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15 BaselWorld(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上大放异彩


Placeholder Alt Text
春季的 BaselWorld(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耀眼炫目、璀璨生辉,每年吸引 12.5 万参观人士前来参观最新的手表设计、高级珠宝和顶级宝石。 摄影:Russell Shor(罗素·绍尔)/GIA
在瑞士举办的 BaselWorld Fair(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是独特的贸易展;如第五大道般规模的展位建筑在过道上排成一行,两层高的 LED 屏幕向观展者推广展示世界著名的奢侈品牌,且在每晚展会结束时,提供美味的香槟和各种小吃,助力公司和客户之间达成交易。

BaselWorld(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最初的设想是每年举办瑞士顶级手表品牌的介绍性聚会,现已发展成为一个展示世界高端珠宝品牌的橱窗以及钻石和珠宝经销商销售其珠宝的平台。 能够发展成如此全面盛大的展会,其中一个原因是 BaselWorld(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在各大贸易展中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观展者花 60 瑞士法郎(折合 62 美元)买一张当日通票就能参观浏览所有四座展厅,沉醉于超极奢华的氛围当中。

有哪些人参加?超过 12.5 万观展者:既有高花费出游的家庭目不转睛地欣赏新款手表产品,也有亿万富翁疯狂抢购。

观展之旅从二楼主展厅开始,称为“梦之殿堂”更为合适。

在此展厅的珠宝展道上, Graff(格拉夫)、Garrard(杰拉德)、Bulgari(宝格丽)、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Mikimoto(御木本)、Faberge(法贝热)、Damiani (玳美雅)和 Chopard(萧邦)各施奇招争相吸引买家和观展者的关注。 知​​名度稍低的品牌,如 Jacob & Co.(雅各布公司)、De Grisogono(德·克里斯可诺)、Bayco(贝科)和 Aaron Shum (古珀行)也不惜代价,与炫耀夺目知名品牌争先亮相。

Mikimoto Pearls and Gibson Guitar
Extraordinary designs are on display in the Hall of Dreams. Mikimoto, which originated the cultured pearl market more than 100 years ago, offers a pearl-encrusted bodice, left, that is in striking contrast to the kaleidoscopic atmosphere of its surroundings. This $2 million diamond-studded Gibson guitar from Aaron Shum Jewellery, right, won’t make you a rock star, but it will certainly sparkle under stage lights. Photos by Russell Shor/GIA
Jacob & Co.(雅各布公司)来自日内瓦,展馆位于用白色人造大理石打造的罗马广场式“建筑”的拐角处。 身穿晚礼服的模特在开放式门廊摆出优美姿势,展示公司的创意作品:花边图案的镶嵌小钻的项链和手镯,以及更为传统的大颗钻石和蓝宝石作品。 旁边的 Mikimoto(御木本)以养殖珍珠“bodice”与模特的迷人魅力相呼应,橱窗采用特殊照明,令珍珠仿若漂浮其中,在黑色背景的映衬下,绽放出夺目的虹彩。

在拐角处, Aaron Shum(古珀行)以价值 2 百万美元的钻石和铂金吉他(美国乐器制造商吉布森制作)吸引人群目光。 这把吉他名为 Coronet(冠玲珑),以 400 多克拉的无色小钻石镶嵌在形如花朵盛放的 18 K 白金簇中,完美贴合,在弹奏小节和弦时不会钩住您的衣袖。

Graff Interior
Golden lights lead buyers past the watches in Graff’s space to the jewel room, which is illuminated by a “diamond bracelet.” Photo by Russell Shor/GIA
如果 2 百万美元的吉他还不够瞩目,那么 Graff(格拉夫)斜对角线横跨门廊的空间绝对让人震撼难忘。 展馆以二层结构打造,采用金色装饰艺术覆盖,以窗口大小的 LED 面板展示公司的手表作品。 内饰方面,一长排金色的天花板灯看起来像晶体簇悬浮在一条线上,引导观展者走过手表展柜,进入内室。 似钻石手镯的旋转灯照射钻石镶嵌位置。 今年的代表作 “The Fascination”(“魅力”)是一款融合152.96 克拉、颜色等级为 D 的钻石手表,其中包括一颗 38.13 克拉的梨形钻石,可单独作为戒指佩戴或夹在手表上覆盖表盘。 价值 4 千万美元,需要时间来酝酿。

往前走向下到手表主展厅的自动扶梯,Bayco(贝科)“建筑”的强烈红色光芒吸引着众人。 红光来自一枚背光的戒指,这枚戒指镶有 16 克拉莫桑比克红宝石,四周环绕着钻石。

底层的手表展厅实际上取名不当,因为大约 1500 个手表品牌分散在整个展馆的五大区域。 然而,这里聚集了最著名的品牌: Rolex(劳力士)、Swatch(斯沃琪)、Omega(欧米茄)、Breitling(百年灵)、Corum(昆仑)、Hublot(恒宝)、Tissot (天梭)以及其他几十个品牌。 与珠宝楼层相比,这些展品更为奢侈、广阔,然而可以近距离观赏这些手表,就像是试图一睹卢浮宫的蒙娜丽莎画像。

Watch Hall
The watch hall attracts the majority of the 125,000 visitors to the fair, so it’s often difficult to catch a glimpse of the new styles they roll out each year. Photo by Russell Shor/GIA
Swiss Watch Federation(瑞士钟表联合会)报告说,瑞士法郎币值飙升使得手表成本增加了 20%,进一步影响了因中国经济走软以及中东买家撤回而放缓的出口增长。

这里的人群密集,减缓了通往矿产展厅的前行速度,展示有钻石和宝石的手表展馆后面的区域更像是传统的贸易展。 这些展品都相对朴实无华 - 没有复杂的展品或 20 英尺高的 LED 屏幕 - 与炫目的世界之都主展道截然相反。 但这些展品肯定不全是朴实无华的,也有价值一百万美元(或瑞士法郎)让您望尘莫及的展品。

临近入口处,Bijan & Co(Bijan 公司) 展出了镶嵌在项链中的 200.36 克拉垫形切工的蓝宝石,项链上还镶有 35 克拉颜色等级为 D、E 和 F 的钻石。 总裁 Eliot Elihu(艾略特·伊莱休)说道:“我们数月前切磨此宝石。 在这次展会上是它首次公开亮相。”

问:“一百万?”
答:“要再多一点吧。”

Sri Lankan Sapphire
This 200.36 carat Sri Lankan sapphire by Bijan & Co., greeted visitors near the entrance to the gemstone hall. Photo by Russell Shor/GIA
穿过大厅,经过展示另外一颗 200 克拉的斯里兰卡蓝宝石的供应商,就来到了 Taché(塔斯),一家享誉盛名的安特卫普钻石公司。 展出的是一个简单的黑色展示盒,里面陈列着 9 颗各种形状的 IIa 型(格外透明)钻石系列,重量从 16 至41 克拉不等。 所有钻石都是 D 色无瑕净度级别,除了一对配对的 D-E 颜色 VVS 净度的垫形明亮式切工作品。

虽然要价可能与 Graff(格拉夫)的 “Fascination”(“魅力”)手表旗鼓相当,甚至或超过,但执行董事 Isaac Taché(艾萨克·塔斯)不会给出一个数目,“除了遇到真诚的买家外”。他确实说了,花了几年时间才将这一收藏品组合在一起。

他说:“像这样的匹配的钻石不会经常出现”。

Tache Diamonds
Taché collected a crowd at its display with this collection of 9 Type IIa (extraordinarily transparent) diamonds of various shapes, ranging in weight from 16 to 41 carats. All of the diamonds are D Flawless., except a pair of matched D-E color, Very Very Slightly Included cushion cuts. Photo by Russell Shor/GIA
Cody Opal(科迪欧泊)的这批宝石并没带有七位数的价格标签,但在展柜前展出的一些蛋白石都大到足以让您想住进它们丰富的蓝绿色游彩世界。

“我们在这里通常都卖得很好,”Andrew Cody(安德鲁·科迪)说,他拿着一颗大尺寸的黑蛋白石,点缀有红色斑纹。 “红色是买家寻求的颜色,真正设定溢价的是红色。”

经过一家又一家展示重于 10 克拉的黄色彩钻和一批无色大钻石的参展商,一直走到采用 30 颗艳彩粉红色钻石和 23 颗艳彩蓝色钻石创作而成的项链,这些钻石的重量全部都是从 0.75 到 0.90 克拉范围。 您一定会停下来打听一下这件作品,但供应商(主要通道后面一排的相对较小的封闭展位中)不希望有人拍照,也不希望对他的名字公开宣传。

“我们的客户知道我们这里有这件作品,”他说。
价格:“我们花了几年时间收集这些宝石,所以您能理解它得有一个相匹配的价格,”他解释说。

所有这些主要钻石和宝石的买卖谈判都会让人逐渐感到口渴。 在大厅中间的小吃店展出售卖一些诱人但较小的水瓶,每瓶 6 瑞士法郎。 想吃三明治?和碧玺的价格有得一拼。

最后,今年在巴塞尔高端珍品没有很大需求。 但是在展会结束时参观巡视一遍,发现许多独一无二的作品还是有买家的,从展示品中的一些空位就可以判断。

美好的东西有它的价格,总有人愿意为它买单。

Russell Shor(罗素·绍尔)是 GIA 在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