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读物: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场》):第 1 部分 (1868-1893)

James Shigley(詹姆斯·希格利)博士
早期的黑白照片展示了人们为寻找钻石而在地面挖出的深沟。 梯子和绳索帮助矿工挖掘和穿过钻石矿。
南非金伯利钻石矿的景观图取自一本名为《A Short Sketch of the African Diamond Mines》(《非洲钻石矿速写》)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于 1881 年经纽约 Alfred H. Smith & Company 出版。

罗马古典主义学者 Pliny(蒲林尼)写道:“Maximum in rebus humanis, non solum inter gemmas, pretium habet adamas”(钻石不仅是宝石中,更是人类所有事物中最珍贵的东西)。

1867 年初,人们在贫穷的布尔农民 Daniel Jacobs(丹尼尔·雅各布斯)的地里发现了南非钻石,这块土地位于好望角殖民地奥伦治河上的霍普镇附近。霍普镇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拓居地。 该地区靠近南非奥伦治河和瓦尔河的交汇处,是无数欧洲拓居者(主要是荷兰人和英国人)寻求的目的地之一,他们从沿海出发,向内地行进,之后便在这里耕种和畜牧。 人们都没想到这个地区可能蕴藏着钻石,或者说,人们都没想到能在这里找到珍贵的宝石。 150 多年来,巴西一直是钻石的主要产地。

Jacob(雅各布斯)的儿子 Erasmus(伊拉兹马斯)经常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在奥伦治河玩耍,他在河流的南岸采集了一些美丽的石头,其中就有一枚闪闪发亮的卵石。 他妈妈注意到这颗石头,然后向 Schalk van Niekerk(修克·凡·尼凯克,附近的一位农民)展示了这颗石头。美丽的石头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他出价买下石头。 听到这个想法,这个女人大笑不已,然后将卵石送给了他。

农民认为这颗卵石可能具有一定的价值,他向霍普镇以及附近科尔斯伯格的人们展示了这颗石头,但是人们都没什么兴趣。 科尔斯伯格的政府专员 Lorenzo Boyes(洛伦佐·布瓦耶)仔细检查了这颗卵石,发现它可以刮伤玻璃。 然后,他将卵石交给了 W.G. Ahrerstone(W.G.阿瑟斯通)医生。这位医生还是业余的地质学家,住在格雷厄姆斯敦。他根据卵石的物理性质宣布,这是一颗重达 21.25 克拉的钻石。

好望角殖民地的统治官 Phillip Wodehouse(菲利普·沃德豪斯)先生花了 500 欧元买下了它,他可以确认卵石的真正身份。 然而,人们依旧对这一消息持怀疑态度。 那时,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见过钻石,只是从书中略有了解。 他们讨论着南非钻石是怎么出现的,以及为什么会出现钻石。

这个惊喜的发现促使布尔农民又来到河边,他们更加仔细地寻找这种“blink klippe”(闪亮的石头)。 发现钻石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拨又一拨的探矿者闻讯赶来,在这里搜寻类似的宝石。 接下来的几个月,又陆续发现了更多钻石,到 1869 年,河床砂矿中已经挖出了几百颗钻石(包括在桑德方丹发现的著名“南方之星”,重 83.5 克拉)。 搜索的人普遍认为,柘榴石的出现意味着附近蕴藏着冲积钻石。 在此期间,人们为了找到最初形成钻石的母岩,开展了很多科学工作。

1870 年,布尔丰坦农场(河床砂矿东南方 20 英里处)也发现了丰富的钻石,钻石是在所谓的“干砂矿”(后来则认为钻石是在上方风化分解的火山筒中形成的)中发现的。 自此之后,许许多多(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背景)的人蜂拥而至,要求对好望角殖民地的大面积土地进行钻石勘探,二十年里,这里发现了很多丰富的矿床,后来这些矿床就成为南非著名的钻石矿。

如何使用此阅读清单

编写这份阅读清单旨在让您有机会了解更多关于波罗的海琥珀的历史。 清单中的许多文章发表于 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在那段时间里,人们发现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宝石矿床,宝石学和矿物学发展成为科学。 清单按照年代顺序编写,突出展现了科学是如何随时间而逐渐发展的。 清单并没有逐一列出所有内容,而是将经常被人遗忘或忽略的那些宝石学相关趣闻趣事加以编辑整理。

许多文章都是公开的,可以通过像 HathitrustInternet Archive 等数字图书馆,或者通过其他数字资料库在线获得完整文章。 最近出版的书籍和文章通常可以在图书馆找到,比如 Richard T. Liddicoat(理查德·T.李迪克)宝石学图书馆。 文章的摘要通常可以在文章发表的原始期刊或杂志的官网上找到,通常可以通过联系出版社购买文章。

关于 GIA 图书馆的馆藏和入场权限,请联系 GIA 卡尔斯巴德图书馆。

On the Discovery of Diamonds at Hope Town in the Cape Colony(《开普殖民地霍普镇的钻石发现研究》),J. Tennant(J·田纳特),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Geographic Society(《英国皇家地理学会期刊》),第 12 卷,第 5 期,第 322-323 页,(1868 年)。 前些年人们找到了最初的发现报告和一些钻石的相关笔记,其中一些已经流入伦敦的珠宝公司,其他则在 1867 年夏季和秋季的巴黎国际展览会上进行了展览。

Diamonds at the Cape Colony(《开普殖民地的钻石》),H. Emanuel(H·伊曼纽尔),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6 卷,第 83 期,第 849-850 页,(1868 年)。 伦敦的一位知名钻石商在看完钻石发现报告之后,写了一封信,委托一位从事地质工作的朋友 James R. Gregory(詹姆斯·R.格雷戈里)探访南非的这个地区,确定报告的真实性。 Gregory(格雷戈里)访遍了这个地区之后发现,似乎并没有地质学或矿物学证据来证明这里出现过钻石。

Diamonds from the Cape of Good Hope(《好望角出产的钻石》),J.R. Gregory(J.R.格雷戈里),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5 卷,第 54 期,第 558-561 页,(1868 年)。 走访南非的几个地区之后,这位作者记录道,他“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能找到钻石,或钻石矿床。”

Diamonds at the Cape Colony(《开普殖民地的钻石》),W.B. Chalmers(W.B.·查尔默斯),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7 卷,第 747 期,第 199-200 页,(1869 年)。 霍普镇的政府专员根据可靠之人提供的个人信息写了一封信,信中描述了 17 颗钻石原石,包括钻石的形状、大小、原产地、处理和购买价格。

Diamonds at the Cape(《开普钻石》),E. Muskett(E.·马斯凯特),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7 卷,第 855 期,第 379 页,(1869 年)。 霍普镇的一名医生在信中确认了这个地区出现过钻石,并就 James R. Gregory(詹姆斯·R.格雷戈里)(见上文第二条和第三条记录)得出的没有钻石这一结论展开了激烈辩论,认为他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没有全力以赴,所以未能了解到关于最新发现的完整版故事。

Diamonds(《钻石》),A. Wilmont(A.威尔莫特),South African Magazine(《南非杂志》),第 3 卷,第 570-586 页,(1869 年)。 这位作者除了提供一般的钻石信息以外,还详细叙述了南非钻石的发现过程。

Diamonds at the Cape(《开普钻石》),H. Emanuel(H.伊曼纽尔),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7 卷,第 861 期,第 517 页,(1869 年)。 这位作者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我迫不及待地声明,对于开普殖民地作为‘钻石出产国’一事,我认为已经毫无疑问。在这种非比寻常的条件下,这里发现了钻石,钻石生长的土壤与之前已知的所有钻石出产区都迥然不同,毫无疑问,这令人很吃惊,但是,用地质学先例来推翻既定的事实(比如,发现钻石一事)是完全不合理的,钻石确确实实存在,这足以摧毁所有欺骗性或强加的怀疑。”

The Discovery of Diamonds at the Cape of Good Hope(《在好望角发现钻石》),W.G. Atherstone(阿瑟斯通),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6 卷,第 59 期,第 208-213 页,(1869 年)。 作者就 James R. Gregory(詹姆斯·R.格雷戈里)(见上文第二条和第三条记录)的结论展开了激烈辩论,后者宣称,“开普发现钻石的整个故事都是‘假的’,是‘一个骗局’,[而且]形成了一个‘空头计划’,促使人们在殖民地搜索这种珍贵物质的过程中耗费了资本,并且指出,从该地区(他后来仔细认真地检查过)的地质特点来看,这里不可能存在钻石,也不可能发现钻石。”作者对钻石存在的证据进行了汇总。

Discovery of Diamonds, etc., at the Cape(《在开普发现钻石等物质》),J.R. Gregory,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6 卷,第 61 期,第 333-334 页,(1869 年)。 W.G. Atherstone(W.G.阿瑟斯通)(见上文记录)关于南非出现钻石一事的回应函。

Diamonds and Gold at the Cape(《开普的钻石和黄金》),G.S. Higson(G.S.希格森),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8 卷,第 923 期,第 759-760 页,(1870 年)。 一位考察过杜托伊斯潘 (Du Toit’s Pan) 附近的干砂矿及其附近区域的来访者在报告中描述了筛土寻找钻石的方法。 该作者提到,这种方法“在某种程度上取得了一定成功”。

On the Geology of the Diamondiferous Tracts of South Africa(《南非含钻石土地的地质学研究》),J. Shaw(J.肖),Cape Monthly Magazine(《开普月刊》),第 1 卷,第 3 期,第 129-133 页,第 4 期,第 249-253 页,以及第 5 期,第 368-372 页,(1870 年)。 作者提供了很多关于瓦尔河盆地中沉积的冲积钻石的观察结果。 South African Magazine(《南非杂志》),第 3 卷,第 785-787 页,(1869 年),和 Nature(《自然》),第 3 卷,第 53 期,第 2-3 页,(1870 年)中对此信息进行了总结。

Diamonds at the Cape of Good Hope(《好望角钻石》),作者不详,Mechanic’s Magazine(《机械师杂志》),第 93 卷,(10 月 14 日),第 271 页,(1870 年)。 简单探讨了南非发现钻石一事,以及一些区分钻石和石英或玻璃制品的实用方法。

The Diamond-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场》),H. Hall(H·哈尔),English Mechanic and World of Science(《英国机械师与科学世界》),第 12 卷,第 291 期,第 99-100 页,(1870 年)。 该作者简单概述了钻石矿场的地质环境。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Fields”(《南非钻石矿场》),作者不详,Edward Stafford(爱德华·斯塔福德),伦敦,第 46 页,(1870 年)。 这本小册子对南非报纸上刊登的关于钻石矿场的信函进行了内容摘要。

South African Diamonds(《南非钻石》),J. Tennant(J.田纳特),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19 卷,第 940 期,第 15-18 页,(1870 年)。 公开演讲中的一份关于南非发现和出现钻石的报告。  Mechanic’s Magazine(《机械师杂志》),第 93 卷(12 月 9 日),第 421 页,(1870 年)、English Mechanic and World of Science(《英国机械师与科学世界》),第 12 卷,第 299 期,第 296-297 页,(1810 年),以及Hardwicke’s Science Gossip(《哈德威克的科学八卦》),第 7 卷,第 73 期,第 11-12 页,(1871 年)中都对此次演讲进行了概述。

In Quest of Diamonds(《寻找钻石》),作者不详,Littell’s Living Age(《利特尔的生活年代》),第 109 卷,第 1407 期,第 490-498 页,(1871 年)。 描述了沿瓦尔河,从南非海岸的德班到内陆钻石矿场之间 500 英里的马车之旅。 Cornhill Magazine(《康希尔杂志》),第 23 卷,第 136 期,第 457-467 页,(1871 年)同样刊登了这篇文章。

Across the Karoo to the Diamond-Fields(《跨越干旱的台地高原来到钻石矿场》),作者不详,Cape Monthly Magazine(《开普月刊》),第 2 卷,第 10 期,第 222-231 页,(1871 年)。 作者讲述了他穿过干旱的台地高原区来到钻石矿场的经历。

South African Diamonds(《南非钻石》),作者不详,Progress in Chemistry(《化学进展》),(1 月),第 130-131 页,(1871 年)。 “首次宣布在南非发现钻石是在......大约三四年前,那时,科学家们倾向于对发现钻石这一普遍认可的事件的真实性持些许怀疑态度。 但是,在那时,无论怀疑什么,人们都会认真对待,长期以来,也确实如此,我们了解的那些绘声绘色的描述已经消除了所有怀疑,而过去更多真宝石寄售的出现又使得这些描述得以证实......”作者报告了小山或小丘的顶部和山坡上发现的钻石,钻石散落在碎散的沉积物中间,非常罕见。 “我们了解到,很多在砂矿中采掘的人都认为,钻石的分布与该地区某种暗色岩的出现有着某种关联,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可能在这种岩石中找到宝石的母岩。”

Among the Diamonds, by One Who has Visited the Fields(《钻石中间:一个探访过矿场的人》),作者不详,Cape Monthly Magazine(《开普月刊》),第 2 卷,第 8 期,第 112-127 页,(1871 年)。 罗马时期著名的自然学家 Pliny(蒲林尼)过去说道:“非洲总有新事物出现”(Africa semper aliquid novi parti)。 作者指出,过去在开普殖民地边界上的奥伦治河和瓦尔河大盆地中发现钻石的那几年时间里,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适合描述这种“惊人的现实”了。 作者提供了关于“钻石矿场”的详细探访报告。

On the Diamondiferous Regions of South Africa(《南非含钻石地区之研究》),J. Shaw(J.肖),Cape Monthly Magazine(《开普月刊》),第 2 卷,第 12 期,第 358-364 页,(1871 年)。 作者提供了瓦尔河盆地沉积物中钻石产状的初步地质观察结果。

K. Mauch’s Wasserfahrt von Potchefstroom nach den Diamantenfeldern am Vaal-Fluss (Dezember 1870 – January 1871)(《K.毛奇的水上之旅:从波切夫斯特鲁姆到瓦尔河上的钻石矿场(1870 年 12 月 - 1871 年 1 月)》),K. Mauch(K.毛奇),Petermann’s Geographische Mittheilungen,第 17 卷,第 254-257 页,(1871 年)。 作者概述了前往钻石矿场时历时一个月的水上之旅。

The African Diamond-Fields(《非洲钻石矿场》),作者不详,Every Saturday Magazine(《星期六杂志》),第 2 卷,第 64 期,第 251 页,(1871 年)。 简单描述了钻石矿场。

South-African Diamond-Mines(《南非钻石矿》)作者不详,Appleton’s Journal(《阿普尔顿期刊》),第 5 卷,第 115 期,第 672-675 页,(1871 年)。 关于钻石矿场之旅的早期描述以及前往矿场寻找钻石的方法说明。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Fields(《南非钻石矿场》),作者不详,The Year-Book of Facts in Science and Art(《科学与艺术真相年刊》),第 202-204 页,(1871 年)。 作者在写给 London Times(《伦敦时报》)的信件中引用了 Graham’s 镇的牧师 Williams(威廉姆斯)博士的话,表达了以下关于钻石矿场的观点:“至今为止,[钻石]矿并非无迹可寻,如果有的话。 对于所有这一切,可以肯定的是,在地面或是靠近地面的地方,有一些珍贵的宝石分布在几百平方英里的范围内,那里无人居住,也未曾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两个月前......”

South African Diamond Fields(《南非钻石矿》),作者不详,The African Repository(《非洲资源库》),第 47 卷,(12 月),第 367-368 页,(1871 年)。 简单说明了钻石矿场的情况。

On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场研究》),T.R. Jones(T.R.琼斯),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8 卷,第 80 期,第 49-60 页,(1871 年)。 作者总结了大量人们对钻石地质产状观察的结果。 最初由于不清楚冲积钻石来自哪里,因此,其中有些观察结果经过证明十分有价值,而对于另外一些,后来发现是不正确的。

South Africa and its Diamonds(《南非与南非钻石》),T.R. Jones(T.R.琼斯),Popular Science Review(《大众科学评论》),第 10 卷,第 169-176 页,(1871 年)。 作者回顾了瓦尔河盆地的钻石产状,并提供了钻石产地的地质条件观察结果。

Geognostische Skizzen von den Süd-Afrikanischen Diamanten-Distrikten(《南非钻石区的地质概况》),A. Hübner(A.哈布纳),Petermann’s Geographische Mittheilungen,第 17 卷,第 81-87 页以及第 210-215 页,(1871 年)。 作者描述了钻石区的地质情况。

The Diamond Diggings(《钻石矿区》),作者不详,Saturday Review(《星期六评论》),第 31 卷,第 793 期,第 16-17 页,(1871 年)。 对 Klipdrift 地区附近的干砂矿进行了简短说明。

From Pniel to Hebron, and What May Come from the Diamond-Fields(《从 Pniel 到 Hebron,钻石矿场里出产了什么》),作者不详,Cape Monthly Magazine(《开普月刊》),第 2 卷,第 11 期,第 310-316 页,(1871 年)。 作者的钻石矿场遍访记录,以及关于钻石矿场的发现对于国家的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的探讨。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作者不详,London Society(《伦敦协会》),第 21 卷,第 365-368 页,(1871 年)。 作者对加利福尼亚钻石矿的发现和 19 世纪 40 和 50 年代的澳大利亚淘金热进行了比较。

Thirty Days at the Diamond Fields(《钻石矿场三十天》),作者不详,All the Year Round(《一年到头》),第 25 卷,第 130 期,第 617-620 页,(1871 年)。 作者介绍了在瓦尔河沿河地带搜寻钻石一个月的经历。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Mines(《南非的钻石矿》),作者不详,Chambers’s Journal(《钱伯斯杂志》),第 48 卷,第 374 期,第 117-120 页,(1871 年)。 钻石矿的早期历史,以及一些与这段历史相关的人。

On the Diamond-Districts of the Cape of Good Hope(《好望角钻石区之研究》),G. Gilfillan(G.吉尔菲兰),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地质学会季刊》),第 27 卷,第 1 期,第 72-73 页,(1871 年)。  作者提供了 1870 年 6 月的探访之旅中得到的观察结果。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作者不详,London Society(《伦敦协会》),第 21 卷,第 124 期,第 365-368 页,(1872 年)。 作者对该国发现大量钻石矿床所引发的一些效应进行了探讨。

Les Nouvelle Mines de Diamants(《新钻石矿》),作者不详,Magasin Pittoresque(《风景画报杂志》),第 40 卷,第 23 期,第 183-184 页,(1872 年)。 简单描述了钻石矿场。

At the Diamond Fields by One Who has been There(《在钻石矿场:一个曾经去过的人》),作者不详,Cassell’s Magazine(《卡斯尔杂志》),第 5 卷,第 15-16 页以及第 30-32 页,(1872 年)。  作者介绍了前往钻石矿场以及在钻石矿场工作的经历。

African Diamonds – An Invention Wanted(《非洲钻石——梦寐以求的新发现》),作者不详,Scientific American(《科学美国人》),第 26 卷,第 15 期,第 231 页(1872 年)。 简单提及了人们在粉碎风化岩石,以便更轻松地分离钻石的过程中对机械发明的需求。

On the Diamond-Gravels of the Vaal River, South Africa(《南非瓦尔河含钻石砂砾之研究》),G.W. Stow(G.W.斯托),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地质学会季刊》),第 28 卷,第 1/2 期,第 3-21 页,(1872 年)。 作者介绍了瓦尔河沿岸冲积钻石的地质产状。

On the Geology of the Diamond-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场的地质学研究》),J. Shaw(J.肖),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地质学会季刊》),第 28 卷,第1/2 期,第 21-27 页,(1872 年)。 冲积钻石矿床的地质条件观察。

Notes from a Diamond Tour through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探索笔记》),T.W. Tobin(T.W.托宾),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20 卷,第 1009 期,第 351-355 页,(1872 年)。 作者讲述了自己和伦敦著名珠宝商 Edwin Streeter(爱德温·斯特里特)一起在 1870 年游历钻石矿场的经历。

Digging for Diamonds(《寻找钻石》),作者不详,The Spectator(《观察者》),第 2289 期,第 591-592 页,(1872 年)。 Charles Payton(查尔斯·佩顿)的书评,作者为打算前往南非钻石矿场的人们提供了一些建议。 那时,已有许许多多的人去寻找钻石。 The Mining Magazine and Review(《矿冶杂志与评论》),第 1 卷,第 372-375 页,(1872 年)同样刊登了这篇书评。

The End of the Cape Diamonds(《开普钻石的结局》),作者不详,Once a Week(《周刊》),第 243 期,第 172-174 页,(1872 年)。 作者根据自己在钻石矿场的个人经历,建议有移民倾向的人远离此地,因为那里的冲积钻石产量和风化表层矿床正逐渐减少。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作者不详,American News Company(美国新闻公司),纽约,第 238 页,(1872 年)。 作者讲述了自己前往钻石矿场以及在钻石矿场工作的经历。

The Diamond Digging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C.A. Payton(佩顿),Horace Cox,伦敦,第 240 页,(1872 年)。 这本书描述了钻石矿。  The Mining Magazine and Review(《矿冶杂志与评论》),第 1 卷,第 372-375 页, (1872 年)同样介绍了这本书。

Du Toits Pan, and Klipdrift, Griqualand-West(《Du Toits Pan 和西格里夸兰的 Klipdrift》),E. Cohen(E.科恩),Neues Jahrbuch für Mineralogie, Geologie und Palaeontologie,第 857-861 页,(1872 年),以及第 150-155 页,(1873 年)。 作者介绍了 Du Toits Pan 和 Klipdrift 的钻石开采。

Life in the Diamond Fields(《钻石矿场的生活》),A.E. Coleman(A.E.科尔曼),Harper’s New Monthly Magazine(《哈伯新月刊》),第 46 卷,第 273 期,第 321-336 页,(1873 年)。 描述了从最近的海岸到钻石矿场(距离开普敦 650 英里)的 450 英里行程,以及作者在探矿权地界内的工作尝试。

Adamantia – The Truth about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Fields(《Adamantia——关于南非钻石矿场的真相》),A.F. Lindley(A.F.林德利),W.H. & L. Collingridge,伦敦,第 423 页,(1873 年)。 作者对英国人接管南非布尔领土一事进行了探讨。

Les Mines de Diamante d’Afrique(《非洲钻石矿》),M. Desdemaines-Hugon,La Revue Scientifique(《科学评论》),系列 2,第 3 卷,第 21 期,第 493-497 页,(1873 年)。 钻石开采概况。

Diamond-Digging at Pniel(《Pniel 钻石矿》),作者不详,Chambers’s Journal(《钱伯斯杂志》),第 50 卷,第 500 期,第 468-470 页,(1873 年)。 作者叙述了他从开普敦到 Pniel(他称其为“最古老”的钻石矿)的 10 天行程以及他的矿工工作。

“To the Cape for Diamonds”(《去开普寻钻石》),F. Boyle(F.波义耳),Chapman and Hall,伦敦,第 415 页,(1873 年)。 一本关于个人经历的书籍,书中讲述了前往钻石矿场以及在钻石矿场工作的经历。

Life in the New Diamond Diggings(《新钻石矿区的生活》),R.W. Miller(R.W.米勒),Scribner’s Monthly(《斯克里布纳月刊》),第 5 卷,第 5 期,第 529-538 页,(1873 年)。  描述了钻石矿场的正常生活, 并讲述了所使用的钻石开采方法。

On A Visit to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 with Notices of Geological Phenomena by the Wayside(《南非钻石矿场考察及中途的地质现象观察》),J. Paterson(J.帕特森),Proceedings of the Geologists’ Association(《地质学家协会期刊》),第 3 卷,第 2 期,第 70-80 页,(1873 年)。 作者对伊丽莎白港与钻石矿场之间的不同乡村地质特点进行了观察。

The Diamond Mines of Africa(《非洲的钻石矿》),作者不详,Science Record(《科学记录》),第 535-542 页,(1874 年)。 这篇文章描述了冲积钻石干砂矿中开采钻石所使用的方法。

Remarks on the Geographical and Physical Character of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论南非钻石矿场的地理和物理特点》),T. Shepstone(T.谢普斯敦),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22 卷,第 1113 期,第 390-392 页,(1874 年)。 对瓦尔河盆地内钻石出产国的地理情况进行了探讨。

Supplementary Remarks on the Commercial Aspects and Influences of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and Gold Fields(《关于南非钻石和黄金矿场的商业效应及影响的补充论述》),R.J. Mann(R.J.曼),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22 卷,第 1113 期,第 392-397 页,(1874 年)。 作者首先评论了黄金和钻石矿床,之后探讨了采矿对南非经济的影响。

Les Mines de Diamans du Cap(《开普的钻石矿》),M. Desdemaines-Hugon,Revue des Deux Mondes(《两世界杂志》),第 44 卷, 第 3 部分,第 569-600 页,(1874 年)。 详细描述了钻石矿场中的冲积矿床。

On the Mode of Occurrence of Diamonds in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产状之研究》),E.J. Dunn(E.J.邓恩),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South Africa(《南非地质学会季刊》),第 30 卷,第 1/2 期,第 54-60 页,(1874 年)。 岩石将钻石带到地表,然后从岩石中采收钻石。 管状的圆形岩体侵入沉积的页岩中,会形成火成岩。

On the Character of the Diamontiferous Rock of South Africa(《南非含钻石岩石的特点研究》),N. Story-Maskelyne(N.斯托里·马斯基林)和 W. Flight(W.弗莱特),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地质学会季刊》),第 30 卷,第 1/2 期,第 406-416 页,(1874 年)。  对几个矿床中采收的含钻石岩石进行了观察。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Fields”(《南非钻石矿床》), A.H. Hornsby(A.H.霍恩斯比),Inter-Ocean Steam Book and Job Print,芝加哥,第 78 页,(1874 年)。 作者讲述了自己前往钻石矿场以及在钻石矿场工作的经历。

Notes on Diamonds from the Cape of Good Hope(《好望角钻石笔记》),J. Tennant(J.田纳特),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2 卷,第 11 期,第 545-547 页,(1875 年)。 作者对第一批被带往英国的南非钻石进行了评论,评论中,他指出这些钻石的“数量和质量[......]可以和巴西钻石相媲美,过去八年中,这些钻石主要供应给欧洲。”他还提到,钻石切磨又在伦敦兴盛起来。

The Diamond-Mines of the Cape(《开普钻石矿》),作者不详,Appleton’s Journal(《阿普尔顿期刊》),第 13 卷,第 304 期,第 78-79 页,(1875 年)。 对海岸和钻石矿场之间的行程路线,以及乡村的特点进行了简短描述。

Notes on the Diamonds from the Cape of Good Hope(《好望角钻石笔记》),J. Tennant(J.田纳特),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第 2 卷,第 11 期,第 545-547 页,(1875 年)。 作者对近期在南非发现的钻石特性进行了一般性描述。

The Diamond Fields of Griqualand, and their Probable Influence on the Native Races of South Africa(《格里夸兰钻石矿场以及矿场可能对南非原生种族造成的影响》),J.B. Currey(J.B.柯里),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24 卷,第 1217 期,第 372-381 页,(1876 年)。 这篇文章回顾了钻石发现史、钻石矿场的范围、采收钻石所使用的方法,以及可能产生的经济效益,经济效益可以改善原生种族的生活。

Further Notes on the Diamond-Fields of South Africa…(《关于南非钻石矿场的进一步说明》),E.J. Dunn(E.J.邓恩),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地质学会季刊》),第 33 卷,第 1/2 期,第 879-883 页,(1877 年)。 作者根据考察结果,描述了戴比尔斯矿金伯利管脉筒的一些地质特点。

“South African Diamond Fields and the Journey to the Mines”(《南非钻石矿与钻石矿之旅》),W.J. Morton(W.J.莫顿),American Geophysical Society(《美国地球物理学会》),第 32 页,(1877 年)。 作者描述了自己前往南非的经历,以及自己在钻石矿场的生活,矿场地址已提供给《美国地球物理学会》杂志。

To South Africa for Diamonds!(《去南非寻找钻石!》),W.J. Morton(W.J.莫顿),Scribner’s Monthly(《斯克里布纳月刊》),第 16 卷,第 4 期,第 551-563 页以及第 5 期,第 662-675 页,(1878 年)。 作者描述了从美国到英格兰,再到南非开普敦,之后乘坐公共马车和骡队或牛队从海岸出发,行走 800 英里抵达钻石矿场的这一段旅程(行程共计 1 万多英里)。 他对钻石矿、附近的拓居地以及开采钻石所使用的方法进行了说明。

Composition et Origine du Sable Diamantifère de Du Toit’s Pan (Afrique Australe) (《南非杜托伊斯潘 (Du Toit’s Pan) 含钻石土壤构成及成因研究》),S. Meunier(S.梅尼尔),Comptes Rendus Hebdomadaires des Séances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s,第 84 卷,第 6 期,第 250-252 页,(1877 年)。 作者对其中一个冲积钻石区内的含钻石沉积物进行了探讨。

Les Mines de Diamants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的钻石矿》),H. Blerzy(H.布列齐),La Nature(《自然》),第 6 卷,第 240 期,第 81-83 页,(1878 年)。 关于钻石矿的简要报告。

Voyage aux Mines de Diamants dans le Sud de l’Afrique(《南非钻石矿之旅》),作者不详,Le Tour du Monde(《环游世界》),第 36 卷,第 931 期,第 289-304 页,第 932 期,第 305-320 页,第 933 期,第 321-335 页,(1878 年)。 一位女探险者在 1872 年的钻石矿场考察记录。

Diamonds(《钻石》),F.M. Endlich(F.M.埃德里奇),American Naturalist(《美国博物学家》),第 12 卷,第 7 期,第 419-430 页,(1878 年)。 提供了钻石的一般信息,包括钻石产地、关于钻石颜色成因的想法以及著名的宝石。

Die Diamantfelder Süd-Afrika’s(《南非的钻石矿场》),E. Lippert(E.利珀特),Mitteilungen der Geographischen Gesellschaft in Hamburg,第 2 卷,第 327-340 页,(1878 年)。 回顾了 1868 年至 1878 年这十年间的钻石开采历史。

Sur les Mines de Diamant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钻石矿研究》),M. Chaper(M. 沙珀),Bulletin de la Société Minéralogique de France,第 2 卷,第 7 期,第 195-197 页,(1879 年)。 简要描述了钻石矿。

The South-African Diamond Fields(《南非钻石矿场》),作者不详,Chambers’s Journal(《钱伯斯杂志》),第 57 卷,第 870 期,第 551-553 页,(1880 年)。 简单概述了钻石矿场的生活。

On a Crystal of Diamond(《钻石晶体研究》),H. Baker(H.贝克),Journal of the Chemical Society(《化学协会期刊》),第 37 卷,第 579-581 页,(1880 年)。 描述了一颗不同寻常的双晶钻石——八个晶体平行排列生长。

Les Mines de Diamants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的钻石矿》),J.A. Roorda-Smit(J.A.罗达尔·斯密特),Archives Néerlandaises des Sciences Exactes et Naturelles,第 15 卷,第 61-74 页,(1880 年)。 介绍了钻石矿区的地质环境。

Journey through Central South Africa, from the Diamond Fields to the Upper Zambesi(《穿过南非中部,从钻石矿场到上赞比西的旅程》),E. Holub(E.赫鲁伯),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皇家地理学会期刊》),第 2 卷,第 166-182 页,(1880 年)。 对 1872 年考察钻石矿场的一个人进行了描述。

Les Mines de Diamant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的钻石矿》),G. Tissandier(G.迪桑迪尔),La Nature(《自然》),第 9 卷,第 410 期,第 295-298 页,(1881 年)。 简单概述了金伯利附近的钻石矿。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E.W. Murray(E.W.默里),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29 卷,第 1478 期,第 370-384 页,(1881 年)。 作者描述了瓦尔河和奥伦治河沿岸的钻石开采发展历史。

The Diamond Mine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E.B. Biggar(E.B.比格),Lippincott’s Magazine(《利平科特杂志》),第 29 卷,第 159 期,第 217-231 页,(1881 年)。 描述了钻石矿场的生活。

Notes on the Diamond Fields,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场笔记》),E.J. Dunn(E.J.邓恩),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地质学会季刊》),第 37 卷,第 1/4 期,第 609-612 页,(1881 年)。 对金伯利附近的钻石矿床环境进行了观察。

Ueber die Südafrikanischen Diamantfelder(《南非钻石矿床研究》),E. Cohen(E.科恩),Vierter Jahresbericht des Vereins für Erdkunde zu Metz,第 6 期,第 129-165 卷,(1882 年)。 详细描述了钻石矿床。

On the Diamond Fields and Mines of Kimberley, South Africa(《南非金伯利钻石矿床和钻石矿研究》),J.N. Paxman(J.N.帕克斯曼),Minutes of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土木工程协会期刊记录》),第 74 卷,第 59-90 页,(1883 年)。 详细介绍了金伯利附近的钻石矿,以及那时候使用的采矿方法。 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工程学与采矿期刊》),第 35 卷,第 26 期,第 882 页,(1883 年)。

Les Mines de Diamants du Cap(《开普的钻石矿》),F. Boxhorn(F.博克斯霍恩),La Nature(《自然》),第 11 卷,第 1 期,第 311-315 页,(1883 年)。 作者描述了金伯利附近的钻石开采作业。

On a Recent Hypothesis with Respect to the Diamond Rock of South Africa(《关于南非钻石母岩的近期假设》),W.H. Huddleston(W.H.赫德尔斯顿),Mineralogical Magazine(《矿物学杂志》),第 5 卷,第 25 期,第 199-210 页,(1883 年)。 作者对钻石母岩的不同地质观察结果以及这些观察结果对于岩石构成来说意味着什么进行了探讨。

A Recent Visit to the Boers(《近期的布尔人探访之旅》),R. Loyd-Lindsay(R.劳埃德·琳赛),Littell’s Living Age(《利特尔的生活时代》),第 160 卷,第 2066 期,第 212-222 页,(1884 年)。 这篇文章介绍了从英格兰到南非的(三周)乘船之旅,之后描述了从内陆到钻石矿场的旅程。 那时,人们已经对大多数地表干砂矿进行了开采,采矿作业也已经触及未风化的金伯利岩。 更硬的岩石被装在桶中运至地面,然后铺在地面,放置几个月,使岩石分解。 分解的岩石经过水洗之后又分解成泥土,之后可以对其进行处理,确保在不损坏钻石的情况下采收钻石。 作者介绍了主要的钻石矿以及附近的拓居地。

The South Africa Diamond Fields(《南非钻石矿场》),作者不详,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49 卷,第 21 期,第 322 页,(1884 年)。 这份简要报告提供了一些关于采矿作业的统计资料。 报告指出,1883 年,人们从金伯利矿运出了 35 万车(每车等于 16 立方英尺)金伯利矿石,生产了 947,787 克拉钻石。

“L’Etoile du Sud – Le Pays des Diamants”(《南方之星——钻石矿床》,J. Verne(J.凡尔纳),Collection Hetzel(赫泽尔出版社)巴黎,(1884 年)。 一位著名的小说家虚构的关于钻石矿场和一颗名贵钻石的故事。

Notes on the Great Kimberley Diamond Mine(《金伯利大钻石矿笔记》),W.P. Marshall(W.P.马歇尔),Midland Naturalist(《内地博物学家》),第 7 卷,第 93-98 页,(1884 年)。 作者描述了金伯利附近的钻石矿。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G.E. Smith(G.E.史密斯),Transactions of the Mining Institute of Scotland(《苏格兰采矿研究所公报》),第 6 卷,第 1 部分,第 48-57 页,(1884 年),以及 A Mining Tour through South Africa(《南非采矿之旅》)(同一期刊,同一作者),第 9 卷,第 17-36 页,(1887 年)。  作者在这两篇文章中描述了钻石矿场。

The True Story of the Finding of the First Cape Diamond(《关于寻找第一颗开普钻石的真实故事》),作者不详,Leisure Hour(《闲暇时》),第 34 卷,第 686-687 页,(1885 年)。 一个关于 Schalk van Niekerk(修克·凡·尼凯克)如何从 Jacobs(雅各布斯)家族手中购买这颗后来被证实为钻石的卵石的小故事。 文中指出,当他以 500 欧元卖掉这颗钻石时,作为回报,他将其中一半交给了 Jacobs(雅各布斯)家。

起源和钻石之家,W.J. Harrison(W.J.哈里森),Knowledge Magazine(《知识杂志》),第 7 卷,(5 月 8 日),第 390-391 页,(5 月 22 日),第 438-439 页,以及(6 月 5 日),第 478 页,(1885 年)。 到 19 世纪 80 年代早期,干砂矿区已经有六个主要的钻石矿,分别是杜托伊斯潘 (Du Toit’s Pan)、戴比尔斯 (De Beers)、布尔丰坦 (Bultfontein)、金伯利 (Kimberley)、咖啡方丹 (Koffiefontein) 和亚赫斯丰坦 (Jagersfontein),它们均位于瓦尔河以南的一个地区内。 这里的采矿作业让人们了解到,含钻石的金伯利岩是在火成岩管道中形成的,而火成岩管道就相当于火山口下方因侵蚀而消失的岩浆通道。 作者回顾了几种关于火成岩管道成因的理论。

Mémoire su la Géologie Générale et sur les Mines de Diamants de l’Afrique du Sud(《南非地质概况及钻石矿回忆录》),A. Moulle(A.穆勒),Annales des Mines,第 7 卷,第 2 期,第 193-342 页,(1885 年)。 作者详细介绍了南非的地质情况和钻石矿。

On the Diamond Rocks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母岩研究》)H.E. Roscoe(H.罗斯科),Proceedings of the Manchester Literary and Philosophical Society(《曼彻斯特文学与哲学协会会刊》),第 24 卷,第 5-10 页,(1885 年)。 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些关于含钻石金伯利岩构成的分析数据。

Notes on the Diamond Rock of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母岩笔记》)W.H. Huddleston(W.H.赫德尔斯顿),Proceedings of the Geologists’ Association(《地质学家协会期刊》),第 8 卷,第 63-81 页,(1885 年)。 作者对钻石母岩的观察结果以及母岩构成的想法进行了探讨。

Diamond Mining at the Cape(《开普的钻石开采》)T. Reunert(T.瑞尤内特),“Official Handbook – History, Productions and Resources of the Cape of Good Hope”(《官方手册——好望角的历史、生产与资源》),开普敦,第 177-219 页,(1886 年)。 这一章详细介绍了钻石矿的历史、发展和运营情况。

Observations Complémentaires sur l’Origine des Sables Diamantiféres de l’Afrique Australe(《关于南非含钻石砂砾成因的其他观察结果》),S. Meunier(S.默尼耶),Comptes Rendus Hebdomadaires des Séances de l’Academie des Sciences,第 2 卷,第 11 期,第 637-640 页,(1886 年)。 作者探讨了含钻石沉积物的成因。

African Diamond Mining(《非洲钻石开采》),作者不详,Scientific American Supplement(《科学美国人副刊》),第 22 卷,第 553 期,第 8833-8834 页,(1886 年)。 关于钻石矿的简要报告。

The Diamond Mine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G.F. Williams(G.F.威廉姆斯),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工程与采矿杂志》),第 42 卷,第 20 期,第 345-347 页以及第 21 期,第 363-366 页,(1886 年)。 作者介绍了主要钻石矿的运营情况,并且,作者将钻石矿的具体位置告知了美国采矿工程师研究所。 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Mining Engineers(《美国采矿工程师研究所公报》),第 15 卷,第 392-417 页,(1887 年)同样刊登了这篇文章。

The Diamond Field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场》),G.J. Nathan(G.J. 南森),Longman’s Magazine(《朗曼杂志》),第 535-546 页,(1886 年)。 作者探讨了金伯利附近钻石矿的发展历史。

Diamonds and the Diamond Fields(《钻石和钻石矿场》)P.M. Laurence(P.M.劳伦斯),“The South African Exhibition, Port Elizabeth, 1885”(《1885 年伊丽莎白港南非展览会》),第 13 章,第 255-283 页,(1886 年)。 作者发表的一次公开演讲的记录,同样也在此次国家展览会中展出。

The South-African Diamond Mines(《南非钻石矿》)作者不详,Popular Science Monthly(《大众科学月刊》),第 30 卷,(2 月),第 459-473 页,(1887 年)。 作者回顾了钻石的历史来源,概述了钻石矿的发展历史及采矿作业。

The Diamond Mine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G.F. Williams(G.F.威廉姆斯),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Mining Engineers(《美国采矿工程师研究所公报》),第 15 卷,第 392-417 页,(1887 年)。 作者详细介绍了金伯利附近的主要钻石开采作业。

Four Large South African Diamonds(《四颗南非大钻石》)G.F. Kunz(G.F.孔茨), Science(《科学》),第 10 卷,第 235 期,第 69-70 页,(1887 年)。 简单描述了四个大钻石晶体,其中一个晶体生产出 128.54 克拉的蒂芙尼黄色钻石。

Diamond Mines(《钻石矿》),作者不详,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54 卷,第 26 期,第 1 页和第 55 卷,第 1 期,第 5 页,第 2 期,第 1 页,第 3 期,第 37 页,第 4 期,第 53 页,第 5 期,第 67 页,(1887 年)。 简单介绍了钻石矿。

South African Diamond Mines(《南非钻石矿》),作者不详,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55 卷,第 13 期,第 196 页,(1887 年)。 Gardner F. Williams(加德纳·F.威廉姆斯)是一位来自美国的采矿工程师,他来到非洲,成为戴比尔斯矿的总经理。

On the Origin of the Diamond-Mines of South-Africa(《南非钻石矿的成因研究》),R. Marloth(R.马洛斯),Transactions of the South Af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南非哲学社会会报》),第 4 卷,第 1 部分,第 62-65 页,(1887 年)。 作者对含钻石金伯利岩管构成的相关想法进行了探讨。

Diamond Digging in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J. Andrew(J.安德鲁),Papers and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Tasmania for 1887(《塔斯马尼亚皇家协会 1887 年论文与期刊》),第 98-106 页,(1888 年)。 作者探讨了钻石开采对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Diamonds and Gold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和黄金》),H. Mitchell(H.米切尔),F.C. Mathieson & Son,伦敦,第 131 页,(1888 年)。 这本书介绍了主要的钻石矿,并提供了关于钻石年产量的信息。

The Matrix of the Diamond(《钻石矩阵》),C. Lewis(C.路易斯),Geological Magazine(《地质学杂志》),系列 3,第 5 卷,第 3 期,第 129-131 页,(1888 年)。 作者描述了火成岩钻石母岩,并根据其独特的结构和构成提出,这种岩石应该被命名为金伯利岩。 Chemical News(《化学新闻》),第 56 卷,第 1454 期,第 153 页,(1887 年)中也简要介绍了这篇文章。

Diamond Mining(《钻石开采》),作者不详,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57 卷,第 3 期,第 40 页,(1888 年)。 简单报告了 1887 年戴比尔斯矿在 G.F. Williams(G.F.威廉姆斯)管理下的运营情况。

Les Mines de Diamants(《钻石矿》),L. Beauval(L.博瓦尔),La Science Illustrée,第 4 卷,第 98 期,第 307-308 页,(1889 年)。 作者简单介绍了钻石矿,以及南非产出的钻石是如何在欧洲国际展览会上展出的。

Le Diamant dans l’Afrique Asutrale(《南非的钻石》),G.A. Daubrée(G.A.道布里),Journal des Savants,(12 月),第 740-753 页,(1889 年)。 这篇文章根据多部出版图书中提供的信息,对钻石矿场进行了评论。 该作者在 Cosmos(《宇宙》),第 15 卷,第 262 期,第 244-245 页,第 263 期,第 271-273 页,以及第 264 期,第 299-300 页,(1890 年)中同样发表了这篇文章。

Diamond Mining(《钻石开采》),作者不详,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54 卷,第 19 期,第 279、287 页,(1889 年)。 简单介绍了戴比尔斯矿,并配以插图。

Kimberley and Its Diamonds(《金伯利和金伯利钻石》),作者不详,Illustrated American(《图解美国人》),第 4 卷,第 37 期,第 283-287 页,(1890 年)。 作者描述了一次钻石矿考察之行。

Diamond-Digging in South Africa(《南非钻石矿》),H. Knollys(H.诺利斯),Blackwood’s Edinburgh Magazine(《布莱克伍德爱丁堡杂志》),第 150 卷,第 911 期,第 317-333 页,(1891 年)。 这篇文章介绍了金伯利附近矿场的矿工生活。 这篇文章同样出现在 Littell’s LivingAge(《利特尔的生活年代》),第 191 卷,第 2473 期,第 471-482 页,(1891 年)中。

The Diamond Mines of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矿》),V. Cornish(V.科尼什),Knowledge Magazine(《知识杂志》),第 14 卷,(10 月 1 日),第 186-188 页,(1891 年)。 简要描述了钻石矿。

Diamond Mining in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开采》),G.D. Stonestreet(G.D.斯通斯特里特),Engineering Magazine(《工程学杂志》),第 1 卷,第 5 期,第 579-591 页,(1891 年)。 描述了金伯利附近的钻石采收情况。

The Discovery of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Mines(《发现南非钻石矿》),J. Thorburn(J.索伯恩),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工程与采矿杂志》),第 52 卷,第 17 期,第 481-482 页,(1891 年)。  简单叙述了 1867 年发现钻石的故事。

Die Diamant-Gruben von Kimberley in Süd-Afrika(《南非金伯利钻石矿》),B. Knochenhauer(B.诺彻豪尔),Zeitschrift für das Berg-, Hütten- und Salinen-Wesen im Preussichen Staate,第 39 卷,第 261-282 页,(1891 年)。 作者根据 1889 年和 1890 年对该地区的一次考察,对金伯利附近的钻石矿进行了介绍。

Les Mines de Diamant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的钻石矿》),M. Chaper(M.钱伯),Revue Scientifique,第 49 卷,第 10 期,第 289-296 页,(1892 年)。 作者描述了钻石矿场。

The Diamond Industry at Kimberley(《金伯利钻石行业》),R. Churchill(R.丘吉尔),Popular Science Monthly(《大众科学月刊》),第 41 卷,(8 月),第 455-463 页,(1892 年)。 作者探讨了金伯利的钻石开采作业。

The Kimberley Diamond Mines(《金伯利钻石矿》),W.H. Hazell(W.H.哈泽尔),Hazell’s Magazine(《哈泽尔杂志》),第 6 卷,(9 月),第 255 -257 页,(1892 年)。 金伯利小镇发现钻石 25 年后,钻石行业兴盛,因此,作者将该小镇描述成南非最繁华的小镇。

Recherches Minéralogiques sur les Gisements Diamantifères de l’Afrique Australe(《南非钻石矿床的矿物学研究》),S. Meunier(S.默尼耶),Bulletin de la Société d’Histoire Naturelle d’Autun,第 6 卷,第 153-202 页,(1893 年)。 作者对钻石矿中找到的各种火成岩进行了研究。

The Story of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Mines(《南非钻石矿的故事》),J. Reid(J.里德),Good Works(《行善》),第 34 卷,第 43 期,第 613-620 页,(1893 年)。 作者描述了前二十年开采活动期间金伯利地区钻石的采收。

Puzzles from a Diamond Mine(《钻石矿之谜》),作者不详,Chambers’s Journal(《钱伯斯杂志》),第 10 卷,第 490 期,第 310-312 页,(1893 年)。 作者在普列米尔矿和金伯利矿的金伯利矿石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包括一些烧焦的石化木和破碎的钻石晶体,它们都相互分离,可以重新组合在一起。

The Diamond Mines(《钻石矿》),T. Reunert(T.瑞尤内特),“Illustrated Official Handbook of the Cape and South Africa”(《开普和南非官方图解手册》), 第 15 章,第 323-356 页,(1893 年)。 钻石矿场的历史和前 25 年的发展。

“Diamonds and Gold in South Africa”(《南非的钻石和黄金》)T. Reunert(T.瑞尤内特),J.C. Juta & Company,开普敦,第 242 页,(1893 年)。 这本书介绍了该国家使用的开采技术。

The Mining Industries of South Africa, as Shown at the Kimberley Exhibition(《金伯利展览会上展示的南非采矿业》),B.H. Brough(B.H.布拉夫),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ts(《艺术协会杂志》),第 41 卷,第 2096 期,第 166-178 页,(1893 年)。 1892 年秋天在金伯利举办的国际展览会,展示了钻石开采。 这篇文章公开叙述了作者在伦敦发表的一次关于展览会的演讲。

Richard T. Liddicoat 宝石学图书馆

查询 GIA 图书馆馆藏目录,图书馆内收藏了 57,000 本书籍、150,000 张照片、1,800 条视频、700 种期刊以及著名的卡地亚善本资源库及档案。
 
访问 GIA 图书馆

联系图书馆

RICHARD T. LIDDICOAT (理查德·特·利德寇特) 宝石学图书馆和信息中心
GIA 全球总部
The Robert Mouawad Campus
5345 Armada Drive
Carlsbad, CA 92008
 
电话:+1 760 603 4000
传真:+1 760 603 4256
联系我们

历史书目清单

您或许还会喜欢

零售商资源
寻找零售商
了解更多
在校区商店购物
在校区商店购物
了解更多 (用英语)
品质保证基准
了解更多
Gems & Gemology
G&G Summer 2017 Edition
了解更多 (用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