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读物:埃及的古老祖母绿矿

James Shigley(詹姆斯·希格利)博士
靠近埃及 Wade Sikait 的古老祖母绿矿区
这幅来自 Frederic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1817 年考察报告的插图显示,古代祖母绿矿区靠近埃及 Wade Sikait,罗马人称其为“Mons Smaragdus”(祖母绿山)。

祖母绿是托勒密埃及人以及后来的罗马人所熟知的宝石之一,​​他们称其为“smaragdi(祖母绿)”。 许多作家在其作品中对祖母绿进行过描述,如小 Pliny(普林尼)的《自然史》(约公元 79 年),以及法国雷恩 Abbot Marbod(阿博特·马博德)的诗《Lapidarium》(约 1070 年至 1080 年)。

自罗马时期保存下来的包含祖母绿的珠宝作品,这些作品在当时的一些画作中也有所体现。 祖母绿晶体通常以自然形态或略微打磨后使用(通常为不透明到半透明),将他们钻孔后穿在项链或耳环上。 一些被打磨成凸圆面或圆形的珠子。 最早有记录可考的祖母绿珠宝作品可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期(约公元前 50 年至公元 395 年)。 对其拥有者来说,祖母绿可能既是一件艺术品,又兼具象征或宗教意义。

这些古老的祖母绿可能来自印度或中亚,也可能来自现今奥地利的一个小产地,但这些产地在古罗马时期似乎还没有进行开采。 早期作家称其产自埃及古老的祖母绿矿区,该矿区位于 Sikait 附近,距离约为尼罗河畔的卢克索到红海旁罗马时代的港口城市贝烈尼凯距离的一半。 (Jebel Sikait 的坐标为 24°40’N 34°48’E;此地位于埃德夫东南方 285 公里处以及贝烈尼凯西北方 130 公里处。)

有考古证据表明,虽然这些埃及矿区的主要开采时间似乎始于约公元前 30 年的古罗马时期,但早在公元前 500 年,这些矿区就可能进行了断断续续地的开采。 早期的罗马作家常常称该区域为“Mons Smaragdus”(祖母绿山)。 在 16 世纪 20 年代新大陆(现在的哥伦比亚)发现丰富的优质祖母绿矿之前,埃及曾是祖母绿的主要产地。

埃及矿区由 Frederic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于 1817 年重新发现,他曾试图开采这些矿藏。 在下一个世纪,一些探险家探访了该矿区,并试图进行商业化的祖母绿开采,但这些开采活动均以失败告终。 著名的伦敦珠宝商 Edwin Streeter(埃德温·斯特里特)获得了特许开采权并于 1899 年开始开采矿藏,但他的努力并未带来任何经济利益,几年后也只好放弃。

如何使用此阅读清单

编写此阅读清单旨在让您有机会了解有关埃及古老祖母绿矿历史的更多信息。 清单中的许多文章发表于 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在那段时间里,人们发现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宝石矿床,宝石学和矿物学成为科学。 清单按照年代顺序编写,突出展现了科学是如何随着时间逐渐发展的。 清单并没有逐一列出所有内容,而是将经常被人遗忘或忽略的那些宝石学相关趣闻趣事加以编辑整理。

许多文章都是公开的,可以通过像 HathitrustInternet Archive 等数字图书馆,或者通过其他数字资料库在线获得完整文章。 最近出版的书籍和文章通常可以在图书馆找到,比如 Richard T. Liddicoat(理查德·T.·李迪克)宝石学图书馆。 文章的摘要通常可以在文章发表的原始期刊或杂志的官网上找到,文章通常可以通过联系出版社购买。

关于 GIA 图书馆的馆藏和入场权限,请联系 GIA 卡尔斯巴德图书馆:library@gia.edu

Antiquities – Emerald Mines(古老—祖母绿矿),作者不详,Blackwood’s Edinburgh Magazin(《布莱克伍德爱丁堡杂志》),第 7 卷,第 38 期,第 214 -215 页,(1820 年)。 这篇文章简要描述了法国探险家与科学家 Frederic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于 1817 年在 Jebel Zabara(扎巴拉山区)附近发现古老祖母绿矿的过程。

“Travels in the Oasis of Thebes, and in the Deserts Situated East and West of the Thebaid in the Years 1815, 1816, 1817 and 1818”(《1815 年、1816 年、1817 年和 1818 年在底比斯绿洲与西拜德东西部沙漠中的旅行》,F.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由法语翻译而来,由 Richard Phillips & Company(理查德·菲利普斯公司)出版,伦敦,(1822 年);原版于 1821 年在巴黎出版。 这本书简要描述了一位探险家经过奥斯曼帝国总督与国家统治者的允许,在埃及的沙漠中旅行,并于 1817 年秋在尼罗河东部和 Edfu(埃德夫)与 Luxor(卢克索)东南部找到了古老的祖母绿矿。 该矿区已遗失了几个世纪。 书中描述,这些矿区靠近一个叫 Sekkat(Sikait 这个名字源于古埃及名 Senskete 或 Senskis)的地方。 作者还在书中附有该矿区的一些图纸。 这本书以及其他埃及探险的摘要还刊登于 London Quarterly Review(《伦敦评论季刊》),第 28 卷,第 55 期,第 59-97 页,(1823 年)。

“Earth and Its Treasures”(《地球及其宝藏》),A. Mangin(A.·曼金)、T. Nelson(T.·纳尔逊)及其儿子们,伦敦,(1875 年),第 187-199 页。 第 23 章介绍了祖母绿和其它绿柱石,以及 Frederic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探索埃及并发现祖母绿矿的过程。

The Mines of the Northern Etbai or of Northern Aethiopia(北 Etbai 或北 Aethiopia 的矿区),E.A. Floyer(E.A.·弗洛耶),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皇家亚洲学会期刊》),第 811-833 页,(1892 年)。 这篇文章简要介绍了对尼罗河与红海之间 Etbai 山区的地质考察。 作者描述了云母片岩中出现祖母绿的地区的矿藏。 最重要的矿床发现于 Wadi Sikait。 这篇文章的删改版刊登在 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地质学会季刊》),第 48 卷,第 192 期,第 576-582 页,(1892 年)。 据说祖母绿矿遍布“40 平方英里的山谷和山脉”。

Der Aegyptische Smaragd [埃及祖母绿],O. Schneider(O.·施耐德) 与 A. Arzruni(A.·阿尔祖),Zeitschrift für Ethnologie,第 24 卷,第 2 期,第 41-91 页,(1892 年)。 作者对从埃及收集的祖母绿样品以及借自博物馆的收藏品样品的特征进行了详细研究。

Vergleichende Untersuchung der Smaragde von Alexandrien, vom Gebel Sabara und vom Ural [对产自亚历山大港、扎巴拉山区以及乌拉尔山脉的祖母绿的比较研究],A. Arzruni(A.·阿尔祖),Zeitschrift für Ethnologie,第 24 卷,第 2 期,第 91-100 页,(1892 年)。 从晶体学、光学性质以及内含物等方面对产自三个地区的祖母绿进行了矿物学比较。

The Emerald Mines of Northern Etbai(北 Etbai 的祖母绿矿),D.A. MacAlister(D.A.·麦卡利斯特),Geographical Journal(《地理学杂志》),第 16 卷,第 5 期,第 537-549 页,(1900 年)。 这篇文章介绍了在北 Etbai 的 Jebel Sikait 地区“埃及艳后祖母绿矿场”的探索过程,该矿场位于红海以西约 15 英里处。 山脉本身海拔高达 1800 英尺,比相邻山谷高 1200 英尺。 沿着山谷与山脉西坡开采的矿场多达 100 多个,但这些矿场似乎在很入以前就废弃了。 文中描述,似乎是为了遵循祖母绿的矿化过程,这些矿场都修建着狭长而曲折的隧道,结构非常原始。 该地区缺乏木材,使得早期的矿工没有办法为大型地下矿井提供支撑。 矿井入口为地表的开口。  探险家们还探访了这些地区几个定居点的废墟以及三个岩石凿成的寺庙。 该报告包含几张照片和这个区域的一些详细地图,以及各种类型的云母和滑石片岩(含祖母绿)等变质岩的露头图。

Prehistoric Emerald Mines(史前祖母绿矿),L. Claremont(L.克莱蒙特),Knowledge Magazine(《知识杂志》),第 36 卷,(4 月),第 124-127 页,(1913 年)。 这篇文章对祖母绿矿进行了描述,并附带由伦敦珠宝商 Edwin Streeter(埃德温·斯特里特)与其他人在该地区探险时拍摄的照片。

Beryl Occurrences in Egypt(埃及绿柱石的分布),M.A. Hasan(M.A.·哈桑)与 H.M. El-Shatoury,Mining Geology(《采矿地质学》),第 26 卷,第 138 期,第 253-262 页,(1976 年)。 这些研究人员认为,沿着埃及东部沙漠的西北至东南方向,变质岩中的祖母绿矿化带延伸了 45 公里。 此矿化带包括三个主要矿化区域:Jebel Zabara(扎巴拉山区)附近著名的古老祖母绿矿和另外两个矿区—Nugrus-Sikait 和 Um Kabu-Um El Debaa,这两个矿区相隔几英里。 这篇文章还通过简化的地质地图,介绍了这三个区域的地质环境。

Ancient Emerald Mines and Beryllium Mineralization Associated with Precambrian Stanniferous Granites in the Nugrus-Zabara area, Southeastern Desert, Egypt(埃及东南部沙漠 Nugrus-Zabara 地区的古老祖母绿矿与伴生前寒武纪含锡花岗岩的铍矿化),M.M. Soliman(M.M.索利曼),Arab Gulf Journal of Scientific Research(《阿拉伯湾科学研究杂志》),第 4 卷,第 2 期,第 529-548 页,(1986 年)。 这项研究说明了铍的地球化学省的形成,还介绍了 Nugrus-Zabara 区域的主要铍矿物绿柱石。 该省呈西北 - 东南走向分布,与沿红海的深层构造带平行。 绿柱石的矿化仅出现在云母片岩和石英脉与矿化花岗岩接触的某些岩层内。

The Pharaoh’s Forgotten Emerald Mines(被法老遗忘的祖母绿矿),O. Grubessi(O.·格鲁贝西)、C. Aurisicchio(C.·奥利斯基奥)和 A. Castiglioni(A.·卡斯蒂格利奥尼),Journal of Gemmology(《宝石学杂志》),第 22 卷,第 3 期,第 164-177 页,(1990 年)。 本文介绍了对埃及矿区的探访以及在该矿区收集的祖母绿样品的宝石学特征。

Emeralds and Green Beryls of Upper Egypt(上埃及的祖母绿和绿色绿柱石),R.H. Jennings(R.H.·詹宁斯)、R.C. Kammerling(R.C.·卡莫林)、A. Kovaltchouk(A.·科瓦尔祖克)、G.P. Calderon(G.P.·卡尔德隆)、M.K. El Baz(M.K.·埃尔巴兹)与 J.I. Koivula(J.I.·科伊武拉),Gems & Gemology(《宝石与宝石学》),第 29 卷,第 2 期,第 100-115 页,(1993 年)。 本文介绍了一个探险团队于 1991 年对埃及矿区的探访,团队中包括几个 GIA 工作人员。 作者还对这三个主要矿区的位置、地质环境和说明进行了介绍。 照片展示了一些古老的采矿作业过程。 此外,作者还描述了祖母绿材料的宝石学性质,它们在很多方面与其他来自带变质片岩岩石的绿宝石相似。 作者认为,考虑到这三个区域普遍比其他主要矿床的祖母绿质量低,因此没有必要在这里扩大开采规模。

“Smaragdminen der Cleopatra”: Zabara, Sikait and Umm Kabo in Ägypten [“埃及艳后的祖母绿矿”:埃及 Zabara、Sikait 与 Umm Kabo],G. Grundmann(G.·格伦德曼)与 G. Moretani(G.·莫塔尼),Lapis Mineralien Magazin(《宝石矿物杂志》),第 18 卷,第 7/8 期,第 27-39、90 页,(1993 年)。 本文来自一家德国矿物学杂志,介绍了埃及东部沙漠的祖母绿矿床。 而此前将近 180 年前,Frederic Cailliaud(弗雷德里克·卡约)就在其书中描述,可在该地区看见 Sikait 的寺庙。 作者通过当地的照片与包括祖母绿的矿物标本,介绍了这三个主要矿区的地质环境。

Routes Through the Eastern Desert of Egypt(埃及东部沙漠之路),S.E. Sidebotham(S.E.·赛德博特姆)和 R.E. Zitterkopf(R.E.·齐特科普夫),Expedition Magazine(《探险杂志》),第 37 卷,第 2 期,第 39-52 页,(1995 年)。 本文总结了考古学家描绘内陆贸易路线的工作,此路线非常接近古老的祖母绿矿山。 

埃及历史中的古希腊(或托勒密)罗马时期(公元前 332 年至公元 395 年)见证了地中海地区、阿拉伯半岛南部、东非和南亚之间的贸易发展。 大部分这种贸易沿尼罗河、跨越整个东部沙漠,然后沿红海进行。 

贝烈尼凯镇由埃及统治者 Ptolemy(托勒密)二世始建于公元前 275 年,是托勒密罗马大部分时期红海旁主要的(和最南端的)避风良港。 来自南部的贸易商品大部分可通过船只运往红海,但由于风向不利,不能使用同一方法将货物向北运往地中海。 相对重量轻、价值高的货物(即香料、熏香等)通过大篷车从贝烈尼凯朝东北方向穿过沙漠运往尼罗河畔的 Coptos(卡普托斯)或 Edfu(埃德夫)。

随着从地中海出口以及从外国进口业务的发展,贝烈尼凯尼罗河航路促进了黄金和祖母绿以及装饰石材的运输。 该航道由驻守要塞的托勒密或罗马士兵守卫。 这条道路只是一条水平轨道,既没有铺路石,也没有距离标志。 沿着道路大约每隔 20 公里有一个设防或不设防的水站,这样旅行者在晚上就能找到安全的蔽身之处。 其中一些水站的遗迹现在仍然可以在沙漠中看到。

这些贸易路线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逐渐被废弃,并在 15 世纪发现非洲之角附近的海上航线后几乎完全消失。 贝烈尼凯于公元六世纪被废弃,掩盖在流沙之中;小镇的废墟于 1818 年被发现。 有趣的是,过去 20 年间,在贝烈尼凯的考古发掘发现了祖母绿和绿色绿柱石晶体。

Emerald Mining in Roman and Byzantine Egypt(罗马与拜占庭埃及的祖母绿采矿),I. Shaw(I.·肖)、J. Bunbury(J.·班伯里)与 R. Jameson(R.·詹姆森),Journal of Roman Archaeology(《罗马考古学杂志》),第 12 卷,第 1 期,第 203-216 页,(1999 年)。 未见文章。

Mineralogical and Geochemical Investigation of Emerald and Beryl Mineralization, Pan-African Belt of Egypt: Genetic and exploration aspects(对埃及泛非地带祖母绿和绿柱石矿化的矿物学和地球化学研究),H.M. Abdalla(H.M.·阿卜杜拉)与 F.H. Mohamed(F.H.·穆罕默德),Journal of African Earth Sciences(《非洲地球科学杂志》),第 28 卷,第 3 期,第 581-598 页,(1999 年)。 对前寒武纪岩层中两种不同类型的绿柱石矿化(变质片岩中的祖母绿和在伟晶岩、云英岩和矿化石英脉中发现的绿柱石)进行了详细的矿物学和地球化学研究。 作者对这两种类型的绿柱石的形成条件进行了讨论。

L’Exploitation des Mines d’Emeraude d’Autriche et de la Haute Egypte à l’Epoque Gallo-Romaine; Mythe ou Réalité? [探索高卢罗马时期奥地利与上埃及的祖母绿矿;神秘或现实?],G. Giuliani(G.·朱利安尼),Revue de Gemmologie a.f.g.,第 143 期,第 20-24 页,(2001 年)。 通过研究法国博物馆收藏的几件高卢罗马祖母绿首饰而获取的化学与氧同位素数据表明,一些样品的地理源产地是奥地利 (Habachtal)。 其中一个样品似乎来自中亚地区(巴基斯坦),但大多数都源于埃及。

Emerald City(祖母绿之城),J-L. Rivard(J-L.·里瓦德)、B.C. Foster(B.C.·福斯特)与 S.E. Sidebotham(S.E.·赛德博特姆),Archaeology(《考古学》),第 55 卷,第 3 期,第 36-41 页,(2002 年)。 Sikait 是埃及东部沙漠一个偏僻的定居点,在埃及托勒密与罗马统治者的管理下成为了祖母绿采矿活动的中心,但首次在该地区进行采矿活动的时间仍是未解之谜。 当探险家 Cailliaud(卡约)在 1817 年重新发现这个矿区时,写道:“令我大为惊讶的是,在沙漠,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这个小镇竟修建的如此完善... 还未得到满足的我又探访了另一个小镇,一个我们所有旅行者之前都从未听说过的小镇。这个小镇可能有 2000 多年无人居住,但仍然屹立不倒。”这篇文章根据 1998 年对此地的探访,总结了有关这个考古遗址以及古代矿场与建筑遗迹状况的观察。 这个矿区的祖母绿开采活动直到公元 5 世纪似乎还在进行。

Archaeological Geology of the World’s First Emerald Mine(世界上首个祖母绿矿的考古地质学),J.A. Harrell(J.A.·哈勒尔),Geoscience Canada(《加拿大地球科学》),第 31 卷,第 2 期,第 69-76 页,(2004 年)。 本文对在其云母片岩和伟晶岩以及石英脉的接触面附近发现祖母绿晶体的 Wadi Sikait 地区进行了地质和考古研究。 该地区的古代采矿作业大多是沿着片岩层矿脉在深达数米的露天矿坑内进行。 许多深达 100 多米的竖井和隧道用于寻找这些地下矿脉。  早期的矿工使用凿子和尖镐(还未发现开采工具)来挖掘整个矿脉与邻近的片岩层,或只是矿脉。 从地下进行挖掘作业时,绿柱石晶体从靠近矿井入口处的矿主岩中凿出。 还尚未对该矿区的地下部分进行研究。 本文还附有该区域最近的照片。

The Emerald and Gold Necklace from Oplontis, Vesuvian area, Naples, Italy(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维苏威地区奥普隆蒂斯的祖母绿与黄金项链),C. Aurisicchio(C.·奥里西奇奥)、A. Corami(A.·科拉米)、S. Ehrmann(S.·埃尔曼 )、G. Graziani(G.·格拉齐亚尼)与 S.N. Cesaro(S.N.·塞萨罗),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科技考古学杂志》),第 33 卷,第 5 期,第 725-734 页,(2005 年)。 本文介绍了对 1984 年在罗马小镇奥普隆蒂斯“Lucius Crassius Tertius”别墅中发现的项链进行的考古研究,这座别墅已在公元 79 年被附近喷发的 Mount Vesuvius(维苏威火山)所摧毁。 作者根据化学分析与红外光谱数据,认为项链中的祖母绿很有可能产自埃及。

Archaeological Geology of Wadi Sikait(Wadi Sikait 的考古地质学),J.A. Harrell(J.A.·哈勒尔),Journal of Archaeology of Egypt(《埃及考古学杂志》),第 4 卷,第 1 期,第 1-12 页,(2006 年)。 在 Sikait 的考古发掘表明,祖母绿开采的主要时期是公元 1 世纪与 2 世纪,然后是 4 世纪至 6 世纪初期。 尽管有限的开采活动可能在这些矿区持续了几个世纪,但这些矿区似乎已经废弃。

Multi-stage Emerald Formation during Pan-African Regional Metamorphism: The Zabara, Sikait and Umm Kabo deposits, South Eastern Desert of Egypt(在泛非区域变质作用下祖母绿的多个形成阶段:埃及东南部沙漠的 Zabara、Sikait 与 Umm Kabo 矿床),G. Grundmann(G.·格伦德曼 )与 G. Moretani(G.·莫塔尼),Journal of African Earth Sciences(《非洲地球科学杂志》),第 50 卷,第 2/4 期,第 168-187 页,(2008 年)。 地质证据表明,这些矿床中的祖母绿在与泛非造山运动有关的区域变质活动中形成。 主岩中铍、铬离子与变质流体的局部可获取性制约着祖母绿的分散形成。 作者发现没有提出祖母绿形成的其他原因。

Richard T. Liddicoat 宝石学图书馆

查询 GIA 图书馆馆藏目录,图书馆内收藏了 57,000 本书籍、150,000 张照片、1,800 条视频、700 种期刊以及著名的卡地亚善本资源库及档案。
 
访问 GIA 图书馆

联系图书馆

RICHARD T. LIDDICOAT (理查德·特·利德寇特) 宝石学图书馆和信息中心
GIA 全球总部
The Robert Mouawad Campus
5345 Armada Drive
Carlsbad, CA 92008
 
电话:+1 760 603 4000
传真:+1 760 603 4256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您或许还会喜欢

零售商资源
寻找零售商
了解更多
在校区商店购物
在校区商店购物
了解更多 (用英语)
品质保证基准
了解更多
Gems & Gemology
G&G Summer 2017 Edition
了解更多 (用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