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石奇幻历险,第 2 部分:
Dust Devil


Placeholder Alt Text
在俄勒冈州高地东南方的 Dust Devil 矿边缘,西沉的落日在玄武岩巨石上洒下了橙黄的光辉。 该矿是这一地区最重要的商业日光石产地。 照片由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 拍摄。

走进山谷

在过去几天中,我们一直被Ponderosa(庞德罗莎)矿的参天松树们包围着。 今天,我们已向南行驶了一百多英里,海拔已经降低了1000 英尺,正在前往 Plush 日光石矿区的途中。 我们的下一站是 位于Rabbit 盆地中心、属于Don Buford( 唐·布福德)和 Terry Clarke( 特里·克拉克)的 Dust Devil 矿。 这是一片幅员辽阔的土地:险峻的火山形成陡峭的山脊,平坦开阔的山谷上一棵棵山艾树依稀可见。 高高的荒漠绽放出独特的美丽。

踏上一段前往俄勒冈州 Dust Devil 矿的征程。 该矿偏居于俄勒冈州遥远的东南一隅,出产美轮美奂的大块日光石,其中许多已被雕刻成屡获嘉奖的宝石。
我们从 395 号公路的光滑路面转弯,在豚脊丘的卵石路面上往东行驶。 “到了那里给我们打电话,以便告诉我们你们已经在豚脊丘的山路上,”Don (唐)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每个人都使用同一家手机运营商—那里没有信号,所以我们互相之间帮不上忙。

Don(唐) 还在电子邮件中告诉我们,即使驾驶配备优质轮胎的汽车,也有出现故障的时候。在颠簸三十英里之后,我们平安到达该矿。 Don(唐) 向我们保证:“你们不会找不到我们的,这里有很多拖车、振动器和输送机。”

Terry Clarke(特里·克拉克)和 Don Buford (唐·布福德)在俄勒冈州的荒漠中开采日光石已经长达 21 年。 照片由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拍摄。
这张 Dust Devil 矿区图片以 Dudeck岭为背景。 这可能是含日光石的火山岩的产地。 照片由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 拍摄。
我们向 Don(唐) 询问被矿工们称为“山谷”的区域中开采日光石的历史。他告诉我们,“美洲原住民早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密西西比三角洲便开始交易日光石......在东北方的Viking(维京)墓地中也发现他们的踪影。”

Don(唐) 提到Tiffany & Co. of New York(纽约蒂芙尼有限公司) 在 20 世纪 50 年代便已开始在这里开采清澈的长石来作为钻石的替代品。 他们竭力找到了宝石的本地名称:“毛绒钻石”。他补充道,他们只开采接近地表的宝石,并“没有到达足够的深度来开采出真正美丽的有色宝石。”

机械即兴创作大师

我们询问 Dust Devil 矿是如何掘取第一桶金的,Don(唐) 告诉我们它最初是美国童子军的资源探测器。 “我们只是寻找一些可让童子军做的事情,”他继续说。 “我们来到这里找一些勘探,我开始挖掘之后,被这些漂亮的石头深深迷住了,它们与其他的石头截然不同。”

这就是催化剂。 Terry(特里) 和 Don(唐) 开始在周末和假日挖掘日光石。 “我们开始用铁铲、16 磅的大锤以及焊工面罩进行挖掘,并最终购买了一台较旧的反铲挖土机。”


这个矿井采用老式的方法进行作业。 在这张图中,付费的矿工们正在使用焊工面罩和铁铲来开采玄武岩。 他们只支付想要保留的材料。 摄影:Duncan Pay(邓肯·派)。
从那时起,他们收集任何使用过的零件和可以找到的废钢废铁,并将它们打造成采矿机器。 “我们的第一台机器是由一台旧校车改成的平板运输车。”他补充说,“我们已经在这里开采了 21 年,我们亲历了日光石从一块默默无闻的石头蜕变为具有国际风范的宝石的整个过程。”

Dust Devil(尘卷风矿)的起源
矿主 Don Buford(唐·布福德)概述了这座矿的发展历程,并解释它的起源—童子军的资源探测器。

采矿过程

Don(唐) 解释说,煤矿的位置非常优越。 “我们处在一个巨大内陆海的边缘,有一条河流向右流经我们的营地,所以,大量承载日光石的玄武岩被分解。”这样可降低包含宝石的岩石硬度,使其更容易开采。

这张图展示了 Dust Devil 矿井以及背后的矿石加工厂。 照片由 Robert Weldon (罗伯特·韦尔登)拍摄。
Dust Devil 矿工使用反铲挖掘机在矿井中作业,并使用大型装载机将矿石运输至加工厂。 还有一个“格筛”,即采矿业行话的格栅,能够将较大的卵石从加工厂中筛选出来并通过传输带通往振动筛和滚筒筛。

振动筛筛除材料中大于 5/16 英寸并小于 2 英寸的矿石,Don(唐) 解释说。 滚筒筛清洗精矿,然后放入其中一个体积为 1 立方码的料斗中,人们可在此将其从皮带上取下,或输送到精密的光学分拣机中。

在这张矿区加工厂的图片中,左上方的振动筛正在向黄色圆筒筛中喂送矿石。 精矿可通过向左对角线运行的传送带直接运送至前面的料斗或光学分选机中。 摄影:Duncan Pay(邓肯·派)。
在参观期间,由于出现电气故障,导致我们无法记录光学分选机。 我们希望稍后可返回此地一睹机器运行的风采。

开采 Dust Devil(尘卷风矿)
Don Buford(唐·布福德)解释了矿区位置的优势,以及矿工们如何从周围的矿石中分离出宝石。

荒漠智慧:边缘锋利的石头,高大的山艾树以及庞大的蚁丘

在荒漠中倾毕生精力来开采日光石之后,Don (唐)利用其敏锐的矿工之眼在这些景观中寻找线索。 从表面望去,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边缘锋利的石头,这表明它们是最近沉积而成的,地下可能会有更多收获。 他告诉我们,这些带有喷砂边缘的磨蚀石头可能年代久远,甚至可能已在表面上存在了 10 万年。

接下来,他寻找最高的山艾树,因为这可以表明更容易开采。 承载日光石的玄武岩上覆盖着的大部分岩石均非常重,需要钻孔和爆破,但是,五六英尺以上的高大山艾树则表明,植物的根系能够吸到水,据 Don(唐) 解释,这意味着“岩石已经破裂…我们可以挖到。”

最后,他还叫我们不要忘了蚂蚁。 荒漠中生活着数量庞大的蚂蚁。 Don(唐) 表示,需要对它们给予尊重:“这些红蚂蚁咬起人来非常厉害。”

他说,“在庞大的蚁巢周围,它们会明确划定一个直径为 10 英尺的圆圈,然后使用小鹅卵石和日光石修筑专用的护堤。 他们甚至还会在下雨时将石头紧紧堆放在一起,以便让水从旁边流走。 还有另一个好处:日光石有反射光线,所以,在夏天它们有助于调节蚁丘的热量。

人类并非是在荒漠中挖掘宝石的唯一族群。 蚂蚁会在蚁穴周围收集长石小碎片。 照片由 Robert Weldon (罗伯特·韦尔登)拍摄。
就像高大的山艾树,一座较大的蚁丘表示可能渗透到地下。 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即下面的岩石已被风化,更容易开采。 所有这些线索均告诉矿工,挖掘蚁丘的相邻区域是一个绝佳的主意。

日光石勘探
矿工 Don Buford(唐·布福德)分享了多年以来积累的一些荒漠勘探智慧。

环境的制约和挑战

不像Ponderosa(庞德罗莎)矿,矿区内还有几眼天然泉水,但 Dust Devil 矿毫无任何水源。 土地管理局(BLM),负责管理公共土地的联邦机构,禁止在 Rabbit 盆地实施任何类型的永久开发,并坚持将这片土地恢复到其开采前的状态。

Don(唐) 解释了这一位置所面临的挑战:“我们距离最近的电力系统有 21 英里,所以我们自己发电......我们从 30 英里以外的地方拖运饮用水。 我们的采矿用水来自 6 英里外的一口井。”

所有采矿用水均被广泛回收。 六个贮水槽能够再循环 1 万加仑精矿冲洗用水。 在再次使用之前,他们会逐渐将较细的材料分离出来。 正如 Don (唐)所说,“这里是荒漠,水非常难得......所以我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水。”

停止开采后,矿工们必须重新填平,并在该区域栽种本地物种。 Don(唐) 还主动种植了山谷内土生土长的丛生禾草,然后再放养羊群吃草。 “我们将其还原成我们到来并对这片土地造成影响之前的原貌,”他说。

荒漠对于人类和机器而言都非常艰难。 如砂砾般坚硬的尘土摩擦和金属在岩石上产生的振铃效应对他们影响甚大。 你必须要有坚强的内心和钢铁般的意志才能在这里留下来。 “我们非常自给自足,”他说。 “我们拥有很多设备。 设备十分陈旧,经常发生故障,但我们拥有几乎能修复所有东西的工具和技术。”

当我们问及矿山员工 Mark Shore(马克·休尔) 用什么来修理这台反铲挖土机时,他回答说:“大约五枝”(炸药!)。 摄影:Duncan Pay(邓肯·派)。
我们不禁想要询问在如此充满挑战的环境中采矿需要耗费多少成本。 Don(唐) 苦笑着坦言:“实际上,我们每个月都会为这些开采特权支付费用,才能挖掘这些美丽的宝石......然后成为世界上一些有身份的人的装饰品。”

Dust Devil 矿恶劣、尘土飞扬的荒漠环境及其与服务中心的距离需要一个设备齐全的机械加工车间,以保持重型设备在矿区的正常运行。 照片由 Robert Weldon (罗伯特·韦尔登)拍摄。
对于 Don(唐) 和 Terry (特里)而言,发掘这些美丽日光石的开采行为的价值胜过简单的经济回报。 我们认为,他们的半生辛劳留下的最好财富是俄勒冈州的日光石成为一种公认的主流宝石。

Don(唐) 的下一个答案强化了这一事实,在提升这种宝石在珠宝设计师们心目中的形象方面,他比任何人都要费心:“当我们在这个矿床中开采出非常非常大、当时所发现的最大宝石后,我们将最好的材料送到了Tucson(图森)国际宝石展。”

他解释了是怎样碰到这些喜爱宝石的艺术家们,并向他们赠送石头以供他们雕刻或切磨, 并携之参加美国宝石交易协会 (AGTA) 举办的多个享誉盛名的竞赛的。 “多年来,”他继续说,“我们的宝石已经赢得了 16 个‘切割奖’”。 我们努力想要谦虚一番,但一些艺术家纷纷表示,他们所获得的名气大都来自于切割我们的宝石。 如果我们没有请他们处理这些宝石,他们就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

沙漠矿业面临的挑战
Don Buford (唐·布福德)概括了在恶劣的荒漠环境中作业所面临的挑战。

美丽的日光石

在 Don(唐) 看来,散发出自然铜光泽的红色宝石是最迷人的:“我喜欢周身带有铜勒光游彩条纹的红色宝石。”虽然双色宝石以及显示为红色至绿色的二向色性宝石可能更为珍稀,但他为这些宝石授予最高荣耀。 “拥有勒光游彩的红色宝石非常非常有活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物品能够绽放如此特别的光彩。”

这就是我们的收获:在 Dust Devil 正式运转后,生产了数公斤的宝石级原石。 摄影:Duncan Pay(邓肯·派)。
与Ponderosa(庞德罗莎)矿的 John Woodmark(约翰·五德马克),Don(唐)强调这种产品的独立特性。 “每块石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蛋白石。”他承认,“配比石头是非常困难的。然而,这也有一种好处,因为消费者往往寻求有助于传达自己个性的宝石。我们一直认为,没有那个女人想要跟别人看上去一模一样。”

这颗重 101.63 克拉的 日光石原石拥有一个深红色的核心,上面泛着勒光游彩。 它很可能被塑造成一件美轮美奂的雕刻品。 照片由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拍摄。
Don(唐) 接下来概括了他对俄勒冈州日光石在国际珠宝市场中所处地位的看法:“日光石出现在这个国家的各大高档珠宝商店中,并远销欧洲和亚洲 — 这是一颗精美、亮丽、光芒四射的宝石。”

我们还询问员工 Mark Shore(马克·休尔):是什么吸引他来到荒漠;是什么驱使他来到这里,在矿山中度过暑假;是什么让他停下来捡起地上的长石晶体。 我想我的问题有点刺痛了他:“为什么将它们捡起来?因为它们如此美丽!”

对于 Mark(马克) 而言,手中的日光石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东西:“这就像手中盛托着空气或水......”他最喜欢什么类型?“没有其他任何石头泛着勒光游彩......它在里面跳舞:它有生命力!”

俄勒冈州日光石为何如此独特
Don Buford(唐·布福德)描述了俄勒冈州日光石的独特魅力。 他还提到了一些珠宝用宝石的保养注意事项。

荒漠之美

在高原荒漠中生活了短短几天后,我觉得我们已逐渐领略到它的美丽:清新的空气,太阳从岩石背后落下时洒下的红色霞光。 昨晚的雷暴闪电阵阵,响彻天空。 我们都彻夜不眠地观赏照亮如白昼的山头。

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了此地,驶向考察之旅的最后一个矿—Sunstone Butte,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矿工们在一座小火山的侧翼展开挖掘。 在我们驶离这里时,Don(唐) 的一些话在我耳边回响:“这些石头都是由勤劳的美国人开采出来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美国人应该想要购买我们的石头。”

所以,如果你的车在豚脊丘抛锚或是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爆胎,祈祷自己能碰上 Don(唐) 或 Terry(特里)。 他们可以帮你补胎并为你安排妥当。

夕阳的橙色光辉投洒在地貌丰富的高原荒漠之上。 照片由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 拍摄。

《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主编 Duncan Pay (邓肯·派);GIA 卡尔斯巴德摄影和视觉传达经理 Robert Weldon(罗伯特·韦尔登);GIA 卡尔斯巴德数字资源专员 Kevin Schumacher(凯文·斯楚马彻)。

作者衷心感谢所有日光石矿工的慷慨大度以及向我们展示采矿作业各细节时的倾力奉献,让我们的参观之旅顺利进行,处处感受到宾至如归的热忱。 我们衷心感谢庞德洛萨矿的 John Woodmark (约翰·五德马克)及其全体员工;Dust Devil 矿的 Don Buford(唐·布福德)、Terry Clarke(特里·克拉克) 和 Mark Shore(马克·休尔);Sunstone Butte 矿的 Dave Wheatley(戴夫·惠特利)、Tammy Moreau(塔米·莫罗)和 David Grey(大卫·格雷);以及 Nirinjan Khalsa(尼林贾·卡尔萨),尤其需要感谢 Mariana Photiou(马里亚纳·佛图)在联系矿工方面为我们提供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