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21 世纪红宝石新发现


Placeholder Alt Text
访问莫桑比克蒙特普埃兹 Maninge Nice 的 GIA 团队成员,从左至右依次为许焘、Vincent Pardieu (文森特·帕迪乌)和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 摄影:Stanislas Detroyat。

简介

Gemfilelds 的首场莫桑比克红宝石拍卖会于 2014 年 6 月 12-17 日期间在新加坡举行,这是全球红宝石贸易的一个里程碑。 不同于钻石,有色宝石供应波动剧烈,价格一直以来亦是变化莫测。 Gemfields 的举措为行业提供产地可靠、分级统一及供应稳定的红宝石从而扩大消费群体。 首次拍卖会 3,350 万美元的成交量让人们的目光聚焦于莫桑比克蒙特普埃兹世界第一大红宝石矿床。

最新的知识和最新的贸易信息一直是 GIA 保护消费者这一使命的核心。 自莫桑比克第一次发现红宝石起,GIA 的野外宝石学家就极速抵达蒙特普埃兹的矿场,采集样本、查看进度并记录从矿场到市场的整个过程。 GIA 的实地宝石学项目旨在为公众提供有利的第一手知识,并从中获益。

2014 年 9 月,GIA 研究员许焘、Vincent Pardieu (文森特·帕迪乌)和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参观了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矿床。 这是 Vincent Pardieu (文森特·帕迪乌)自 2009 年红宝石被发现以来的第三次参观。 研究团队得以看到这个重要矿床的整个运作流程。 Pardieu 指出,矿场的成功得益于它独一无二的位置、丰富且易开采的红宝石资源以及便利的交通(靠近一个主要港口及四通八达的马路)。 这份报告介绍了矿床、大量抽样及宝石分销完整的更新信息。

我们的东道主,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业公司 (MRM),目前正处于大量抽样阶段。 这涉及到去除大块的矿化岩石,它们通常来自小矿井。 选取的岩石代表着矿体的蕴藏量,用于进行矿产资源评估所需的选矿检测。 这个过程可以促进进行大型采矿作业的未来决策。 目前在拍卖会出售的所有产品均直接来自大量抽样。

莫桑比克

莫桑比克位于非洲东南部,濒临印度洋。 莫桑比克北邻坦桑尼亚,南接南非,西界津巴布韦、赞比亚和马拉维,隔莫桑比克海峡与马达加斯加相望。 总面积为 801590 平方公里,约为加利福尼亚州的两倍大。 莫桑比克拥有 2470 公里的海岸线,其中大部分都非常漂亮。 气候主要为热带气候。

莫桑比克,非洲东南部,地图
莫桑比克位于非洲东南部,具有很长的海岸线,拥有一些世界上最令人惊叹不已
的海滩。 红宝石矿场都集中在该国的东北角。 插图:Peter Johnston/GIA。
改编自 Richard W. Hughes 在 2009 年绘制的地图。
在葡萄牙将近 500 年的殖民统治后,莫桑比克在 1975 年赢得独立。 葡萄牙语仍是官方语言。 这个国家饱受内战和严重旱灾的凌虐,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初才告一段落。 在联合国的斡旋下,于 1992 年签订和平协议,结束内战。 接着,在本世纪初,莫桑比克又遭遇了严重的洪灾。

近十年来,尽管贫困让莫桑比克停滞不前,不得不依赖外国援助,但其经济仍以每年 6% 到 8% 的增速发展,是非洲发展最为强劲的国家之一。 莫桑比克丰富的天然气、煤矿、钛矿和水电资源,为其带来了大量的外商投资,也让这个国家走向经济独立之路。 

山丘和露头
莫桑比克北部和彭巴
农业是经济的另一个重要部分。 莫桑比克百分之八十一的劳动力都从事农业,大面积生产棉花、腰果、甘蔗、茶、木薯根、木薯、水果、土豆、牛肉及家禽。 莫桑比克东北部的红宝石开采是新兴的经济领域之一。

红宝石发现史

刚玉在莫桑比克的历史可追溯到殖民时期 (1505 - 1975)。 自 16 世纪发现刚玉起直至殖民统治结束,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开采并没有发生。 1991 年春,《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对图森展上销售的莫桑比克凸圆面红宝石进行了报道。 关于莫桑比克红宝石的更多报道并没有出现,直到 2005 年,作者 VP 从泰国热处理师(“烧制者”)那里首次听说了这种宝石。 他们告诉 VP,一些正在处理的材料来自于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

2008 年,坦桑尼亚出现了莫桑比克红宝石矿藏的报道。 事实上,红宝石是尼亚萨国家自然保护区 M'sawize 村庄附近的当地猎人发现的。 GIA 发布了 Pardieu 和 Thanachakaphad(2009 年)对这些宝石的初步研究。 矿场经历了数月的非法开采,随后,有关当局在 2009 年夏将其关闭。 封锁矿山的举措非常成功,大多数非法采矿者(被称为小采矿主)迁徙到了德尔加杜角省 (Cabo Delgado) 的蒙特普埃兹 (Montepuez),在 2009 年 4 月,Namhumbire 村庄发现了另一个红宝石矿山。 这次的发现者是一位叫做 Suleman Hassan 的当地人,他在砍柴时偶然发现了红宝石

红宝石矿床
2009 年 12 月,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参观了蒙特普埃兹附近的红宝石矿床。 他正和一名安保人员在一起。 摄影: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
《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2009 年秋季刊中,McClure(麦克卢尔)和 Koivula(科伊武拉)报道了产自莫桑比克这两处新矿床的红宝石的初步观察。 在 2009 年 11 月至 12 月期间,由作者 VP 带领的 GIA 实地宝石学团队首次来到了尼亚萨和蒙特普埃兹矿区,收集现场样本,协助 GIA 鉴定所更新参考文献。 到 2010 年,莫桑比克红宝石已经占据了泰国市场,虽然宝石主要来源于无证矿主和商人。

小规模矿工
2009 年 12 月,Vincent(文森特)与蒙特普埃兹 Namahaca 村庄附近的小规模矿工进行互动。 摄影:Mark Smith(马克·史密斯)。
2011 年 6 月,随着莫桑比克国有的 Mwiriti 有限公司与英国跨国公司 Gemfields 建立合作关系,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矿床迈入新纪元。 这家新成立的公司被命名为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业公司 (MRM)。 自那时起,MRM 便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改进基础设施、机械设备、人员配备、安全及公共关系。

2012 年 9 月,GIA 实地宝石学团队再次来到了这里。 此次考察带来了对蒙特普埃兹红宝石样本的完整研究,研究结果发表在 GIA 网站上。 最令人欢欣鼓舞的是,莫桑比克总统于 2013 年 4 月 20 日参观了该合资公司,这是对公司最大的认可。

2014 年 6 月,Vincent Pardieu (文森特·帕迪乌)和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前往新加坡,报道 MRM 的首场红宝石原石拍卖会。 随后,他们于 2014 年 9 月到访 MRM 和莫桑比克,收集最新的参考样本,为更新大量抽样活动的信息做准备。 尽管世人对莫桑比克坐拥大量红宝石的事实几乎一无所知,但蒙特普埃兹附近的红宝石矿藏被行业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红宝石来源地。


莫桑比克红宝石时间轴 (PDF)

地质学

从地质学角度来说,莫桑比克东北部位于北南走向的莫桑比克构造带和东西走向的赞比西河构造带的关键连接处。 两者都是地球泛非期形成的新元古代(约 8-5 亿年前)造山带,蕴藏着丰富的宝藏。 在巨大的推力和剪碎带的作用下,数个较大的地质杂岩带被分隔开来。 复杂的热事件和变形活动为红宝石、柘榴石及其他有价值的矿物形成提供了适宜的温度和压力。

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场位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彭巴以西 150 km, 位于楔形的蒙特普埃兹杂岩带。 其矿物组合表明,整个杂岩带经历了闪岩级别的变质作用(通常在 0.4-1.1 Gpa 的压力和 550-750°C 的温度下发生)。

莫桑比克区域地质图
区域地质图
这些岩石的成分包括花岗岩、闪岩等等,而矿场的里里外外都能找到石英岩和大理石。 岩石经由强烈的折叠变成各种大小的等斜褶皱,随后,又被多个东北-西南走向的剪碎区所切割。 MRM 矿场位于一个褶皱的边缘,呈东西走向,接近垂直的轴向平面。 该地区至少经历了变形的四个不同阶段。 经历强烈的变形后,岩石单位变得复杂,这使得原生矿的勘探和预测异常困难。 

蒙特普埃兹的两个红宝石矿床均为原生和次生矿床。 红宝石仅能在特定的压力和温度条件下生成 - 且需要充足的铝、铬和氧。 蒙特普埃兹周围的红宝石形成似乎主要来自于交代换质过程。 迄今为止,仅在闪岩中的长石、云母和闪石中发现了红宝石。 大理石中没有发现过红宝石。

MRM 考察
在 Maninge Nice,红宝石混入富含长石的矿脉中,并渗入角闪岩层,就像这张照片中的 MRM 探槽(摄于 2012 年考察)。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在硅元素不饱和的环境中,从母岩浆中流出的岩浆与主岩发生作用,形成红宝石。 到现在为止,MRM 的大量抽样还只发现了一个原始矿床。 在矿井壁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表层土壤与风化的含红宝石闪岩的接触。 风化的闪岩非常脆弱,用手轻捏即碎。 红宝石被认为与白色长石、云母及深绿色闪岩有着密切的关系。 岩芯钻探数据表明,闪岩存在于地表下约 30 米处,地底片麻岩之上。 一块完整的闪岩大致呈东西走向。

红宝石特写
这是一张角闪岩中的红宝石特写,当中有闪石、云母和长石。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历经数百万年的侵蚀,蒙特普埃兹的次生红宝石矿床比原生矿床更容易发现和开采。 水流将从母岩中分离出的红宝石集中在一起,最终沉积在现今人们开采的冲积、崩积和残积矿床中。

古河道和红宝石陷阱

永不停息、周而复始的风化和侵蚀不断地改变着地表的面貌。 在物理和化学风化的作用下,蕴藏着红宝石的岩石一旦变得脆弱和分解,就意味着它即将被侵蚀,岩石碎片和沉积物被收集并迁移时会发生此种情况。 在蒙特普埃兹,水流将经风化作用从母岩中分离出的红宝石和其他矿物带走,由于其特定的高比重和硬度,会集中滞留在水流经过的某个地方或从前的河床,沉积于风化基岩之上。 另一个因素是,河道形态随时间不断变化。 数百万年来,这些河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它们还是能为勘探者们提供一些线索,找到被地质学家称之为“古河道”的古老河道。

红宝石陷阱
红宝石常常集中在过去河床边的凹陷处。 大砾石在捕获红宝石的过程中也有所帮助。 插图:Peter Johnston/GIA。 
从矿场的地图可以看出,该区域拥有发达的排水系统。 当地的地势决定了水流的方向一般为自北向南。 数百万年前,河床分布在不同的地方。 据 MRM 首席地质学家所言,大部分无证矿工都在现代河流的沿岸作业,因为这里的红宝石易于识别和开采。 除了将目标瞄准这些河道外,MRM 的勘探计划还包括古河道,这里埋藏着大量的优质红宝石宝藏。

Mashamba 地区的 3 号矿坑,即 MRM 目前正在作业的最大矿坑,就位于公司地质学家发现的一条主要古河道的沿岸。 从矿坑壁上,可以看到过去河道完好的横切面。 从“陷阱”边缘到底部,砾石的体积明显变大。 在重力的作用下,较重的砾石常常集中在凹陷处的底部。 较大的砾石比较小的砾石更能减缓水速。 由于红宝石相当重,常与其他重量大的矿物一起沉积于凹陷处的底部。 减缓的水速亦有利于红宝石的富集。 因此,大量的红宝石矿藏通常在“陷阱”底部被发现。 而较重的矿物则出现在河道的不同位置,也就是水速减缓的地方。 这些“陷阱”本身就是天然的“夹子”,而红宝石发生“拥堵”的“陷阱”是宝石猎人最想去到的地方。

古河道
Tao Hsu(许焘)博士指​​出了古河道中的一片巨石区域。 这些巨石很重,完美地截住了宝石(如红宝石)。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由于该区域遍布花岗质岩石,这些砾石主要为大小各异的石英晶体和集合体。 它们的形状和尖角表明,它们并没有经历远距离的迁徙,可能距离源岩并不远。 次生矿床勘探的重点是找到古河道,明确蕴藏红宝石的砾石层的分布。

矿场

MRM 矿场的总面积约为 400 平方公里。 矿场同时拥有原生和次生矿床,但大量抽样大都在次生矿床进行。 计划在本财政年度内进行原生矿床和次生矿床的大量抽样。

MRM 用数字为进行大量抽样的矿坑命名,但很多矿坑直接采用了该地区以前使用的名字。 唯一一个同时拥有原生矿床及次生砾石的抽样矿坑位于 Maninge Nice,得名于这里拥有“Nice”(好)的宝石

大量抽样矿井
这是一张 Maninge Nice 矿井俯视图,矿井之所以取名“Nice”,是因为出产的宝石非常优质。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另一个进行大量抽样的主要地区是 Mugloto(穆格乐托)。 该区域也有以数字命名的矿坑,如 Mugloto 1、Mugloto 1A、Mugloto 2 和 Mugloto 3。 极其重要的 Mugloto 3 号矿坑位于一个叫做 Mashamba 的地区,因这里曾经种植玉米而得名。 5 号矿坑位于 Mercado 地区,在葡萄牙语中意为“市场”,因为这里曾经是一个非法采矿者的市场。

大量抽样矿井
Mugloto 地区 Mashamba 3 号矿井的主要大量抽样矿井是价值产量最高的矿井。 摄影:Stanislas Detroyat(斯坦尼斯拉斯·迪特亚特)。

大量抽样方法

MRM 看重更易于抽样且拥有大量优质宝石的次生矿床,因为在风化的作用下,大多数碎石和岩石中包含的宝石都嵌入了砂层中。 尽管如此,MRM 如此重视次生矿床的最重要原因可能还是防止它们被无证采矿者所开采。

个体采矿者
个体采矿者们聚集在 Mugloto 地区的矿井附近。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位于 Mugloto/Mashamba(穆格乐托/马沙姆巴)地区的 3 号矿坑是这一战略的最佳范例。 在这些次生矿床中,蕴藏宝石的砾石上方的都是覆盖层。 进行抽样的是基岩之上的砾石。 MRM 在 3 号矿坑常使用 2 台挖掘机。 其中的一台挖掘机负责将覆盖层挖走,直至露出蕴藏宝石的砾石。 这时,另一台挖掘机进入,将砾石装入卡车,运至加工厂清洗。 每天,经由该流程处理并进行大量抽样的矿石可达 1,000 吨。 在我们参观期间,共有 2 万吨来自 Mugloto/Mashamba 3 号矿坑的原生矿石进行了抽样。

3 号矿井的挖掘机
Mugloto/Mashamba 地区 3 号矿坑
3 号矿坑目前的作业深度为 75-100 米。 螺旋钻进和抽样结果表明,3 号矿坑拥有 400×400 米,约 1 米深的含宝石砾石层。

3 号矿坑中的古河道
Mugloto 区 3 号矿坑中的一条古河道发现一层大型砾石,可能含有红宝石。 含红宝石的砾石通常位于河道的底部,而且不是很深。 摄影:Andrew Lucas/GIA。
和 MRM 进行的大量抽样作业一样,这些次生矿坑的长期战略在很大程度上由地质情况决定。 在螺旋钻进勘探及同一条古河道上 50×50 米的小型矿坑的基础上,MRM 建立了几个大量采样矿坑。 公司计划在某个时刻将 Mugloto/Mashamba 地区的 1、2、3 和东 3 号矿坑连接起来,形成古河道上的一个大型矿坑。 这条古河道长约 4.5 公里。 矿坑目前的宽度为 50 到 150 米不等。 据估计,古河道上这个连接小型矿坑形成的大矿坑的长度将达到 2.5 公里,预计将进一步延长。 最终将会进行大规模的有色宝石开采作业。

Mashamba 的安全检查
GIA 团队和一些 MRM 主办人员离开 Mashamba 的 3 号矿井时一起通过了安全检查。 这是我们离开大量抽样操作时的做业方式。 摄影:Stanislas Detroyat(斯坦尼斯拉斯·迪特亚特)。
据 MRM 保守估计,他们将从古河道上的这个长矿坑中挖走 170 万吨可能含有宝石的砾石。 总共需要处理 1500 万吨的覆盖层。 在我们参观期间,MRM 使用了 4 台 CAT 330D 反铲挖掘机,另外 2 台预计不久后即会抵达。 公司认为,将矿坑中挖掘机的数量增加两倍,可以让更多的矿坑同时进行抽样,这一点至关重要,同时,开建新矿坑的举措亦很关键。

Mugloto 的非法矿井
保安人员确保矿井中无矿工逗留之后,这台挖掘机正在填埋 Mugloto 区的一个非法矿井。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随着原生矿床的移除,Maninge Nice 矿床的抽样就相对简单了。 由于母岩是松脆的风化闪岩,因此将其移除并不难,也不会对晶体造成破坏。 未来,MRM 矿场的抽样可能将涉及到更多的原生岩,这种风化岩石具有低成本、高产量的巨大优势。

原生矿床
Maninge Nice 原生矿床
作为观察者,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作业过程完美地利用了含宝石砾石及红宝石“陷阱”的天然优势。 MRM 首席地质学家 Ashim Roy 说道,“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不易。” 经过努力,MRM 的天才地质学家们制定出了开采矿床并防止被无证采矿者利用的最佳方法。 整个参观期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矿坑中表土之下的砾石,以及形成红宝石“陷阱”的巨砾。 它们展示着理论与实践上的大量抽样。

MRM 地质学家 Ashim Roy 和 GIA 地质学家许焘
“这很简单,但并不容易。”MRM 地质学家 Ashim Roy 向 GIA 地质学家许焘解释道。 他正在讲述作为莫桑比克 MRM 地质负责人所面临的挑战。 摄影:Andrew Lucas/GIA。

深化勘探

MRM 的资源量估算预计将于 2016 年完成,这将会明确潜在的产量数据及矿场的寿命。 原生和次生矿床均在勘探之列。 两种矿床分别采用了不同的钻探方法和策略。

次生矿床的勘探目标是进一步明确含红宝石的砾石层在 MRM 矿场的分布。 砾石层的轮廓图也将根据勘探以及红宝石含量的数据绘制。 

螺旋钻岩装置
螺旋钻岩装置搭建完毕后,6-7 人的工作队会协作
完成钻进。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螺旋钻进用于次生矿床的勘探。 依靠钻入土壤中的螺杆的旋转,螺旋桨叶将钻孔上的泥土掀开。 松散的砾石被螺杆从次生矿床中挖起。 由于松散的砾石是从钻孔中抽出,因此可从钻头刀片间将其移走。 螺旋钻进与岩芯钻探不同,岩芯钻探是从硬质岩石中取出坚硬的、碎片化的岩芯。 螺旋钻进通常被认为是勘测松散的软材料或脆弱的风化岩石的一种高效方法。

Gemfields 的地质学家将目标区域划分成几个区块,计划在边长 100 米的正方形网格的中心及四个角上钻孔。 若某个区域有所不同,他们会对钻孔间的距离进行调整。 例如,旧河床附近的钻孔间距可以缩短至 25 米。 在参观有色宝石砂区前,GIA 见到的螺旋钻进技术应用并不多。

卡车将钻头和其他设备运至钻探场地。 每一支勘探队都由一位地质学家、一名技术人员及四到五个工人组成。 从搭建设备到回填钻孔,每个钻探点的勘探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目标是每天完成 8 到 9 个钻孔。 钻孔开始前会清理并准备好钻探场地。

从地面开始,每抽样一次,钻机即会移走一米深的土壤,直到碰到基岩。 停止运作前,钻机会继续深入,移走 2 到 3 米深的基岩。 钻孔的平均深度约为 8 米,每个团队每天需要完成的总钻孔深度约为 70-80 米。 MRM 实行两班制。

钻探结果将表明每个位置含红宝石的砾石层所在的深度和厚度。 钻下数以千计的钻孔后,将绘制展现整个区域砾石层深度和厚度的轮廓图。 在我们到访前,螺旋钻进已经帮助绘制出古河道上连续 2.5 公里长的砾石层,以及多个拥有丰富矿产蕴藏的地点的轮廓图。 对表层土壤的抽样也能告诉地质学家,他们需要移除多少无用的土壤才能到达含有矿物的砾石层。

为了获得具有代表性的样品,含红宝石的砾石层之上的每一米土壤从钻头中倒出后,都会通过一种被称为堆锥四分的方法充分混合。 地质学家会从每一米土壤中取出 50-100 克样本进行地质化学研究,确定能够引导进一步勘探和评估的某些元素的含量。 钻机撞击砾石层,即会有 10-20 千克的含红宝石砾石被装入袋中,随后运至清洗工厂和拣选室进行处理,以大致估计红宝石的密度。 基岩层顶部的 1-2 米也会进行清洗,从而将红宝石流失的风险降至最低。 所有样品的残余部分都会妥善保存,留作日后参考。 该过程通过对钻孔实施绿色环保的回填完成。 

勘探
次生矿床:螺旋钻进
从根本上来说,对原生矿床地质情况的了解是矿场盈利的关键。 根据红宝石的形成模式,地质学家们必须在地球物理学工具的帮助下找到母岩的位置。 因此,目标被锁定为闪岩类岩石和岩浆侵入。

岩石中不同的矿物组合会形成不同的磁场特征,可通过详细的磁场扫描显示出来。 显示结果用于揭示特定岩石类型的分布模式。 闪岩的磁异常通常很强,易于与该区域的其他岩石区分。 高分辨率磁力测量可帮助地质学家绘制出指明闪岩位置的精确地图。 接下来会进行铀、钍和钾的放射性测量,探测该区域的富碱岩浆侵入体。 这些探测结果构成深化勘探计划的基础。

原生矿床勘探的方法,即在目前空旷的 Maninge Nice 区域进行大面积的岩芯钻探,目标是进一步明确地表之下蕴藏红宝石的闪岩的三维分布。 钻进的深度约为 50 米,按平均每天完成 10 米的钻进计算,需花费一周的时间。 覆盖着合成钻石的钻头用于对每一米的岩石进行抽样,这个深度是由钻头的长度决定的。 次生矿床勘探采用类似的策略,勘探队每隔 100 米建立一个钻场。 检测到更多的岩性变化时,间距会缩短至 50 米。

通过大面积的岩芯钻探,地质学家已经在地下发现了一些重大矿藏。 蕴藏红宝石的闪岩通常发现于地下 10-30 米深处。 岩芯钻探从表土层开始,由于表土松散,因此呈下陷状。 含红宝石的次生砾石层有时被发现于原生矿床之上。 在该区域中,含红宝石的闪岩能延伸至地下 30 米深处,然后慢慢变成花岗质片麻岩,即该区域的基岩。 他们还会钻入基岩,探查是否还会出现闪岩。

钻井一周
原生矿床:岩芯钻探
除闪岩外,他们还明确了 Maninge Nice 北部的两种大理石的位置, 尽管从未在大理石中发现过红宝石。 闪岩中发现了不同含量的红宝石。 关于原生矿床的详细报告将于 2016 年提交给公司。

产量

迄今为止,作为大量抽样作业的一部分,MRM 已在蒙特普埃兹处理了大约 180 万吨的岩石,回收了将近 800 万克拉不同颜色的红宝石和蓝宝石。 公司希望,2015 年能将生产力翻一番,处理 360 万吨的岩石,最终实现年处理 1000 万吨岩石的目标。

实际的红宝石采收量更加难以预计。 次生矿床中,每吨含宝石的砾石所蕴藏的红宝石量可能相差甚远。 采收到的红宝石的品质也参差不齐。 再以 Mugloto 3 号矿坑为例,3 号矿坑的采收率相当低:每处理 1 吨矿石,仅能得到 0.60 到 1 克红宝石。 但是,3 号矿坑出产的红宝石品质上乘,即使采收率低,仍能为矿场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 该矿坑也出产一些 6 到 8 克的大晶体原石。 与 3 号矿坑相比,Maninge Nice 矿坑的采收率较高,每吨矿石能采收 20 到 35 克的红宝石,但总体来说,其出产的原石价值较低。

原生矿床的整体采收率大概为每吨矿石 162 克拉,而次生矿床为每吨矿石 31 克拉。 次生矿床采收率中的每吨矿石仅指处理的砾石,不包括移除的覆盖表土层。

洗选

通过扩张,蒙特普埃兹加工厂最近实现了每小时洗选 150 吨矿石的产量,同时,公司计划将产量再增加每小时 250 吨矿石。 加工厂由四个主要区域组成:(1) 干式筛分区; (2) 洗矿槽淘洗区,用水去除废物颗粒; (3) 湿法筛分区;及 (4) 分级筛分和浓度法区。 水被存放在辅助区的蓄水池中,净化后用于洗选流程。

系统化的流程
在系统化的流程中,MRM 洗矿厂按大小用筛子对材料进行分离,最后用夹具捕获红宝石。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洗选流程使用到两个筛选系统和两个跳汰机系统,均是按大小对材料进行分离。 跳汰机拥有批处理系统,从第一个上层跳汰机中溢出的物体能被下层跳汰机回转至上层跳汰机。 洗选将蕴藏着不同含量的刚玉原石的砾石集中起来,每小时洗选量为 150 吨。

安全搜查
选矿厂
在参观期间,我们有幸看到了两次打开的跳汰机。 打开跳汰机,看到嵌在砾石中的宝石,这着实令人开心,在 MRM 的这种经历是无可比拟的。 跳汰机被打开后,砾石就会被一根抽吸软管吸至一个容器罐中。 随后砾石被倒入袋中,送往选矿室。

令人惊赞的一幕是,随着抽吸软管向下推进,跳汰机中各个部位的砾石被其吸走。 随着抽吸软管将砾石抽出,我们眼前的红色愈来愈浓。 当砾石差不多被全部吸走后,跳汰机几乎变为全红,红宝石的高比重令其聚集在底部。 我们还从未看到过跳汰机中如此密集的宝石。

选矿

洗选过后,砾石从加工厂被送至选矿室。 富集宝石的砾石被装入选矿盒的后部,选矿盒呈矩形,配备广角镜,以查看盒内的情况。 这是将红宝石从砾石及柘榴石中分离出来的第一步。

选矿工人从未真正接触红宝石。 他们的手放在一头装有橡胶手套的袖套里。 这有助于降低盗窃的可能性。 回收到的宝石会被投入两个洞中,一个放柘榴石,另一个放刚玉。 选矿工人通过视觉外观,尤其是晶体的结构来辨别不同的宝石。 红宝石被从砾石中分离出,进入放红宝石的洞里。

选矿室
在选矿室,红宝石、蓝宝石和柘榴石从砾石中分离出来。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在第三步中,一名高级职员在一名安保员的陪同下,将盛放宝石的盒子后部的锁打开。

刚玉晶体会经过清洗、拣选并归类。 首先,原石被分成深色和浅色两组,分别代表红宝石和粉红色蓝宝石。 红宝石被进一步细分为四个类别:优质、刻面级、半透明至不透明材料和只是刚玉。 优质和刻面级的宝石按净度、颜色和克拉大小分级。

分离砾石
拣选红宝石
优质红宝石原石分级在邻近的一间拥有充足日光的房间内进行。 我们亲眼目睹了红宝石分级的整个过程,首先是颜色分级,然后是净度。 颜色分级在从分级师前方的窗户透过的日光下进行。 红宝石放在一张白色的桌子。 分级师在桌上或桌子上方对宝石进行检查,也会将宝石拿起,对准日光检查。

两位来自缅甸摩谷的年轻分级师正在进行净度分级。 我们采访了他们,聊起矿藏,他们俩都很激动,也很高兴能有机会见到如此多的各种品质的红宝石原石。

Gemfields 红宝石分级系统由 MRM 的 Philippe Ressigeac 领导的团队开发,这位地质学家 2009 毕业于 GIA 泰国校区。 该系统的基本要素是原石的大小、颜色、形状和净度。

参考样品采集

自 2008 年起,GIA 曼谷鉴定所便一直在收集参考样本及采矿信息。 该团队目前的主要重心是,在 GIA 协议的基础上,收集并研究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参考样本。

在 2009 年和 2012 年,作者 VP 率队前往非洲矿区,那里的矿场尚未开始生产。 参考样本是从莫桑比克的一些西非珠宝经销商和泰国曼谷或尖竹汶的泰商那里收集而来。 2014 年 9 月考察期间,收集到来自 Mugloto 和 Maninge Nice 矿坑的样本。 

样本采集
收集参考样本
在 Maninge Nice 矿坑,GIA 团队得到允许,可在公司安保员的监视下进行地面搜索。 母岩闪岩的风化程度极高,因此从母岩中提取红宝石相当简单。 Vincent 和他的队员使用石锤,把样本从母岩中取出。 他们收集了大量符合鉴定所制备和分析要求的高品质样本。

现场收集的这些有价值的参考样本将成为 GIA 样本库的一个重要部分。 它们属于 A 类样本,尤为珍贵。 也就是说,它们是由地质学家直接从岩石中采集的。

在我们 2012 年到访期间,MRM 还仅仅在处理 Maninge Nice 富含宝石的土地。 因此,我们没能在 Mugloto 矿坑找到样本。 上个月在该区域生产区收集到的样本来自 Gemfields 的选矿室。  样本是矿工在矿场收集的。 鉴于 GIA 成员并未亲眼目睹真正的采收过程,样本被归为 C 类。

2014 年 9 月 10 日,作者 VP 及考察队贵客 Stanislas Detroyat 陪同 Gemfields 的地质学家来到了公司特许矿场外部的 Nacaca 地区。 他们记录了采矿活动,并从数位个体采矿者的采矿现场收集了参考样本,这些样本来自他们的洗选区或营地。 此行收集的所有样本将由 Gemfields 运至 GIA 曼谷鉴定所,进行分析并出具原产地鉴定研究报告。

谈判
Nacaca 的参考样品
注意:有关 GIA 样本分类的详细信息,请参阅此处的附录 A。


初步的宝石学

产自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对宝石行业有着重大意义,因为它们数量庞大,涵盖各种品质和大小。

它们拥有传统红宝石产地—缅甸(高荧光低含铁量)、泰国和柬埔寨(弱荧光高含铁量)的红宝石所没有的颜色。 红宝石的红色来自于铬,而颜色会随着铁的含量而变化,铁会削弱铬所产生的荧光。 关于蒙特普埃兹闪岩相关矿藏出产的红宝石,有趣的是,它们的铁含量相差甚远,有的铁含量几乎和缅甸大理石型红宝石一样低,有的却和泰柬边境玄武岩红宝石一样高。 这意味着它们拥有满足不同市场需求的潜力。

品质方面,蒙特普埃兹红宝石中,有小部分但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红宝石拥有独特的颜色和净度组合,无需热处理。 但是,由于裂隙或存在内含物,大部分红宝石缺少透明度。 热处理可以改变这种品质较低的材料,因此,它们在珠宝行业市场也能找到一席之地。 含铅玻璃填充用于拥有大量裂隙的宝石,而更为传统的热处理(添加或不添加硼砂类添加剂)则应用于拥有较少裂隙的乳白色或丝状宝石。 总体而言,经过处理的产品要比未经过热处理的产品更容易获得。

红宝石
这些红宝石全都产自 Maninge Nice 地区,有着尖锐的边缘和棱角。 有些表面还有角闪岩母岩。 这些宝石的颜色更加鲜艳明亮,这是由于与其他地区的红宝石相比铁含量较少。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产自几个进行大量抽样的不同地区,每个地区出产的红宝石外观稍有差异。 Maninge Nice 的红宝石呈现出紫红色到红色的外观。 Ntorro 地区的红宝石原石通常颜色较暗,呈现出更多的褐色或橙色。 泰国经销商将其称为 “Bo Som”,泰语的意思是“橙色的矿场”。 GIA 曼谷鉴定所研究发现,Ntorro 样品材料的铁含量通常要比采集自 Maninge Nice 的样品的铁含量高。 该研究还表明,Ntorro 红宝石的铁含量与产自泰国/柬埔寨的红宝石十分接近。

红宝石矿床
这些经典的次级矿床红宝石均来自蒙特普埃兹 Mugloto 地区。 其中大多数沿河流而下,经过了几百万年滚磨和淘洗的风化作用。 这些宝石的颜色较深,是由铁含量相对较高所造成。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原石大都为扁平状。 通常而言,来自原生矿床的样本的自形程度更高,但也更加细碎,具有闪石和云母内含物。 来自次生矿床的原石一般会更加地圆滑,但也会更透明,内含物较少。

闪石和云母
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的内含物
虽然存在一些 100 克拉以上的特大宝石,但蒙特普埃兹的大部分未经热处理的刻面红宝石重量都在 3 克拉以下。 2013 年 9 月的曼谷和香港展会展出了超过 10 克拉的刻面宝石。 蒙特普埃兹未经热处理的红宝石拥有均匀的颜色、高透明度和良好的光泽,非常适合校准切磨。

GIA 曼谷鉴定所对来自莫桑比克的 131 颗红宝石样品进行了宝石学特征研究,并在 2013 年发表了研究报告。 对内含物和化学组成的研究还在进行之中,研究结果将会在后续文章中呈现。

Gemfields、Mwiriti 和 MRM

Gemfields 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一家上市公司。 公司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有色宝石供应商。 他们拥有丰富的地质和有色宝石采矿专业知识,以及久经考验的分级经验和市场策略。 通过公司在赞比亚的 Kagem 祖母绿矿,Gemfields 已经成功举办了一系列祖母绿拍卖会。 他们还拥有与政府和地方社区建立伙伴关系的经验,以及引进专业技术和资源所需的资金。

Kagem 祖母绿矿
Kagem 祖母绿矿是 Gemfields 公司在赞比亚的一个项目。 这是该矿 Chama 矿井开采活动的景象。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Mwiriti 是一家莫桑比克公司,总部设在彭巴,涉猎行业众多,包括旅游、交通和特许采矿区勘探。 目前 MRM 的红宝石大量抽样矿场最先是属于 Mwiriti 的一个特许采矿区。 

莫桑比克北部疣猪
这头疣猪是在莫桑比克北部林区中发现的。 这些野猪是狮子最喜欢的猎物。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Mwiriti 取得了勘探红宝石矿藏的勘探许可证。 当时只有无证采矿者在进行挖掘。 由于 Mwiriti 缺乏红宝石开采经验,他们对矿区的管控成为了一个难题。 数个从事有色宝石开采的公司就该项目与 Mwiriti 进行了接洽,希望建立合作关系。 经过一番商榷,Mwiriti 决定与 Gemfields 合作。

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业公司 (Montepuez Ruby Mining Company) 由 Mwiriti 和 Gemfields 共同成立。 Gemfields 持股75%,Mwiriti 持股 25%。 MRM 于 2011 年 6 月成立,双方签署了合资协议,在 2011 年 11 月,公司取得了 25 年的特许采矿权。 该公司实际上拥有两个特许采矿区。 MRM 的目标是成为世界领先的红宝石供应商之一。 作为一家本土公司,Mwiriti 负责创建积极的商业环境,引导 Gemfields 与国家和当地政府及社区领导接洽。

业务问题包括税收、设备进口、宝石出口及当地社区的社会项目。 Mwiriti 拥有处理相同问题的经验,这些经验来自于特许采矿区勘探。 他们会讲当地语言,了解当地人,这对于推进项目来说举足轻重。 Mwiriti 能够和社区领导人进行对话,了解他们的需求。

由于莫桑比克税务机构在宝石出口方面的经验尚浅,因此,Mwiriti 能够帮助 Gemfields 与税收和出口机构进行沟通,从而做出互利的安排。 MRM 进口的很多设备都是莫桑比克以前从未有过的,这些设备专门用于有色宝石的开采。 将设备及时地运到莫桑比克涉及到了解如何与海关打交道、处理进口关税。 设备还经常需要维修、零配件及更换部件,因此,与莫桑比克进口官员建立合作关系非常关键。

投资与信心
资本投资
MRM 在矿场雇佣了 400 名员工,另外还有 300 个承包商。 其中的一些是外籍员工,专长于地质学、采矿、安保和分级。 外籍员工队伍密切协作,配合到位,总经理将矿场迅速崛起的大部分原因归功于这一工作理念。 此外,公司对占劳动力绝大部分的莫桑比克籍员工进行了培训,帮助他们获得高超的技能水平。

MRM 为员工提供接送服务
大多数 MRM 员工都来自当地村庄。 MRM 为他们提供接送服务。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安保和个体采矿者

Mohun Raman 是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场的安保队长。 他告诉我们,检查站、搜身等内部安保程序大大地防止了大量抽样、洗选加工和选矿区域的盗窃事件。 但是,外部安全问题仍然是该公司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安全检查
进入矿场之前,我们接受了安全检查。 在围栏的另一边,一群准备离开的 MRM 矿工正在接受日常安全检查。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在 MRM 的矿场上,无证采矿者(又称个体采矿者)的踪迹遍地可寻。 他们的支持者和资金赞助者是一大群外国人,个体采矿者找到的宝石正是销往这个外商网络所提供的市场。 这些无证采矿者与 MRM 的安保人员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们公然在 MRM 的矿场挖掘矿井,开采砾石,开采地点常常就在路边。 无论在哪个个体采矿者的矿场,都能看到几十个采矿工人在数个浅矿坑作业,这是非洲有色宝石冲积矿床常见的景象。 他们还会在河边建立洗选场地。

身体的灵活性
流动的个体采矿者
一旦 MRM 安保员发现个体采矿者在作业,他们就会派出一个团队,按照既定的安保流程驱赶采矿工人。 MRM 安保员不携带武器,亦不会鸣枪示警或使用武力,但全副武装的莫桑比克警察会和安保队一起出动,如果出现对抗(很少出现),警察将会介入。 在采矿工人撤离该区域后,MRM 会用推土机或挖土机填平矿坑。 填平过程必须非常谨慎,并仔细记录,以防疏忽,将藏在矿道里的采矿工人掩埋。 MRM 安保员、当地警察和推土机或反铲挖土机操作员都必须签字,确认在填平作业前已检查过矿坑。

MRM 安保团队
MRM 的安保团队和武警在安全检查期间驱逐小采矿主。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不可思议的是,个体采矿者往往会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些发生,静静等待,在安保队离开后立马卷土重来。 部分原因在于,个体采矿主被认为是“无证”而非“非法”。如果 MRM 安保队拘留了这些采矿工人,将他们带回警局,这些工人差不多都会被立即释放。  

安全
进行安全检查之后,MRM 的安保人员与武警看着挖掘机慢慢靠近小采矿主们挖的矿井。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2014 年 9 月的局势较 2012 年要平静许多。 在 2012 年访问期间,团队目击了警察将数千名非法采矿者从 Ntorro 地区驱赶出去的一幕。 在驱赶行动前,MRM 和个体采矿者之间的局势已变得紧张,安保员对 Central 和 Maninge Nice 地区的监管变得异常艰难,自 2011 年起到 2012 年初,采矿者的营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在 2012 年 6 月,个体采矿者迁移至 Ntorro 后,MRM 才真正控制了该地区。 尽管 2014 年 9 月一切都风平浪静,但 Raman 先生认为,目前的局势依然紧张。
 
实际上,MRM 安保队由三个部分组成:MRM 自己的安保人员,其中包括 13 个外国人和大约 125 个本地雇员;私人安保机构 ARKHE,由现场外籍保安经理和约 250 名警卫组成;以及一个着军装的政府武装警队 FIR,包括约 30 名警员。 

ARKHE 安保人员
一些 ARKHE 安保人员负责对离开采矿设备的
来宾或工作人员进行安全检查。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安保覆盖范围约为 400 平方公里,目前安保力量集中在现有和预期矿区。 目前进行大量抽样的核心地域的面积为 4 × 4 千米,Raman 先生认为该地区尚且还算安全,只有零星的个体采矿者进行有限作业。 而在 MRM 最近开发的 Mugloto 矿区,无证开采活动更为频繁。
 
MRM 的特许采矿区内有两个村庄,Namutcho 和 Namahumbire。 这两个村庄和 Nanhupiu,刚好就位于特许采矿区通往彭巴的公路外侧,成为无证采矿者的后勤基地:餐馆、铁匠铺、商店和采矿工具(如手电筒、鹤嘴锄等)应有尽有。 据说,Namutcho 及 Ntorro 和 Mugloto 附近的其他村庄的居民会被重新安置,并得到赔偿。 当被问及当地人是否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开采宝石的权利时,Raman 先生说道,超过 90% 的无证采矿者都不是本地人,事实上,很多人甚至都不是莫桑比克人。 这一说法在我们与无证采矿者的交谈中被证实,他们来自莫桑比克的各个地方。 我们在 Namahumbire 或采矿和洗选场地遇到的来自邻国坦桑尼亚或西非(几内亚、塞内加尔、马里或尼日利亚)的商人,他们中有很多为这些无证采矿者提供资金。 这些非洲商人的上一级买主通常是泰国、斯里兰卡或印度驻蒙特普埃兹的商人。 

Nanhupiu
个体采矿者的村庄

蒙特普埃兹和外国买家

我们还参观了蒙特普埃兹镇,以及外国买家购买红宝石原石的商铺区。 这里大约有 500 到 600 名泰国买家及 100 到 150 名斯里兰卡买家。 商铺区的气氛非常紧张。 形形色色的采购处通常都用金属格栅重重防护着,武装警卫随处可见。 这些买家中,有的就是 MRM 特许采矿区上无证红宝石开采者的资金提供商。 

外国买家组建的办公室
这是外国买家在蒙特普埃兹镇组建的一间办公室。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我们采访的泰国买家告诉我们,当地政府经常陷入混乱,安全问题紧迫。 他们认为,由于当地风雨飘摇的执法部门,他们处境危险,容易遭遇抢劫和盗窃。 在镜头面前,没人能从容不迫地讨论这一局势。

蒙特普埃兹的餐厅
这家位于蒙特普埃兹的餐厅坐落于外国买家居住的区域。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大多数向外国买家出售宝石的卖家是来自非洲其他地区的中间商,如几内亚、马里、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 早晨是市场最繁忙的时候。 泰国买家提供了有关市场活动和出售商品数量的综合报告。 

外国买家
许多来自泰国、斯里兰卡和中国的买家全都聚集在一起洽谈业务。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珀杜)/GIA。
在外国红宝石买家中,我们遇到了两名斯里兰卡买家,他们愿意在镜头面前与我们交谈,介绍市场的详细情况。 这两名买家说道,市场的供货源非常充足,尤其是能被切磨成校准尺寸(如 4 毫米圆形)的商业级红宝石。 但是,他们拒绝购买这些捆绑商品,因为他们的市场需要的是更大、品质更优且价格更高的材料。 他们向我们展示了由蒙特普埃兹当地政府发行的商业执照,但他们表示,合法经商仍然时常会有纠纷。 斯里兰卡的经销商们与当地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让他们引以为傲,他们参与了可以惠及社区的公益项目,如挖井等。
 

社区关系和公司事务

MRM 的雇员中,约有 90% 为当地居民。 公司对员工的支持不仅仅是工资和福利,还体现在协助员工发展技能组合上,这些技能在矿藏被开采完毕后也能使用。 公司拥有约 600 名员工,据报道,公司还是莫桑比克最大的纳税人之一。
 
该公司雇用当地居民参与大量抽样项目是 MRM 对社区承诺的兑现,也是社区领导人向 Mwiriti 表达的需求之一。 MRM 是其中一些员工工作的第一家公司。 他们从未接触过矿业公司作业所需的技能,但 MRM 承诺将他们培养成高效的员工。


拍卖

Gemfields 拍卖系统的好处之一是,它为纳税提供了准确可信的评价体系。 莫桑比克政府本想在红宝石原石离开本国前对其征税。 在 Mwiriti 的协助和努力下,Gemfields 说服了他们,理由是,在拍卖前不可能准确估算红宝石的价值。 在拍卖后才能知道它们真正的市场价值,并据此征收相应的税费。 政府同意,按新加坡拍卖会的结果征税。

红宝石原石包
MRM 的红宝石产量很大,使得 Gemfields 公司能够在最近的新加坡红宝石拍卖会上供应大量优质产品。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两位作者参加了 2014 年 6 月 12-17 日期间在新加坡举行的莫桑比克红宝石原石拍卖会。 此次拍卖会非常成功。 55 家公司参与了竞拍,创下 Gemfields 拍卖会的记录。 62 个竞拍品中有 57 个被卖走,占价值的 91%,重量的 90%。 在标价出售的 203 万克拉红宝石原石中,有 183 克拉被售出。 拍卖会创造的总收入达 3,350 万美元。 相比之下,截止拍卖会,Gemfields 在蒙特普埃兹矿区的总支出为 3,400 万美元。 竞拍现场的经销商表示,他们对红宝石原石、分级系统以及拍卖会操作模式非常满意。
 

总结

珠宝学家很少能有机会参与到能够改变行业方向的事件或记录该事件的过程之中。 这对鉴定所和实地宝石学家来说都是如此。 鉴定所宝石学家可能会发现市场上新的合成品或处理方式,并掌握如何鉴定。 他们还可能是记录产自新产地的宝石性质的第一人。 实地宝石学家可以去到新的产地,亲眼目睹现有产地的生产过程,参观新的制造工艺和制造中心,并亲历交易和消费市场的变迁。 蒙特普埃兹红宝石矿场考察之旅,以及今年早些时候新加坡首次拍卖会的经历让作者得以记录下能够改变红宝石行业,甚至是有色宝石行业的活动和事件。 

许焘博士是《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的技术编辑。 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实地宝石学内容策略经理;Vincent Pardieu:GIA 曼谷实地宝石学高级经理。

免责声明

出于研究目的,GIA 的工作人员经常参观一些矿场、走访一些制造商、零售商及宝石和珠宝行业的其他人,以深入了解市场。 GIA 非常感谢访问期间所获得的资讯和信息。 这些访问和由此产生的任何文章或出版物,不应视为或用作代言。

作者要诚挚地感谢 Gemfields 和 MRM 工作人员,包括首席执行官 Ian Harebottle、产品总监 Adrian Banks、地质勘探负责人 Ashim Roy、执行董事 Raime Raimundo Pachinupa、项目经理 Sanjay Kumar、产品经理助理 Philippe Ressigeac、安保队长 Mohun Raman 及物流经理 Angus Barthram 给予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