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报告

田纳西州的淡水珍珠采收

Tao Hsu(许焘)、Chunhui Zhou(周春晖)、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Joyce WingYan Ho(乔伊斯/何颖恩)、Emiko Yazawa(矢沢惠美子)和 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
十月 7, 2016
跳转至:

北美拥有悠久的天然珍珠采收历史,部分原因在于其非常丰富多样的淡水蚌资源。 内战之后,珍珠饰品在美国大受欢迎,普及度超过欧洲。 这种流行势头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欧洲时尚偶像的影响,但更重要的契机在于在美国河流和湖泊中发现淡水珍珠这个令人兴奋的消息,特别是在东南部各州。 1979 年,珍珠被正式指定为田纳西州的州宝石,但对于生活在河流沿岸的人们来说,珍珠始终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年轻女孩拿着一个已打开的粉红色蚌壳
十六岁的 Sabrina LaFaye(萨布丽娜·拉法雅,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的孙女)拿着一块
刚从田纳西河中收获的紫踵劈蚌。 这是 Sabrina(萨布丽娜)和 GIA 研究团队的
第一次河蚌采集之旅。 摄影:Tao Hsu(许焘)/GIA。

1984 年,James Sweaney(詹姆斯·斯维尼)和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向《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的读者介绍了美国的淡水珍珠产业。 大约在同一时期,在拉藤德烈斯家族在田纳西州卡姆登的 Birdsong Creek (鸟鸣溪)珍珠养殖场收获了美国第一批淡水养殖珍珠。 此次报道之后 30 年间没有进行任何跟进。 2016 年 6 月,GIA 派出一支合作团队重访拉藤德烈斯家族和珍珠养殖场。 研究人员专注于采集用于 DNA 条形编码的淡水珍珠蚌样品,教育工作人员则收集了有关该产业完整的发展进程的后续信息。

捕捞珍珠蚌 与美国珍珠公司一起

Play Video of Pearl Harvesting with the American Pearl Company
GIA 团队走访了田纳西河珍珠养殖场和 American Pearl Company(美国珍珠公司)的所有者拉藤德烈斯家族。 团队收集了用于 DNA 条形编码的珍珠蚌。

在这次短暂的实地考察期间,团队前往著名的肯塔基湖探险,我们的潜水员和向导 Don Hubbs(唐·哈布斯)在那里潜入水中采集了五种不同的珍珠蚌品种样品。 Don(唐)是田纳西野生动物资源局 (TWRA) 蚌项目协调员,在该机构任职超过 25 年。 样品对 GIA 珍珠研究 DNA 条形编码项目很重要。 我们还走访了一度很兴旺的卡姆登镇和鸟鸣溪珍珠养殖场。 行程的最后一天是在美国珍珠公司的纳什维尔办公室度过的,与该公司现任总裁 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的女儿)进行了一次深入且广泛的讨论。 我们非常感谢能够有机会参观拉藤德烈斯家族声名赫赫的珍珠藏品。

一行八人在湖岸边合影
一行人准备在肯塔基湖中捕捞蚌壳。 从左到右依次为:Chunhui Zhou(周春晖)、Emiko Yazawa(矢沢惠美子)、Sabrina LaFaye(萨布丽娜·拉法雅)、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Don Hubbs(唐·哈布斯)、Joyce Ho(乔伊斯·何)、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和 Tao Hsu(许焘)。 Gina(吉娜)是我们此行的东道主,Don(唐)是我们的河道向导和潜水员。 摄影: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GIA。

田纳西河和肯塔基湖

田纳西河的干流发源于田纳西州东部的诺克斯维尔附近。 该河全长约 652 英里(1049 公里),是俄亥俄河最大的支流。 该河从诺克斯维尔流向西南面,进入阿拉巴马州北部,继而向西穿越该州,成为阿拉巴马州与密西西比州的一段分界线,之后重新绕回至田纳西州境内。 田纳西州境内的河段将田纳西中部地区与西部地区划分开来。 团队从纳什维尔驱车向西穿越这段河流。 珍珠采收小镇卡姆登就在河的西边。

五月的田纳西河
田纳西河及其分水岭。 这条河上的第一次珍珠热潮发生在其支流克林奇河上,位于田纳西州东部。 此行的蚌样品采自田纳西州西北部的肯塔基湖,也是美国唯一的珍珠养殖场所在地。

肯塔基湖跨越田纳西州西北部和肯塔基州西南部。 它是美国东部最大的水库,1944 年肯塔基大坝落成后所建。 该湖长约 184 英里(296 公里),标志着田纳西河的尽头,连接着俄亥俄河。 这个多功能水坝、水库和附近地区如今已成为热门旅游景点。 人们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欣赏迷人的景色,参与水上活动,了解这条河的悠久历史。 鸟鸣溪珍珠养殖场靠近肯塔基湖西岸,位于卡姆登附近。 为 DNA 条形编码项目收集的蚌均采自该湖的这个区域。

肯塔基湖地图
肯塔基湖是田纳西河尽头的一个巨大人工水库。
GIA 团队的行船路线在地图上以紫色虚线表示。 由于
这里曾是肥沃的农田,因此有充足的浮游生物来支持淡水蚌的
茁壮成长。 曾属于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的珍珠养殖场位于鸟鸣溪
码头,现在已成为热门的旅游景点。 以往的大部分蚌壳
潜水员和买家均居住在卡姆登。

田纳西州的采珠历史

在世纪交接之前不久,田纳西州东部的克林奇河上爆发“珍珠热”,田纳西州的淡水珍珠和蚌壳产业自此开始。 1895 年至 1936 年期间,田纳西州作为全国领先的珍珠营销和生产州之一初显优势。 因此,田纳西州的珍珠历史就是美国东部珍珠历史的缩影。

在博物馆展出的老船
当蚌壳业务尚有利可图时,潜水员建造自己的船只,有些人甚至住在船上。 田纳西河民俗中心展示的这艘抄网船可能是同类船只中规模最大的。 船主住在船上,靠捕捞蚌壳为生。 摄影:Tao Hsu(许焘)/GIA。

20 世纪前三十年见证了田纳西州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母贝纽扣行业的兴盛。 20 世纪 50 年代,纽扣行业由于劳力和成本问题走向衰落,但商业贝壳行业并没有随之消亡。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了满足日本珍珠养殖业的高需求,每年有成千上万吨美国淡水蚌壳出口至日本。 这项有利可图的生意一直从 20 世纪 40 年代延续至 21 世纪初。 在其鼎盛时期,大约从 20 世纪 60 年代到 90 年代,田纳西州的商业贝壳产业的从业人员约达 2000 人,并提供了近 5000 万美元的财政收入。 在此期间,全球生产的养殖珍珠中近 90% 所用的珠核(日语为“kaku”)均由美国淡水贝壳制成。

以前,人们曾一度使用抄网船进行蚌壳捕捞。 抄网是长直杆或挂着一串抄网挂钩的支撑物。 抄网沉入水中,以便挂钩可以接触到蚌壳。 蚌壳被碰到后因条件反射会合上外壳,夹在挂钩上从而被捕捞。

抄网上的挂钩串
农民曾使用取自旧农具的材料来制作抄网和挂钩。 使用抄网是捕捞蚌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 摄影:Tao Hsu(许焘)/GIA。

由于严重污染和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到 2000 年时,日本的珍珠养殖已大幅缩水,仅为 20 世纪 90 年代规模的约 20%。 中国迅速成为主要的淡水养殖珍珠供应商。 不幸的是,中国从未大量使用美国的淡水贝壳。 中国生产的绝大多数珍珠都是组织殖核,而非珠核。

打开蚌壳
查看图库
蚌壳及其用途

田纳西州的淡水珍珠养殖简史与蚌壳产业发展史有部分重叠。 在珍珠养殖出现之前,美国所有的珍珠都是天然形成,通过潜水进行采集。 美国珍珠公司的创始人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是将珍珠养殖引入美国的先驱,也是在这里成功收获珍珠的第一人。 Latendresse(拉藤德烈斯)最初是在日本开始接触蚌壳和珍珠贸易业务的。 受到日本友人的质疑之后,他下定决心要在美国养殖淡水珍珠。 从 1963 年至 1983 年,他在日本妻子 Chessy(谢茜)的帮助和支持下尝试珍珠养殖。 经过 20 年的艰苦试验,他们终于在 1983 年收获了第一颗珠核美国淡水珍珠。 他们建于鸟鸣溪的农场多年来一直为珠宝零售商生产养殖珍珠,现在仅面向当地的礼品店供货。

四位男士和一位女士
1987 年,E. J. Gübelin(E. J.·古柏林)博士拜访了拉藤德烈斯家庭,并参观了他们的珍珠养殖场。 拉藤德烈斯家族已经收获了数批养殖珍珠。 前排的古柏林博士(左)和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右)。 后排从左至右依次为 Peter E. Boehm(彼得 E.贝姆)博士、Marie-Helen Gubelin Boehm(玛丽-海伦·古柏林·贝姆)以及 John “Jake” Latendresse(约翰·“杰克”·拉藤德烈斯)。 照片由 Dr. E. J. Gübelin Collection(E. J.·古柏林博士藏品)提供。
一盘形状各异的养殖珍珠
一盘在鸟鸣溪珍珠养殖场收获的淡水珠核
养殖珍珠。 拉藤德烈斯家族养殖各种形状不同的珍珠和附贝养珠。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2000 年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去世之后,现在的农场主人 Robert Keast(罗伯特·济斯特)对农场实施转型,改造成一个占地 58 英亩的综合娱乐场所。 包括一个小型珍珠养殖场和 Tennessee River Freshwater Pearl Museum(田纳西河淡水珍珠博物馆),Birdsong Creek Marina and Resort(鸟鸣溪码头和度假村)现已向公众开放,并成为了热门的度假景点。 拉藤德烈斯家族已停止珍珠养殖,但仍在纳什维尔经营珍珠业务。 公司由 Chessy(谢茜)和 John(约翰)的长女 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监管和运营。 如欲了解有关拉藤德烈斯家族、他们的著名珍珠藏品和业务的更多信息,请阅读下一篇文章“追逐美国珍珠的曙光”。

湖、树和蓝天
现在的鸟鸣溪码头和度假村景色一览。 一个非常小的珍珠养殖场得以保留,就在岸边,位于图片右侧。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丰富的淡水珍珠蚌资源

相比世界其他地区,北美的软体贝类极其丰富。 目前世界上已知品种为 1000 种,大约有 300 种在北美发现,以美国东南部最为密集。 土著印第安人将这种资源用作食物、工具和简单的装饰。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从未对蚌壳中发现的珍珠产生任何热情。 由于找到天然珍珠的几率非常低(小于万分之一),支持天然珍珠产业需要极其多的蚌壳。 即便养殖珍珠业也是如此,因为死亡率和废品率非常高。

美国的淡水蚌分布地图
美国拥有极其丰富的淡水软体动物资源。 大多数品种都集中在东部地区,特别是东南部。 田纳西州是品种最丰富的四大州之一。 大多数东部州均发现了淡水天然珍珠。

不同于海洋珍珠贝,淡水蚌壳只能在满足各种严格要求的生存环境中生存和繁殖。 蚌幼苗,称为瓣钩幼虫,是鱼类的寄生虫。 没有宿主鱼,它们就无法存活。 幼虫在沉积物中生活多年,直至成长到足以繁育后代。 虽然珍珠蚌是地球上最长寿的动物之一,可以活上数百年,但美国正面临着珍珠蚌数量大幅减少的严峻局面。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在持续,此时人们开始在主要河流和田纳西河的许多支流上修建大坝。 很多蚌类和它们的宿主鱼物种失去了稳定的栖息地。 珠母贝纽扣行业和蚌壳行业的黄金时期的过度捕捞,也急剧减少了许多重要品种的数量。 此外,污染、外来物种引进,乃至全球变暖都威胁着蚌壳的数量。

蚌物种保护现状饼图
由于过度捕捞、栖息地被破坏和外来物种入侵,
北美的近 300 个淡水蚌物种中也有许多正处于濒危之际。 图表转载自
Strayer(斯特雷耶)等人,“不断改变有关珍珠蚌的观点,北美最
濒危的动物”,《BioScience》(生物科学),第 54 卷,第 5 期,2004 年。

这些不利因素共同导致 70 个蚌物种被列入濒危动物名单,且还有更多物种处境堪忧。 由于一些物种长期处在数量负增长的状况之下,因此目前看来,物种的数量似乎不会缩减太多。 然而,负增长意味着在偿还之日到来之前,我们将积累巨额的“灭绝债务”。

手中拿着尺码环测量蚌的大小
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向作者展示如何使用尺码环来测量蚌壳。
能顺利穿过尺码环的蚌壳小于合法采收大小,将被
放回河中。 摄影:Tao Hsu(许焘)/GIA。

我们的河道向导和潜水员 Don Hubbs(唐·哈布斯)向我们介绍了不同的河蚌物种以及它们在肯塔基湖的保育情况。 为了防止资源耗尽,如果捕获的河蚌尺寸小于合法尺寸限制,则应将它们重新放回水中。 不同品种有不同的尺寸限制。 潜水员通过不同的金属尺寸环来测量捕获的河蚌的尺寸。 如果大到无法穿过测量环,则表明其已达到捕捞标准。 否则应根据规定予以放生。 不遵守规定的潜水员将被罚款。 出于商业目的捕捞蚌壳的潜水员还需要购买一个许可证。 Hubbs(哈布斯)和他的同事通过巡湖来监控蚌壳数量,研究濒危物种和排查非法捕捞。

分拣台上的尺码环和蚌
这些蚌所属的品种从左至右依次为:三脊蚌 (Amblema plicata)、乌木蚌 (Fusconaia ebena) 和洗衣板蚌 (Megalonaias nervosa)。 不同的蚌品种适用不同的采收尺寸规定。 潜水员和买家需要遵循相同的规定。 摄影:Tao Hsu(许焘)/GIA。

通过河流保护主义者的努力,以及蚌壳行业规模的不断缩小,该地区主要的珍珠蚌的数量逐渐增多。 据Hubbs(哈布斯)介绍,在过去的 10 到 15 年间,商业蚌壳每年的捕捞量不足 100 吨,相较 20 年前的每年数千吨捕捞量,已大幅减少。 在 1999 年,TWRA 更新了最有价值的蚌壳品种 washboard(洗衣板蚌)的合法尺寸限制,从 3.75 英寸增加至 4 英寸。 这将有助于进一步保护这些蚌。

Hubbs(哈布斯)对肯塔基湖的蚌数量的未来非常乐观,确信该湖可以在保证一定量的蚌壳捕捞之上维持可持续发展。 他还告诉我们,许多重点大学的学生参与了淡水蚌保护项目,比如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和田纳西理工大学。 当被问及人们可以捕捞的河蚌数量时,他说,每年 500 至 600 吨左右是可以接受的。

肯塔基湖 淡水蚌资源

Play Video of Kentucky Lake
Don(唐)总结了肯塔基湖目前的淡水蚌保育情况,并分享了关于 Latendressee(拉藤德烈斯)先生初建珍珠养殖场时期的美好回忆。
站在潜水船上的男子
Don Hubbs(唐·哈布斯)是我们此行的河道向导和潜水员,在 TWRA 的工作时间超过
25 年。 Don(唐)为 TWRA 对肯塔基湖蚌的保育工作感到自豪。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潜水采集珍珠蚌,编制它们的 DNA 条码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从肯塔基湖采集重要的珍珠蚌壳来进行 DNA 分析,为珍珠鉴定提供帮助。 Don Hubbs(唐·哈布斯)潜至湖底,亲手挑选蚌壳。

码头上行走的人们
GIA 团队和我们的向导准备开启潜水探险之旅。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脚趾挖”是找出蚌床位置的方法之一,因为蚌壳有部分露出在泥质沉积物之上。 不会潜水的人也能轻松地执行这项活动。 然而,脚趾挖只适用于浅水区,而浅水区并非寻找蚌壳的理想区域。 淡水蚌的分布非常零散,范围从数厘米到数公里宽不等。 当地的蚌壳往往聚集在沉积床。 为找到特定物种的聚集床,经验丰富的当地潜水员可以提供帮助。 作为当地人,Don(唐)非常熟悉环境,特别是蚌床。

潜水船上的人们
除 Don Hubbs(唐·哈布斯)之外,其他人员都登上了同一条船。 我们的船长是 Steven(史蒂芬),他是 Don(唐)在 TWRA 的同事。 摄影: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GIA。登上同一条船。 我们的船长是 Steven(史蒂芬),他是 Don(唐)在 TWRA 的同事。 摄影:Pedro Padua(佩德罗·帕多瓦)/GIA。

GIA 工作人员与 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以及她的女儿一起登上一条船,Don(唐)则乘坐 TWRA 船带路。 两条船从新约翰逊维尔出发。 大约 10 分钟左右到达第一个取样点。 潜水并非易事。 能见度低使得水下情况无法预测,并且有点吓人。 一些当地人告诉我们,在河里潜水是他们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 除了在湖底的情况,水面上的人、船和驳船都会带来毁灭性的威胁。 必须严格遵守某些规则才能保证安全的潜水经历。

湖中的潜水船
抵达第一个潜水点后,Hubbs(哈布斯)悬挂了两个信号标志来提醒其他水上人员,水中有潜水员。 摄影:Tao Hsu(许焘)/GIA。

Don(唐)在潜水点悬挂两个信号标志,用以提醒人们,下方有潜水员。 它们被称为“下方有潜水员标志”;在国际上,阿尔法信号旗采用蓝色和白色,在北美,则是红色为底色,一根白条从左上角贯穿至右下角。 Don(唐)展示了潜水设备和船只的潜水支持系统。 氧气罐可以支持一个潜水员潜水 45 至 60 分钟,以及两个潜水员可以同时离船出发。 这艘现代化潜水船配有一个空气压缩机,可在船上重新装填氧气罐,因此潜水员可以持续数小时搜寻蚌壳,无需返回岸上重新填充氧气罐。 该设备还可用于支持船上人员和水中潜水员之间的通讯。

桌子上的潜水器材
查看图库
潜水准备

准备就绪后,Don(唐)一头扎进水里。 由于能见度非常低,无法清楚地看到蚌壳。 潜水员用自己的双手去感受露出的部分,从而确定位置。 有经验的潜水员可以根据蚌的形态来判断品种。 多次潜水之后带回了大量的不同物种的样本,每次耗时 5 至 10 分钟。

潜水员在船上挥动蚌
查看图库
捕捞蚌

在第一个取样点,潜水员下潜了数次。 几乎所有研究人员感兴趣的品种都采集到了,除了一个叫做“bankclimber”的品种。我们决定前往另一个取样点试试运气。 在第二个取样点,我们成功找到了 bankclimber 和其他蚌品种。 紫踵劈蚌的珠母贝呈现出非常鲜艳生动的粉色和光泽。 Don(唐)向团队简单地介绍了有关田纳西河蚌分类学和解剖学的知识。

简要的解剖课

Play Quick anatomy video
Don Hubbs(唐·哈布斯)向 GIA 小组简要介绍了蚌壳解剖知识。
已打开的大蚌壳,内侧呈粉色
紫踵劈蚌 (Potamilus alatus) 的部分珠母贝会呈现出这种壮观的鲜艳粉色。 此材料非常美丽,可用于镶嵌或直接作为珠宝。 拉藤德烈斯家族使用其中的一些来养殖附贝珍珠。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当天结束时,GIA 团队已采集了五种重要的已知珍珠蚌,数量充足。 回到河堤时,GIA 珍珠研究团队参考 Gina(吉娜)的专业知识,按品种快速地对蚌壳进行分类。 所有蚌壳按品种分类,放入贴有标签的塑料袋中,并放入冰柜,以便在装运前保持新鲜。

三名女子正在对蚌样品进行分类
回到岸上后,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帮助 GIA 珍珠研究小组按品种对蚌样品进行分类。 然后将样品放入贴有标签的塑料袋中,以避免混合。 摄影:Tao Hsu(许焘)/GIA。

收集的五个品种包括洗衣板蚌 (Megalonaias nervosa)、乌木蚌 (Fusconaia ebena)、紫踵劈蚌 (Potamilus alatus),紫色爬岸蚌 (Elliptoideus sloatianus) 和三脊蚌 (Amblema plicata)。 其中洗衣板蚌是价值最高的,用于田纳西州当前规模有限的淡水珍珠养殖。 它的壳非常厚,特别是绞合部边缘,因此它是养殖珍珠的理想选择。 在商业贝壳行业的鼎盛时期,洗衣板蚌的售价为约 4 美元一磅。 如今的价格只有 50 美分左右。 乌木蚌是肯塔基湖中数量最多的品种。 据 Don(唐)估计,按重量来算,各品种每年总捕捞量分别为:乌木蚌约占 50%,三脊蚌、枫叶蚌和猪趾蚌为 20%,洗衣板蚌为 10%-15%。 这五个品种均可能产生天然珍珠;因此明确它们的遗传表征对更具挑战性的天然珍珠鉴定至关重要,此类珍珠的结构类似于一些无核养殖珍珠。 这五个品种均有与名字相对应的非常鲜明的外观特征。

两个蚌
查看图库
蚌样品

所有样品使用干冰进行包装,运往与 GIA 合作实施 DNA 项目的机构。 由本地一家干冰公司进行包装。 大块的干冰切成厚片,用纸包好,和蚌样本放在一起。 干冰的运输涉及非常严格的规定,并可能存在危险。 例如,用车辆运输干冰时,必须打开窗户来保持通风。 由于干冰升华会释放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比氧气重,因此集聚在车厢的下部空间。 二氧化碳浓度之高可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快速使车内人员窒息。

几名女子正在给样品打包和贴标签
查看图库
包装蚌样品

DNA 条形编码是准确鉴定物种的一种强有力的工具。 该技术创新性地结合了分类学、遗传学和计算机科学。 田纳西河珍珠蚌壳的 DNA 条形编码将为未来的珍珠鉴定提供基因数据库,因为珍珠也会含有少量来自珠母贝的有机残留物。 GIA 珍珠研究团队将进行更多将 DNA 条形编码技术应用于珍珠鉴定的研究。 这将极大地帮助从世界各地提交给 GIA 的更具挑战性的鉴定案件。

田纳西州目前的珍珠行业

繁荣的商业贝壳和珍珠养殖产业均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期逐渐衰落,尤其是在 2000 年 John Latendresse(约翰·拉藤德烈斯)去世后。 然后,鸟鸣溪珍珠养殖场被转卖给现在的所有者。 目前的运营包括一个珍珠博物馆,一个仍在进行生产的小型珍珠养殖场、一个珍珠珠宝陈列室、一个游船码头和一个度假村。 它仍然是北美地区唯一一个正在运营的珍珠养殖场。

田纳西州珍珠产业

Play Video of Tennessee pearl industry
Gina Latendresse(吉娜·拉藤德烈斯)与 GIA 小组分享了有关田纳西珍珠产业的知识,以及她对该产业的前景预测。
Birdsong(鸟鸣溪)度假村和码头的大门
珍珠养殖场被当前所有者改造成了度假村和码头。 它是田纳西州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该农场的产量非常有限,主要供应就地商店,同时向游客展示珍珠养殖技术。 中国作为主要的淡水珍珠供应商,其强大的影响力和竞争力使得世界其他地区的淡水珍珠养殖场数量显著减少。 结果导致过去十年间的商业贝壳业受到影响。 Gina(吉娜)认为,从行业的高度来看,大约有 2000 名全职的蚌壳采收潜水员。 TWRA 数据显示,2013 年只签发了 43 张潜水采蚌许可证。 目前,该州仍在活跃于潜水采蚌的潜水员不超过 20 位。

PVC 管漂浮在湖面上
拉藤德烈斯家族创建的养殖场的一小部分被保留了下来,位于鸟鸣溪度假村中。 游客可以乘船游览,进一步了解珍珠养殖的具体工序。 摄影:Tao Hsu(许焘)/GIA。

GIA 小组在此行期间遇到了卡姆登的蚌壳买家。 Steve Hatley(史蒂夫·海特利)以前曾在商业贝壳行业为 Gina(吉娜)的父亲工作,现在是镇上唯一的蚌壳买家。 他向我们解释了蚌壳分类的主要流程,并展示该流程中会用到的振动器和其他工具。 相比二十年前,蚌壳的价格已经下降到只占其价值的一小部分,很多人被迫退出这个行业。 Gina(吉娜)告诉 GIA 团队,日本对蚌壳的需求仍然停滞不前。 她还指出,日本已储备了可能够用 50 年的蚌壳,而中国则使用他们自己的蚌壳。

一名男子手拿着一个蚌壳和一颗天然珍珠
查看图库
蚌壳分类

珍珠和贝壳业务的萧条导致曾一度繁荣兴盛的卡姆登小镇的采蚌活动减少,但这有助于本地蚌壳数量的回升。 被问及美国珍珠产业的未来时,Gina(吉娜)显得非常乐观。 在她看来,这个行业正在蛰伏,而并非正在消亡。 不可否认的是,珍珠和许多蚌壳中的珠母贝都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之美。 休息一段时间会对这个依赖于自然资源的行业带来积极影响,因为大自然需要时间来自我恢复。

河中的船
由于来自日本的需求减少,田纳西州的蚌资源逐渐增加。 当行业依赖于自然资源时,需求的一时停滞并不一定是坏事。 摄影:Artitaya Homkrajae(阿提塔亚·霍姆拉杰)/GIA。

在线访问《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Summer 2017 Gems & Gemology
获取最新一期《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刊登的全部内容,以及访问自 1934 年以来的每一期季刊。

阅读更多内容

Richard T. Liddicoat 宝石学图书馆

查询 GIA 图书馆馆藏目录,图书馆内收藏了 57,000 本书籍、150,000 张照片、1,800 条视频、700 种期刊以及著名的卡地亚善本资源库及档案。
 
访问 GIA 图书馆

您或许还会喜欢

零售商资源
寻找零售商
了解更多
在校区商店购物
在校区商店购物
了解更多 (用英语)
品质保证基准
了解更多
Gems & Gemology
G&G Summer 2017 Edition
了解更多 (用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