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责任采购的复杂现实和机遇


Placeholder Alt Text
GIA 邀请了代表不同行业、地理位置和公司规模的研讨专家组成员在卡尔斯巴德校区参加关于责任采购的四月研讨小组。 左起,Stewart Grice(斯图尔特·格莱斯),即 Hoover and Strong 公司的碾磨和精炼总监;David Bouffard(大卫·布法德),即 Signet Jewelers Ltd.(Signet 珠宝商有限公司)企业事务副总裁;Eric Braunwart(埃里克·布劳沃特),即 Columbia Gem House(哥伦比亚宝石商行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以及 Beth Gerstein(贝丝·格斯坦),即 Brilliant Earth(辉煌大地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兼共同首席执行官。 摄影:Kevin Schumacher(凯文·舒马赫)/GIA
“有时候真理不好懂。”

Brad Brooks-Rubin(布拉德·布鲁克斯·鲁宾)是 GIA 的全球发展和选矿总监,他欢迎 GIA 学生和工作人员时借用了来自嘻哈艺术家 Chance the Rapper 的歌词,并特邀嘉宾参加 4 月份在研究所卡尔斯巴德校区举办的关于责任采购的小组讨论。

“在歌词上下文中,真理不好懂 − 或者说并不简单或无法套用到既定的简单条条框框里面 − 有两个层次的意义,”Brooks-Rubin(布鲁克斯·鲁宾)说。 “首先,很简单,供应链里有问题,需要加以解决,正如在供应链里有关于市场上任何产品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切实存在的,并且它们往往都不好解决。

“其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但有时解决方案也难以获取和实施,这些解决方案并不简单,需要经过艰难抉择和费心费力进行对话沟通。”

Moderator Brad Brooks-Rubin, GIA’s global director of development and beneficiation, admitted to the laughing audience and panelists that “as a former regulator and a former person working on the Kimberley Process, it’s taking all I’ve got not to comment myself.”
Brooks-Rubin(布鲁克斯·鲁宾)是美国国务院冲突钻石的前特别顾问, 他主持了该小组研讨会,这是为在校学生进行的系列演讲的一部分,让学生们有机会直接聆听宝石和珠宝行业人员的演讲。 主题通常是讨论业务成功的秘诀以及在贸易中非常重要的问题。

责任采购研讨小组成员包括 David Bouffard(大卫·布法德),即 GIA 研究宝石学家兼 Signet Jewelers Ltd.(Signet 珠宝商有限公司)企业事务副总裁;Eric Braunwart(埃里克·布劳沃特),即 Columbia Gem House(哥伦比亚宝石商行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Beth Gerstein(贝丝·格斯坦),即 Brilliant Earth(辉煌大地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兼共同首席执行官;以及 Stewart Grice(斯图尔特·格莱斯),即 Hoover and Strong 公司的碾磨和精炼总监。

研讨小组成员代表了一系列的宝石和珠宝行业的供应链部门、地域采购领域、市场和公司规模,他们当场完满回答各种问题,并讨论了法规条例如何在市场上发挥作用,以及正如 Brooks-Rubin(布鲁克斯·鲁宾)所说,法规条例如何指导那些“异常复杂且完全无法抗拒的”​​问题。

这些公司开始重视责任采购的原因和方式各不相同,正如他们如今处理问题的方式。

Beth Gerstein, co-founder and co-CEO of Brilliant Earth, said her company’s mission is to practice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 “There’s a growing number of people who want their purchase to be more than the ring on their finger,” she said. “They want an authentic experience they can feel good about.”
Gerstein(格斯坦)10 年前创立了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 Brilliant Earth(辉煌大地公司)。她说,零售商的使命是践行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并“将我们的部分利润回馈给受到珠宝行业伤害的典型社区。”Gerstein(格斯坦)及其客户深切关心合乎道德标准的供应链,对他们来说,像西非矿工的公平工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值得持续关注。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着眼于与钻石有紧密联系的种种问题,这些问题中很多都与侵犯人权密切相关,例如侵占土地、暴力和强奸”,她说。 “这些问题非常显眼、可怕、令人瞠目吃惊,这是我们所在的行业所要防范的问题之一,我们还要引导消费者避免购买 [与此类暴行] 相关的钻石。”

Bouffard(布法德)说,跨国公司 Signet 的美国店铺包括 Kay、Zales 和 Jared the Galleria of Jewelry,Signet 公司非因消费者需求(他们并没有要求)所迫而践行责任采购,而是公司在供应链中的位置所致。

“在商场里,您 [客户] 不考虑供应链的问题,您想的是‘商店品牌肯定已经处理好这个问题了,’”他说。 “我们认为,我们是世界上已打磨钻石的最大买家,也是世界上钻石珠宝的最大零售商。 因此,我们相信,涉及责任采购问题时,我们应义不容辞地起到带头作用。”

“We believe that voluntary initiatives of like-minded companies and organizations coming together – and governments coming together – to address issues are the way forward,” said David Bouffard, vice president of corporate affairs for Signet Jewelers Ltd., whose U.S. brands include Kay, Zales and Jared the Gallery of Jewelry.
Braunwart(布劳沃特)的 Columbia Gem House(哥伦比亚宝石商行有限公司)已有 37 年历史,是一家批发、零售和主营宝石切割的企业。该公司在六大产地进行开采:三处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两处在美国,还有一处“断断续续的”开采场地位于澳大利亚。 他说,几年前,他们“开始很努力地明确我们希望供应链是怎么样的以及我们相信什么……并开始尝试寻求相信我们的所作所为的合作伙伴。”

考查供应链意味着哥伦比亚需要“关注矿工”(绝大多数矿工都是手工劳作的矿工和农民),并直接参与到对他们很重要的问题中,比如说他们孩子的受教育机会。 这也意味着,公司将停止切磨特定的宝石,并开始就宝石切磨工厂中的致命尘肺病等问题,对矿工们开展培训教育。

Grice(格莱斯)指导 Hoover and Strong 公司(总部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碾磨和精炼业务操作,他说,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大规模贵金属制造商几年前向责任采购迈出了激动人心的一步。

“2007 年左右,我们深觉市场上构建透明供应链的必要,当时我们便决定选择 100% 回收金属,”他说。 这种变化让公司的处境变得有点特别。

“很幸运,我们有自己的精炼厂,有自己的碾磨产品部门,有自己的组件及装配部门,所以我们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供应链。”

Brooks-Rubin(布鲁克斯·鲁宾)也向研讨小组成员们提出了以下问题:监管举措对自愿透明度的有效性、需要付出哪些代价才能经过“无害方式”进入到更积极主动、更投入的经济发展。

政府强制执行的法规(至少以这些法规通常发挥作用的方式)没有让研讨小组产生很大的热情,虽然他们承认珠宝行业在自愿透明度方面有所滞后。
时代在变,人们现在想知道自己所购买的商品从何而来…… 在消费者花钱购买电子产品……而不是一件珠宝前,我们需要把一切都打理安排妥善。
Stewart Grice(斯图尔特·格莱斯):Hoover & Strong 公司的碾磨和精炼总监
Gerstein(格斯坦)表示,金伯利进程等规定在实践中并不如最初预期那般有效。

“最初制定金伯利进程旨在避免冲突钻石落入叛乱团体手中,”她说。 “在这一点上,我认为,相比原本应该呈现的信息量,金伯利进程的内容已大打折扣。”

Bouffard(布法德)承认,金伯利进程“具有历史意义”,但其对冲突的定义却“缺乏远见。”

“虽然我们要庆祝金伯利进程已取得的既有成果,”他说,“但我们认为这远远不够。”他说,Signet 公司是 10 年前与 GIA 及其他机构一起创办责任珠宝委员会的创始成员,该公司继续提倡对金伯利进程实施“定义上的改变以及其他改革努力”并且致力于推行“本质上自愿的钻石协议。”

Braunwart(布劳沃特)说,他希望行业“积极采取行动”,努力促进透明化,自觉履行责任。 Columbia Gem House(哥伦比亚宝石商行有限公司)筹建由他们工作所在的各区域的当地人组成的社区发展小组,甚至还包括帮助找出问题并提出政策及规章建议的当地人,事情变得错综复杂。

“您真的需要将此当成持续改进模型,”他说, “不要气馁。”

GIA audience members engaged in a lively question and answer session with panelists after the presentation concluded.
小组积极讨论了对于稳健企业和消费者的责任采购成本和价值,达成了表面上的共识:最终,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Gerstein(格斯坦)、Bouffard(布法德)和 Grice(格莱斯)都表示,尽管经济出现衰退,且人们对责任采购的关注与日俱增,他们的公司也在不断发展。

“于公司而言,价值是巨大的”,Grice(格莱斯)说。 “这非常有效。 实际上,我们的销售量也有所增长。”

Braunwart(布劳沃特)表示,当消费者获得令人信服的陈述解释时,他们会做出积极回应。 当销售哥伦比亚有色宝石的零售商向客户展示三颗一模一样的宝石时(其中两颗宝石没有任何背景来历),销售人员能转而讲述另一颗宝石的整个来历,有来历的那颗宝石往往能售出,即使其售价高出 5%-15%。

他承认,在为经营合乎道德的宝石而不懈努力的道路上,他的公司“在某些年头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困境,”但他强调,这是在所难免的。

“这确实是你们作出的个人承诺,”他说。 “我相信,从长远来看,这将给产品带来附加值,将我们的行业建设得更加美好。”

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是特约撰稿人和 GIA 专业珠宝家,拥有 GIA 钻石文凭,曾多年担任《Loupe》杂志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