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消息

宝石切磨式样-定义


消防员纪念物
由 Christopher Wolfsberg(克里斯托弗·沃尔夫斯堡)切磨的紫黄晶。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本系列第 2 部分(共 5 部分):有色宝石(非钻石)的价值要素、设计和切工品质

本系列文章最初于 2016 年发表在《GemGuide》上,研究了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质量要素,特别强调了切工品质在决定刻面宝石的价值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作为 GIA 研究员和切磨专家,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研究了各种切磨要素、调查了切磨师进行的选择和权衡及其原因,同时为评估有色宝石切工品质的各个方面提供了指导。

本文为原始系列的网页版,分为五篇独立的文章,在文体上和原文略有不同。

在本系列第 1 部分,我们回顾了影响有色宝石价格的七大要素:颜色、颜色的均匀性、产地、尺寸、净度、形状和切工品质。我们现在需要定义切磨式样的各个方面,以确定一些通用语言,重点阐述基本的刻面式样,同时简要介绍凸圆面宝石和珠饰。
 
刻面排列的线框图或绘图说明:其均根据真正宝石的扫描数据绘制,以展示宝石切磨的各个方面。正面模式(如图 2-14)使用 DiamCalc 程序建立;对折射率进行了调整,以表示所展示的宝石材料。DiamCalc 不能显示双折射。

刻面宝石的各个部位

一般而言,大部分刻面宝石都有共同的特征,如冠部、腰围和底部。但是,世界某些地区的许多宝石切工都有不规则的底部刻面(见图 2-01),即这些刻面本身就不符合正常的命名规则。

刻面排列线框图
图 2-01。这张插图展示了宝石和不规则底部刻面的常见特征。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宝石通常会经过切磨,以便观察者通过桌面-宝石冠部(顶部)的平坦刻面-观察光如何被吸收进来并反射到人眼中。腰围是宝石的外边缘,也是金属夹紧宝石,以将其固定在珠宝或艺术品中的位置。底部是宝石的下方部分。如果底部刻面延伸到下方的一个点,该点就叫做尖底。有时,尖底有一个与桌面平行的小刻面,叫做尖底刻面。
 
宝石的全深为宝石桌面到尖底的总厚度。宝石的冠部 高度(以直径百分比表示)有深有浅,具体取决于切磨式样。 底部深度(以直径百分比表示)也各有不同。如果底部深度太浅,宝石会出现透视区域,叫做漏窗;如果太深,则宝石在整体上显得比较暗。
 
许多被称为“本土切工”(下文详细讨论)的切磨方式可以用图 2-01 和 2-02 来说明。底部刻面常常很不规则。冠部可能稍显有序,但也可能像底部一样不规则。在本土切工宝石中,尖底可能会明显偏离中心(见图 2-02)。切磨师故意将这些宝石切磨为尖底偏向一侧的形式。重新切磨这些宝石可提高切工品质,但通常会影响颜色,大大降低其价值。

本土切磨
图 2-02。行业中所称的”本土切磨“的范例,标识出的尖底是有意远离中心位置的。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明亮式和刻面名称

有色宝石交易行业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主要交易钻石和主要交易有色宝石的人),有时,这两类人群对宝石的某些部位使用不同的名称。图 2-03 列出了这些刻面的最常见名称。

Brilliant Styles and Facet Names
Fig. 2-03. Although there may be inconsistencies in how the trade describes certain facets, these are the most commonly used terms.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桌面通常是冠部最大的中心刻面。 冠部主刻面钻石行业中的风筝面)通常为风筝形,位于星面(与桌面相邻的三角形刻面)和转折刻面上腰刻面(与腰围相邻)之间。冠部主刻面通常接近桌面边缘和腰围边缘。
 
有色宝石切磨师将接近尖底区域的底部刻面称为尖底刻面,虽然这些刻面与桌面并不平行(这种标签在有色宝石刻面切磨师使用 GemCad 软件生成的图表中很常见)。在本图中(见图 2-03),风筝形的尖底刻面也可能会被称作风筝刻面。当腰下刻面和尖底(或尖底刻面)之间有多圈三角形或风筝形刻面时,中间的一圈圈刻面叫做主刻面底部 主刻面。该区域可能会有几圈刻面,而它们都可以叫做主刻面,这常常会造成混淆。钻石行业使用腰下 半刻面来描述位于底部一侧腰围上的刻面,但有色宝石切磨师通常将其称为转折刻面
 
形状越不对称,刻面排列就越难以标准化。在图 2-04 中,刻面式样仍然是明亮式,但其中某些底部刻面的名称可能存在一些混淆,因为它们并不呈现明亮式切工的常见形状。

明亮式和刻面名称
图 2-04。形状越不对称,刻面排列就越难以标准化。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梯级切磨式样

许多刻面排列主要包括阶梯式切工,最经典的是祖母绿式切工(见图 2-05)。阶梯式切工可以切磨出任何形状。图 2-06 展示了椭圆形阶梯式切工。注意,刻面的交汇并不细致,有很多刻面不平行。商业化切磨宝石通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切磨精度越高,刻面的交汇情况就越好。请注意,尖底沿着该刻面排列底部形成一条线,而不只是一个点。底部仍然被称为尖底,而这条线通常称为龙骨或龙骨线。阶梯式切工通常有龙骨。

梯级切磨式样
图 2-05。祖母绿切磨的梯级切磨刻面排列。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梯级切工样式
图 2-16。椭圆形切工的梯级切磨刻面排列。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阶梯式切磨刻面有四条边,且上下边缘近乎平行。冠部刻面的上边缘与桌面边缘平行(或近乎平行),底部边缘与腰围平行(或近乎平行)。在大多数商业化切磨宝石中,会存在因阶梯交汇不理想而形成的三角形刻面。有时也会是五边形(如祖母绿式切磨宝石冠部的角;见图 2-05)。

混合切磨式样

混合切工表示切磨师在刻面排列中同时使用了明亮式切工和阶梯式切工。椭圆形和垫形通常切磨成阶梯式切磨底部和明亮式冠部(见图 2-07)。这会将光线分散为不同模式。请记住,颜色的均匀性对于有色宝石的价值至关重要。混合切磨式样也能让颜色更显均匀,同时最大限度降低尖底处小漏窗的影响。

混合切工风格
图 2-7。图 2-7。混合切工风格在刻面排列中同时使用了明亮式切工和阶梯型切工。椭圆形和垫型宝石通常会使用这种切磨方法。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对于更少见的切磨方式,如 Barion 切磨(见图 2-08),刻面名称会因切磨师的不同而有所变化。

Barion 切磨
图 2-08。Barion 切磨是混合切磨刻面风格的另一个例子。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玫瑰式切磨式样

玫瑰式切磨宝石有一个平坦的底部和一个达到顶点的圆顶形冠部(见图 2-09),由 3 个或更多刻面形成。玫瑰式切工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其形状与玫瑰花蕾类似,源自 16 世纪的钻石切工。到了 19 世纪,这种切式式样被运用到一些有色宝石中,如白铁矿和柘榴石。近年来,它成为了很多其他有色宝石的流行切磨式样。

玫瑰切磨
图 2-09。玫瑰切磨源自于 15 世纪的钻石切磨,目前被视为有色宝石的一种时尚切磨工艺。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非刻面切磨式样

宝石的非刻面切磨式样先于刻面式样出现,最早的形式是珠饰或凸圆面宝石。宝石珠可被打磨成不同形状和尺寸,并打孔以便穿线。这种材料从透明到不透明不等。

凸圆面:简单凸圆面和双凸圆面

简单凸圆面有一个圆润的顶部和平坦的底部(见图 2-10),而双凸圆面的顶部和底部均呈圆形(见图 2-11)。通常切磨凸圆面的传统形状为椭圆形。这可能是因为眼睛对椭圆中轻微的不对称不太敏感,不像圆圈等标准的圆形。椭圆形结合圆顶也很有吸引力。最近,许多形状(包括自由形状)都用于凸圆面中。术语“凸圆面”经常被用来描述除珠饰、雕刻品或刻面宝石之外的任何宝石形状。

简单的凸圆面
图 2-10。简单的凸圆面有一个圆润的顶部和平坦的底部。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双凸圆面
图 2-11. 双凸圆面的顶部和底部均呈圆形。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凸圆面:星光和猫睛光

对于星彩宝石(如星光红宝石)和猫睛光宝石(如猫眼金绿玉或碧玺),需要采用高拱椭圆形或圆形凸圆面切工,以呈现星光或猫眼效应,因为采用刻面切工时这类效应不可见。对于通常呈半透明到近透明的更高品质的星光或猫眼宝石,其背面的打磨品质具有更高的重要性。背面不应打磨(见图 2-12 的前两颗宝石)。Josh Hall(乔希·霍尔,Pala International, Inc. 副总裁)指出,如果为了提高宝石的透明度而打磨宝石背面,即使星光或猫眼效应不完全消失,也会相应减弱(图 2-12 的第三颗宝石)。对于较高品质的半透明和透明宝石,如果其猫眼或星光效应不太明显,有时对背面进行粗糙的打磨会让光带更明亮。星光和猫眼宝石的背面有时非常深,增加了不必要的重量。

猫眼宝石
图 2-12。对于呈现猫睛效果的透明和近透明宝石而言(在此例中是星光蓝宝石,顶排和中排),进行星光切磨,将其打造成一个高拱凸圆面形状,背侧则无需打磨,这种方式可最大限度体现猫眼效果。高度磨光的星光柘榴石(底排)表面会减弱星光的明锐度。摄影:Orasa Weldon(奥拉沙·韦尔登)/GIA(顶排、中排);Kevin Schumacher(凯文·舒马赫)/GIA(底排)

任何轮廓都可以在这些凸圆面变体中切磨出来(见图 2-13)。早期的凸圆面有时是雕刻出来的(印章、圣甲虫、浮雕等),如今,凸圆面有一些常见变体:双凸圆面、高凸圆面、空心凸圆面。空心宝石可能出于以下两个目的之一而打造:1) 用来骗人,即通过将彩色胶水注入纤薄的半透明宝石壁后,来加深某种颜色;或 2) 让颜色特别深的宝石变浅。

凸圆面变化
图 2-13。通过不同外形(上)和风格(下)的组合,可以呈现出不同的凸圆面效果。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凸圆面:浮雕和凹雕

浮雕和凹雕是如今最常见的雕刻凸圆面形式。浮雕通过将材料切掉来打造;图案设计浮突于材料表面之上。与浮雕相反,凹雕的图案设计被刻入宝石中,低于表面的最高部分。最常见的雕刻主题是历史或宗教人物,经常使用的材料具有不同的有色层(如带状玛瑙),可以用来打造或修饰图像(脸部为一种颜色,背景为另一种颜色)。贝壳和玛瑙是两种最常用的材料,另一些材料包括琥珀、珊瑚、煤玉和熔岩。
 
雕刻宝石可以采用任何形式,比如自由形状和几何形状;雕刻的花卉、动物或神兽;最近的现代雕刻宝石甚至可以复制家人的照片。近几十年来,这类宝石的手工雕刻已被现代化的超声波机所取代。用超声波方法切磨的复杂程度更高的宝石价值却不及手工切磨的宝石。

凸圆面:复合宝石

虽然复合宝石最常以凸圆面形式出现,但当两种或更多宝石材料结合在一起形成一颗宝石时,也会出现在刻面宝石中。常见的形式包括蛋白石二层石(两部分)和三层石(三部分)。有时,人们会将几颗刻面宝石粘合在一起,意图欺骗他人;冠部使用天然宝石材料,而底部却使用玻璃或某种合成材料。有色粘接层甚至可以改变表面颜色。嵌花是一种复合镶嵌艺术形式,可以将各种宝石镶嵌在一起,形成一幅画或马赛克。

形状和有时切磨式样产生的影响

如本系列第 1 部分“有色宝石价值要素”所述,宝石的形状或轮廓以及有时切磨式样是价值要素。某些形状的需求越高,相应宝石就越畅销。宝石的轮廓可以有各种形状,且每种形状几乎都有无穷无尽的刻面排列。图 2-14 显示了一些业内最常用的形状,每种形状都有多种刻面排列。其中一些名称可能会引起混淆。祖母绿可以指轮廓,也可以指该轮廓下的特定刻面排列或切磨式样。例如,雷地恩切工为具有祖母绿轮廓的明亮式切磨式样。方形祖母绿(一个争议性名称)即八边形祖母绿。三角形和 Trilliant 切工可以有平整的侧边曲线(有时带切角)或弧形的侧边曲线。其他轮廓形状名称未显示,包括水滴形、六边形、楔形、风筝形、菱形、五边形、平行四边形、S 形曲线、七边形、盾形及梯形。

常见形状
图 2-14。市场上最常见的一些刻面有色宝石形状。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切工品质类型

以上各节按切工的轮廓和刻面排列对流行切磨式样进行了分组和描述(玫瑰式切工、祖母绿式切工、凸圆面等)。但是,也可以对切磨的整体品质进行广泛分类和描述。请注意,命名以下品质类型主要出于方便目的,并且是由作者随机选择的。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当各种类型混合在一起且不易于分类时。

“本土切工”宝石

“本土切工”宝石通常表示外观比较粗糙的宝石,这种切磨方式几乎已经过时,因此被认为不太精准。如今,本土切工宝石在市面上很少见。
 
本土切工宝石通常使用立柱研磨机进行切磨(见图 2-15)。旋转磨盘 (C) 可提供研磨和磨光表面。木制粘杆 (D) 用于粘接宝石原石,可在安排扁平刻面位置时将宝石固定到位。每个刻面的角度都通过将粘杆置于一个特定的孔 (E) 中进行控制,但刻面切磨师可以通过改变压力大小和宝石与磨盘接触的时长,来控制切除部分的大小。安排不同的刻面位置时,可以通过将粘杆从机器上抬离,稍微旋转一下并将它重新插入同一个孔中(对于某一圈刻面),让宝石上的刻面呈放射状排列。这更是难上加难,因为首先会使用磨盘上的粗颗粒来安排刻面位置,然后通过在磨盘上打磨每个刻面,不断重复这一过程。很多宝石都是以这种方式生产的(见图 2-16)。请注意,轮廓通常并不对称,而且刻面位置也不太合适。通常,人们会精心切磨冠部,让各刻面整齐交汇,而底部会有多余的刻面、不均匀的刻面圈、参差不齐的刻面以及偏离中心的尖底。

立柱研磨机
图.2-15。传统的立柱研磨机很难保证切磨质量,成品质量更粗糙,精度也比较差。事实上,从这种方法演变出来的刻面排列通常会使宝石呈现出更均匀的颜色。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本土切磨宝石
图 2-16。通常情况下,用立柱研磨机切磨宝石会呈现不对称的轮廓和错位的刻面。红宝石(上和下),蓝宝石(中),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如上所述,人们认为使用立柱研磨机切磨宝石是一种比较粗糙的切磨方式,其操作不方便且准确度不高。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事实上,从这种方法演变出来的刻面排列有了很大的改善,能让颜色分布得非常均匀(请记住,颜色的均匀性至关重要)。 有些切磨公司很擅长同时使用立柱研磨机和现代刻面机,将刻面精心排列为旧式风格。

商业化切工宝石

“商业化切工”包括多种本土切磨式样(刻面排列),但切磨品质更高(见图 2-17)。尤其是其轮廓非常均匀、对称,而且刻面对称性更高。在本文中,商业仅指一般的切工品质,而非一般的宝石材料品质。在过去因本土切工宝石而著称的切磨中心,大师级切磨师可能仍在使用旧的切磨式样标准来切磨宝石,但之后会使用现代方法打磨修饰。显然,本土切工和商业化切工宝石都存在各种质量档次,而两者之间的边界往往很不清楚。

本土切磨宝石
图 2-15。对于商业化切磨的宝石而言,宝石的轮廓更均匀,宝石的对称性和刻面对称性也进一步改善。正长石(上)、拓帕石(中)和方柱石(下)。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设计师切工宝石

正如商业化切工和本土切工宝石之间的边界有点含糊不清,商业化切工和设计师切工之间的边界也同样不明确。在很多人眼中,这颗方柱石(图 2-17 中的第三个设计)采用的是设计师切工。

对“设计师切工”(也称“精密切工”)最恰当的描述是:设计师采用传统刻面方法,加上不寻常的刻面排列,使宝石呈现独特的正面外观模式的切磨方法(见图 2-18)。大多数设计师的目标是打造一种轮廓鲜明、独一无二的正面外观模式,这可以通过让宝石更加璀璨明亮,或故意形成漏窗来实现。在美国,有很多切磨师为经常参加各种贸易展的当地珠宝商及大型切磨公司(其中一些是美国宝石行业协会等组织的成员)切磨宝石。

本土切磨宝石
图.2-18。白钨石(上)、橄榄石(中)和角铅矿(下)是设计师切工的范例:采用传统刻面方法,加上不寻常的刻面排列,使宝石呈现独特的正面向上外观。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我们可以与汽车行业进行比较,以更好地理解设计师和工匠之间的区别。设计师设计了一种新车型后,熟练的工匠会在工厂里制造出数千台“一模一样”的汽车。在本文中,“设计师切工”与以传统方式打造的多种刻面排列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会打造全新的正面外观。但与汽车行业的类比在这里便不适用了,因为一旦产生视觉上有吸引力的新设计,它就会被大量复制,因为设计常常被分享给其他切磨师。那些复制这些设计的人也许更适合被称为“工匠”,由于他们没有采用更传统的刻面排列而且切磨得更精确,其宝石可以被称为“设计师切工宝石”。这也许就是有些人选择使用不那么容易混淆的术语“精密切工”的原因。

幻象式切磨和艺术切磨

 “幻象式切磨和艺术切磨”包括采用标准刻面的异常轮廓和采用凹刻面的标准轮廓(见图 2-19)。这些设计大多会对底部的已打磨凹槽进行独特的排列,形成动态轮廓。底部(或冠部)的已打磨凹槽有助于打造新的光影图案,这是传统刻面无法实现的。一些艺术家已经找到了使用奇形原石的方法,例如 Glen Lehrer(格伦•莱勒)使用薄原石进行圆环切磨。本讨论(本系列第 5 部分会再次提到)仅限于上文提到的刻面式样,不包括边缘区域(宝石背面有时会看似不经意地采用雕刻设计以及“光学圆盘效果”)。

本土切磨宝石
图 2-19. 幻象式切磨的范例。顶排:Christopher Wolfsberg(克里斯托弗·沃尔夫斯堡)切磨的紫黄晶(左)、商业化切磨的蓝色拓帕石(中)、Bernd Munsteiner(布恩·姆恩斯特纳)切磨的碧玺,由 Jeanne Larson(珍妮·拉森)、The Collector Fine Jewelry 友情提供(右)。底排:D.K.Kim(D.·K.·金姆)切磨的合成二氧化锆石,模仿 Wobito 风格(左),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切磨的石英(右)。摄影:Orasa Weldon(奥拉沙·韦尔登)/GIA(左上、左下);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上中、右上、右下)

“fantasy(幻象)”一词源于德语“phantasie”,意思是“想像”,意图将这种式样归类到传统的宝石术语中。Bernd Munsteiner(布恩·姆恩斯特纳)是最重要的幻象式切磨艺术家之一,他在 20 世纪 70 年代创造了该切磨风格。Munsteiner(姆恩斯特纳)专注于利用他所谓的“全反射”来“雕刻内部刻面”(有人如此说过)。这种风格的切磨师旨在用宝石材料来打造精致美观的作品。由于美国和国外工厂以及切磨师会使用品质欠佳的宝石和不太精细的工艺来大量生产一些最知名设计师的设计师切工宝石仿制品,因此,很容易找到价格比较便宜、切工不太精细的这类宝石。

总结

目前,工厂仿制艺术和精密切磨宝石品质的宝石,但仔细检验后会发现,其切磨品质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精度或品质。随着自动切磨机的问世,我们希望商业化切磨宝石的品质能够有所提升,从而消除各品质范围之间的界线。
 
在本文中,我们定义了各种宝石切磨式样的各个方面,以确定一些通用语言,并重点阐述了基本的刻面式样。同时,我们也开始研究切磨师的选择如何影响有色宝石的最终外观(和价值)。
 
在本系列的后续文章中,第 3 部分和第 4 部分将深入探讨切磨师进行的诸多选择及其原因,以及业内用于评估相对价值的各个要素。第 5 部分将讨论工艺问题。这些文章将共同为理解切工品质及其对宝石材料的重要影响奠定基础。

下一篇: 第 3 部分:“明暗程度”将探讨切磨决策如何对宝石的颜色品质产生深远的影响。

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是美国宝石研究院卡尔斯巴德鉴定所切工研究部的项目经理。加入 GIA 之前,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曾在美国宝石学会 (AGS) 切工专案组工作。他在那里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包括研发了一项专利。这项专利由 AGS 所有,为用于切工分级的 ASET 技术奠定了基础。2000 年进入 GIA 后,他成为研究团队的一份子,制定了适用于圆形明亮式切工钻石的 GIA 切工分级系统。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还撰写了《American Cut: The First 100 Years》(美国切工:开篇百年)

诚挚感谢宝石切磨师 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高级研究数据专家 Brooke Goedert(布鲁克·歌德特)、Pala International, Inc. 副总裁 Josh Hall(乔希·霍尔)、Gemstarz 的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Lotus Gemology 的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Uniquely K Custom Gems 的 Stephen Kotlowski(斯蒂芬·科特洛夫斯基)、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内容策略宝石学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及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鉴定部分析经理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他们悉心审核了本文并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本系列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发布于 GemGuide(《宝石指南》)2016 年 1/2 月刊第 1 期第 35 卷;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3/4 月刊第 2 期第 35 卷;第五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5/6 月刊第 3 期第 35 卷。请注意,原文没有在标题中使用术语“刻面”。但是,本系列的主旨即是刻面宝石。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2640 Patriot Blvd, Suite 240, Glenview, IL 60026-8075, www.gemguide.com
© 2016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保留所有权利。GIA 有权在 GIA.edu 上发布本文。


You are being redirected to GIA Alumni Association, LLC.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