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 Ilakaka(伊拉卡卡)和 Sakaraha(萨卡哈) 蓝宝石开采的情况更新


Placeholder Alt Text
产自马达加斯加南部 Ilakaka-Sakaraha 矿床的一对蓝宝石和金绿玉。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简介
2010 年7、8 月份和 2012 年 8 月,拍摄者来到马达加斯加南部的 Ilakaka-Sakaraha 矿床,采集样本。在过去的 13 年里,这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蓝宝石生产地。 本文附有矿区的地图。 请注意,所有的蓝宝石产地都位于砂岩区。

首次发现是在 1998 年,靠近 Ilakaka Be。 村庄靠近 7 号国道(RN7),是连接首都 Antananarivo(塔那那利佛)和 Toliara(图利亚拉)港的主干道。这片市场深受泰国和马达加斯加商人的青睐,因而不断蓬勃发展起来。 短短几个月内,环岛附近的矿工驻扎在 Ilakaka 河的大桥旁,一个新兴城镇就这样诞生。 如今的 Ilakaka 更加安静了。 游客经常经停那里,而斯里兰卡、泰国和马达加斯加宝石交易商仍在这里开展业务。

SP13 Fig15 map,Pardieu(珀杜),Ilakaka(伊拉卡卡) 马达加斯加南部 Ilakaka-Sakaraha 矿区地图。
许多宝石学家和贸易商对矿床的范围之大深感惊讶。 矿床范围远不止 Ilakaka 区域,在 Malio 和 Fiherenana 流域北部,Benahy、Taheza、Imaloto 和Onilahy 流域南部,Ilakaka 的西部也发现了矿藏(不同流域由地图上黄色的小点分隔而成)。 如图所示,矿床南部延绵 120 公里,从 Anena(Onilahy 河)至 Anakondro(Imaloto 河);北部长达 100 公里,从 Antaralava(Fiherenana 河)、Anakondro 绵延至 Ankaboka Malio(Malio 河)。

靠近 Fotilovo 和 Murarano 的 Antaralava 北部,Ankaboka Malio 北部的 Malio 山谷均发现了蓝宝石,本文作者没有深入这些偏远地区进行了解。

Ilakaka 流域:Ilakaka Be 附近矿床产量未达其预期。几个月后,开采活动会向上游转移至 Ambarazy 地区。该地区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中心,也是著名的 Banque Suisse 矿场所在地,是马达加斯加地区徒手挖掘的最大的矿场之一。 从 RN7 北部的 Ilakaka 河西侧直至 Bepeha 村,也有采矿活动开展。 河的东面不可开采,因为这里是 Isalo 国家公园的一部分。 2012 年,虽然仍有小规模采矿组织活跃于 Banque Suisse,但在该流域的其他地方几乎都已不再开采。 另外,仍有少数几个采矿队在镇上继续工作。还有一支泰国的机械队伍仍在 Amabrazy 继续开采工作。 总体而言,约有 300 人仍在 Ilakaka 河流域开采,而 1999 年估计有 60,000 人。

东部边界与 Imaloto 流域:在砂岩的东部边界以外区域很少有蓝宝石被发现。 唯一的例外是沿着 Imaloto 的二次矿床,产地靠近 Lovokadabo、Ampasimamitaka、坂部、Ambotzove 和 Ankondro。蓝宝石可能是从砂岩覆盖地区经由 Ilakaka 和 Benahy 河流冲刷,移动至此被河流沉积物掩埋。 2012 年,经过数年沉寂之后,沿 Imaloto 的区域的采矿活动似乎再次发展起来。 在靠近 Sakalama 的几个区域也发现了宝石。 2004 年,Ampasimamitaka 地区的采矿活动暴増。这里是蓝宝石产量丰富的 Benaha 河与 Imaloto 河的汇入口。 该处开采出的大部分乳蓝色蓝宝石含有天然铍元素。 2008 年,在 Sakabe 以外的地方难觅矿工的身影。 回到 2012 年,作者在靠近 Sakalama 地区亲眼目睹了采矿的规模:两个大矿坑里大约有 200 人。 在附近的 Mahavily,据说还有 100 人也在 Benahy 河采矿。 在 Ampasimamitaka,大约50人在 Imaloto 挖掘开采。 据报道,其他采矿队也正在 Lovokadabo 上游开采,离下游很远。 在 Ankondro,靠近 Benenitra 下游 50 公里处,约 50 人在挖矿寻找粉红色和蓝色的蓝宝石。 另外据说有 200 人在 Ambotzove 附近开采。 在 2012 年,我们估计在该地区的东侧有 500 到 1000 名矿工,主要是沿 Imaloto 河。

西部边界,Sakaraha 至 Bezaha:西部边界连接了 Sakaraha、Fiherenana 河以南和 Onilahy 河的 Bezaha 部分。 西部地区富含石灰石、玄武岩、辉长石。宝石主要集中在两个介于 Sakaraha 和 Ilakaka 之间的区域。蓝宝石从砂岩区被河流冲刷带到此区域。

在 Antaralava 西北部附近,有一个狭窄的砂岩丰富地区。它横跨南北,位于富含石灰石的两个地区之间,并与蓝宝石含量丰富的 Fiherenana 河交叉。 开采始于 2000 年,到 2012 年那里约有 50 人。
 
在 Anena 西南附近的 Onilahy 河,2005 年曾出现过一个采矿小高峰。五年后,仍有约 100 名矿工在此采矿。 Anena 是 Onilahy 以南唯一的已知矿床地区。Onilahy 水深湍急,目前尚未进行宝石开采。 Anena 挖掘出了宝石,富含蓝宝石的 Ilamoto 河和 Taheza 河流入 Onilahy 河,这些都表明:这条河的蓝宝石含量十分丰富。 然而,该地区过于偏远而无法采用机械化开采挖掘深砂。

Benahy 流域:Benahy 沿线开采始于 1999 年。 Vohimena 村很快名声大振。2000 年到 2011 年,这里开展了几处机械开采。 2005 年 3 月在 Sakameloka 附近有一重要发现,该地以出产粉红色蓝宝石而出名。 随后,在 2007 年下半年,又增加了几处机械化开采作业。与此同时,Ilakaka 市场的小型粉色宝石的原石价格据说比前一年下降了 90%。

其他位于 Benahy 河下游的矿产村庄,如 Morafena,因位置太偏远而无法开展勘探。 2012 年,本文作者从 Sakameloka 顺流而下,直达 Vohimena Mahafala,沿途采访了解到:Benahy 沿河地区,共计有不到 500 名矿工。 2005 年至 2010 年原有的机械化作业已停止。

在 Sakameloka 附近的 Benahy 河矿床,矿工们徒手开采蓝宝石。 摄影:Vincent Pardieu,©GIA
Malio 和 Fiherenana 河流域:1999 年年底,采矿始于 RN7 北部,靠近 Ankaboka Malio 的 Fiherenana 和 Malio 河流域、Analamahavelona、Betikely、Maromiandra、Ankaboka Ambinany、Andralanova、Bevilany 和 Antaralava。 数个泰国公司在 Ankaboka Ambinany 和 Bevilany 桥附近进行机械化采矿。 2003 年于 Manom​​bo 附近发现大量储藏后,斯里兰卡买家在那里开设了办事处以获取蓝宝石,之后,再运往 Ilakaka 地区的泰国买家。

到 2005 年,Manom​​bo 成为了 Ilakaka 的有力竞争对手。但如今大多数晚上的活动在位于 Sakaveero 附近、建成于 2007 年前后的交易中心举行。 据说,2010 年 RN7 以北的开采活动日渐减少。但在 2012 年 8 月,大约有 1,000 至 1,500 名当地人四散在马路北面,使用手工工具开采,其中包括 Zombitze-Vohibasia 国家公园。 在 Manom​​bo、Misereno 和 Anduharano 大约有 400 名矿工在 Manom​​bo Be 南面工作。 2012 年 5 月在 Analamahavelona 附近发现了优质蓝色和粉红色宝石,吸引了约 400 名矿工来此。 在 Ankaboka Ambinany 附近,Bevilany 桥北的村庄周围有几百人在不同的矿床工作。其中来自泰国的机械化作业团队使用了两台挖掘机和一个清洗工厂。 另外,据说在 Ankaboka Malio 和 Malio 河等偏远地区有几百矿工。

Taheza 流域:自 2000 年以来,人们沿着 Bezaha 北部的 Taheza 下游和上游山谷开采蓝宝石。 采矿村庄在 Analasoa、Analalava、Mahasoa 和 Ambalavihy 兴起,据说共有数万人在此工作。 大型斯里兰卡公司很快收购了这里的采矿权。 尝试过机械化开采后,他们决定向当地人购买宝石,并向其提供食物和工具。 这种模式在 Taheza流 域获得成功。到 2008 年,这片区域可能是整个矿区的主要蓝宝石产地。 上游流域的活动有所下降,而相比之下,Antsoa 附近的开采活动有所增加。2011 年至 2012 年,Antsoa 约有 5000 人在此采矿、洗砾石。 2011 年,主要矿区为 Mangatoka。但到第二年夏天,主矿区为 Ankaranduha,共有 1000 多名工人。 在 Taheza 流域,蓝宝石丰富的砾石层通常深约 30 米。手工采矿者用一个 50 米的竖井到达砾石层。在砾石层,矿工挖掘细窄的横向隧道进行开采。 为了让工人呼吸,常用大塑料袋和管子将空气送到地下。 矿工们提取砾石并运到河边冲洗干净。

在 Analalava 的 Taheza 河流,蓝宝石采矿工用手工工具进行采矿。 摄影:Vincent Pardieu, © GIA
由于道路不通,无法观察到在 Ambatomainty 南部 Taheza 流域的开采活动。斯里兰卡采矿作业仍有部分业务余留在此。 2010 年至 2012 年,本文作者从 Bezaha 出发行至 Ankilivaly,一路探寻 Taheza 流域下游地区,看到了Ankilitelo、Ambarinakoho 和 Ankilivaly 附近的采矿作业。 2011 年年底,Ambalmasai 出现了一次宝石开采热。次年大约有 500 人仍在这块偏远的地区开采宝石。 在 Taheza 的另一边,位于 Ambalmasai 北部大约5公里处的 Sarouval 也有一些开采活动。 在每个矿点,斯里兰卡公司给矿工提供装载车、工具和食物。

2012 年,Il​​akaka-Sakaraha 西部大多数的产地位于 Taheza 流域沿线、Manom​​bo 南部、Vohimena 附近以及 RN7 北部的几个地区。 蓝宝石交易也有同样的发展趋势。 除了宝石早市,Ilakaka 在其他时候都很安静。深夜,宝石开采后人们无法在 Sakaveero 进行售卖(该处为新的交易地点)。

总体而言,Ilakaka 的开采和贸易与往年相比所有下降。 但尽管如此,Ilakaka-Sakaraha 仍有 10,000 至 20,000 名矿工和数百名买家聚集于此,因此可能超过斯里兰卡的 Ratnapura 和 Elahera,成为世界上蓝色和粉色蓝宝石的主要来源地。 从 2012 年 4 月到 7 月,许多买家和矿工离开 Ilakaka 到 Didy 和 Ambatondrazaka 附近丛林工作,那里在 2012 年 3 月发现了精细红宝石和蓝宝石。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 7 月回到 Ilakaka。矿产新址(位于保护区)被当局关闭,直到 8 月主要业务才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