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富汗寻找祖母绿


Placeholder Alt Text
阿富汗潘杰希尔山谷,是世界级祖母绿的产地。 摄影:© Andy Lucas
GIA 实地宝石学家们都比较与众不同。 GIA 卡尔斯巴德实地宝石学经理 Andy Lucas 决定休假,但却没有去常规的度假地。 不是海滩,不是滑雪场,也不是国际都市。 Lucas 反而被优质的祖母绿矿藏吸引,前往了阿富汗。

阿富汗祖母绿
历险记

Lucas 的目的地是潘杰希尔山谷偏远的祖母绿矿。 很少有经销商去这个地方,因为需要艰苦跋涉且充满危险。 因此在出发前,Lucas 和他的旅伴,Eternity Emerald(永恒祖母绿)的 Arthur Groom(行程由其安排),与杰出的政治家 Abdullah Abdullah 会面。 有了 Abdullah 的支持,两人启程前往位于潘杰希尔省的潘杰希尔山谷,开始了他们的祖母绿冒险之旅。


宝石交易市场座落于鸡街,这里以前曾是古董和家禽市场。 摄影:© Andy Lucas

在喀布尔的鸡街(该国的宝石交易中心),Arthur Groom(右)坐在宝石交易商的对面。 Groom 正在根据宝石的品质将一包祖母绿原石分选。 摄影:© Andy Lucas
欢迎您来到原始之美和惊人的景观的潘杰希尔山谷。 山谷的名字是“五头狮子”的意思,是对曾住在那里的五位圣灵兄弟的悼念。

“作为敌人而来,一定会落荒而逃。 作为朋友而来,你就会遇到地球上一些最热情好客和友好的人们,“Lucas 回忆他们前往潘杰希尔山谷的旅程。 “其实,我旅途中遇到的矿工和经销商都会时常关心我过得好不好,” Lucas 深情地说。


在崎岖的山岭地带,只能依靠马匹行进。 摄影:© Andy Lucas
到达 Pawat 镇后,Lucas 开始攀爬陡峭的山路,希望在天黑前到达祖母绿矿山。 徒步四小时后,他在日落时到达了矿区。


山​​腰上工们矿的家。 摄影:© Andy Lucas
Lucas 描绘当时的情景:“几百名矿工在矿区营地工作。 通常,一个白班结束时,另一个彻夜工作的晚班又已开始。 那天晚上我听到了最不寻常的小夜曲 - 风穿越群山呼啸,不时被矿山的炸药爆破打断。“

采矿营地的晚餐是鲜羊肉、米饭和似乎烤了已经好几个世纪的阿富汗面包 Nan-e Afghani。 Lucas 说,第二天的早餐非常美味:新鲜的羊奶和更多的 Nan-e Afghani。


一名矿工在露天厨房给他的伙伴们烤面包。 摄影:© Andy Lucas
Lucas 随后参观了采矿隧道,观看开采及矿石加工作业。 通常是对坚硬的岩石进行开采 - 使用柴油动力钻在岩石中钻孔。 他们面临的挑战是除去覆岩层,但不能破坏祖母绿 - 一个相当棘手的任务!

引爆炸药后,矿工们返回,移除岩石,寻找祖母绿。 有可能含有宝石的岩石被送到加工区,用手工工具打碎并使用滤网清洗。

Lucas 指出,祖母绿开采使很多人获利:“像许多有色宝石矿山一样,商业人士提供资金购买食物、设备和进行作业所需的其他任何东西。 矿主和矿工之间分享利润。 许多矿主都曾经是矿工。“


在潘杰希尔山谷开采的“铅笔”祖母绿 - 因其形状得名。 摄影:© Andy Lucas
Lucas 现在已回家,将他的发现写入到 GIA 教育素材中。 这些深刻见解包括对产自阿富汗的宝石材料类型、采矿作业以及贸易本质的更新内容。 如果你有兴趣参加有色宝石和宝石鉴定课程,期望能从 Lucas 的旅程中获益。

阿富汗祖母绿的初级读本

  • 据 Lucas 说,阿富汗祖母绿颜色极佳 - 甚至可以与“任何来源的祖母绿相媲美”。
  • 阿富汗祖母绿的形状有利于很好的保存原石的重量,这意味着它们切磨时损失的宝石较少。
  • 甚至连阿富汗开采的小晶体也具有浓郁的颜色。
  • 较长的原石(称为铅笔宝石,因为它们与铅笔有相似的形状)经常被切磨成米粒钻并用于高级手表上。

Andy Lucas,GIA 的 GG、GJ、CG,自 1997 年以来便任职于 GIA,最初是宝石学老师,现在是实地宝石学经理。 他的工作将他带到了世界上最偏远的一些地方。

Lucas 的著作常见于《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与 GIA 网站,他正在撰写包含五篇文章的辑刊,内容涉及中国的宝石与珠宝行业、其设计者、加工和玉器。 他还在撰写最近一次前往缅甸摩谷的旅程。 您可以访问 www.gia.edu ,阅读更多关于他在世界各地的宝石学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