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焦点

宝石学家意欲激起全世界对巨大晶体的好奇心


Placeholder Alt Text
GIA 研究宝石学家 (GG) Leela Hutchison(莉拉·哈奇森)曾在 2001 年与考察团队首次探索了位于墨西哥奈卡的巨大水晶洞。从那以后,她一直热衷于与世界各地的人们分享自己在宝石、矿物和晶体方面的经验和知识。照片由 Leela Hutchison(莉拉·哈奇森)友情提供

作为宝石学家兼地质学家,Leela Hutchison(莉拉·哈奇森)绝不会想到自己长期以来对探险的热情以及对宝石和矿物的“强烈”热爱,会让她前去探索世界上最大的晶体,并与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自己的知识。但 2001 年,当哈奇森发现自己在墨西哥湿度为 100%、温度接近 128 华氏度的洞穴中,小心翼翼地爬行穿过高度超过 40 英尺的巨大晶体时,她的兴趣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哈奇森(自称“探险者”)开创了进行巨大晶体研究以及在各大会议、讲座和著名博物馆发表相关演讲的事业。她还写了一本相关主题的书,目前已经发行了第二版。

“在工作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分是它能够激起人们的好奇心”,哈奇森说。“向其他人普及晶体生长的矿物学和地质学知识、介绍晶体的形成方式及其在世界各地的发现地点,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

2000 年 4 月,在墨西哥奈卡钻探开采银矿的矿工发现了地下近 1000 英尺处有一个“基岩中的气泡”:一个巨大的亚硒酸盐晶体洞穴,这是一种无色透明的石膏。

Hutchison(哈奇森)在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长大,早就习惯了在酷热的沙漠中徒步、攀登和探险,同时也在按手疗法中熟悉了水晶。凭借这些经历以及在墨西哥奇瓦瓦地区的慈善工作经验,她于 2001 年 1 月被成功入选前往考查这些晶体的首支探险队。

Woman sits amidst sharp, huge crystals in a cave.
Hutchison, pictured above in 2001, used her skills as an avid rock climber to navigate sharp crystals inside the dark caves. Photo courtesy of Leela Hutchison

洞穴中的条件“充满挑战并有着几乎致命的危险”,哈奇森说道。“那是一个极端恶劣的工作环境……我们要进入从未涉足过的区域,我们不知道那里有多远、多深、多宽。”

在洞穴中,哈奇森检验并帮助记录了被认为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巨大亚硒酸盐晶体-高约 40 英尺,重达 60 吨。

“第一次看到这些晶体时,仿佛进入了超人的孤独堡垒,[到处是]太阳系外行星上的巨大晶体,那里温度非常高,我觉得快要窒息了”,哈奇森说。

结束晶体洞穴之行后,她非常渴望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于是便开始向他人介绍相关信息并展示照片。由于对这方面有“浓厚”兴趣,她开始面向更多听众(比如探险家俱乐部和宝石矿物协会)发表演讲,并积极学习更多关于晶体的知识。

几年后,当哈奇森决定参加 2004 年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 AGTA 宝石展览会时,开始踏上另一片沙漠的全新探险之旅。那是在她的叔叔(一位珠宝商和钟表匠)去世后不久,哈奇森帮助堂弟对他收集的未镶嵌宝石进行评估。哈奇森说,当她领到胸卡进入展览会时,看到了 GIA 展位,于是便和那里的工作人员交谈了几句,并立即报名参加了研究宝石学家校园课程。

“作为发现地球上最大晶体的探险家和研究人员,那段经历是我长久以来热爱的这份事业的转折点”,哈奇森表示。

Head shot of Leela Hutchison.
Hutchison, who earned her GIA GG diploma in 2005, says her fascination with the geology of the American Southwest led to a near-obsession for hiking deep into the canyons, mountain ranges and caves of the region as a rock hunter. Photo courtesy of Leela Hutchison

哈奇森的研究侧重于奇瓦瓦沙漠和洞穴中的未解之谜,包括了解这些巨大晶体是如何形成的,以及是否还会有更多发现。她认为还有更多比奈卡矿埋藏得更深的巨大晶体。

“我的许多发现都来自于自己在奇瓦瓦沙漠的经历和采访(采访专家),例如采访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NASA) 天体生物学主任 Penelope Boston(佩内洛普·波斯顿)博士。她确定晶体内的微生物已经超过 6 万年并且还活着,这与 NASA 持有的任何数据库中的数据都不匹配。”哈奇森说。

虽然这些洞穴已经再次被水淹没,无法再进入(从洞穴中抽水的采矿作业已经停止),但哈奇森仍在通过检查该地区的其他亚硒酸盐矿床,来继续研究这些晶体。她在各大会议和博物馆分享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其中包括她于 2017 年 9 月在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分享的信息。她还接受了几个国家电台节目的采访。

哈奇森依靠强大的沟通技巧来吸引听众,并且认为,正是 GIA 教育赋予她丰富的知识,才能就晶体、宝石和矿物等主题发表专业的演讲。

“清晰的沟通有助于激发全世界听众的兴趣和热情”,她表示。“(获得研究宝石学家 (GG) 之前)我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无法和人们分享这些新发现晶体的非凡科学知识。”

Huge crystals tower above and around woman in a dark cave.
This photo of Hutchison inside the caves, where the largest crystals are nearly 40 feet tall, was featured in Smithsonian magazine in April 2002. It is also the cover image of Hutchison’s book, a first-hand experience with images from her exploration. Photo courtesy of Leela Hutchison

她撰写的《Journey Into the Giant Selenite Crystal Caves of Mexico》(深入墨西哥巨大亚硒酸盐晶体洞穴之旅) 第二版已于 2016 年出版。她还与客户单独合作,购买用于珠宝、家居或个人疗愈的宝石和晶体。哈奇森表示,宝石学教育让她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并利用丰富的知识去真正了解自己想要购买的宝石,如“亚历山大变石丹泉石”等。

“每年,当我参加图森宝石展并走进人潮涌动的展馆时,看着那些想要报名的新学生,不禁为加入 GIA 感到自豪,也满怀感激”,她说。“GIA 的教育经历对我在宝石或矿物领域保持浓厚兴趣非常重要。”
 
在她结束探索巨大晶体一年后,一张哈奇森在洞穴中的照片刊登在史密森学会杂志的 2002 年 4 月刊上。那是一种巨大的荣誉,哈奇森说,在今年的 AGTA 宝石展览会上,当她被要求和史密森尼宝石与矿物委员会分享研究成果时,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原文中引用了一句 Jeffrey Post(杰弗里·波斯特,史密森学会矿物科学部主席)博士的话,当我在史密森学会演讲时,他也在听众之列”,哈奇森说。“这真是太棒了,真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哈奇森对自己的工作核心(宝石和矿物)仍然充满热情。她最近在阿肯色州挖掘石英。她说,这是一次私人旅行,因为“走进红土的世界并挖出美丽的晶体非常有趣”。

她同样热衷于激发人们对晶体的热情,希望能够点燃听众的兴趣,这也是 17 年来晶体深深吸引着她的方式。

Kristin A. Aldridge(克里斯汀·A.·阿尔德里奇),撰稿人,拥有 GIA 珍珠和专业珠宝家课程的毕业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