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饰:世界上最早的珠宝


Placeholder Alt Text
GIA 研究宝石学家 Sindi Schloss(辛迪·施洛斯)是一位珠饰和全球饰品专家,担任 GIA 校友会凤凰城分会会长,最近在 GIA 卡尔斯巴德校区的一场讲座中发表了题为“异域资产:人类的宝石 — 具有收藏价值的珠饰”的演讲。摄影: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GIA

珠饰可谓无所不在,在世界各地的个人装饰中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珠饰的使用不仅传承了数个世代,还横亘了数千年,跨越了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的界限。

无论是杂志封面上的超级明星 Rihanna(蕾哈娜)的颈间,还是菲律宾邦都稻田中劳作的妇女脖子上,都可以看到模制玻璃“蛇形珠饰”。著名歌手 Sting(斯汀)曾被拍到戴着一颗价值连城的九眼天珠,这颗天珠使用经过处理的古老石髓制成,类似于公元前 2500 年的珠饰。

珠饰在材料、象征意义和价值方面变化万千,从美国人童年时期常见的彩色糖果项链,到 2014 年香港拍卖会中成交价高达 2700 多万美元的昂贵串。

GIA 研究宝石学家 Sindi Schloss(辛迪·施洛斯)是一位珠宝估价师和历史学家,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的国际宝石服务 (International Gemological Services) 估价机构的会长,并两度担任 GIA 校友会凤凰城分会的会长。

一位女士站在幻灯片旁边,屏幕上有多张照片,展示着不同类型的珠饰。
Schloss(施洛斯)表示,她撰写《Beads: a Reference and Price Guide--珠饰:参考与价格指南》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在珠饰和珠宝设计这两个“世界”之间搭建桥梁,弥合知识鸿沟。摄影: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GIA

她说“珠饰是人类的珍宝。”因此感到很困惑,为何珠宝设计世界与珠饰世界的脱节如此严重。

“最熟悉刻面宝石的珠宝商有时会因珠饰感到无措,因为巨大的珠饰世界可能会令人生畏,而长期栖身于珠饰世界里的人对宝石的感觉往往也如出一辙,”Schloss(施洛斯)最近在卡尔斯巴德的 GIA 总部出席圣地亚哥校友分会的讲座时说道。
 
“两个世界之间有一个未联通的接口,其实只是缺乏知识而已。虽然有一些相互重叠的地方,但各自有不同的语言和学习曲线要克服,需要一些知识和实践经验,”她说道。

Schloss(施洛斯)表示,出于许多原因,她决定撰写新书《Beads: A Reference and Price Guide--珠饰:参考与价格指南》,其中包括帮助那些打电话向她求助的珠宝设计师,他们对如何处理客户关于定制珠饰珠宝的请求既不确定又不自在。

“对珠饰的研究是对人类迁徙、商业和贸易、身份和文化认同、精神和与祖先的联系、交流、表达和艺术形式的研究,”她说道,并且指出研究人员已确定珠饰比世界上最古老的珠宝形式岩石艺术还要古老。

Schloss(施洛斯)表示,虽然珠饰的一个技术定义是“可以悬挂和佩戴的物品”,但她更喜欢那些认同珠饰可用于追踪人类进化史和作为一种连接语言的定义。

她引用了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教授、文化人类学家 J. Mark Kenoyer(J.·马克·克诺耶)博士的话。

“事实证明,珠饰,”他写道,“其实是有关古代贸易和交换网络、古代技术发展和古代信仰和仪式最重要的信息形式之一。” 

蛇形珠饰和天珠特写。
一串粉红色的模制玻璃蛇形椎骨珠饰和天然蛇椎骨颈链(背景),以及一串仿制琥珀和仿制天珠(前景),这两种装饰风格在不同的文化和时代中经久不衰。摄影: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GIA

 

珠饰的众多功能

Schloss(施洛斯)表示,珠饰在许多宗教传统和信仰体系中具有神圣的精神意义。有些宗教将珠饰纳入了祈祷仪式之中,比如念珠。像避邪物和护身符等符咒 – 避邪物被认为可以驱魔避邪,护身符被认为可以带来好运 – 长期以来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着特殊的意义。她讨论了如何利用萨满项链(通常由有机材料制成)来识别精神领袖。

“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些地区,人们认为珠饰中拥有守护之灵,”她说道,并分享了婆罗洲之旅的照片,那里的人们认为古老的蓝色玻璃珠饰可以保护百姓。一位部落首领的妻子向她展示了如何用古老的涂釉陶瓷花瓶储存村子里的大米,为了守护这些粮食,会在米中埋下一颗珠子。

她介绍称,许多文化中将珠饰用作社会标记,包括:族群认同和部落联盟,比如肯尼亚的马赛人和桑布鲁人;缅甸和印度的猎首那伽部落;或个人的身份、性别、年龄或婚姻状况。

历史上还一直将珠饰用作货币,用于物物交换。Schloss(施洛斯)指出,它们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交易品”,有时会用于换取黄金,还交换过无数其他为生活提供便利的物品或生存必需品。   

“考古学家最初认为,早期人类相互之间并不了解,”她说道,“但他们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珠饰,说明情况并非如此。”

Schloss(施洛斯)谈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末在德克萨斯州沿海打捞的一艘 1684 年的沉船,挖掘出数万颗蓝色、黑色和白色的小玻璃珠滋,法国探险者原本计划用它们来与美国原住民进行贸易。

模制玻璃铀珠和手绘玻璃珠饰特写。
Schloss(施洛斯)在讲座结束后向与会者展示了多款珠饰珍宝,包括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模制玻璃铀珠项链(背景)和来自西非的现代手绘粉末玻璃珠饰(前景)。摄影: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GIA

从史前到未来

Schloss(施洛斯)表示,人们认为最早的珠饰出现在 100,000-130,000 年前。尼安德特人是最早制作和使用珠饰或任何形式的装饰品的人类,早在岩石艺术出现之前。随着早期人类学会了解自我和表达复杂的象征思想之后 — 使这些早期人类被称为“现代人”的发展 — 他们开始使用物品作为象征并且不再单独生存。
 
“它们不再是随意无章,而是开始具有象征意义,”Schloss(施洛斯)说道。“珠饰表明了象征性思维的出现。”

在旧石器时代,人们第一次尝试用火来让珠饰(包括贝壳和骨头)变硬。因此,Schloss(施洛斯)表示,首次对珠饰进行加热处理的实验可追溯至 20,000 年前。那个时代还产生了一种叫做 heishi 的珠饰研磨和抛光技术。

随着 Schloss(施洛斯)引导与会者领略人类和珠饰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 从史前时代到欧洲探险时代 — 石头和玻璃珠饰的兴起变得无处不在。

“玻璃的第一个用途是仿制石头珠饰,”她说道,“钻石的第一个用途是用作钻头,用于制作迫切需要、梦寐以求的珠饰。”

Schloss(施洛斯)用光照亮了一串铀珠,供与会者观察。
演讲参与者(左)和研究宝石学家、GIA 校友会圣迭哥分会会长 Rebecca Buys(丽贝卡·拜斯)正在欣赏一串铀珠,Schloss(施洛斯)(右)用长波紫外线照射着这串铀珠。Schloss(施洛斯)表示,作为分会负责人,她很“享受与志同道合的爱好者分享宝石学的激情,并确保在本地提供继续教育平台”。摄影: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GIA

 
Schloss(施洛斯)概述了一些特征,比如颜色、年代和常见技巧,可用于帮助与会者鉴定珠饰,从而更透彻地了解如何对珠饰估价 — 无论是在贸易展上采购、为客户服务还是浏览资产拍卖。

“如果你掌握了更多知识,与它们打交道时就会更加愉快,”她说道。“而且,你还可以向客户提供更多信息。”

Schloss(施洛斯)表示,有些珠饰 — 比如在香港拍卖会以 2700 万美元(每颗珠子 100 万美元)成交的玉串,或 Sting(斯汀)那颗价值 100 万美元的天珠 — 价格高昂,甚至高到令人震惊。

她很高兴看到珠饰带来健全的估价,并希望更多设计师能够接受它们所蕴含的艺术和创造潜能。在 2018 年的图森宝石矿物展上,她很高兴看到“高端设计师的珠宝中更多地使用了趣味盎然、底蕴深厚、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珠饰”。

“[珠饰珠宝]是最早出现的珠宝,如今仍然拥有重要的地位。”她说道。“它们见证过史前,存在于当下,并可能延续至未来。”

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是一名特约作家,拥有 GIA 钻石文凭和 GIA 专业珠宝家证书,曾担任《The Loupe》(《放大镜》)杂志的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