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行善者诸事顺:以最佳业务实践为利润驱动


Placeholder Alt Text
Andy Bone(安迪·邦尼)是 Responsible Jewellery Council(责任珠宝业委员会)的主任,讨论了为改善业务实践,宝石和珠宝行业应解决的三个问题。 照片由责任珠宝业委员会友情提供

Andy Bone(安迪·邦尼)爽快地承认,让业者——从当地零售商到遥远宝石产区的矿工——积极关注“最佳业务实践”可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尤其是纯地方级别的交易。

Bone(邦尼)是责任珠宝业委员会的主任,该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标准制定机构,负责颁布可持续的宝石珠宝行业劳工、环境和交易实践标准。 他非常肯定地认为,这些是每个企业都会面临的基本问题,无论是否为本地企业,而他所在的组织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Bone(邦尼)拥有在商界从业的经验,其在戴比尔斯公司工作了 17 年,最近担任该公司的国际关系部主任,与标准机构科班出身的上一届主任不同,因此他了解底线的所在。

 他将 RJC 会员资格比喻成保险单。

他说,“保险是管理风险的有效途径。”在这个行业中,风险是指声誉受损问题,而不是火灾或盗窃。 “RJC 有助于应对这些风险,”他补充说,现在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将导致严重的损失。

Bone(邦尼)介绍了宝石和珠宝行业的三大主要风险。

风险 1:监管 - 立法将使合法企业承担高昂的成本

“回想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冲突钻石的问题逐渐凸显出来,我们看到很多政治家都渴望通过热议钻石行业相关问题来建立声誉。”他说。 “现在,我们的行业中可能有很多人都认为金伯利进程[2000 年启动]与自己无关,但可以肯定的是,该进程确实帮助我们的行业规避了[繁重的监管],在全球范围内节约了数百万美元的成本和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

他指出,近年来,如果宝石和珠宝行业没有投资金伯利进程,2010 年颁布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 的“冲突矿物合规”部分就会将钻石和宝石也纳入其中,责任珠宝业委员会的成立展示了我们[行业]对待最佳业务实践的认真态度。”

《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第 1502 部分要求美国企业详细报告和追踪对源自冲突地区的矿物的用途和交易,包括锡、钨和钛,以便防止洗钱和资助危及美国安全或金融机构的活动。 该法案还推动了公平劳动和可持续的环境政策。

风险 2:声誉 - 炮火之下的钻石和宝石 

他承认,冲突钻石的问题依然暗流汹涌,尤其是因为合成钻石制造商不断提出这一问题,以及电影《血钻》(Blood Diamond) 的重新上映。  

此外,许多智库和政策制定者都认为,资源对某些国家来说是一种诅咒,因为资源可以成为腐败、内战和破坏环境的诱因。

最后,认为钻石是没有任何内在价值的营销发明的观点仍在传播。
 
“这些对我们的产品进行攻击的任何观点都是严重的经营风险,”Bone(邦尼)说。 “特别是现今,社交媒体可在几秒钟内将信息传遍世界。”

RJC 可帮助管理有关这些问题的谈话,他指出。

就解决所谓的“资源诅咒”,Bone(邦尼)反驳说资源是中立的。

“这是管理问题,不是资源的错。 以博茨瓦纳为例,钻石行业为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带来了繁荣,”他说道。 “或者看看挪威的石油储量为该国所做的贡献,所得的特许权使用费被用作养老基金。”

此前已有不少关于冲突钻石是否抑制了美国和其他西方消费市场的消费者需求的相互矛盾的报告。 虽然很多关于钻石购买者的调查显示,他们对这个问题不是非常关心,但 Bone(邦尼)认为这种调查不足以说明整体情况,因为这些购买者只是庞大消费群中的极少数人,没有人问过剩下大部分人的想法。

“没有任何确切的方法来了解真实的情况,但为什么要招致风险呢?”他指出。 真正的问题在于,成为 RJC 的会员可为公司提供有力的说辞,证明他们正在采取非常实际的措施——我们可以证实他们的供应链和业务实践的诚信。 因此,如果出现问题,他们可以指明事实,即他们的业务操作都通过开放透明的方式进行了全面审核。”  

Bone(邦尼)说,“营销发明”概念是整个行业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仅仅是 RJC。

“从一方面来看,钻石确实是一种发明。 但这个发明发生在 4000 年前,当人们第一次开始珍视它们时,”Bone(邦尼)说道,他还在戴比尔斯营销部门工作了 20 年。 “如今,钻石有了文化深韵,其独特属性可以传达我们无法明确诉说的想法。 而且,价值是一种认知,而奢侈是对价值的认知。 它们是相互关联的。”

风险 3:融资 - 银行必须避开不实行充分披露的行业

钻石行业已经目睹了大量出借人离开这个行业。 部分原因在于,很多公司的运营透明度未达到一套被称为“巴塞尔协议 III”(Basel III) 的国际法规所要求的程度。

Bone(邦尼)再次指出,加入 RJC 的透明度要求可为银行提供保证,确保他们的客户已在业务实践方面进行了预先审核,从而使得获取和保持融资容易得多。

Bone(邦尼)承认,经常谈论的最佳实践都着重于纯粹地“做正确的事”,而没有考虑到商业利益。

“是的,必须做正确的事情,”他强调说。 “但是坚持这些做法在当今的环境下可产生良好的商业意义,因为如今信息(和错误信息)可在数秒内传遍全世界,且政府越来越关注大型和小型国际企业的交易。”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