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消息

有色宝石明暗程度


Placeholder Alt Text
许多珠宝商可能会避开切磨比例较深的宝石。但这颗锂紫玉的切磨比例较深,产生的小漏窗和正面颜色(俯视图)比侧视图颜色更加饱和。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本系列第 3 部分(共 5 部分):有色宝石(非钻石)的价值因素、设计和切工品质

本系列文章最初于 2016 年发表在《GemGuide》上,研究了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质量要素,特别强调了切工品质在决定刻面宝石的价值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作为 GIA 研究员和切磨专家,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研究了各种切磨要素,调查了切磨师进行的选择和权衡及其原因,同时为评估有色宝石切工品质的各个方面提供了指导。

本文为原始系列的网页版,分为五篇独立的文章,在文体上和原文略有不同。

关于图像:刻面排列的线框图或绘图(如图 3-09 左侧)根据真正宝石的扫描数据绘制,以展示宝石切磨的各个方面。正面模式(如图 3-09 右侧)使用 DiamCalc 程序建立;对折射率进行了调整,以表示所展示的宝石材料。DiamCalc 不能显示双折射。

切磨师的权衡

在讨论业内如何评估有色宝石的相对价值之前,应该意识到的是,您经常会看到切磨师必须做出各种选择的情况。例如,一位切磨师有一块非常薄的原石,碰巧它又极为罕见。他是将这块原石切磨成几块小宝石,还是切磨成一块很薄并存在严重漏窗现象的较大宝石呢?通常情况下,上述两种方案所得到的宝石价值基本相同。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其中一种方案得到的宝石价值会高很多。例如,如果将这块原石切磨成单颗宝石后,它是相同种类中尺寸最大的切磨宝石,切磨师也许会选择将其切磨成单颗宝石。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

暗度-良好、不良及其成因

很多珠宝行业人士认为,暗域就是观察宝石正面时看到的阴暗区域。这种说法并不全面。导致宝石中出现阴暗或黑色图案部分的原因有四种,而暗域只是其中之一。

  1. 吸收。 材料颜色很深(见图 3-01),光线无法穿透。穿过宝石的可见光的几乎整个光谱都被吸收了。这种类型的暗度属于不良暗度。 吸收
    图 3-01. 可见光的光谱几乎完全被深色尖晶石吸收了。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宝石中的深色图案
    图 3-02. 该图表说明了冠部和亭部角度对宝石的光反射能力的影响。部分数据摘自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的研究(《Gemological Digest》(宝石文摘)1988 年,第 2 卷,第 1&2 期,第 10-15 页)。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2. 漏窗。 光线穿过宝石时,没有被底部刻面从任何方向反射到观察者眼中。结果是您可以透视宝石。这会让宝石中部出现灰暗、混浊的区域(见图 3-02),会对宝石造成不利影响。我们将在本文的后面部分详细讨论漏窗现象。
  3. 暗域。光线进入宝石后,至少会有一条光线通过底部刻面反射回来,但不会通过冠部反射到观察者眼中。观察者可以在该陡峭刻面看到从宝石外部以较低角度反射的光。与从明亮光源(高光照区)反射的相邻刻面相比,强烈的对比使得低角反射变得非常暗,接近黑色或黯淡。虽然您应当从该刻面看到来自宝石外部的反射光,但您不能透视宝石;眼中的一切都是黑暗的。这就是真正的暗域,是底部角度陡峭的结果(见图 3-02)。


    底部越陡,暗域就越明显。优秀的切磨师能够将暗域转化为自己的优势。例如,切磨底部较深的浅色材料(锂紫玉或黄水晶)不仅能够让光线穿过宝石的路径变长,增加光的吸收(这只会略微改善一些宝石的品质),但也会使宝石的颜色更加鲜艳。由此产生的暗域似乎会通过对比增加颜色的色度(后文将详细介绍)。刻意选择角度来生成暗域,会给人一种宝石颜色更饱和的错觉。相反,利用角度来产生更多的反射光并减少暗域,会给人一种宝石颜色不太饱和的错觉。

  4. 观察者和物体反射。观察者通常会让宝石与眼睛保持 8 到 20 英寸的距离。光线通常会从他们的肩膀上方射入宝石,然后反射到眼中。与周围光源相比,观察者的颜色显得比较深(见图 3-03)。这就是所谓的观察者和物体反射(Harding(哈丁),1975 年《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1975 年秋季刊;及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2013 年)。

    观察者和物体反射
    图 3-03. 观察者的反射影响了对宝石暗区的感知度。插图:Bruce Harding(布鲁斯·哈丁)/GIA

    如果适度,这种类型的暗度也比较好。我们在许多宝石中看到的对比图案是观察者头部和上部躯干反射的结果(见图 3-04)。观察者反射非常重要;由此产生的对比图案会影响宝石的明暗度印象。

    观察者和物体反射
    图 3-04. 宝石中对比图案的暗区通常是观察者头部和躯干的反射。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为了更好地理解观察者反射,可以想象一下,在一个充满白光的环境下,刻面宝石看起来会是怎样的。如果宝石只反射白光,则不会出现任何对比图案(见图 3-05 的方框 A)。如果您用荧光红色面具遮住脸和肩膀(见图 3-05 的方框 B),然后在只弥漫着白光的环境下观察宝石,这就是您会看到的情形(见图 3-05 方框 C)。如果您靠近宝石,将有更多红色光从整颗宝石中反射出来(见图 3-05 方框 D)。如果房间内没有光线,观察者的脸上照射着一束光,结果会完全相反,即宝石显得比较暗,而观察者的脸部被反射为明亮区域。

    Observer and object reflection
    Fig. 3-05. An example of how an observer influences the contrast patterns of light and dark in a gem. Box A: a gem in fully diffused white light. Box B: a hypothetical observer covered with a fluorescent red mask. Box C: the observer’s reflection in red on the gem. Box D: as the observer moves closer, the stronger and darker his reflection.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观察者反射较明显的另一个示例是深色的领结效应。图 3-02 显示了样本宝石中的领结(12 点和 6 点方向)如何随底部角度的变化而变化。这仅仅是观察者反射发生在较窄底部角度范围内所导致的结果。

对比度对宝石悦目度的影响

宝石中的可见对比图案无论是由观察者反射还是暗域造成的,都会影响宝石的颜色、亮度及悦目度。对比图案由刻面布局(角度和位置)所致。较传统的切磨样式会淡化对比图案,使外观颜色更加均匀柔和。但是,强烈的对比(最好的例证是幻象式切磨宝石的深色区域)能够营造更强烈的颜色印象,并打造更动态的外观(见图 3-06)。

日光石和碧玺切工
图 3-06. 幻象式切磨充分利用对比度,在日光石和碧玺宝石中营造更强烈的色彩印象。由 John Dyer(约翰·戴尔)切磨。摄影:John Dyer & Co.

下面的插图(见图 3-07)展示了对比度对颜色感知的影响。图中所有圆圈的蓝颜色都是相同的。但是,左侧圆圈的对比较右侧圆圈更强。由于与灰色之间的对比较弱,右侧圆圈的蓝色在整体上显得较淡。这说明强烈的对比度更具吸引力,能够产生更鲜艳的颜色。

圆圈系列
图 3-07. 尽管所有圆圈均为蓝色,但左侧高对比度暗区圆圈的蓝色更加亮眼夺目。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遗憾的是,在颜色已经非常饱和的宝石材料中,许多设计的强烈对比也可能会使颜色显得更暗,甚至太暗。

漏窗和深度

如上所述,强烈的对比能加深颜色的印象,并改善其均匀性。弱对比则正好相反。这里有三颗浅粉红色宝石(见图 3-08),每颗宝石的桌面下方都有一个漏窗区域。当漏窗变大时,宝石中部的颜色会变弱,并且会变得不太均匀。

尖晶石
图 3-08. 三款尖晶石显示了漏窗的影响:左边带大漏窗的尖晶石展现出三款宝石最微弱和最不均匀的颜色。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切磨师的权衡:切磨师必须决定是切磨成直径较大且重量较大(漏窗更大)的宝石,还是直径较小但没有漏窗的宝石,前提是这二者的价值相当。在图 3-02 中,切磨师可能会选择使用略浅的底部 (57%),因为其颜色已经足够浓郁,漏窗对宝石的正面外观和价值影响不大。这也可能意味着,他们可以提高原石生成的宝石产量,宝石的最终价值将比采用 62% 底部深度切磨的小直径宝石要高。另一些人可能认为,深度必须至少达到 62% 才能获得原色,这一点更重要。

宝石的折射率 (RI) 可以决定理想的深度,以避免出现漏窗。折射率可以衡量特定宝石材料使光线弯曲的程度。反射率越高,宝石就越不需要切磨得太深,以免出现漏窗。这就是切工精良的钻石 (RI 2.417) 可以被切磨得更浅的原因,即使在倾斜时也不会出现漏窗。

宝石图
图 3-09. 即使是以相同的比例切磨,不同折射率的宝石也可能呈现出不同的正面外观。绿柱石 = RI 1.589;钙铝榴石 = RI 1.74。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图 3-09 显示的是绿柱石、钙铝榴石柘榴石以及倾斜 15 度的钙铝榴石柘榴石,当您在插图中从上到下移动时,其浓度会变得稍浅。左图反映了右侧宝石材料使用的确切比例,珠宝商往往会避免让宝石达到前两排的深度。正面外观差异是由宝石的折射率造成的。

插图中的柘榴石没有漏窗,当倾斜为陡峭的比例或比例较浅时,则会出现漏窗。相对于另外两颗深度较大的宝石,绿柱石的漏窗程度是最低的。第一颗深度不够大,无法避免出现漏窗。注意椭圆形绿柱石(从上到下第二颗)中刻面的位置是如何渐渐靠近,以减少漏窗现象的。如果切磨师处理的是石英(RI 1.54,低于绿柱石和柘榴石),这种宝石需要比图中任何宝石都要深的比例,以免出现漏窗。

除了不能将光线反射回观察者眼中,漏窗的不足之处还在于,宝石后面的任何东西都会影响宝石颜色。当存在漏窗的宝石镶嵌在吊坠中时,皮肤颜色或其接触的织物都会影响外观颜色。这在浅色宝石中更明显。请注意,当颜色色度很高时,小漏窗便不太明显,也不太引人注意,还可以让过度饱和的颜色显得略淡一点,这对宝石是有益的。

亮光和深度(浅、深、可接受)

在珠宝行业,“亮光”这一术语并不少见,但每个人在使用时并不一定指相同的东西。由于使用混乱,2004 年,当 GIA 发布关于即将推出的钻石鉴定系统的信息时,便开始使用“亮度”一词。GIA 对亮度的定义是:“从正面看一颗已切磨的钻石时,钻石内外部对“白色”光线反射的表现或程度”。 

对某些人来说,亮光指的是宝石具有的“生命力”。当您晃动和倾斜宝石时,它会发光吗?光线会在宝石中“翩翩起舞”吗?对另一些人来说,“亮光”这一不太具有技术性的术语可能并非指从宝石中反射的白光,而是有色光。颜色仍然非常重要,在一颗切工精良的宝石中,反射的大部分光线都需要颜色的渲染,才能让宝石璀璨夺目。一颗切工不良的有色宝石会存在黯淡的浅色区域,因此不太闪亮。

我要使用的是“亮度”一词,但在意思上和 GIA 描述钻石时使用的亮度有所出入,因为后者不适用于有色宝石。在谈论有色宝石时,亮度需要包括颜色色度。遗憾的是,良好的亮度取决于良好的颜色深度,以便获得所需的色度。如果我们想要切磨的宝石颜色均匀,从这颗宝石中反射的明亮白光便可让其颜色变淡。

作家及世界一流的红宝石和蓝宝石专家 Richard Hughes(理査德·休斯)指出,在切磨有色宝石中,“通常,最靠近腰围的底部刻面被切磨得太陡,而尖底处的刻面则太浅;通常只有中间的底部刻面角度比较合适。这会形成三个不同区域:腰围附近的暗域、尖底附近的漏窗以及中间的亮光……”图 3-02 使用通用术语说明了这一点,显然,切磨师应该避免刻面宝石太浅或太深。但什么是太深或太浅呢?

切磨师的权衡:即使没有漏窗,许多珠宝商也会避开切磨比例较深的宝石,因为他们认为,这种宝石镶嵌在珠宝中并不美观。珠宝商通过观察宝石的轮廓来判断它是否太深。珠宝商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切磨比例足够浅,同时不带漏窗的宝石。这样一来,珠宝商就会影响到切磨师,甚至部分市场价格,因为切磨师很难售出切磨比例较深的宝石,即使这些宝石的颜色更均匀,正面外观更佳。

锂紫玉俯视图与侧视图
图 3-10. 许多珠宝商可能会避开切磨比例较深的宝石。但这颗锂紫玉的切磨比例较深,产生的小漏窗和正面颜色(俯视图)比侧视图颜色更加饱和。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实验:设计师切工和混合切工样式

切磨师的权衡:实验。设计师们经常努力跳出固有思维模式,在宝石中尝试有关对比度和图案的新想法。即使在颜色不均匀或比较淡的情况下,设计师也可能会尝试利用漏窗,创造出独一无二、令人惊艳的设计。此外,一些设计侧重于将明亮的光线从桌面下方反射到观察者眼中,而由于反射光太亮,对比不太强烈,宝石颜色会变淡。这种亮度可能也是预期图案的一部分。归根结底,其实验成功与否,取决于市场对宝石最终“外观”的接受程度。

以上对亮光的讨论关注的是比较传统的切磨样式。设计师切工带来了迥然不同的方法,其中,闪光和亮度是主要目标,这一点类似于钻石切磨,而颜色的均匀性和色度则退而求次。

这种切磨样式不允许出现漏窗,而正面图案非常重要。20 世纪 80 年代初打造的 Spirit Sun(见图 3-11)充分体现了这一设计理念。所有刻面都经过精心设计,能够将白光反射到观察者眼中,形成非常细微的对比图案(这也使得这颗浅色黄水晶的细微色域从正面来看更加明显)。

黄水晶俯视图与侧视图
图 3-11. 这颗黄水晶是 Spirit Sun 设计师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发的切工示例,着重于表现闪光和亮度,而不是颜色均匀度和色度。请注意,由极细微的对比图案导致的正视图(左)中的细微色域。由 Werner Anschvetz(沃纳·安修司)预成型,由 Hans J. Roehrig(汉斯.罗里格)切磨。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决定宝石亮度和我们的亮度印象的,不仅在于宝石反射到我们眼中的光线总量(图 3-11 中的 Spirit Sun 能够反射大部分入射光),还关乎感知模式。认知科学家(他们研究视觉和人类感知事物的方式)告诉我们,刺激我们的眼睛和大脑(我们的视觉系统或 VIS)的过程并不简单。我们的 VIS 还会处理所有可用线索;例如,我们认为宝石能够从自身内部生成光线,形成的图案会随着宝石的移动而改变。这种图案是由光与宝石刻面设计之间的相互作用形成的。这种图案会影响我们对亮度的感知。

在图 3-12 中,每个圆圈的表面面积都是 50% 为暗,50% 为白光。“左下方圆圈的方格图案使它在视觉上更有吸引力。如果宝石能够反射所有光线(全部白光),并且没有可见的阴暗区域,其测量的亮度比带有明显阴暗区域的宝石更高,但外观吸引力却远远不及后者。例如,图 3-07 的右列(上方)似乎比左列更加黯淡,这是因为其对比度较弱。这些图像表明,虽然良好的光反射是形成“亮光”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对比度是正面亮度的关键因素。显然,当阴暗区域太多或阴暗区域分布不良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吉尔伯特森,2013 年)

圆圈
图 3-12. 人类视觉系统 (VIS) 如何处理对比度和图案对我们感知宝石亮度的影响。明暗区域对比度是宝石正面亮度的关键因素。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这颗黄色三角形切工绿柱石中的可见深色图案可能太多了(见图 3-13)。这能让浅色宝石的颜色显得更深,从而让宝石更畅销。类似于钻石切磨师,一些有色宝石设计师努力让宝石呈现强烈的对比。这种强烈的对比会形成各种形态各异、趣味盎然的图案。一些设计师则会创造对比不是很强烈但却更精致的设计。这两种设计各有千秋。在饱和颜色中增添大量深对比色会使这颗宝石的颜色过深(见图 3-14)。如果切磨师对图案的效果比较敏感,便能有效改善宝石。当切磨师选择了不合适的设计时,宝石的颜色会变淡(对比太强烈使宝石太暗;对比太弱或不存在使宝石太亮,如 Spirit Sun)。

绿柱石俯视图和侧面图
图 3-13. 这颗绿柱石的切磨师选择了深色图案,以便在正面朝上(左)观看时,呈现出更深的颜色。这样可能有助于提高宝石的适销性,但正面亮度可能受到影响。由 Maria Atkinson(玛丽亚·阿特金森)切磨。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紫水晶俯视图和侧视图
图 3-14. 在饱和颜色中增添了大量深对比色,对于这颗紫水晶而言,会使宝石变得颜色过深,几乎所有亮度都会消失。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GIA

切磨设计师喜欢尝试钻石行业一直都很受欢迎的各种“明亮式”切工风格,比如雷地恩切工。有色宝石行业的一些人不喜欢采用设计师切工的蓝宝石、红宝石或其他有色宝石,因为他们觉得老式切磨风格能更好地呈现宝石颜色(而且通常会使颜色更均匀)。这是就“亮光”而言需要权衡的另一个方面。

许多设计师使用 GemCad 和 GemRay 等电脑程序来精心修改刻面排列,看看他们的方案对设计有何影响(图 3-15 来自 GemRay)。几年前,有人曾将 GemCad 生成的图表(切磨方案)收集到数据库中。当时,这类图表有 4,000 多张(部分受版权保护)。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图表出现了,现在,人们还为众多公开发表的设计建立了在线资源库

刻面宝石
图 3-15. 许多设计者使用电脑程序做刻面排列的试验,看看他们的方案对设计有何影响。此插图使用 GemRay 生成。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我们讨论了影响我们对亮度的认知的概念。现在,让我们来谈谈如何评估宝石切工对亮度的整体影响。请记住,良好的颜色亮度取决于颜色深度。让我们先拿宝石成品。当您倾斜并移动宝石时,宝石的大部分区域都应展现出良好的亮度(及鲜艳的颜色)。在珠宝行业,亮度为 50% 的宝石仍被认为很有吸引力。但是,有太多阴暗区域(由深切磨比例造成)或漏窗(由浅切磨比例造成)及较弱彩色亮度的宝石则价值略低。亮度越弱,价值越低。随着切工品质降低,不均匀图案造成的影响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记住,颜色即王道,看起来鲜艳生动的颜色有助于提高价值。太亮或太暗会使颜色变淡,因此,切磨师会尽量使亮度和暗度达到平衡,让宝石看起来具有最佳颜色色度。

下一篇:第 4 部分:“共同影响价值的一些因素”深入分析了切磨师的各种选择,并探讨了业内用于评估相对价值的其他因素

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是美国宝石研究院卡尔斯巴德鉴定所切工研究部的项目经理。加入 GIA 之前,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曾在美国宝石学会 (AGS) 切工专案组工作。他在那里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包括研发了一项专利。这项专利由 AGS 所有,为其用于切工分级的 ASET 技术奠定了基础。2000 年进入 GIA 后,他成为了研究团队的一份子,制定了适用于圆形明亮式钻石的 GIA 切工分级系统。Gilbertson(吉尔伯特)还撰写了《American Cut: The First 100 Years》(美国切工:开篇百年)

诚挚感谢宝石切磨师 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高级研究数据专家 Brooke Goedert(布鲁克·歌德特)、Pala International, Inc. 副总裁 Josh Hall(乔希·霍尔)、Gemstarz 的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Lotus Gemology 的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Uniquely K Custom Gems 的 Stephen Kotlowski(斯蒂芬·科特洛夫斯基)、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内容策略宝石学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及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鉴定部分析经理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他们悉心审核了本文并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本系列第一和第二部分发布于 GemGuide(《宝石指南》)2016 年 1/2 月刊第 1 期第 35 卷;第三和第四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3/4 月刊第 2 期第 35 卷;第五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5/6 月刊第 3 期第 35 卷。请注意,原文中没有在标题中使用术语“刻面”。但是,本系列的主旨即是刻面宝石。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2640 Patriot Blvd, Suite 240, Glenview, IL 60026-8075, www.gemguide.com
© 2016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保留所有权利。GIA 有权在 GIA.edu 上发布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