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2016 年香港展览会:需求略有上升


Placeholder Alt Text
买家齐聚亚洲国际博览馆香港珠宝首饰展览会的钻石和宝石展览。 该展会的成品珠宝展览在市中心的香港会展中心举行。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在 9 月 13 日至 19 日举行的香港珠宝首饰展览会上,钻石和有色宝石的需求超出了大多数参展商的预期,虽然其中部分需求源于其他交易商从需要现金的同行手中逢低买进。 大部分交易商表示,业务量比去年有所提升。
 
中国零售商和批发商认为在持续十年呈两位数增长的形势下,经过两年的市场调整后,中国的消费需求将开始稳定在一个可持续的交易水平。 对于不足一克拉的钻石,需求集中在颜色和净度中等的产品上。 交易商报告称超过三克拉且品质较好的钻石的需求略有好转。 价格仍然是主要问题,即使是小范围内的讨价还价也相当艰难,这无疑拖延了不少交易。
 
对于有色宝石,需求仍集中在颜色比较上乘的红宝石、祖母绿和蓝宝石,价格亲民的宝石的需求依然强劲,比如紫水晶和黄水晶。
 
与去年一样,实力较强的交易商在发现因信贷额度大幅减少或被完全取消而需要现金的同行之后,在展会一开始便从这些同行手中大量买入。
 
一位主要交易商指出:“以前会有销售商提供大折扣,从而拉低所有卖家的价格。 如果我们先行从他们手中购买,将有助于我们维持价格。”

Paspaley(帕斯帕雷)珍珠公司在香港展览会的最后两天举行每年一度的招标拍卖会,拍卖产自菲律宾的南海白色养殖珍珠和金色养殖珍珠。 该公司一位高管透露称,这两个品种的需求与去年持平。

买家检验摊开在长桌上的众多珍珠。
来自世界各地的交易商在与香港珠宝首饰展览会同期举行的 Paspaley(帕斯帕雷)珍珠拍卖会上检验众多南海和金色养殖珍珠。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钻石

据戴比尔斯公司透露,8 月 29 日至 9 月 2 日举行的看货会上交易需求旺盛。 所有销售的总额达到 6.3 亿美元,包括招标拍卖、私下交易(​​称为“不在计划内”)和看货会销售。 戴比尔斯公司没有发布关于价格的公告,这意味着价格保持稳定。
 
这是今年最后一次看货会,出售的钻石原石经过打磨加工后将赶在年底各个假期出现在主要的美国和亚洲市场。
 
总交易额远远高于七月份的 5.28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的最后三次销售可能出现强劲增长,去年的市场极端动荡,许多客户拒绝购买货物。
 
全球产量最大的钻石生产商阿尔罗萨报告称,其上半年销售总量为 2170 万克拉,较 2015 年增长 21%。 同期营业收入增长 46%。

在一份出人意料的公告中,力拓宣布抛售位于印度中央邦的 Bunder 钻石项目。 采样的最后阶段已完成,据估计,该矿的八个金伯利岩管总共可开采约 2740 万克拉钻石。 力拓集团建立了一个高度自动化的回收厂来处理样品,项目启动之后还将处理矿场中开采的矿石。
 
2013 年,当时的力拓首席执行官 Sam Walsh(萨姆·沃尔什)曾呼吁印度总理 Narendra Modi(纳伦德拉·莫迪)帮助加快项目审批过程。 直到今年 7 月,该公司一直在发布乐观的报告,称其将于 2019 年开始生产,但在一个月后,Jean-Sebastien Jacques(让-塞巴斯蒂恩·雅克)取代 Walsh(沃尔什)成为首席执行官。 该公司宣布,为削减成本,其将在八月出售 Bunder 项目。
 
彭博社的一篇报道称,由于审批流程和征地程序费用高昂且耗时太长,一些大公司已经取消了在印度的发展计划。
 
这是今年第二个成为泡影的大型钻石项目。 今年早些时候,戴比尔斯关闭了加拿大北部的 Snap Lake(斯纳普湖)矿,因其已无利可图。 该公司仍然在寻找买家。

Signet Group(徽记集团)是 Kay Jewelers、Jared Galleria 和 Zales 的母公司,据该公司报告,与去年同期相比,其第二季度的同店销售额下降了 2.3%。 Kay Jewelers 的平均交易价格下降了 0.8%,但是主要面向低端市场的 Zale 的价格则出现了小幅上涨。 董事长 Mark Light(马克·莱特)的一份声明指出,销量下滑主要出现在美国“依赖能源”的地区,指的是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在经济中占重要地位的区域。 此外,工资停滞和国民情绪整体低迷已经挫伤了对奢侈品的需求。  
 
Tiffany & Co.(蒂芙尼公司) 第二季度的全球同店销售额下降了 9%。 各主要市场均出现下跌:北美为 8%;亚太地区为 6%;欧洲为 17%。 该公司表示,导致销量下滑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经济因素,此外,中国旅游业的急剧缩水在全球范围内影响着该公司的收入。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