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玉产业报告:日益增多的采玉业产生大量库存


Placeholder Alt Text
2014 年 4 月 7 日,香港苏富比瑰丽珠宝拍卖会拍卖的一条售价为 2740 万美元的 Hutton-Mdivani 玉项链包含有 27 颗半透明绿色硬玉珠,每颗珠子的价值超过 100 万美元。 珠子大小不一,尺寸从 15.4 毫米至 19.2 毫米不等。 照片由苏富比友情提供

哈佛大学民主管理与创新艾什中心报告显示,中国的零售市场已经降温,但缅甸克钦邦的采业却兴盛起来,导致库存大增。

该报告以克钦邦帕敢市政府和交易商提供的信息为基础,几乎所有的玉都产自这片 30 平方英里的土地。 作者指出,玉的产量从 2015 年开始增加,香港玉经销商证实了报告中提及的观察结果,即缅甸边境的宝石仓库和经销商保险箱中的库存量很大,并且还在增加。 该报告并未估算玉库存的规模,而是对参与或负责监测玉交易的其他人员进行了采访,采访结果表明,库存量非常巨大。

一名与经销商和政府都有密切联系的缅甸官员说道,“如果中国想削减库存,他们可能 5 到 10 年内都用不着(新出产)的玉。”

由于产量已远远超过市场的消化能力,因此,玉库存不断增加。 一些货品因估值纠纷被扣在海关,最近,由于价格疲软,他们不愿意出售品质较好的材料。 采玉的成本很低,生产商和经销商不用依靠银行贷款,持有库存也不会导致额外成本,因此,他们可以暂时保留库存。  

报告显示,2015 年前九个月(最新可用数据)的玉产量共计 24,000 公吨,是 2014 年同期产量的 2.5 倍。

报告称,缅甸中央政府无法控制非法采玉,因为反政府的克钦独立军也参与其中,并且独立军已经加大了与政府的对抗。 政府已经限制了新的采玉执照,并在一系列致命的岩石崩塌后努力暂停采玉作业,试图通过此举限制人们进入帕敢地区。

但是,采玉作业并未停止,20 万无证矿工继续在堆积如山的废矿堆里找寻,因而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和不安全因素。 Radio Free Asia(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告称,2 月 10 日,矿渣堆崩塌将九名矿工埋在下面,无一幸存。  

砾岩和玉均摊开在地上,供独具慧眼的买家鉴赏。
2012 年阿玛拉普拉(即当今的缅甸曼德勒郊区)玉市场的经销商和买家。 照片由 Maxine Hesse(玛克辛·海塞)友情提供

玉零售需求正在下降

据艾什中心估计,2011 年,帕敢地区出产了价值 79 亿美元的玉,并且,由于开采作业的增加,2015 年,这一数字可能会增至 150 亿美元。 Global Witness(环球目击者)2015 年报告估算的玉交易额达 310 亿美元,绝大多数分析家认为,这个数字超出实际太多。 为了更好地认识这个数字,2015 年,全球出产的钻石原石总价值不到 140 亿美元,而全球成品钻石批发市场的价值是 220 亿美元。

中国珠宝零售商报告称,2016 年,玉交易额下降了 20%,甚至更多。 玉经销商在 2016 年 9 月的香港手表与珠宝展上指出,由于中国政府开始通过遏制大额现金购物行为来减少腐败,因此,过去两年内,该宝石(甚至是优质A货)价格已经大幅下降,下降幅度从 20% 到 40% 不等。 此外,中国政府还对玉的进口征收消费税来抑制需求。

2016 年,中国顶级零售商的各类宝石销售额并没有下降,但是,国内最大的连锁店 —— 香港周大福珠宝 2057 家商店的销售额只有 72 亿美元,低于 2014 年全盛时期的销售额 99 亿美元。 宝石镶嵌首饰(包括玉)占公司销售额的 27%。

2016 财年,中国另一家知名珠宝零售连锁品牌周生生的销售额下降了 16%,略高于 10 亿美元,而大型珠宝连锁品牌六福珠宝的销售额下降了 21%,只有 7 亿美元。

玉主要在中国加工,据经销商估算,约有 50 万人从事各环节的加工工作。 玉主要通过专门的零售商和传统市场出售,而这类零售商和市场则不会公开他们的销售活动。 越来越多中等品质(“B” 级)和低品质(“C” 级)的玉通过中国的互联网站(如微博和微信)出售。 据中国报道,这些网络销售正在对传统的玉零售商造成冲击。

有带状玉石贯穿全身的一块砾岩。
开采出来的砾岩上有带状玉石贯穿其全身。 这颗砾岩是在缅甸曼德勒发现的。 摄影:Robert C. Kammerling(罗伯特·C.·卡莫玲)/GIA

缅甸采玉业的未来前景

艾什中心报告称,对缅甸玉产量进行严格控制以调节产量、强制执行环境和安全标准,并恢复政府收益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缅甸中北部大省 —— 克钦邦已经冲突多年。 该报告称,克钦独立军的官员除了向来到该地区旅游的个人和公司征收“通行费”以外,还通过非法采玉赚钱。 任何解决办法都必须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问题越来越复杂,很多矿主都是中国人,需要他们心甘情愿地缴纳足够的税费来支持政府的健康和教育计划,尤其是,该地区的吸毒问题仍然很严重,特别是矿工吸毒,他们需要这类社会服务。

艾什中心提出了一个收益分配结构,即,矿主将玉出口的全部批发价值的 50% 作为特许使用费缴纳给政府,并另外支付营业税,从而保留自己的特许经营权。 军方和分离派共同支持的克钦邦民选政府可以执行环境政策,并向人们提供健康和教育服务。 非政府组织可以作为监督者,确保这些标准能贯彻实施。

该报告还认为,公平的能源分享协议可能有助于推动水力发电的发展,也可以促进人们负责地开采该地区的其他资源,比如琥珀和黄金。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