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火红的夏日宝石


Placeholder Alt Text
“Crimson Prince Ruby”(赤红王子红宝石)是一颗 3.22 克拉未经热处理的红宝石,产自缅甸摩谷。宝石由曼谷 Primagem 的 Jeffery Bergman(杰弗里·伯格曼)友情提供。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没有哪种颜色能比红色更容易激起人们的能量、活力、情感和激情了。它就像快速奔跑的汽车,拥有巨大的能量,又像深红的玫瑰,洋溢着火热的激情,更像夏天的日落,充满无限诱惑。 

高贵的红色宝石

在早期文化中,红宝石就因其近似血液的颜色而备受尊崇,因为血液是生命之源。市场中,深红色(有时略带一丝紫色)被称为“鸽子血”,是最受欢迎的红宝石颜色。红宝石是国王、王后、统治者、权贵以及上层社会最为珍视的有色宝石。即使在今天,精美的红宝石依然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种罕见宝石。

是什么令我们被红宝石吸引?它是否像早期文明认为的那样拥有神秘的特性或力量?科学解释认为,红宝石的微妙吸引力在于其较高的铬含量和较低的铁含量,也正是如此才造就了红宝石的颜色。由于宝石含有铬元素,因此,在紫外线下观察时,宝石会发出荧光。在自然光下,优质红宝石的荧光会创造一种迷人的光芒,令人回想起沙漠公路中的热霾。

国王和帝王都非常珍爱的红色尖晶石也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许多著名的“红宝石”实际上是红色尖晶石,它们在外观上与这些宝石十分相似。公元 1000 年至公元 1900 年,人们在如今被称为阿富汗的地区开采尖晶石,那个时代的珠宝中使用的许多红宝石都产自该地区。阿富汗 Badhakhshan 地区(发现宝石的地方)的人们将这种宝石称为“巴拉斯红宝石”,这个名字源于阿拉伯语中的“balakhsh”。近年来,人们对天然尖晶石的质量重视起来,并加以鉴定,因此,市场上尖晶石的数量越来越多,价值也越来越高。

带浅绿色瓶塞的红色(粉红色)碧玺瓶子(左)和带粉红色瓶塞和金线的绿色碧玺瓶子(右)。
这些红色(粉红色)碧玺和绿色碧玺瓶子是 19 世纪与 20 世纪之交在中国雕刻而成的,它们源于中国的慈禧太后时期。 慈禧太后十分喜爱碧玺,尤其是产自圣迭戈帕拉区的粉红色碧玺。 它们带来了冷暖色调所独有的清新气息。 由 Bill Larson(比尔·拉尔森)藏品友情提供。 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数千年前,埃及法老王脖子上戴着红色柘榴石项链作装饰,这串项链作为来生的珍贵财产随着他们的遗体一起下葬。在古罗马,人们使用凹雕的柘榴石图章戒指对重要机密文件的封蜡进行盖章。中世纪(公元 475 年至 1450 年)的神职人员和社会名流特别钟情于红色柘榴石。1500 年左右,人们在中欧发现了红色柘榴石矿床,这种红色宝石的供应因而多了起来。19 世纪末,珠宝行业发展到鼎盛时期,这种“波西米亚柘榴石”的产地成为地区珠宝行业的核心。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红色碧玺和粉红色碧玺曾是中国慈禧太后最爱的宝石。在那个时期,圣迭戈县的著名碧玺矿场(包括 Tourmaline Queen、Tourmaline King、Stewart、Pala Chief 和喜马拉雅山)出产的粉红色和红色碧玺大多被运往中国。很多宝石材料被雕刻成鼻烟壶和其他艺术品,而品质最高的宝石则被镶嵌在珠宝中。 

浅灰色背景下放置着一颗长方形阶梯式切工的明亮的橙色日光石。
这颗俄勒冈日光石色彩闪亮,呈现出洒金现象或闪光现象所独有的火星。 由 GIA 的 Edward J. Gübelin(爱德华·J.·古柏林)博士藏品友情提供。 摄影: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火红的宝石

俄勒冈东部炎热干燥的高地沙漠拥有 Ponderosa(庞德洛萨)、Dust Devil(尘卷风)和 Sunstone Butte(日光石小山)矿,是日光石的主要来源。根据印第安人传说,一位中箭受伤的勇士将鲜血滴落在俄勒冈日光石上。血液带着他的武士精神渗入石头,使得石头呈现红色并赐予这些石头以神圣的色彩。俄勒冈矿场为大众市场、雕刻师和高端珠宝设计师出产了许许多多的宝石材料。

日光石通常呈现出洒金现象,这是一种闪闪发光类似金属的光泽,由平整的反射内含物造成,日光石爱好者有时还将其称之为“闪光”。日光石多种多样,可能是微斜长石,也可能是拥有橙色/褐色背景色的钠灰长石。俄勒冈州的日光石颜色来源于铜薄片,令日光石产生闪闪发亮的效果。

灰色背景下放置着一颗椭圆形明亮的橙色火蛋白石。

蛋白石是一种透明至半透明的蛋白石,背景色带有黄色、橙色至红色的烟熏色彩(人们还发现了一些无色的火蛋白石)。墨西哥是火蛋白石的主要产地,这里发现的火蛋白石通常带有强烈的游彩,极少数情况下,蛋白石没有游彩。澳大利亚、巴西、埃塞俄比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内华达州和俄勒冈州也出产少量火蛋白石。

罕见的红色宝石

1873 年,科罗拉多州阿尔玛的 Sweet Home 矿因白银而为人所知,该矿出产了世界上最精美的菱锰矿。此矿的开采收效甚微,因此,1967 年,该矿被关闭,但在 1991 年至 2005 年又重新开放,在此期间,该矿出产了大约价值 1 亿美元的菱锰矿。这些宝石中,有些收藏在全球知名的矿产博物馆中,有些成为私人藏品。最大的菱锰矿晶体 Alma King 目前陈列在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中,而 Alma Queen 则陈列在休斯顿自然科学博物馆中。 

五个较大的樱桃红菱锰矿晶体组成的矿物样本被放置在一个木质底座上。
科罗拉多州阿尔玛的 Sweet Home 矿出产 Alma Rose,这是一种由五个较大的菱锰矿晶体组成的矿物,它的所有者将其描述为“樱桃红”。由俄勒冈州希尔斯伯勒莱斯岩石与矿物西北博物馆友情提供。 摄影:Kevin Schumacher(凯文·舒马赫)/GIA

红色绿柱石,也称为红色绿宝石,是一种北美宝石,过去仅在犹他州中西部的 Wah Wah 山被发现过。大部分的样本重量不到一克拉。由于人们没有再开采这种宝石,因此它成为一种稀有的历史材料。

蔷薇辉石产自米纳斯吉拉斯州、巴西和澳大利亚、秘鲁、俄罗斯以及美国的湿热地带。透明的蔷薇辉石晶体很罕见,绝大多数晶体的重量都不到 1 克,但它们的硬度很高,因此能成为十分出色的成品宝石。蔷薇辉石的名称来源于希腊语“rhodon”,意为“蔷薇”。 

浅灰色背景下放置着一颗三角形的明亮式切工钻石。
Moussaiff Red(穆塞耶夫红钻)是一颗 5.11 克拉的著名彩红色钻石。 红色钻石未经任何处理,十分稀有。 Moussaiff Red(穆塞耶夫红钻)的纯红的颜色和尺寸使其脱颖而出。 由 William Goldberg Diamond Corp. 友情提供。 摄影:Elizabeth Schrader(伊丽莎白·施拉德)/GIA

塔菲石(Taaffeite,发音为“tar-fite”)以 Richard Taaffe(理查德·塔弗)的名字命名,1945 年,他在爱尔兰都柏林的一家珠宝店发现了这种宝石。这是唯一一种从一颗经过切割和打磨的宝石身上辨认出来的宝石。在被 Taaffe(塔弗)发现之前,大多数塔菲石都被误认为是尖晶石,因为它们的晶体形状很相似。它是世界上最稀有的宝石矿物之一。

Moussaieff Red(穆萨耶夫红钻)最初叫做 Red Shield(红盾),是最令人梦寐以求的收藏类红宝石。这颗钻石内部的净度等级为无瑕级,是一颗 5.11 克拉的天然彩红色的彩色钻石。20 世纪 90 年代,巴西的一位农民发现了它,之后,William Goldberg Diamond Corp. 将 13.90 克拉的钻石原石切磨成这颗罕见的红色钻石,并于 2003 年在史密森尼协会举办的“璀璨钻石展”上公开展出。

虽然这些红色宝石通常让人联想到夏日的热烈,但是,我们对它们的喜爱和渴望不分季节。

Sharon Bohannon(莎伦·博汉农):媒体编辑,对图片进行研究、编目录和记录,是 GIA 研究宝石学家 (GG) 和专业珠宝家 (AJP)。她就职于 Richard T. Liddicoat(理查德·T.·李迪克)宝石学图书馆和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