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阅读清单: 来自俄罗斯乌拉尔山脉的白金


Placeholder Alt Text
这种设备用于在乌拉尔山脉的沉积物中开采黄金、铂金和其他重矿物。这张照片是 1887 年刊登在一部科学百科全书——《迈耶百科词典》(Meyers Konversations-Lexikon) 中。

由于铂金十分稀有,在珠宝和工业中也有重要的用途,因此它是最有价值的贵金属之一。  铂金最先是由古老的南美洲居民发现的,当时欧洲探险家还未抵达这里,他们用白金铂金合金制作手工艺品,而在安第斯山脉的溪流与河流沿岸冲积沉淀物中也发现了晶粒和矿块。

人类首次提及铂金是在意大利人类学家和学者 Julius Caesar Scaliger(儒略·凯撒·斯卡利杰)的作品中,据说他在 1557 年探访中美洲时发现了这种新金属。他提及了一种前所未知的金属(西班牙人称其为“platina”,即“类似银的物质”),当地人已经学会了处理和使用这种金属,但西班牙人却没有学会。这种材料之所以被这样命名,是因为它是人们在冲积物中开采时得到的物质。  由于当地人和欧洲人对铂金的用途一无所知,他们都把它看成一种麻烦,并且选择丢弃它。

西班牙军官、科学家和探险家 Don Antonio de Ulloa(唐·安东尼奥·德乌洛亚)首次对这种新金属进行了更加完整的描述。1735 年至 1746 年,de Ulloa(德乌洛亚)在南美洲的一个科学考察团工作期间,从新格拉纳达(哥伦比亚)采集了铂金样本。 回到欧洲后,他撰写了一份关于这种金属的报告,描述了如何开采和使用它。尽管铂金样本是在 1735 年以后从哥伦比亚带到欧洲的,De Ulloa(德乌洛亚)仍然因为这份 1748 年的报告而常被认为是铂金的“发现者”。

关于这种新元素的报道很快传遍欧洲。  科学家们对它的物理特性非常着迷。在铂金可以顺利获取的那几年时间里,它成为无数调查的对象。铂金不仅看起来美丽,还能抗腐蚀,使用当时的普通加热技术就可以将它熔化。

乌拉尔山脉从喀拉海向南延伸到哈萨克草原,绵延约 2500 公里(1600 英里),长期以来一直被地理学家视为欧洲和亚洲之间的“分界线”。  过去三百年来,这些山脉一直是重要的黄金、铂金、钻石和其他矿物产地。  1819 年,人们首次在叶卡捷琳堡南部的 Verkisetsk 砂积矿床(位于乌拉尔山脉)中发现了铂金与黄金的合金,不久之后,人们又发现了纯金属铂金。  几年时间里,大量铂金首次被人们从该地区广袤而丰富的砂积矿床中开采出来。  这些矿床的形成与露出地面的基性火成岩有关,它们沿着山顶附近以及乌拉尔山脉西坡分布。  如今人们已经认识到,这些矿床与几个大型超基性-基性构造有关,它们延伸约 900 公里,地质学家将该地区称为“乌拉尔铂金矿带”(乌拉尔中部的历史高产区如今的延伸范围不到 130 公里)。  砂积矿床是山体在漫长的地质时期内遭到风化侵蚀的结果。 溪水流过受到侵蚀的火成岩构造,将冲积矿床中的铂金晶粒和矿块带走,然后聚集。记录显示,1824 年到 1970 年间,乌拉尔山脉出产了大约 450 吨铂金。1843 年,人们在叶卡捷琳堡以北 130 公里处的 Nizhny-Tagil 村附近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铂金矿块,重约 9600 克。  上世纪初,俄罗斯的这个地区出产的铂金约占世界总产量的 95%。

铂金与自然界中的其他物种稀有金属密切相关,包括钌、铑、钯、锇和铱,通常可以与它们一起制成合金。  这个族群通常统称为铂族金属。

如何使用此文献清单

编写这份读物清单旨在让您有机会进一步了解俄罗斯乌拉尔山铂金的历史。清单中的许多文章发表于 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在那段时间里,人们发现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宝石矿床,宝石学和矿物学成为科学。清单按照年代顺序编写,突出展现了科学是如何随时间而逐渐发展的。清单并没有逐一列出所有内容,而是将经常被人遗忘或忽略的那些宝石学相关趣闻趣事加以编辑整理。

许多文章都是公开的,可以通过像 HathitrustInternet Archive 的数字图书馆,或者通过其他数字资料库获得完整文章。最近出版的书籍和文章通常可以在图书馆找到,比如 RICHARD T. LIDDICOAT(理查德·T·李迪克)宝石学图书馆。文章的摘要通常可以在文章发表的原始期刊或杂志的官网上找到,通常可以通过联系出版社购买文章。

关于 GIA 图书馆的馆藏和入场权限,请联系 GIA 卡尔斯巴德图书馆。

Several Papers Concerning a New Semi-Metal Called Platina(《关于铂金这种新半金属的若干论文》),W. Watson(W.·沃特森)和 W. Brownrigg(W.·布朗瑞格),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皇家学会哲学汇刊》),第 46 卷,第 584-596 页,(1750 年)。  基于这份读物,出现了有关铂金的首批公开描述,其中有一份将铂视为一种新的化学元素。

Experimental Examination of a White Metallic Substance Said to be Found in the Gold Mines of the Spanish West-Indies, and There Known by the Appellations of Platina, Platina di Pinto(《对据称在西属西印度群岛金矿中发现的白色金属物质的实验检验,即名为 Platina、Platina di Pinto 的金属》),Juan Blanca(胡安·布兰科),W. Lewis(W.·路易斯),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皇家学会哲学汇刊》),第 48 卷,第 638-689 页,(1754 年)。  这篇文章代表了人们对这种新金属的物理和化学特性首次进行的科学研究之一。

Experimental Examination of Platina(《铂金实验检验》), W. Lewis(W.·路易斯),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伦敦皇家学会哲学汇刊》),第 50 卷,第 148-166 页,(1757 年)。这篇文章介绍了有关铂金特性的进一步研究结果。

La Platine, l’Or Blanc ou le Huitième Métal(《铂金——白金或第八种金属》),C. Morin(C.·莫林),Le Breton Durand Pissot Lambert,出版社,巴黎,第 194 页,(1758 年)。  关于铂金(哥伦比亚的新白色金属)的首批扩展报告之一。

Account of the Discovery of a Mine of Platinum in Colombia, and of Mines of Gold and Platinum in the Uralian Mountains(《关于在哥伦比亚发现铂金矿和在乌拉尔山脉发现黄金和铂金矿的说明》),A. von Humboldt(亚历山大·冯·洪堡),Edinburgh Journal of Science(《爱丁堡科学期刊》),第 5 卷,第 11 期,第 323-325 页,(1826 年)。  著名的普鲁士自然学家和探险家对哥伦比亚和俄罗斯铂金的产状作了简短说明。

Examen du Platine Trouvé en Russie(《俄罗斯铂金检验》),A. Laugier(A.·洛吉耶),Annales des Mines,第 12 卷,第 524-525 页,(1826 年)。  这篇简短的文章介绍了乌拉尔山脉铂金样品的一些早期化学分析结果。

Mineralogische Untersuchung des Russische Platinsandes(《俄罗斯含铂砂地的矿物学研究》),A. Breithaupt(A.·布瑞斯奥普特),Annalen der Physik,第 84 卷,第 4 期,第 500-505 页,(1826 年)。  一位著名的矿物学家对乌拉尔山脉冲积物中发现的铂金晶粒金属进行的研究。

Untersuchung der Russischen Platina(《俄罗斯铂金研究》),C. Osann(C.·欧塞恩),Annalen der Physik,第 84 卷,第 4 期,第 550-510 页,(1826 年)。  作者展示了另一份关于俄罗斯铂金的早期研究。

Notice sur les Mines d’Or et de Platine des Monts Ourals(《乌拉尔山脉黄金和铂金矿说明》),N.J. Menge(N.·J.·门格),Annales des Sciences Naturelles,第 10 卷,第 386-383 页,(1827 年)。  这篇文章提供了关于乌拉尔山脉中部珍贵金属矿的信息。

Bemerkungen über die Lagerstätte des Platins am Ural(《乌拉尔山脉铂金矿床相关评论》),作者不详,Annalen der Physik und Chemie,第 89 卷,第 8 期,第 566-575 页,(1828 年)。  介绍了铂金矿场。

Humboldt’s Account of the Gold and Platina District of Russia(《洪保德对俄罗斯黄金和铂金产区的说明》),作者不详,Journal of the Royal Institute of Great Britain(《大不列颠皇家学会期刊》),第 3 卷,(2 月),第 418-419 页,(1831 年)。  根据著名自然学家的考察之旅对矿场进行的简短说明。

On the Silver, Gold, and Platina of Russia(《关于俄罗斯白银、黄金和铂金》),J. Dickson(J.·迪克森),Monthly American Journal of Geology and Natural Science(《美国地质学与自然科学月刊》),第 1 卷,第 3 期,第 118-124 页,(1831 年)。  本文是一份期刊报告,介绍了一位采矿工程师考察乌拉尔山脉周围贵金属矿区的过程。

Ueber das Ausbringen des Platins in Russland(《关于俄罗斯铂金生产》),P. Sobolewsky,Annalen der Physik,第 33 卷,第 99-109 页,(1834 年)。  讨论了乌拉尔山脉铂金生产的历史。  这篇文章也出现在 Annalen Der Pharmacie,第 13 卷,第 1 期,第 42-52 页(1835 年)。

Lagerstätte des Platins im Ural(《乌拉尔的铂金矿床》),G. Rose(G.·罗斯),Neues Jahrbuch für Mineralogie, Geognosie, Geologie und Petrefaktenkunde,第 3 卷,第 699-701 页,(1835 年)。  描述了乌拉尔山脉中部的含铂沉积物。

Reise nach dem Ural und der Kirgisensteppe in den Jahren 1833 und 1835(《1833 年和 1835 年的乌拉尔和哈萨克大草原考察之旅》),K.E von Baer 和 G. von Helmersen,Beiträge zur Kenntniss des Russischen Reiches und der angränzenden Länder Asiens第 5 卷,第 238 页,(1841 年)。  作者描述了黄金和铂金冲积矿区,以及乌拉尔山脉的一些宝石矿床。

Notiz ueber das Uralsche Platin(《乌拉尔铂金相关说明》),M. Kositzky,Verhandlungen der Russisch-Kaiserlichen Mineralogischen Gesellschaft zu St. Petersburg,第 165-177 页,(1844 年)。  描述了乌拉尔山脉出产的铂金。

Sur la Production des Mines d’Or et de Platine de l’Oural et des Gites de la Sibérie, Pendant le Premier Semestre de l’Année 1849(《1849 年上半年西伯利亚地区黄金与铂金矿的生产》),作者不详,Annales des Mines,第 56 卷,第 531-532 页,(1849 年)。  这篇简短的文章总结了这两种金属今年上半年的产量。

Du Platine, et des Métaux qui l’Accompagnent(《铂金与伴生金属相关说明》),H.S-C. Deville(H.S-C.·德维尔)与 H. Debray(H.·德布雷),Annales des Mines,系列 5,第 16 卷,第 1-130 页,(1859 年)。作者对铂族金属进行了探讨。

Die Platinindustrie(《铂金产业》),作者不详,Aus der Natur,第 23 卷,第 27 期,第 417-424 页,(1862 年)。本文主要以乌拉尔山脉的生产为基础,对铂金产业进行了综合说明。

Gediegenes Platin(《天然铂矿》),N. von Kokscharov,Materialien Zur Mineralogie Russlands,第 5 卷,第 177-190 页,(1866 年)。  本书的这一章节详细介绍了乌拉尔山脉铂金样品的物理特性与化学构成。

The Demidoffs and the Mining Industry of the Ural(《德米多夫家族与乌拉尔的采矿业》),作者不详,The Practical Magazine(《实践杂志》),第 1 卷,第 6 期,第 406-409 页,(1873 年)。  介绍了乌拉尔山脉中部德米多夫家族庄园里的黄金与铂金开采情况。

Association, dans l’Oural, du Platine Natif à des Roches à Base de Péridot; Relation d’Origine qui unit ce Métal avec le Fer Chromé(《乌拉尔天然铂矿与富含橄榄石的基岩的相关性;这种金属的原产地与铬铁的关系》),G.A. Daubrée,Comptes Rendus Hebdomadaires des Séances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s,第 80 卷,第 11 期,第 707-714 页,(1875 年)。  作者指出了基性火成岩中铂与铬铁矿的密切联系,他认为它们的地质成因可能相同。

Notes sur l’Industrie de l’Or et du Platine dans l’Oural(《乌拉尔金矿与铂金产业说明》),M. Laurent(M.·劳伦),Annales des Mines,第 18 卷,第 537-579 页,(1890 年)。  详细介绍了乌拉尔山脉的黄金和铂金采矿业。

Ueber das Vorkommen und die Production des Platins am Ural(《乌拉尔铂金的产状与生产》),R. Helmhacker,Berg- und Huettenmaennische Zeitung,第 50 卷,第 17 期,第 157-161 页,(1891 年)。  关于乌拉尔山脉铂金开采的报告。

Discovery of Platinum in Place in the Ural Mountains(《乌拉尔山脉铂金的发现》),R. Helmhacker,Canadian Record of Science(《加拿大科学记录》),第 5 卷,第 6 期,第 366-367 页,(1893 年)。  近 70 年来,人们只在乌拉尔地区的冲积泥沙中发现了铂金,它在当地的赋存状态是地质学家推测的结果。  人们在一块橄榄辉长岩中发现了镶嵌其中的铂金晶粒,这通常与铬铁密切相关,证明铂金是在这种超基性岩石的岩体中形成的。

The Occurrence and Treatment of Platinum in Russia(《俄罗斯铂金的产状与处理》),H. Louis(H.·路易斯),The Mineral Industry … to the End of 1897(《截至 1897 年年底的矿业》),第 6 卷,第 539-552 页,(1898 年)。  这篇文章详细阐述了乌拉尔中部铂金矿床的地质产状,以及从河流沿岸冲积矿床和沉积物内部开采物质所用的开采方法。

Die Platinlagerstätten im Ural(《乌拉尔铂金矿床》),A. Saytzeff,Zeitschrift für Praktische Geologie,第 6 卷,(11 月),第 395-398 页,(1898 年)。  作者根据 1897 年进行的实地研究,对乌拉尔山脉中部的铂金冲积矿床和主要矿场的地质环境进行了说明。

The Occurrence of Platinum in the Oural Mountains(《乌拉尔山脉的铂金产状》),R. Helmhacker,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与科学出版社),第 77 卷,第 11 期,第 252-253 页和第 12 期,第 280 页,(1898 年)。  介绍了主要的冲积矿床及其地质环境。  该作者的另一份类似总结还发表在《Berg- und Huettenmaennische Zeitung》上,第 57 卷,第 48 期,第 469-470 页,(1898 年)。

Notes on Gold and Platinum Mining in the Ural Mountains(《关于乌拉尔山脉的黄金和铂金开采说明》),D.A. Louis(D.A.·路易斯),Transactions of the Institution of Mining and Metallurgy(《采矿冶金学会汇刊》),第 8 卷,第 208-216 页,(1900 年)。作者简要介绍了乌拉尔山脉中部的采矿业。

The Platinum Deposits of the Tura River-System, Ural Mountains, Russia(《俄罗斯乌拉尔山脉图拉河水域的铂金矿床》),C.W. Purington,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Mining Engineers(《美国采矿工程师研究所公报》),第 29 卷,第 3-16 页,(1900 年)。  作者描述了位于 Nizhny Tagil 区以北约 210 公里的 Goroblagodat 区(1819 年首次发现铂金的地方附近)的图瓦河沿岸的铂金冲积矿床。  在 19 世纪,这个河流系统周围 80x80 公里的区域是世界上主要的铂金产地。

Das Platin, seine Gewinnung und seine Verwendung in der Industrie(《铂金的发现与行业应用》),G. Siebert,Prometheus,第 13 卷,第 664 期,第 632-636 页和第 665 期,第 943-648 页,(1902 年)。  提供了有关乌拉尔山脉铂金淘洗作业的说明和照片。

The Geological Relations and Distribution of Platinum and Associated Metals(《铂金与相关金属的地质关系和分布》),J.F. Kemp(J.F.·肯普),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Bulletin(《美国地质调查局通报》),第 193 期,第 67-81 页,(1902 年)。  这本书讲述了俄罗斯铂金矿床的部分内容,主要介绍 Perm 区的乌拉尔山脉。

Vorkommen und Gewinnung des Platins im Ural(《乌拉尔铂金产状与提取》),L. St. Rainer(L.·圣·雷纳),Berg- und Hüttenmännische Jahrbuch,第 50 卷,第 255-298 页,(1902 年)。  综合介绍了乌拉尔山脉附近的铂金产状和开采情况。

Les Gisements Platinifères de l’Oural(《乌拉尔铂金矿床》),L. Duparc,Bibliothèque Universelle – Archives des Sciences Physiques et Naturelles,系列 4,第 15 卷,(3 月),第 287-301 页和(4 月),第 377-402 页,(1903 年)。  作者介绍了铂金冲积矿床。

The Occurrence of Platinum in the Ural Mountains(《乌拉尔山脉的铂金产状》),C.W. Purington,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工程与采矿杂志》),第 77 卷,第 18 期,第 720-722 页与第 19 期,第 762-764 页,(1904 年)。  本文介绍了铂金矿床及其地质环境。  还展示了几张采矿区的照片。

Einige Beobachtungen in den Platinwäschereien von Nischnji Tagil(《关于下塔吉尔地区铂金淘洗作业的一些观察》),R. Spring(R.·斯普林),Zeitschrift für Praktische Geologie,第 13 卷,(2 月),第 49-53 页,(1905 年)。  本文综合介绍了下塔吉尔村附近铂金冲积矿床的地质研究情况。

Die Edelmetallgewinnung Russlands(《俄罗斯贵金属生产》),F. Thiess,Zeitschrift für das Berg-, Hütten- und Salinen-Wesen im Preussischen Staate,第 53 卷,第 1-6 页,(1905 年)。  关于俄罗斯地区(包括乌拉尔山脉)贵金属(黄金和铂金)生产的报告。

Platingewinnung in der Ural-Region(《乌拉尔地区铂金生产》),作者不详,Deutsche Goldschmiede-Zeitung,第 9 卷,第 35 期,第 328-330 页,(1906 年)。  金匠杂志上的这篇文章介绍了乌拉尔中部铂金的发现。

Ueber Platin(《关于铂金》),E. Joun,Prometheus Illustrirte Wochenschrift,第 18 卷,第 903 期,第 289-294 页,第 904 期,第 305-311 期,第 324-330 页,(1907 年)。对乌拉尔山脉的铂金开采进行了讨论。

Ueber die Struktur des Uralischen Platins(《乌拉尔铂金构造》),R. Beck(R.·贝克),Berichte über die Verhandlungen der Königlich Sachsischen Gesellschaft der Wissenschaften zu Leipzig,第 59 卷,第 387-396 页,(1907 年)。  作者讨论了乌拉尔矿床中发现铂金和其他矿物。
 
Dredging for Platinum in the Urals, Russia(《俄罗斯乌拉尔铂金挖掘》),L. Tovey(L.·托维),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工程与采矿杂志》),第 86 卷,第 15 页,第 701-705 页,(1908 年)。  作者描述了从几个河流系统中开采铂金的挖掘设备和其他方法,并展示了几张照片。  这篇文章还出现在 The Mineral Industry for 1908(《1908 年的矿产业》),第 718-722 页,(1909 年)。

Gold- und Platingewinnung im Ural(《乌拉尔黄金和铂金生产》),A. Petrovic,Österreichische Monatsschrift für den Orient,第 6 期,第 61-62 页,(1908 年)。  简要概括了乌拉尔地区的黄金和铂金生产。

The Russian Platinum Industry(《俄罗斯铂金产业》),E. de Hautpick,The Mineral Industry in 1908(《1908 年的矿产业》),第 715-718 页,(1909 年)。介绍了铂金产业的概况。

The Origin and Geological Study of the Platinum Beds of the Urals(《乌拉尔铂金矿床的起源及地质研究》),E. de Hautpick,Mining Science(《采矿科学》),第 61 卷,第 1579 期,第 421-422 页,(1910 年)。  作者探讨了铂金的地质产状。

The Russian Platinum Industry(《俄罗斯铂金产业》),作者不详,Mining Science(《采矿科学》),第 61 卷,第 1578 期,第 391 页,(1910 年)。对当地采矿业进行了简要论述。

Das Weisse Gold(《白金》),W. Herbert(W.·赫伯特),Die Woche,第 12 卷,第 49 期,第 2099-2103 页,(1910 年)。介绍了从乌拉尔山脉沉积物中开采铂金的工作。

Le Platine et les Gites Platinifères de l’Oural(《乌拉尔的铂金与含铂矿床》),L. Duparc(L.·迪帕克),Bibliothèque Universelle – Archives des Sciences Physiques et Naturelles,第 31 卷,(3 月),第 211-230 页,(4 月),第 322-345 页,(5 月),第 439-456 页,以及(6 月),第 516-533 页,(1911 年)。  本文基于对产状进行的广泛实地研究, 对乌拉尔的主要铂金矿床进行了详细的地质描述。  这篇文章的作者在 Mémoires de Compte Rendu des Travaux de la Société des Ingénieurs Civils de France 上发表了一片后续的文章,第 88-134 页,(1916 年)。

La Composition des Principaux Minerais de Platine de l’Oural(《乌拉尔主要铂矿的构成》),H.C. Holtz(H.C.·霍尔茨),Laboratoire de Chimie Analytique de l’Université de Genéve,(1911 年)。 博士论文关于铂矿化学构成分析的结果。

Gold and Platinum Alluvial Deposits in Russia(《俄罗斯黄金与铂金冲积矿床》),L. Perret(L.·佩雷),Transactions of the Institution of Mining and Metallurgy(《采矿冶金学会汇刊》),第 21 卷,第 647-690 页,(1912 年)。  作者综合介绍了该国若干地区贵金属的冲积矿床。

Platinum: The Most Precious of the Metals(《铂金:最珍贵的金属》), H.F. Keller(H.F.·凯勒),Journal of the Franklin Institute(《富兰克林研究所杂志》),第 174 卷,第 1043 期,第 525-548 页,(1912 年)。  关于铂金历史、不寻常特性和工业用途的公开讲座的报告。

Das Platin im Bergbau, Handel und in der Industrie(《铂金开采、商业和产业》),E. Carthaus,Himmel und Erde,第 24 卷,第 10 期,第 445-457 页,(1912 年)。  综合介绍了乌拉尔山脉的铂金开采及其工业用途。

Alluvial Mining in the Urals(《乌拉尔的冲积矿床开采》),J.P. Hutchins(J.P.·哈钦森),Mining Magazine(《采矿杂志》),第 10 卷,第 1 期,第 52-62 页,(1914 年)。  本文介绍了从冲积矿床中开采黄金和铂金的方法。  由同一作者著述的另一篇类似的文章于同一年出现在 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工程与采矿杂志》),第 98 卷,第 20 期,第 857-862 页。

Sur L’Analyse de Quelques Platines de L’Oural … (《部分乌拉尔铂金(样品)分析》),I Koifman,Bibliothèque Universelle – Archives des Sciences Physiques et Naturelles,第 40 卷,第 22-38 页,(1915 年)。  作者对乌拉尔山脉的各种铂族矿物进行了化学分析。

The Urals and their Mineral Wealth(《乌拉尔及其矿产财富》),T.H. Preston(T.H.·普勒斯顿),Mining Magazine(《采矿杂质》),第 14 卷,第 4 期,第 197-201 页,(1916 年)。  综合概述了乌拉尔山脉附近的采矿活动。

Some Interesting Facts about the Production of Platinum in Russia(《关于俄罗斯铂金生产的一些有趣事实》),A.R. Merz(A.R.·梅尔斯),Jewelers’ Circular(《珠宝商手册》),第 77 卷,第 17 期,第 54-55 页、第 57 页和第 18 期,第 61、65 页(1918 年)。  本文综合介绍了乌拉尔山脉的铂金生产。  它记录了每年的铂金生产和出口数据。

Platinum Riches of Russia(《俄罗斯的铂金财富》),作者不详,Russia – A Journal of Russian and American Foreign Trade(《俄罗斯——俄罗斯语美国外贸期刊》),第 3 卷,第 6 期,第 24-30 页,(1918 年)。   综合介绍了俄罗斯铂金的历史和乌拉尔山脉的主要矿床。

Russia’s Production of Platinum(《俄罗斯的铂金生产》),A.R. Merz(A.R.·梅尔斯),Journal of Industrial and Engineering Chemistry(《工业与工程化学杂志》),第 10 卷,第 11 期,第 920-925 页,(1918 年)。  未见出版。

The Production of Precious Metals in Russia(《俄罗斯贵金属生产》),P.A. Ivoff,Russian Economist(《俄罗斯经济学家》),第 1 卷,第 1 期,第 27-39 页,(1920 年)。作者综合介绍了铂金、黄金和白银的生产,着重讲述了截至 1920 年的一战之前几年的情况。

“Le Platine et les Gites Platinifères de l’Oural et du Monde” (《乌拉尔地区和全球的铂金与铂金矿床》),L. Duparc(L.·迪帕克)和 M.N. Tikonowitch,日内瓦 Lithographie Sonor,(1920 年)。  这本书详细介绍了乌拉尔矿床,并展示了一些采矿区的照片。  该书的摘要发表在 La Revue Scientifique,第 59 卷,第 5 期,第 101-107 页,(1921 年)。

Die Primären Plattinlagerstätten des Urals und ihre Seifen(《乌拉尔地区的主要铂金产地及其冲积矿床》),L. Duparc 和 M.N. Tikonowitsch,Zeitschrift für Praktische Geologie,第 29 卷,(9 月),第 135-137 页和(10 月),第 155-157 页,(1921 年)。  作者总结了乌拉尔中部主要铂金矿床的地质环境。

Russian Placer Mining(俄罗斯砂矿开采),L.A. Perret(L.A.·佩雷),Mining and Scientific Press(矿业和科学出版社)第 122 卷,第 12 期,第 391-395 页,和第 14 期,第 457-460 页,(1921 年)。作者对乌拉尔山脉和西伯利亚砂矿开采的一些技术问题进行了探讨。

Platinum in the Urals(《乌拉尔铂金》),R.S. Botsford(R.S.·博茨福德),Mining and Metallurgy(《采矿与冶金》),第 4 卷,第 595-600 页,(1923 年)。  综合介绍了乌拉尔铂金产状与开采。

Les Gites Platinifères de l’Oural en Relation avec ceux du Transvaal(《与德兰士瓦铂金矿床有关的乌拉尔铂金矿床》),L. Duparc(L.·迪帕克),Schweizerische Mineralogisch und Petrographische Mitteilungen,第 5 卷,第 1 期,第 147-173 页,(1925 年)。  对乌拉尔铂金矿床和南非德兰士瓦地区的铂金矿床进行了比较。

L’Oural au Point de Vue Géophysique, Géologique et Minier(《从地球物理学、地质学和采矿的角度探讨乌拉尔》),L. Duparc,Verhandlungen der Schweizerischen Naturforschenden Gesellschaft in Freiburg,第 108 卷,第 54-58 页,(1927 年)。  对乌拉尔山脉的地质重要性进行了简单概述。
 
Discovery and Early History of Platinum in Russia(《俄罗斯铂金的发现与早期历史》),B.N. Menschutkin,Journal of Chemical Education(《化学教育期刊》),第 11 卷,第 4 期,第 226-229 页,(1934 年)。  未见出版。

Faraday’s Lecture on Platinum: The Centenary of a Classic(《法拉第的铂金讲座:百年经典》),作者不详,Platinum Metals Review(《铂金金属评论》),第 8 卷,第 1 期,第 26-29 页,(1961 年)。  1861 年 2 月 22 日(星期五),著名的 70 岁英国科学家和实验家 Michael Faraday(迈克尔·法拉第)向皇家学会成员进行了一场一个小时的铂金讲座,本文为讲座简略版。 他把它称为“迷人、华丽而贵重的金属”。  访问网站 Https://librivox.org/the-chemical-history-of-a-candle-by-michael-faraday/ 可以听到完整版讲座音频

Nineteenth Century Platinum Coins: An Early Industrial Use of Powder Metallurgy(《19 世纪的铂金币:粉末冶金的早期工业用途》),H-G. Bachmann(H-G.·巴赫曼)和 H. Renner(H.·伦纳),Platinum Metals Review(《铂金金属评论》),第 28 卷,第 3 期,第 126-131 页,(1984 年)。  19 世纪 20 年代,人们在乌拉尔山脉发现大量铂金,当时这种金属没有太大的工业用途,俄罗斯政府决定将它制成硬币(2 卢布、3 卢布和 12 卢布的硬币)。  1828 年至 1844 年间,约有 950,000 盎司铂金被制成硬币,用以代替金币和银币。  然而,这些铂金币并未得到太多俄罗斯公众的认可,于是政府最终召回和收回了流通中的铂金币。  1845 年后,俄罗斯对铂金的需求下降,但有少量铂金仍然用于珠宝等其他用途。

The Use of Platinum by Carl Fabergé: New Evidence from the Design Books of Holmström(《卡尔·法贝热对铂金的使用:霍姆斯特姆设计书籍中提供的新证据》),S.R. Dale(S.R.·戴尔),Platinum Metals Review(《铂金金属评论》),第 37 卷,第 3 期,第 159-164 页,(1993 年)。  本文介绍了著名珠宝和饰品设计师兼创作者 Carl Fabergé(卡尔·法贝热)基于他的首席设计师奥古斯特·霍尔姆斯特伦保存的项目笔记本,对铂金进行使用。

Russia’s Platinum-Group Metals: A Current Survey(《俄罗斯的铂族金属:现状调查》),D.B. Doan(D.B.·多安)和 A.R. Bond(A.R.·邦德),International Geology Review(《国际地质学评论》),第 36 卷,第 1 期,第 92-100 页,(1994 年)。  本文综合介绍了俄罗斯铂族金属的原产地和生产方式。

Low-Temperature Origin of the Ural-Alaskan Type Platinum Deposits: Geological, Mineralogical and Geochemical Features(《乌拉尔-阿拉斯加铂金矿床的低温成因:地质学、矿物学和地球化学特征》),E. Pushkarev 和 E. Anikina, Proceedings of the 9th Platinum Symposium(第 9 届铂金研讨会会议记录),(2002 年)。  下塔吉尔铂矿化的形成似乎与不同温度下的铬铁矿有关,它们的温度远低于产生超基性火成岩的主要岩浆活动的温度。

New Discoveries of Platinum and Palladium in the Central Urals of Russia(《俄罗斯乌拉尔中部新发现的铂和钯》),W.B. Anderson(W.B. 安德森)和 M.P. Martineau(M.P.·马丁诺),第 9 届铂金研讨会会议记录,(2002 年)。  这篇简短的文章综合介绍了乌拉尔山脉中部铂金的地质产状。

175 Years of Manufacture of Platinum Metals in Russia(《175 年俄罗斯铂金金属制造史》),作者不详,Russian Journal of Applied Chemistry(《俄罗斯应用化学期刊》),第 76 卷,第 11 期,第 1924-1934 页,(2003 年)。  本社论总结了俄罗斯铂金生产和使用的历史。

Primary Platinum Mineralization in the Nizhny Tagil and Kachkanar Ultramafic Complexes, Urals, Russia: A genetic model for PGE concentration in Chromite Rich Zones(《俄罗斯乌拉尔地区下塔吉尔的主要铂矿化和卡奇卡纳尔超基性岩体:富铬铁区的铂族元素含量基因模式》),T. Augé,A. Genna 和 O. Legendre,Economic Geology(《经济地质学》),第 100 卷,第 4 期,第 707-732 页,(2005 年)。  本文阐述了对乌拉尔山脉部分地区的含铂超基性岩体进行的实地研究,该地区历来一直被视为此种有价元素的重要产地之一。  较高的铂含量似乎与这些基性火成岩中的铬铁矿浓度有关。

Nature of the Ural Platinum Belt and its Chromite-Platinum Metal Deposits(《乌拉尔铂矿带的特性与铬铁-铂金属矿床》),K.S. Ivanov(K.S.·伊万诺夫),Y.A. Volchenko(Y.A.·沃尔琴科)和 V.A. Koroteev(V.A.·科罗基夫),Doklady Earth Sciences(《地球科学期刊》),第 417 A 卷,第 9 期,第 1304-1307 页,(2007 年)。  本文对乌拉尔山脉铂金矿床的地质产状进行了总结。

《元素》(Elements) 杂志 2008 年 8 月刊专门对铂族元素进行了最新概述。
 

James Shigley(詹姆斯·希格利)博士是 GIA 在加利福尼亚卡尔斯巴德的一位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