”

她又说道:“1978 年中国重新打开国门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那时起,我们便开始向西方世界取经,学习珠宝企业的经营方法。如今中国珠宝行业进入了新时代。”

Hsu(许焘)说,中国的宝石和珠宝行业人才济济。宝石学在许多中国大学都是主修课程,培养了不少持有宝石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人才。此外,这些宝石学毕业生的就业机会逐年增长。 

Hsu(许焘)又说道:“10 年前我毕业那会儿,很少有人有经营珠宝企业的抱负。而现在,很多人都有经营珠宝企业的梦想,而且他们会迅速采取行动使之成为现实。因为他们看到经济和市场在快速发展,有很多机会能让梦想变为现实。” 

“现在开启自己的事业并没有那么艰难。广阔的前景和个人的眼界可以相辅相成。”

《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技术编辑 Tao Hsu(许焘)博士与中国宝石和珠宝行业人士会面。摄影: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 GIA。

Lucas(卢卡斯)说:“本次 GIA 团队得以前往中国,探索中国的珠宝行业,宝石学校友网络发挥了重要作用。”

“Tao(许焘)凭借她的昔日同窗和行业人脉,精心计划并展开了这次宏大的探索之旅。联系的这些人都倾力相助,我们有任何需要,他们都会组织安排。尤其是我们要采访时,他们会建议说‘你们一定要见见这个人’,或者说‘这件事我能帮忙’。帮忙几乎成了他们招待我们的一个内容了。”

团队走访了广东(许多人认为这里是世界的珠宝制造中心)的深圳、番禺、平洲,还去了上海(为了更好地了解珠宝行业商业信息)和北京(为了记录零售业和最高端制造业)。 

Lucas(卢卡斯)说:“从深圳到广州,我们目睹了有色宝石、玉、珠宝和钻石的大规模制造和交易。单谈行业的规模,都是格外庞大的。我们周围都是工厂、贸易中心,促进贸易的组织以及推动贸易和零售商发展的政府机构。” 

“中国是世界珠宝的供应来源。”Lucas(卢卡斯)说道,“世界上最大的 24K 黄金首饰(去年单在中国就销售了 200 吨成品 24K 金饰)制造商和世界上最大的钻石镶嵌制造商均位于深圳,此外,世界最大的彩色宝石制造商之一也位于深圳。” 

Lucas(卢卡斯)说:“不久前,中国已超过印度成为最大的黄金消费国。中国还是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宝石和珠宝市场,以及第二大奢侈品市场。” 一家珠宝零售商可能拥有几千家连锁店。 

 

China Diamond Exchange Center(中国钻石交易中心)是所有钻石(原石与成品钻石)进入中国市场的平台。
照片由 China Diamond Exchange Center(中国钻石交易中心)友情提供

Hsu(许焘)说:“所有这些发展都发生在过去 30 年。”

Lucas(卢卡斯)说:“上海的发展势头最为强劲。 

这座城市处处彰显超级经济大国的面貌。中国上海钻石交易联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牧先生在详细阐述中国钻石行业的历史和运作时,对于中国钻石交易的看法也是如此。” 

他还安排团队参观了 Zbird(钻石小鸟),这是一家中国一流的钻石首饰零售商和互联网业务运营商。Lucas(卢卡斯)说,在那里他了解到了很多关于婚庆市场的信息。 

“我此前不知道,中国的铂金消费占到了全世界的 68%,因为中国人认为铂金能象征他们在一段关系中的纯洁感受。”Lucas(卢卡斯)说道,“铂金非常契合中国消费者的个性,因此迅速流行起来,销量巨大。”

Zbird (钻石小鸟)的兄妹档为该团队介绍了中国的婚庆和互联网钻石珠宝市场。照片由 Zbird(钻石小鸟)友情提供

业内人士的观点

在整个探索旅程中,团队采访了企业主、设计师和制造商,他们都非常坦诚地分享了自己的公司、产品和生活等相关信息。 

Lucas(卢卡斯)说:“这个行业的人对自已所从事的行业感到非常自豪,也乐于向我们展示这个行业。他们想让我们尽可能地深入了解。他们想分享自己的想法。大多数人都非常好奇中美两国生活的不同之处。他们想知道我们对他们的看法,以及我们对自己政府的看法。

他们一旦意识到你尊重他们的社会和文化,你很快就能成为他们亲密的朋友。”

Lucas(卢卡斯)还发现,他所接触的人,尤其是 20 多岁的年轻人,有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非常渴望接受教育、获得知识。

他说:“他们目标明确、雄心勃勃,不仅仅是想要在工作中大展拳脚,对于任何事情他们都力争完美。工厂里的人也是如此。他们的专注度令人惊叹不已。他们目标明确、兢兢业业、坚韧不拔。我发现中国人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中国珠宝制造巨大产能的范例。摄影:Eric Welch (埃里克·韦尔奇),© GIA

明确的创新意识

Lucas(卢卡斯)认为,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有着“山寨国家”的不良口碑,但他在走访的制造工厂中看到了诸多创新以及对品质和细节的关注。

“他们会采用一些经过西方国家证明可行的产品模型,但他们会做出差异性修改,让模型变得更好。很多行业已经从工人密集型生产(虽然雇员人数依然很多),转向采用更尖端的技术进行生产。” 

他们遇到的设计师也有很强的创新意识。 

“他们并非只是单纯地仿效西方,这应该是这里的普遍认识。”Lucas(卢卡斯)说道,“我采访过一位硬玉设计师,她从大自然、自己的文化和在外学到的知识中汲取灵感,并融入自己的设计元素。

我在他们的设计和风格中看到了诸多创新,包括个性元素以及艺术视野和工艺的独创性。”

关于玉的思索  

 

平洲硬玉雕刻品中蕴含的艺术才华和技艺给整个团队留下了深刻印象。摄影:Eric Welch (埃里克·韦尔奇),© GIA,由 Mazu(妈祖玉器公司)友情提供

在广东省平洲市和四会市记录玉器历史的那两天,是这次旅途中颇为难忘的一次经历。 

“玉器行业非常迷人。西方人通常并不了解这个行业。” Lucas(卢卡斯)说道。中国人对玉的情感和文化情结让他感到非常震惊。 

Hsu(许焘)说道,玉主要有两大材质:软玉(可追溯到几千年前)和硬玉(约 1870 年首次进口此材质)。她说,玉很容易塑形,因此人们最早用玉来制作工具。由于玉的外形比其他宝石更美,后来,人们开始将它用作各种仪式上的供奉器皿。 

“在各种仪式中,人们用玉来敬奉祖先。后来,玉逐渐成为装饰品,人们通过雕刻赋予它更多含义。”Hsu(许焘)说道。雕刻的图案逐步演变;传统的图案或形状有了平安吉祥等不同的含义。

她说:“与外出时佩戴的珠宝不一样的是,玉可供把玩。我们将玉握在手中,每天赏玩。“人们认为自己和玉已经相互交融,成为彼此的一部分了。这是一种完美的融合。”

Hsu(许焘)说,中国人喜欢玉的质地和颜色,但也可能因为任何原因而喜欢玉,比如温润的触感。她说:“我们对大自然的这一杰作感到无比崇敬。”

Hsu(许焘)还说,玉也体现出中国人的品性。

“中国人非常保守,玉也是如此。它与我们的性格非常吻合。“既不锋芒毕露,也非清澈透明,因此无法轻易看透。这和许多中国人一样。他们非常保守,无法轻易了解。受我们文化和传统的影响,我们更喜欢这样。”

她说:“人们看到软玉时,便希望自己也如它一般。” 

GIA 团队花了很长时间来记录中国的宝石和珠宝行业。摄影:Eric Welch (埃里克·韦尔奇),© GIA

消费市场

该团队不仅了解了业内人士对中国珠宝创作者的看法,也清晰地认识了中国的消费者。

Lucas(卢卡斯)说:“在这次探索之旅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国内消费市场的蓬勃发展,这让我们深感震撼。中国消费者对所有东西都很感兴趣。” 

Hsu(许焘)说,这是因为中国人现在有机会周游世界,可以看到其他人佩戴的各种不同的宝石和材料。“人们把那些宝石和材料买回中国,于是更多的人认识了那些材料。

就在过去的 5-10 年间,人们开始意识到,彩色宝石是如此美丽动人。”她说道,“一旦他们意识到这点,市场就会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Lucas(卢卡斯)看到了中国珠宝销售持续增长的巨大潜力,因为中国 80 年代出生人数是美国婴儿潮出生人数的三倍。

他说:“因此,这场探索之旅得继续下去,这非常重要。中国人民不仅亲切友好、热情好客,他们还能推动宝石和珠宝行业继续发展壮大。” 

Amanda J. Luke(阿曼达·J.·卢克)是 GIA 的高级通讯经理。她曾任《The Loupe》杂志编辑,现在是《GIA Insider》和《Alum Connect》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