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消息

共同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因素


碧玺
这些碧玺经过精心加工,具有简单的形状和阶梯式切磨刻面样式,以彰显其诱人的色域。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本系列第 4 部分(共 5 部分):有色宝石(非钻石)的价值因素、设计和切工品质

本系列文章最初于 2016 年发表在《GemGuide》上,研究了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质量要素,特别强调了切工品质在决定刻面宝石价值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作为 GIA 研究员和切磨专家,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研究了各种切磨要素,调查了切磨师进行的选择和权衡及其原因,同时为评估有色宝石切工品质的各个方面提供指导。

本文为原始系列的网页版,分为五篇独立的文章,在文体上和原文略有不同。

刻面排列的线框图或绘图(如图 4-02)根据真正宝石的扫描数据绘制,以展示宝石切磨的某些方面。

在本系列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谈到为了尽力提高有色宝石的价值,切磨师需要做出许多决定和权衡。这些选择可以是最大程度地增加重量或净度,但通常是尽量改善所有价值要素之首:颜色。本章将继续探讨宝石的颜色和价值,并深入研究切磨师的决策。

色域(颜色不均匀)

蓝宝石原石
图 4-01. 蓝宝石原石。摄影:Jonathon Muyal(乔纳森·穆亚尔)/GIA
之前,我们提到过色域这种价值因素,并将其描述为宝石中颜色的不均匀分布。色域通常由宝石形成过程中温度变化或某些微量元素吸收不均匀造成,如这些蓝宝石所示(见图 4-01)。可见色域从轻微到明显不等。与净度一样,色域的位置和对比度很重要。如果切磨师仔细规划刻面排列,将色域很好地隐藏起来,其对宝石价值的影响微乎其微。经验丰富的切磨师通过让不均匀的色域与腰围平行,或将一小点浓郁的颜色置于尖底,来消除色域的正面效应。还记得第一部分中尖底偏离中心的本土切磨宝石(见图 4-02)吗?这类切磨方式利用位于尖底的深色点,让该颜色遍布宝石的正面外观。该颜色点并不位于中心,因此,切磨师会让偏离中心的尖底利用该颜色点,使其呈现均匀分布的效果。将尖底重新切磨到中心会去除该颜色点,且最终的宝石颜色会淡很多。

刻面排列
图 4-02. 本土切磨的宝石,尖底处往往会有一处浓郁的颜色,正面朝上观看时,颜色会分布至整颗宝石。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蓝宝石以色域著称,这给切磨师带来了不少挑战(见图 4-03)。许多产自澳大利亚和泰国的蓝宝石呈绿色,但放大后观察,您会发现,绿色实际上是蓝色和黄色色域相互作用的结果。有些这种蓝宝石呈肉眼可见的蓝-绿色色域,这非常有趣。较便宜的多色蓝宝石(呈不同颜色,如蓝色和橙色,绿色和蓝色等)在一些市场很畅销。

蓝宝石
图 4-03. 蓝宝石中的色域对切磨师带来了诸多挑战。摄影:Jonathon Muyal(乔纳森·穆亚尔)/GIA

请务必记住,很多天然宝石会呈现出一定程度的色域,这通常表示宝石是天然的。有一些宝石正因拥有独特的色域而价值不菲。两颗紫黄晶(见图 4-04)和一些多色碧玺(见图 4-05)具有轮廓清晰的色域。紫黄晶是一种同时包含紫水晶和黄水晶的晶体,其色域是由晶体中铁的氧化态不同而形成的。人们认为,这是由晶体形成过程中温度的不同导致的。相对于混合色宝石,色域形成了有趣对比图案的宝石在市场上的需求更高。在这些情况下,人们会故意让色域从正面可见。

紫黄晶俯视图和侧视图
图 4-04. 设计师切工往往会通过创造有趣的对比图案来彰显色域,如同这颗紫黄晶中所呈现的效果。由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切割。摄影:Orasa Weldon(奥拉萨·韦尔登),© GIA。
碧玺
图 4-05. 这些碧玺经过精心加工,具有简单的形状和阶梯式切磨刻面样式,以彰显其诱人的色域。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双折射

宝石将光线分散为偏振方向互相垂直的两束光线,这种现象叫做双折射(如碧玺、橄榄石和丹泉石)。单折射宝石不会将光线分散为几束光线(如尖晶石、蛋白石、琥珀和钻石)。在双折射宝石中,每束光线都有不同的折射率测量值。两束光线的 RI 值之间的差值叫做双折射率,也是测量值。绿柱石(海蓝宝石)、刚玉(蓝宝石和红宝石)或碧玺等宝石均为双折射宝石,但双折射率较低。双折射现象在 RI 差较大的宝石(如锆石)中更容易观察到;刻面边缘在 10 倍放大镜下可见。模糊的刻面边缘与高双折射率相关(超过 10)。

双折射宝石有两种类型。在单轴宝石中,有一个具有单折射特性的方向(进入该方向的光线不会分散为两个光束),这叫做光轴。双轴宝石有两个可作为光轴的方向。切磨师应尽量考虑到这一点。一般而言,应将双折射宝石的桌面切磨得刚好与其光轴垂直。对此也有明显的例外情况,为了加深理解,请阅读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关于多向色性的文章。单折射宝石(如柘榴石或尖晶石)能够以任意方向切磨。

多向色性

当光线被分散为两束光线(双折射)时,这两束光线可能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或色调和强度不同的相同颜色。宝石会从不同方向吸收光谱的不同部分,从而使颜色表观不同。表现出强烈多向色性的宝石有赤柱石、刚玉、锂辉石、碧玺和丹泉石。切磨宝石时,切磨师需要格外注意,以使宝石正面呈现最佳颜色。较淡或不太理想的颜色会降低宝石的潜在价值。

这是蓝宝石晶体的横截面(见图 4-06),显示了常见的色域和光轴。在与光轴成直角的方向观察到的颜色经常会呈现不同的浓度或不同的色彩。这对于蓝宝石、海蓝宝石和碧玺来说尤其如此。有时,正面呈现的混合颜色极具吸引力,例如丹泉石。这块丹泉石被切磨成刻面垂直于光轴(见图 4-07)的样式,每个刻面呈现不同的颜色。有时,切磨丹泉石时,可以让原石朝向特定的方向。这样,当颜色混合时,我们可以把混合的不同颜色看作一种颜色,从而改善宝石的正面外观。

蓝宝石晶体
图 4-06. 该插图展示如何将色域沿光轴排列,这在蓝宝石和其他宝石中较为常见。在与光轴成直角的方向观察到的颜色经常会呈现不同的浓度或不同的色彩。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丹泉石
图 4-07. 这块丹泉石被切磨成刻面垂直于光轴。每个刻面(上、右和左)呈不同的颜色。这个立方体较小,所以颜色不太饱和。较大立方体的颜色会更加饱和。丹泉石。由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切磨。摄影:Jonathon Muyal(乔纳森·穆亚尔)/GIA

切磨师的权衡:切磨师往往面临两难境地;保留重量还是呈现最佳颜色。最佳颜色的所在位置可能只适合将一块原石切磨成几颗小宝石,而不便切磨成颜色较淡或不太理想的大颗宝石。成品宝石的预期最终重量和预估售价会影响切磨师的切磨方向,以实现盈利最大化。

绿色碧玺有时带有切磨师称为“闭合 c 轴”的元素。这表示光轴会吸收以该方向进入宝石的所有光线,从而形成一个黑色不透明的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切磨师必须以与光轴垂直的方向进行切磨,即便如此,深色区域也会反射回宝石中。图 4-08 显示了两颗碧玺,左侧碧玺带有闭合的 c 轴,而右侧碧玺则带有开放的 c 轴。为了消除闭合 c 轴(左侧)的影响,大多数切磨师会将末端刻面沿 c 轴切磨得非常陡,这样黑色端就不会反射到宝石正面(图 4-08 没有这样做,因此两端呈黑色)。

切磨师的权衡:切磨带闭合 c 轴的宝石时,只能选择采用阶梯式切工样式,并将两端切磨成较陡的角度。如果原石为奇异形状,切磨师可能必须保留这些吸收光线的暗区,从而使颜色变得不太理想。

碧玺
图 4-08. 左侧的碧玺带有闭合的 c 轴,为此,末端均呈现黑色。光线无法穿过闭合的 c 轴。右侧的碧玺带有开放的 c 轴,末端的颜色与宝石其余部分一样浓郁。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当强多向色性宝石切磨成圆形且 c 轴与桌面刻面平行时,会形成多向色性“蝴蝶结”,即这颗碧玺中可见的蓝-绿色和黄-绿色区域(见图 4-09)。

切磨师的权衡:切磨师必须确定多向色性颜色是否具有吸引力,或是否会降低成品宝石的潜在价值。对于一些宝石来说,这非常容易。对于丹泉石,他们经常试图把两种相反的颜色组合在一起,而对于碧玺来说,两种不同的颜色会使其吸引力降低。

碧玺
图 4-09. 这颗碧玺展示了一种多向色性蓝-绿色和黄-绿色的“领结”。切磨师决定切磨成圆形,使 c 轴与桌面刻面平行。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宝石尺寸

切磨师的权衡:一块颜色均匀的原石可以切磨成不同颜色强度的宝石,因为其尺寸和比例各不相同。例如,当由浅色原石切磨的宝石达到一定尺寸以形成足够的颜色饱和度时,人们便认为它具有吸引力。如果原石看起来颜色很浅,切磨师可能会考虑将其切磨成比较大、切磨比例比较深的宝石,而不是几颗颜色浅淡、切工精良的宝石。

在图 4-10 中,四颗宝石都由颜色非常均匀的同一块材料切磨而成(由于空间有限,仅显示了宝石的一半)。最大的两颗宝石颜色太深(左侧)。第三颗宝石的颜色饱和度很好,最后一颗宝石的颜色则开始变得太浅。为了达到最佳的颜色范围,这一大块原石应该被切磨成和第三颗宝石(7.5 毫米)差不多大的宝石,尺寸范围大概为 6 至 12 毫米。

四颗宝石
图 4-10. 本插图中的 7.5 毫米宝石具有最佳的色度,说明可利用大块原石,切磨成 6 到 12 毫米的尺寸,以获得最佳的颜色范围。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总结

正面颜色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消除多向色性的影响方面以及普通色域方面。宝石也必须有适量的颜色饱和度。增大宝石尺寸可以增加颜色饱和度,但这两者都取决于原石的特征。

毫无疑问,美丑与否因人而异,但数百年来,宝石一直都以刻面的形式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在这段时间里,许多形式的宝石消失了,因为它们在视觉上不太具有吸引力。本节讨论的核心是哪些因素让宝石的切磨吸引(或不吸引)我们。我们希望看到鲜艳的颜色。我们希望看到有趣的视觉图案。您需要询问自己,您考虑购买的宝石切工是否能够改善宝石颜色,让宝石更加鲜艳,并最终形成有趣的视觉图案,而不仅仅满足于“足够好”。宝石应该具有某种让人惊叹的元素。

到目前为止,本系列的重点一直都是切磨师如何改善所有价值要素之首:颜色。但切磨师也可以通过其精湛的工艺和对细节的关注,为宝石带来额外价值。在本系列的下一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我们将介绍宝石的刻面排列和磨光,以及工艺的其他领域。

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是美国宝石研究院卡尔斯巴德鉴定所切工研究部的项目经理。加入 GIA 之前,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曾在美国宝石学会 (AGS) 切工专案组工作。他在那里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包括研发了一项专利。这项专利由 AGS 所有,为用于切工分级的 ASET 技术奠定了基础。2000 年进入 GIA 后,他成为研究团队的一份子,制定了适用于圆形明亮式切工钻石的 GIA 切工分级系统。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还撰写了《American Cut: The First 100 Years》(美国切工:开篇百年)

诚挚感谢宝石切磨师 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高级研究数据专家 Brooke Goedert(布鲁克·歌德特)、Pala International, Inc. 副总裁 Josh Hall(乔希·霍尔)、Gemstarz 的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Lotus Gemology 的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Uniquely K Custom Gems 的 Stephen Kotlowski(斯蒂芬·科特洛夫斯基)、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内容策略宝石学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及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鉴定部分析经理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他们悉心审核了本文并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本系列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发布于 GemGuide(《宝石指南》)2016 年 1/2 月刊第 1 期第 35 卷;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3/4 月刊第 2 期第 35 卷;第五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5/6 月刊第 3 期第 35 卷。请注意,原文没有在标题中使用术语“刻面”。但是,本系列的主旨即是刻面宝石。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2640 Patriot Blvd, Suite 240, Glenview, IL 60026-8075, www.gemguide.com
© 2016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保留所有权利。GIA 有权在 GIA.edu 上发布本文。


You are being redirected to GIA Alumni Association, LLC.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