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消息

有色宝石切工品质:注意事项


Ametrine top view cut
仔细查看从紫黄晶桌面延伸至背面的 v 形凹槽,可知凹槽已经过精心打磨,凹槽末端没有碎裂和磨痕。这是典型的高品质幻象式切磨宝石。由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切磨。摄影:Jonathan Muyal(乔纳森·穆亚尔)/GIA

本系列第 5 部分(共 5 部分):有色宝石(非钻石)的价值要素、设计和切工品质

本系列文章最初于 2016 年发表于《GemGuide》,研究了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质量要素,特别强调了切工品质在决定刻面宝石价值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作为 GIA 研究员和切磨专家,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研究了各种切磨要素,调查了切磨师进行的选择和权衡及其原因,同时为评估有色宝石切工品质的各个方面提供了指导。

本文为原始系列的网页版,分为五篇独立的文章,在文体上和原文略有不同。

刻面排列的线框图或绘图(如图 5-08)根据真正宝石的扫描数据绘制,以展示宝石切磨的某些方面。正面图案(如图 5-03,右)使用 DiamCalc 程序建立;对折射率进行了调整,以呈现所展示的宝石材料。DiamCalc 不能显示双折射。

工艺如何影响价值

在关于切工影响有色宝石价值的系列文章的第五个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中,我们探讨了工艺对切工品质的影响。工艺是一个广义的术语,用于表示切磨师对成品宝石的细节的关注程度。大多数有色宝石都被切磨成了各种花式形状,刻面变化多样。因此,一些方面的重要性次于其他方面。工艺的细微差异并不像实现最佳颜色那样重要。

然而,对细节的苛求可以换来更高的价格。随着整个宝石类型的普遍升值,细节将变得愈加重要。色彩浓郁黄水晶,切工精良对增值贡献不如颜色出众的碧玺。但是,对于那些非常罕见的昂贵宝石来说,情况则有所不同,比如一颗切工精良、颜色极好的蓝宝石,切工卓越对增值贡献不大。

切工品质:需要注意的考虑因素

工艺中包含许多会对价值产生巨大影响的要素。

轮廓。 宝石的轮廓,或者说是形状,应当优美雅致,赏心悦目,在适用情况下采用对称结构。切工、颜色或稀有性非常突出的成品宝石,只要是对称的,即使形状稍微差强人意也能被人们所接受(见图 5-01,第 1 行)。

如果切磨师认为原石是重要的宝石,他们可以保留原石的大部分重量。如果轮廓缺乏对称性(见图 5-01,第 2 行),则每克拉单价会下降,但保留下来的重量会让其价值高于颜色或尺寸处于平均水平的同类宝石。


Stone shapes
Fig. 5-01. While all of these figures are pear shaped, none could be considered an idealized pear shape.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桌面。 桌面应居中,平行于腰围,并采用该类宝石的一般形状。椭圆形宝石上的矩形桌面看起来不太相称(见图 5-02)。

通常而言,任何刻面布局要实现最佳外观都要有一个最佳桌面尺寸,相应的大小会根据诸多因素而有所不同(见图 5-03)。根据刻面的排列,桌面较大的宝石会呈现出漏窗现象。非常小的桌面通常都是不太可取的,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小桌面也无法将漏窗现象最小化。更高的冠部可以保留更多重量,会让宝石形成头重脚轻的感觉。

切磨师可以选择将深色宝石切磨成一颗桌面较大的宝石,而不是多颗小宝石。如果是颜色极深的宝石,大桌面与浅比例的切磨方案更为可取,因为这样可以让颜色变浅一些,更接近单价较高的颜色范围。

Oval Shape
Fig. 5-02. Table size and shape should be appropriate to the overall gem shape. This rectangular table looks out of place on this oval gem.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桌面大小与刻面排列
图 5-03. 左栏显示宝石的桌面大小与刻面排列,接着是宝石正面朝上的图像,最后是宝石倾斜 15 度的图像,表明采用这种刻面排列的宝石,其桌面更大,漏窗就更大。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肩部。 心形、椭圆形和梨形宝石的肩部看起来略显干瘪,没那么赏心悦目(见图 5-01,第 1 行,第四个梨形)。如果整体轮廓仍然美观,则宽阔的肩部也可以接受。

尖底或龙骨线。 宝石的尖底或底部的龙骨线必须居中(见图 5-04)。偏离中心的程度越明显,对切工品质的影响就越大。

Culet Line
Fig. 5-04. Faceted spinel, euclase, and iolite showing off-center culets and keel lines. Photos: Robert Weldon/GIA

一般对称性。 正面观察宝石,在脑海中将其分为两半或四等份(若为五角形则分成五等份),看看各个部分是否完全相同。如果在匹配方面有明显的瑕疵,也会影响对切工品质的评价,最终影响到宝石的价值(见图 5-05)。

Girdle Thickness and Unevenness.
Fig. 5-05. This sapphire's table and culet are both off-center in opposite directions, accenting the mismatch and the asymmetry of the different sides of this gem. Photo: Robert Weldon/GIA.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腰围厚度和不均匀情况。 腰围厚度极少会影响到宝石的正面外观。极薄的腰围极易导致宝石破损,应尽量避免。由于角和尖很容易开裂,因此在这些位置上采用稍厚一些的腰围有助于缓解它们的脆弱性。极厚的腰围不仅难以镶嵌,还会显著增加不必要的重量。

极端的不均匀可能是切工设计中故意为之的重要部分,设计中的某些区域需要更厚的腰围(如垫形上的角)(见图 5-06)。如果是切磨式样所致,就不会对价值产生影响。其他类型的极端不均匀或波纹也会降低对宝石切工品质的评价,最终影响到宝石的价值。

Alignment of Crown and Pavilion
Fig. 5-06. Extreme unevenness or waviness in a gem’s girdle can be perceived as an indication of poor cut quality – unless it’s required for a specific cutting style, as in these cushion cut examples.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腰围的锋利边缘。 GIA 宝石鉴定部门的分析经理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指出,有些切磨师会将腰围边缘磨圆,以降低镶嵌时开裂的可能性。这意味着腰围的边缘应避免尖锐,也就是与冠部或底部相接的地方,且腰围本身也应避免扁平。

磨光。 已故的 Stephen Kotlowski(史蒂芬·科特洛夫斯基)(Uniquely K Custom Gems) 曾指出,所有刻面均应看似经过高度磨光,呈现出类似镜面的效果,这种磨光质量应在放大镜下进行检查。不良的磨光会影响价值。

冠部与底部对齐。 在某些刻面排列中(如梯形切磨、设计师切工),冠部与底部的对齐程度越高,表明切工品质越好。许多标准的椭圆形、梨形和垫形商业切工品质的宝石,就算对齐不够完美,也能接受,除非腰围极其不均匀。就心形而言,在有棱角或不匹配的瓣面,以及浅或深或不美观的开口中都会出现没对齐的情况(见图 5-07)。珠宝的设计通常可以稍微掩盖一下这些缺陷。

Facets
Fig. 5-07. Examples of poor crown and pavilion alignment in faceted brazilianite and spinel heart shapes.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Photo: Robert Weldon/GIA

刻面相接。 Stephen Kotlowski(史蒂芬·科特洛夫斯基)表示,在设计师切工中(见图 5-08),刻面在尖角处相接更为重要,也备受期待。

关于重新切磨的问题
图 5-08. 根据设计师的切磨设计,刻面本应在尖点位置相接,但事实并非始终如此(见顶行)。对于这些切磨样式来说,轮廓、对称和磨光是更为重要的因素。从上至下的宝石分别为:角铅矿、橄榄石、白钨矿。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有些设计会故意在一些部位规避标准的相接方式,因此要注意避免过于苛刻(见图 5-08 三角形中用圆圈标识的区域)。轮廓、刻面对称性和磨光比刻面相接的精度更为重要。


Parts of a gem emerald cut
Fig. 5-09. This example shows facets that are misshapen. Designers today have precision cutting equipment that make it easy to align facets and mirror them across from each other.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刻面畸形。 在设计师切工中,刻面完全对称是普遍追求的标准。如果正面观察宝石,肉眼就能看到偏差,那就会影响到美观,降低设计师切工的整体价值(见图 5-09)。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The Gemcutter) 说,“在设计师或精密切工中,不允许出现任何刻面畸形,甚至连略微的畸形也不行。因为要达到非常精准太容易了;任何不足都属于做工欠佳。”

圆滑的刻面相接处。 理想情况下,相邻刻面相接的地方应该是尖锐的。然而,商业级切工中略圆的刻面连接处并不少见。除非这种略为整圆的痕迹肉眼可见,否则很少会减损宝石的价值,虽然本应如此。刻面连接处尖锐扁平的宝石与刻面连接处稍圆的宝石之间的区别较为显著。扁平的刻面和锋利的边缘会让外观看起来更加易碎,圆边则不会产生这种效果。切磨时处理这个细节所需的额外时间,证明了设计师宝石在成本上的巨大差异。

刻面数量和大小。 切磨师一致认为,刻面的总数与宝石的成品尺寸是相对应的。图 5-10 展示了圆形宝石的三种显著不同的刻面排列。第一颗宝石只有 17 个刻面,最适合在通常不超过 3 毫米的小宝石中应用。在这种小宝石上切磨出 17 个以上的刻面,就会开始减损刻面的作用,有损趣味性,如果材料具有强烈的双折射效果,则影响更甚。第二个示例中有 57 个刻面,非常适合尺寸约为 4 到 11 毫米的宝石。在超过此范围的更大宝石上,这种刻面模式会有损趣味性或动态变化。大于 12 毫米的宝石确实需要更多刻面,如第三张图的宝石就有 113 个刻面。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尺寸的宝石在采用祖母绿式切磨时则不会受到此等影响。

The oval blue topaz
Fig. 5-10. The number of facets a gem should have is relative to its finished size. Smaller stones should have less facets and very large stones should have many more. Illustration: Al Gilbertson/GIA

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指出,刻面的相对大小,尤其是冠部的刻面,对于赏心悦目的设计非常重要。有些设计会把星形或上腰围的刻面分裂成多个小刻面,但冠部保留大刻面。这种类型的切磨乍看之下可能会让人失望。冠部的刻面必须大小均匀,不仅可以让颜色分布得更加均匀,还能让宝石的正面更加美观。

比例。 一般来说,比例会影响宝石的正面外观,本系列文章中已对此详述,因此不做过多补充(见图 5-11)。

 

宝石中的深色图案
图 5-11。该图表说明了冠部和亭部角度对宝石的光反射能力的影响。部分数据摘自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的研究(《Gemological Digest》(宝石学文摘)1988 年,第 2 卷,第 1&2 期,第 10-15 页)。插图: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GIA


外凸。 底部或冠部的外凸(见图 5-05)会有损宝石正面的美观,同时会增加过多重量(甚至多达 35% 或更多)。对于美观度欠佳、底部较深、外凸的宝石,珠宝商支付的每克拉单价通常会更低一些。

关于重新切磨的问题

珠宝商对受损或切工拙劣的宝石进行重新切磨的做法并不罕见。重新切磨需要确定额外的费用与最后保留的重量,看看是否值得这么做(损失很多重量也是常有的事,不必惊讶)。在重新切磨时,并非所有切磨师都会保留原有外观。如果在不大幅改变角度的前提下,重新切磨老式的阶梯式切磨垫型,是否还能保留原有的老式经典外观?或者,他们是否想要使用现代切磨式样,最终的正面外观是否符合顾客期望?从使用过重新切磨服务的其他人那里征求建议,询问他们认为宝石适合做什么改变,并查看他们作品示例。

评价“幻象式切磨和艺术切磨”的工艺

著名的宝石艺术家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Gemstarz) 和 Mark Gronlund(马克·哥龙伦德)(G3 Gems) 分享了一些评价凹刻面工艺的重要见解。V 型凹槽和凹碟状凹槽或刻面是适用于有色宝石的两种切磨工艺。有三种方法可评估应用的这些切磨样式:

1. 修饰。 使用放大镜,观察刻面和凹槽或凹区的内部。在大批量生产或质量较差的作品中,通常会有切磨工具导致的边缘缺口和凹槽裂缝,并且尚未打磨掉(见图 5-12b)。有时可能会有坑坑洼洼的凹痕,因为磨光步骤并未去除掉之前用粗颗粒研磨时留下的痕迹(见图 5-12c 和 5-15d)。质量较差的商品上通常会出现扭曲的磨光表面(见图 5-15d)。

凹面与刻面相接的边缘应该是尖锐的,没有缺口(见图 5-13b 和 5-13c)。整个表面应当进行均匀的高度磨光。

The oval blue topaz
图 5-12。这颗椭圆形的蓝色拓帕石显示出多个证明切工品质较差和/或批量生产的痕迹。
Ametrine Top and Side View Cut
图 5-13. 这颗水滴状的紫黄晶是优质幻象式切磨的范例。由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切磨。


2. 中心的亮光。 由于刻面反射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宝石的光泽和视觉趣味,凹刻面可以将视觉趣味聚集到宝石中央,因此非常适合圆形宝石。对于异形宝石,这种焦点向心处理很难实现,但仍然可以用来突显宝石的一部分(见图 5-14)。这些反射在特殊的宝石材料中与光交互,或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对光加以利用,从而形成强烈的对比图案。这种效果应该能增强宝石“中心的亮光”,并形成有趣的图案。
 

Ametrine top view cut
Fig. 5-14. Sunstone and tourmaline. Cut by John Dyer. Photo: John Dyer & Co.

在底部或宝石的边缘应用一些凹槽,是非常简单的操作,可以批量处理,而要通过应用凹槽来提供有中心亮光的视觉动态图案则需要更高超的技艺和更多精力。即使是图 5-14 中的自由形状日光石,也通过反光圆面的排列将目光聚焦至中央的绿色区域。如果没有这些圆面,这些日光石的视觉效果就没这么生动有趣了。

中心亮光也可以是对称的,因此如果将宝石的两半对折起来,应为镜面对称(亦称为线对称)。图 5-14 中的长矩形碧玺展示了线对称型亮光。并非所有的幻象式切磨宝石都有中心亮光,但如果有的话就能让宝石的正面外观更加迷人。

Star-shaped Cubic Zirconia
图 5-15. 星形合成二氧化锆石。由 D.K. Kim(D.K.·金姆)切磨。

3. 凹槽位置的对称性。 对称的凹槽和凹面,或者形状规整的图案中的凹槽和凹面,不仅可以增强中心亮光,即使在放大镜下也会呈现出一致性。图 5-14 中日光石的反光圆面并未对称排列,而同一张图中的碧玺的凹刻面则呈现出很高的对称性。对称性越好,价值越高。

Ametrine top and side view cut
图 5-16. Chris Wolfsberg(克里斯·沃尔夫斯堡)切磨的一颗紫黄晶的刻面和凹面排列素描。

舍弃对“足够好”的妥协

关于刻面和有色宝石价值的最后几点思考

刻面是一系列妥协。切磨师通过权衡各种要素来决定宝石最终的切磨方案。最重要的是,切磨师必须尽可能呈现最佳的正面颜色。形状(轮廓)必须美观迷人,而切工品质则应提供一种能够提亮颜色、有吸引力的对比图案。

许多珠宝商和宝石经销商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良好的宝石切工与卓越的宝石切工之间的区别。只要稍微下点功夫,就能从作品中看出工匠的手艺水平。我们往往妥协于“足够好”,而牺牲了真正的精致手艺的价值。在一个追求低价、一次性商品和快速生产的世界中,工艺必然会遭到摒弃。尽管我们慧眼识珠,能快速鉴别出切工卓越的珠宝的品质,但很多人往往会转而选择质量一般的廉价替代品。数年来,钻石经历了一系列商品化,许多公众和绝大多数行业人士都非常了解特定商品的价格范围。如今人们开始推崇优质的钻石切工。公众对有色宝石的价格知之甚少,甚至连许多珠宝商也不清楚,因此质量不被重视,买家可以虚构“划算的交易”。现在是时候舍弃“足够好”了。

专业工艺源自创造力、热情和对细节的专注,能延长工匠的职业生涯。珠宝行业往往认为高技能专业人士的工作成本太高,会导致珠宝难以出售。但是珠宝商对品质的热情,及其知识和洞察力都会传递给客户,培养出一种认为足够好还不够好的态度,激发对优质产品的需求。

在一个似乎要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世界中,人们都努力地突显着自己的独特性。有些人用衣着或生活方式彰显个性,另一些人则通过爱车标榜自我。为何不通过佩戴精美珠宝来帮助顾客展现独特的个人魅力呢?处理和销售优质的工艺是突破“足够好”藩篱的核心所在。同时也是赢得客户和顾客尊敬的关键,最终有幸与会欣赏优良品质的客户建立友谊。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2640 Patriot Blvd, Suite 240, Glenview, IL 60026-8075, www.gemguide.com
© 2016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保留所有权利。GIA 有权在 GIA.edu 上发布本文。

Al Gilbertson(阿尔·吉尔伯特森)是美国宝石研究院卡尔斯巴德鉴定所切工研究部的项目经理。加入 GIA 之前,Gilbertson(吉尔伯特森)曾在美国宝石学会 (AGS) 切工专案组工作。他在那里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包括研发了一项专利。这项专利由 AGS 所有,为用于切工分级的 ASET 技术奠定了基础。2000 年进入 GIA 后,他成为研究团队的一份子,制定了适用于圆形明亮式切工钻石的 GIA 切工分级系统。Gilbertson(吉尔伯特)还撰写了《American Cut: The First 100 Years》(美国切工:开篇百年)

诚挚感谢宝石切磨师 Wayne Emery(韦恩·埃默里)、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高级研究数据专家 Brooke Goedert(布鲁克·歌德特)、Pala International, Inc. 副总裁 Josh Hall(乔希·霍尔)、Gemstarz 的 Dalan Hargrave(达兰·哈格雷夫)、Lotus Gemology 的 Richard Hughes(理查德·休斯)、Uniquely K Custom Gems 的 Stephen Kotlowski(斯蒂芬·科特洛夫斯基)、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内容策略宝石学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及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鉴定部分析经理 Nathan Renfro(南森·伦夫洛),他们悉心审核了本文并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本系列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发布于 GemGuide(《宝石指南》)2016 年 1/2 月刊第 1 期第 35 卷;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3/4 月刊第 2 期第 35 卷;第五部分发布于 2016 年 5/6 月刊第 3 期第 35 卷。请注意,原文没有在标题中使用术语“刻面”。但是,本系列的主旨即是刻面宝石。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2640 Patriot Blvd, Suite 240, Glenview, IL 60026-8075, www.gemguide.com
© 2016 Gemworld International, Inc. 保留所有权利。GIA 有权在 GIA.edu 上发布本文。


You are being redirected to GIA Alumni Association, LLC.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