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焦点

研究人员、教育家利用宝石探索古代文明


Placeholder Alt Text
Çiğdem Lüle 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对各大考古遗址发现的宝石进行鉴定及原产地调查,这种多学科研究课题被称为考古宝石学。她曾在 GIA 的 2006 年宝石学研究会议 (Gemological Research Conference) 上发表了演讲。 她是 Gemworld International(宝石世界国际公司)的开发部主管,也是世界各地专题研讨会、商贸活动和会议炙手可热的演讲者。 摄影:Troy Witt(特洛伊·威特),Take One Productions/GIA

Çiğdem Lüle 博士的工作方式和一般的朝九晚五式工作有所不同:矿物学家和 GIA 研究宝石学家们既能在考古挖掘现场忙碌奔波,也可以潇洒站立于课堂之上。

Lüle 是一位玉镶嵌研究人员、教育家,同时也是 2016 年度“Antonio C. Bonnano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Gemology”(宝石学卓越成就 Antonio C. Bonnano 奖)的获得者。作为 Gemworld International(宝石世界国际公司)开发部主管及各种会议、专题研讨会和商贸活动炙手可热的演讲嘉宾,她经常奔波于世界各地。 她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对各大考古遗址发现的宝石进行鉴定及原产地调查,这种多学科研究课题被称为考古宝石学。

Lüle 在围绕该课题努力构建专业人士网络的过程中,已经成为考古宝石学主要的开发者和倡导者之一,称考古宝石学提供了“传统的宝石学、考古学或矿物学无法单独提供的一些东西”。

“人类对研究古代文明的浓厚兴趣推动了多种社会科学的发展,而考古宝石学则是探索古代文明的另一种方式”,Lüle 说。 “它结合宝石学的基本原理和矿物鉴定的最新技术,可帮助解读考古文物,以古老的宝石为主。 它的用途远远超出了翻译古代文字及使用科学的分析方法来深入研究宝石文物。 原产地信息有助于考古学家的研究,因为这些信息揭示了古代文明的跨文化关系。”    

在 2000 年一次特别难忘的旅程中,Lüle 加入了在土耳其凡城 (Van) 的考古遗址挖掘工作。这是一个重要的青铜时代遗址,Uratian 文明于公元 6 世纪至 13 世纪在这里得到了蓬勃发展。

“我在那里鉴定宝石物品,主要是宝石材料,”她说。 “到了那里我才知道,那里的宝石藏品有多丰富,每个人都淹没在数百件、甚至数千件宝石珠子之中-主要是当地发现的玛瑙、石髓、红石髓和石英珠子,还有许多玻璃和陶瓷仿品。 分拣那么多古老的珠子是一种特别棒的经历。”

开始在世界各地游历和研究之前,Lüle 就读于祖国土耳其的安卡拉大学,学习地质工程专业。 大四时,她在一个银器工厂兼职,在此期间,她对矿物学、岩相学和地球化学方面的兴趣逐渐渐转向了装饰用矿物材料及宝石。

“有很多种矿石都被打造成宝石,我对它们充满了好奇,因为常见的矿物竟然能够如此漂亮,而且它们在切磨后会变得截然不同, 以致于我无法认出这些宝石成型后的样子,”她说。 “就在这时,我发现宝石学是让我们使用非破坏性的技术来鉴定宝石的学科,而我掌握了‘鉴定宝石的诀窍’。”

Çiğdem Lüle 站在一位正端坐并观察宝石的女学生身旁。
Çiğdem Lüle(博士、FGA 和研究宝石学家)曾在“国际化、跨国性”的 GIA 伦敦校区教授宝石学长达数年之久。 “我一直都很喜欢教学工作,因为它让我有机会同其他人交换信息和想法”,她说。 摄影:Edward Johnson(爱德华·约翰逊)/GIA

毕业后,Lüle 获得了英国宝石协会颁发的两个文凭。然后,她以宝石专家和矿物研究助理的身份回到安卡拉大学。 她在安卡拉大学修完了矿物学硕士学位,并于 2001 年重回英国,在伦敦的 R. Holt & Co. 担任销售助理,同时也是一名宝石学家。

不久之后,她开始接触 GIA,通过远程教育课程获得了研究宝石学家文凭,并于 2004 年开始担任 GIA 的在校课程老师。

“那是一段具有非凡意义的经历,”谈到既当学生又当老师的那段经历,她如是说。 “GIA 课程不仅会向您传授宝石学方面的知识,还会培训您在市场方面的能力。 他们非常重视专业精神、客户服务和诚实守信。”
 
Lüle 拥有土耳其和英国的双重国籍,她非常欣赏自己在伦敦校区所感受到的文化多样性,及其鼓励的职业发展。
 
“那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环境,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她说。 “那里的校园生活非常有趣且丰富多彩,其跨国性质让我明白,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但也许在交流方式上有所不同。 我学会了采用移情方式进行教学,而且我一旦开始站在学生的角度来考虑,就能更加轻松地传达信息。”

Lüle 努力推进自己的教育事业,在 GIA 执教期间,她还获得了哈西德佩大学矿物学博士学位。 她一直都在为 GIA 工作,直到 2010 年前往美国,加入 Gemworld International(宝石世界国际公司:一家宝石行业的市场研究和价格走势提供商)。

会议中七人围坐一桌。
“Gemworld(宝石世界)核心团队人数虽少,但工作效率非常高,经验也十分丰富”,Çiğdem Lüle(左起第二位)说。Çiğdem Lüle 于 2010 年移居美国,管理伊利诺伊州分公司的特别项目,随后担任开发部主管。 “我认为,他们对全球珠宝市场的了解无人能及。”Lüle 表示,公司所有的估价师都是 GIA 研究宝石学家,也是 GIA 校友会成员。 由 Scott Drucker(斯科特·德鲁克),© Gemworld International 友情提供。

“我想把他们对全球珠宝市场的深入了解和丰富经验带入实际工作中”,Lüle 说道。她一直致力于教育事业和一些特别项目,比如 Gemworld(宝石世界)的色彩传达系统。 “我开发了可进行实际操作的研讨会,并教授基于市场动态制定定价策略的相关知识。 我相信经过验证的科学信息,因此,当我处理一个项目时,我的研究通常都非常深入,而课程也总是随着新信息和新研究的出现而更新。”

Lüle 认为,对于 GIA 学生而言,文凭只是“一个开始”。

“具备良好的资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在不断变化的宝石和珠宝市场中,你需要通过不断学习并获取丰富的实际经验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她说。 “此外,在宝石行业,要对宝石毫无热情-不仅仅指鉴定或出售宝石,你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在我认识的宝石学家中,无一不在检查不寻常或新发现的宝石时感到兴奋不已。 只要在他们拿着宝石进行测试时看看他们兴奋的脸,就知道他们对宝石有多狂热了。”

对于 Lüle 而言,仍让她感兴趣并可能会开展研究的宝石是柘榴石。

“宝石学家只熟悉其中几种柘榴石,但柘榴石是一个庞大的矿物族,其矿物结构就体现出它们的复杂性-它们很好地记录了其形成时所处的地质环境”,她说。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这些早期宝石的原产地是印度,但一些考古和矿物学研究结果表明,其出产位置要复杂得多。 每次检测柘榴石,我都特别激动,无一例外。”

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是一名特约作家,拥有 GIA 钻石文凭和 GIA 专业珠宝家证书,曾担任《The Loupe》(《放大镜》)杂志的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