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奢侈品公司调整战略,由奢入简


Placeholder Alt Text
在巴塞尔进行宣介的 De Grisogono(德·克里斯可诺)"Crazymal" 系列集古怪逗趣与豪华工艺于一体。 这枚粉红色的火烈鸟戒指由 18k 金、粉红色蓝宝石和无色钻石打造而成。 由 De Grisogono(德·克里斯可诺)友情提供

3 月 23-30 日举办的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对于许多参展商来说都充满挑战:尽管奢侈品珠宝设计师在此前已认真思考,在腕表日渐朴素的趋势之下,是不是应将满载宝石的耀眼设计也转向更为艺术的方法。 在整个 2017 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上,种种证据均显示,今年的市场中确实存在这种冲突。

除顶级腕表品牌外,展会还吸引了高端的珠宝奢侈品牌和宝石经销商 – 彩色钻石、超过 10 克拉的无色钻石以及品质上佳且未经处理的有色宝石等,琳琅满目。

宝石厅中展示了很多粉红色钻石(包括阿尔盖三件之前投标拍卖的物品)、蓝色钻石和黄色钻石。 甚至还展出了两颗当今市场上最大的艳彩紫罗兰色钻石。 此外,还有多颗 10 克拉以上的 D 色 Fl 净度 IIa 型钻石;几颗克什米尔蓝宝石,价格从 100 万美元到 750 万美元不等;此外还有一些未经加热的缅甸红宝石,包括一条价值 3500 万美元的项链。

虽然这些如此稀有的宝石一起展示堪称罕见,但成交情况却参差不齐。 一些为主流市场提供优质宝石的参展商已建立有固定的客户群,因而实现了其销售目标。 但大部分顶级参展商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此外,今年买家数量继续下滑,曾狂热追捧奢侈品的中国买家人数锐减,寻找购买稀有宝石的投资者则因高昂的价格望而却步。

究其成因则众说纷纭。 有些人认为,粉红色和蓝色钻石的每克拉售价超过了 100 万美元,已达峰值,这会使投资者和极其富有的珠宝买家谨慎购买。 其他人则声称,大多数主要市场不稳定的政治和经济条件,让买家持观望态度。 不过,两个阵营都认为,鉴于经销商已经为这些商品支付了如此高昂的价格,降价促销并不是明智之举。

奢侈品珠宝商已经适应了今天的市场节奏,强调称,除了他们所著称的宝石密集型生产线外,还应注重工艺和设计创新。

总部设于日内瓦的 De Grisogono(德·克里斯可诺)在展会上推出了几个新品设计系列,包括名为 "Crazymals" 的一系列戒指和吊坠,这些古怪逗趣的造型上镶嵌有小颗钻石、黑色钻石和各种彩色宝石。

公司创始人 Fawaz Gruosi 也承认奢侈品市场所发生的变化,但他强调说,新品 Crazymals 仍将一如既往地保持高端首饰对细节的关注。 “在该系列新品中,小动物造型将非常精致。”他说。

另一个更为传统的系列是印度风格的项链和耳坠,镶嵌有水滴形白色蛋白石土耳其石或条纹玛瑙,以白金佐以钻石搭配,风格狂野。 对于 Crazymals 系列,他指出每一件作品都注重工艺。 Gruosi 强调,公司的主要业务依然是非常大颗的钻石 — 他们在展会上售出了一对 20 克拉 (ct) D 色 Fl 净度的心型钻石。

“这些(主要宝石)总是会吸引到买家,尤其是以此作为金融资产的买家。”他指出。 “如果有什么事发生,[所有者]可以带着这些宝石前往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对于售价 800 万美元以上的珠宝,“你只能提供绝对最好的,这些货品真的是非常、非常难找到,”他说。

Gemfields 首席执行官 Ian Harebottle(伊恩·黑尔博特)认为,艺术和工艺在当今奢侈品市场中的重要程度前所未有。该公司目前已拥有 Fabergé。

“大颗宝石变得日趋商品化,所以我们必须增加工艺与设计附加值。”他说。

他引用艺术品市场进行比较:“一些画作可卖出数亿美元的高价。 颜料、画布和框架才值多少钱?而最昂贵的钻石也只是卖出了这些艺术品一部分的售价。”

为香港 Aaron Shum Jewellers(古珀行珠宝)设计了 Coronet by Reena 钻石系列的 Reena Ahluwalia 则提出了不同看法。 她说:“女性们穿着正式服装佩戴珠宝的日子已经过去。 如今,她们的穿着打扮没那么正式,想要表达自己的个性,随意穿着。”

她的 Coronet 系列珠宝将米粒钻镶嵌于可移动配件之上,打造闪烁效果,而不使用大颗宝石。

其他参展商则通过雕刻、凸圆面和水滴形宝石材料打造更为大胆、更加时尚的外观,用可穿戴风格代替可穿戴财富。 例如,德国伊达尔-奥伯施泰因的 Paul Wild(保罗·维尔特)将水滴形橘色柘榴石镶嵌入雕刻的粉红色蛋白石之中,并将海蓝宝石嵌入绿色绿石髓之中。

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上,来自德国伊达尔-奥伯施泰因的 Paul Wild(保罗·维尔特)将水滴形橘色柘榴石镶嵌入雕刻的粉红色蛋白石之中,从而设计出一款项链。 由 Paul Wild(保罗·维尔特)友情提供。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就像奢侈品市场一样,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也在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由奢入简的时代。 与去年相比,今年约有 15% 的参展商(约 200 家)并未参展。 而在国际展区,除香港公司外,其余参展商几乎都走了,“品牌”展厅中只剩下一些主要的意大利珠宝商。 一些作为买家参展的前任参展商说,自展厅于三年前耗资 5 个亿进行翻新以来,展位费激增,再加上销量下降,也就无法再继续参展了。

展会为新公司及小企业开辟了一个专门的空间,专供那些独特的珠宝设计师使用。但还有很多展位闲置,参展人数明显减少。

不过,在新闻发布会上,展会管理方表示,大多数公司未能参展是因其未能符合展会标准。 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管理方态度也不再强硬,表示展会原定八天的展期将于明年缩短两天,以降低参展成本。

拍卖

4 月 4 日拍卖会上,59.60 克拉的 Pink Star(粉红之星)钻石以 7100 万美元由香港珠宝零售商周大福买下,为这块宝石的漫长拍卖经历画上句号 — 这也是有史以来拍卖会上售出的最昂贵的宝石。 这颗钻石最初被称作 Steinmetz Pink(斯坦梅茨粉红钻石),在第一任拥有者将其切磨之后,苏富比曾于 2015 年 11 月在香港拍卖会上将这颗 GIA 分级的艳彩粉红色钻石以 8200 万美元售出。 然而,买方于四个月后违约,拍卖行被迫以据报道为 7000 万美元的价格买下钻石。

这枚钻石便一直保存于拍卖行,直至今年 4 月 4 现身拍卖。 虽然这颗钻石创下了宝石拍卖价格纪录,每克拉单价为 120 万美元,但与不久前售出的相同级别的钻石相比,也仅为其单价的一半,与每克拉单价纪录保持者相比,也仅为其三分之一。纪录保持者 14.69 克拉的 Oppenheimer Blue(奥本海默之蓝)的售价为每克拉 400 万美元。
 

The GIA-graded 59.60 ct Pink Star diamond sold for $71 million at the April 4 Sotheby's auction in Hong Kong. Courtesy Sotheby's

市场

戴比尔斯四月看货会价值 5.8 亿美元,远低于 2016 年 4 月销售额 6.6 亿美元。 但是,这一数字可能还会上涨,因为公司通常会在看货会之外销售货品。

戴比尔斯称,香港展会行情不错,钻石原石前景可观。 公司坚守价格,尚未出现客户下降或推迟购买的迹象。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