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式切工随之而来


以前,宝石切割是一门受到几个世纪的传统所束缚的严谨工艺。 宝石工艺匠的工作就是将宝石切磨成理想的比例,同时尽可能保留更多的克拉数。 Bernd Munsteiner (b. 1943) 发明了幻想式切工(宝石背面所做的凹切)。

Munsteine​​r 在宝石的背面随意切下若干克拉,让宝石的正面能熠熠发光、引人注目。 他认为唯一的理想比例就是能释放出隐藏在宝石中的自然之美。

许多宝石和珠宝行业的人都不知道如何理解幻想式切工。 但最终批评者甚至都转为了崇拜者,Munsteine​​r 的作品也在画廊和博物馆中展出。

Dom Pedro – Ondas Maritimas 称得上是 Munsteine​​r 最有名的作品,它是一颗精美的 10,363 克拉海蓝宝石。 它是如此令人惊叹,Smithsonian 就评价说“这是世界上少数几颗被放在距 Hope Diamond (霍普钻) 仅 30 英尺的展柜中还能引人注目的钻石。”



Munsteine​​r 1993 年创作的 Dom Pedro – Ondas Maritimas 是他的作品的一个分水岭,它标志着幻想式切工已成为一个公认的艺术形式。 摄影:Donald E. Hurlbert;史密森学会自然历史博物馆友情提供

Munsteine​​r 的创新作品激励了几代获奖的宝石艺术家,比如 Richard Homer、Michael Dyber、John Dyer 和 Sherris Cottier Shank。 美国宝石交易协会甚至举办了著名的“完美切工奖”比赛,宝石切割家可以提交自己的幻想式切割作品。


GIA 的研究宝石学家 Richard P. Homer 以一件 36.74 克拉的 Antique Cushion Concave Focus™ 切割的帝王拓帕石作品赢得 2013 年的 AGTA 光谱奖。 摄影:Robert Weldon;Gems By Design, Inc., Kent, OH 友情提供

Sherris Cottier Shank 通过在这颗华美的 8.97 克拉碧玺的底部切割凹槽而创造出这种漩涡效果。 摄影:Sherris Cottier

幻想式切工与传统的切工之间最显著的不同在于所采用的宝石切工类型。 传统宝石成型是将它们放置在一台带有振动磨盘工具的刻面机器上,这台机器能研磨和磨光宝石。 幻想式切工宝石有凹槽、光学碟状和凹入刻面:工具的开发能将这些设计元素运用到宝石材料的切割中。


John Dyer 的 27.47 克拉多色俄勒冈日光石是一件艺术品。 摄影:David Dyer,宝石由
John Dyer & Co. 友情提供。

对于宝石工艺匠来说,宝石的大小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宝石越大,“画布”(发挥的空间)就越大。一些切磨师采用钻石和“三大宝石”(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但这些矿石往往很难找到体积较大的。 很多切磨师会选择发挥空间比较大的宝石,比如石英和海蓝宝石。


“我在创作这件“Wind”(风)作品时相信我的直觉。 我在没有任何计划的情况下开始创作,”Michael Dyber 说。 这件成品唤起人们对时间静止下的“狂风”的想象。 摄影:Sena Dyber

高级珠宝和幻想式切工的世界可能离我们很遥远,但每个领域的工匠们都要对宝石学有深刻的认识。 正是这种对宝石的热爱最终让他们团结起来。


Dalan Hargrave 采用了多种技术来设计这三件幻想式切工的紫黄晶作品。 摄影:Robert Weldon/GIA,由南美洲玻利维亚 Minerales y Metales del Oriente 友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