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戴比尔斯看货会聚焦市场混乱


Placeholder Alt Text
许多钻石交易商都面临着原石库存量高的问题。除最大的钻石外,所有尺寸和品质的钻石都陷入库存过剩的困局。 一些人估计库存过剩将持续三到四个月。 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在戴比尔斯于 10 月 5-8 号期间举行的看货会上,由于被拒绝的货盒较多,且戴比尔斯在看货会召开不久前与数位大客户达成折扣交易,原预计的 2.5 到 4 亿美元的规模难以实现。

尽管此次看货会让戴比尔斯的大多数看货商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希望看到价格进一步下跌(下跌至少 10%),但持有大量存货的核心客户却担心库存贬值,不愿意在价格上做出任何让步。 在看货会结束后,各方对原始货盒的总数未达成共识,但大家一致认为,大部分制造商对切割利润低的原石兴趣不大。 据报道,交易商对此次看货会也表示不满,因为有报道指出,在看货会召开前,戴比尔斯将被拒绝的货盒减价出售给了一些客户。

大多数交易商都面临的问题是原石库存量高。除最大的钻石外,所有尺寸和品质的钻石都陷入库存过剩的困局。 一些人估计库存过剩将持续三到四个月。

这是戴比尔斯为定于圣诞节期间销售的商品所举办的最后一场看货会。 在 11 月 2 -6 号,也就是印度的排灯节前夕,戴比尔斯还会举办一场看货会,但按往年惯例,钻石工厂在此期间会休假两到三个星期。 分析师预计,印度的很多钻石厂在排灯节后一直到今年年底,都可能会处于歇业状态。

在 2015 年上半年,戴比尔斯销往市场的钻石比去年同期下降 26%,到今年年底,销售总量预计为 2,800 万克拉,较去年 3,270 万克拉的总量减少了 500 万克拉。

俄国的 Alrosa(埃罗莎),世界上产量最大的生产商宣布,其在今年上半年的总产量略低于 1,800 万克拉,营收 21 亿美元,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尽管如此,该公司表示,其在下半年的收入将低于上半年,原因是九月份价格的下调及允许客户拒绝或延迟购买的规定。

Alrosa(埃罗莎)将其生产的大部分钻石售出 — 去年销量达 3,830 万克拉,销售形式与戴比尔斯看货会相似,采取合同销售和招标。

这家俄罗斯公司去年总销售额为 37 亿美元,但由于钻石市场的低迷,公司仅向俄罗斯国库 Gokhran 出售了价值刚超过 2.32 亿美元的钻石,未投入市场。 而 Gokhran 则会定期举办拍卖会,以出售钻石库存。

拍卖会

佳士得和苏富比均表示,今年秋季,市场对超高端珠宝的需求依旧强劲。

在 10 月 7 日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其中的一个竞拍品,一颗重 27.68 克拉的克什米尔蓝宝石的克拉单价刷新了纪录,达到 242,145 美元(总价为 670 万美元)。 另外两个高价售出的竞拍品分别为一条天然的灰珍珠项链,售价为 526 万美元,另一个是出自蒂芙尼公司的 Viscountess Harcourt Diamond Necklace(哈考特子爵夫人钻石项链), 这条项链产于 19 世纪 80 年代,现以 155 万美元的售价重回蒂芙尼的怀抱。

佳士得和苏富比在今年上半年的珠宝销售额分别为 3.132 亿美元和 2.86 亿美元,略低于去年同期。 纵观预售估计,对顶级宝石的预期价格已从去年创下的最高价格有所回落(D 色无暇大钻石的售价为每克拉 12 万 到 13 万美元,去年为每克拉 14 万到 16 万美元)。 尽管如此,去年的竞拍品中不乏一些超级珍宝。

在 11 月 10 日,佳士得将拍卖一颗 16.08 克拉 垫型艳彩粉钻,预计售价将达到 2,300 到 2,800 万美元。 作为此次拍卖会的前奏,佳士得编制了一本集合了其在近年出售的超级彩钻的画册。

香港

关于 9 月 16-23 日期间举行的香港珠宝首饰展览会,最普遍的报道是成交额超出了之前的低预期。

在钻石成交方面,展会开始时便出现了大量的交易商之间的购买,其中主要是实力雄厚的公司以低折扣价从经济困难、需要现金的交易商手中购买钻石。

零售商和珠宝制造商的实际卖盘高于预期,购买主要集中在特定质量等级(即 SI 和优质的 I1 净度)的钻石,旨在满足特定的库存需求。 总而言之,较之去年,大多数交易商的业务额都下降了 40% 到 70%。

来自美国、中东和欧洲的买家数量多于往年,原因可能是他们认为价格有商量的余地。 除了此前提到的交易商之间的交易外,价格方面并没有很大的优惠,也就意味着到展会结束时还有很多交易未完成。 最终,制造商以可接受的价格售出了商品,而买家则得到了一些他们需要的库存。

高端交易商所展示的无色大宝石数量减少,而浓彩和艳彩黄钻的数量增多。

尽管市场对有色宝石的需求存在,但很多买家都认为优质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的价格不现实,鉴于中国和其他主要宝石市场对有色宝石的需求有所下降。 这也推动了替代性有色宝石需求的增长,如红宝石的替代品 — 红碧玺和尖晶石,蓝宝石的替代品 — 丹泉石以及祖母绿的替代品 — 橄榄石和绿色碧玺。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