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国际组织以可持续宝石开采为目标


Placeholder Alt Text
手工矿工在加纳阿夸蒂亚附近的比里姆河上筛选砾石,寻找钻石。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虽然有色宝石行业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扮演着微不足道的角色,但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无数矿工和商人来说,这却是一种重要的谋生方式。

鉴于这一行业的发展较为零碎,且每个贸易环节都存在许多利益冲突,因此,提高矿工的劳动收入并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面临着重重困难。

今年 5 月,经济合作发展组织 (OECD) 在巴黎总部举办了一次重要的论坛,探讨宝石开采问题,这个零散行业的许多业界人员参加了此次史无前例的论坛。 论坛召开了三天会议,期间还举办了一次关于宝石开采的研讨会,会议的目标是,启动政策制定流程,推动可持续开采实践,并提高默默无闻的手工矿工的劳动收入。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由 34 个市场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组成,它们相互合作,并且和其他 70 个非成员国共同努力,一起促进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估计,有 70 多个国家/地区的 1 亿多人参与各种矿物的手工开采和小规模开采活动。 大约有 1500 万人在开采黄金,其中包括 450 万名女性和 60 万名儿童。

除有色宝石外,黄金和其他矿物资产的代表也参加了此次论坛。论坛为矿物产出国政府、宝石商人、矿工、民间社会团体、大型零售商和负责任产地认证组织提供了一个平台来制定政策,造福产出国和矿工,同时平衡其他各相关方的利益。

对几位与会者的采访充分说明了平衡各方利益所面临的挑战。 例如:

  • 各国政府希望从本国资源获得收益,并控制资源,而矿工则抵制法规和出口税。
  • 使用手动工具采掘的手工矿工在他们所找到的矿物上分得的利益通常微乎其微,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在私人土地或政府所有的土地上进行非法采掘,此外,他们通常都十分贫穷,属于未受教育或无权无势的社会边缘化群体。
  • 大型采矿公司和公平交易认证机构可以采取政策,促进可持续开采和劳动实践,并提供认证流程。 小型采矿公司和经销商则表示不满,他们认为此类认证措施成本过高,并且这还常常会成为被强行赶出这一行业的理由。
  • 从事宝石等资源相关工作的民间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 (NGO) 通常坚持对所有开采的宝石进行严格问责,而矿工和经销商则认为,纵然有可能设定这样的目标,此举也依然不切实际。
  • 对于可持续问题和矛盾问题,经销商越来越希望采用供应链问责制来打消顾客实际存在或潜在的顾虑。 然而,产出国的矿工和经销商却通常未能意识到顾客的顾虑,他们关注的重点各不相同,亦或彼此冲突。

经济合作组织按照组织的指导方针,努力在各利益冲突方之间达致平衡。 可持续手动采矿顾问兼 GIFF 项目前任总监 Estelle Levin-Nally(埃斯特尔·莱文-纳利)认为,对手动采矿领域的关注重点应在于将矿工引入一个正规的产业内,也就是说,将他们的开采活动合法化,从而减少他们对洗钱者和贪官的依赖,因为这些人通常向他们勒索钱财和其他好处,作为允许他们继续非法采矿的交换。

Levin-Nally(莱文-纳利)说,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 她补充说,“总体而言,有色宝石行业已经承认,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负责任采矿指导方针与这一行业密切相关。”她说,这是一种进步,但仍有巨大的分歧需要解决。

她说道,“上游行业(当地经销商和采矿业)担心下游人员将可持续开采与环境保护或利益冲突视作同等重要的问题,也担心他们强烈要求低廉的价格。 另一方面,在产出国,矿工、出口商和政府官员都在迫切地寻求支持,以解决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 利益最大化。 这是刺激投资、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基础。”

她承认,矿物产地的现状“相当混乱,犯罪、走私频发,并且已被贪腐分子控制。 在许多情况下,这些问题都必须解决。”她强调了商业实用主义和采取“人权措施”的重要性,这有利于发掘采矿业的经济潜力。

工人们在传送带两侧站成一排,对经过他们的祖母绿原石进行分拣。
可持续性审计在大型采矿公司(比如 Gemfields 的赞比亚卡棋穆祖母绿矿区)和手工矿工之间造成了一种差距,后者宣称自己处于劣势地位,因为他们无力负担漫长的认证流程带来的高额成本。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肖尔)/GIA

政府代表在会上强调,在实施可持续采矿和公平劳动实践之前,政府需要获得矿产资源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需要控制开采和宝石矿床的进入权;制定切实可行的出口流程,增加收益;严禁走私,并将走私者和犯罪分子赶出矿区。

Levin-Nally(莱文·纳利)指出,政府已经按照这个方向采取了诸多措施。Jean Claude Michelou(简·克劳德·米歇尔)是一名宝石商人,他在这些问题上与国际有色宝石协会 (International Colored Stone Association) 开展过合作,他说,很多“非法”矿工(未经政府许可而进行开采的矿工)的境遇其实非常糟糕。

他解释道,“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让他们合法化。”他又补充说,目前很多国家仍然将他们视为非法侵占者和运营者。

Michelou(米歇尔)说道,目前一些国家正在采取行动,将这些矿工纳入合法的框架内。

“哥伦比亚是努力采取行动改善祖母绿和金矿开采现状的政府之一,因为哥伦比亚政府知道,将这些矿工排除在体系之外让政府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他说道。

Michelou(米歇尔)说,长期以来,由于缅甸对军事管制政府实施制裁,因此,一直未能参与采矿业,现在,缅甸政府正在逐步夺取对红宝石玉石的生产控制权。此外,估算的收益损失令会上的缅甸政府代表大为震惊。 早期报告指出,缅甸的玉石生产面临巨大的挑战。

经济合作组织制定了一个运行框架来说明各方利益,世界银行则开始为具体行动提供资金支持,确保通过其可持续矿物资源管理项目贯彻落实这些政策。

Jeff Bilgore(杰夫·基尔戈)代表美国宝石贸易协会 (American Gem Trade Associatio) 参加了此次会议,他说道,过去三年以来,美国宝石贸易协会已经制定了道德准则和尽职调查流程,并且希望经济合作组织能采纳这些标准。

他说,“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是,如何平衡矿工的利益,以及打消产出国小型家族企业和美国消费者的顾虑。 我们取得了很多进步,但是都是一步一步完成的。 虽然不是十分完美,但我们一直在前进。”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