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后的故事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臻品展摄影


Placeholder Alt Text
Hazel Forsyth,伦敦博物馆中世纪和后中世纪藏品资深管理员。 图片由 Kevin Schumacher/GIA 提供。
Robert Weldon 是 GIA 摄影和视觉传媒经理,在几年前的一次旅行中就曾阅读过关于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臻品展的介绍,但第一眼见到宝藏时仍然让他无比震撼。
 
他说:“那个时候​,你并不期望会看到什么惊喜。 我们下去博物馆的地宫,经过一群警卫(你知道为何会有警卫),突然,我们到了一处像是某种洗衣房的区域。 每个人都静静地在那儿。 陈列在桌上的 20 颗超乎想像的极致臻品突然呈现在你的面前。”
 
他和摄影师 Kevin Schumacher 花了几个小时采访和拍摄工作人员,还要为将设备搬到房间而分散精力。 藏品陈列在一个大台球桌状的桌上,陈列架上摆设着各式各样的珠宝。
 
Weldon 说:“几乎无法形容那一刻的非凡意义。 这个宝藏终于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那天进行了采访 - 在这儿我们讨论了某些珠宝因历史沉淀而具有的非凡意义,他们被雕刻的年代,或 1500 和 1600 年代可能存在的珠宝贸易类型,这些实际上都是备受关注的焦点。” 
 
准备工作 
 
Weldon 为 GIA 有机会在《宝石与宝石学》的文章中记录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臻品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钻石贸易商 Alan Bronstein 向他引荐博物馆馆长 Sharon Ament 之后,他便与博物馆进行了接洽。 一个星期之后,他和 Schumacher 便动身前往伦敦。 
 
Weldon 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近距离地观察这一宝藏,近距离接触其难以置并具有非凡意义的历史。” 
 
这也让 Weldon 颇感压力,他需要筹划最有效的方式,使他们既能够在空间受限的陈列室活动,又能拍摄到最好的照片。
 
他说:“我并不知道博物馆陈述室的空间布局,所以必须想出拍摄这些作品的最佳方法。 此外,出发前往陈列室时,还需要了解海关问题和通关证件。 所以我回到家里,制作了一个小型工作室,折叠成可以装进口袋的三到四英寸板,方便放置在常规的手提箱内。 我把相机和灯光摄像机单独放在手提行李箱内。 我甚至没有机会严格测试这个迷你工作室。
 
这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但我们需要了解如何有效运用,所需的拍摄技巧以及拍摄每一件作品之前需要做些什么。 资深策展人 Hazel Forsyth 不允许触碰这些珠宝,只允许将它们放置于展台下方,并根据我们的需要进行移动。” 
 
Weldon 和 Schumacher 从上午 8:30 开始,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摄录博物馆及其各式各样的展品,以及采访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臻品展的工作人员。 
 
Weldon 说:“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变得越来越紧张,虽然我是提问题的人。 我知道天色渐晚,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去拍摄那 20 件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臻品?’。”
 
终于,在下午 4 点开始了静态拍摄。 博物馆工作人员特别安排了额外的拍摄时间,Weldon 说,他能够在 6:30 结束拍摄。
 
Weldon 说:“这几乎是前所未闻的拍摄,在短短两个多小时内拍摄如此多的杰作”,但令他非常自豪的是,他们顺利完成了。 “我认为竭尽所能地记录每一件作品的各个方面非常重要,虽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我非常兴奋,因为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有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生命的结晶
 
Weldon 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采访 Hazel Forsyth,她曾撰写过两本关于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的书籍。 
 
“想到这位女士,我深受感动,她将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专注于真正理解这些藏品。 这些典藏珠宝是她每天工作的核心内容,她对典藏的了解任何人都无可企及,”他说道, “她知道如何将这些珠宝搭配在一起,以及在某个时间、特点地方具有何种意义。 她也做了很多工作来揭示可能将这一宝藏埋藏于地下的人。” 
 
他说,谈及典藏时,她就像是打开了一瓶葡萄酒。
 
“突然之间,信息如泉涌般倾泻而出;像一座精彩绝伦、难以置信的知识库,”他说。 “然后,她会提醒自己,‘哦,对了,关于这件宝石还有一点,我们这里可以说一说’。她能够看到珠宝不为人知的某些方面,并且告诉你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她对此充满不可思议的敬畏之情。”
 
不可磨灭的印象
 
Weldon 说:“时刻提醒自己:为何要成为一位宝石学家,以及我们所从事的行业是如此让人难以置信。 所有我们研究的东西,你会看到它们正展示在你的面前。”
 
他对那块雕花祖母绿手表尤其着迷,了解到这些产自哥伦比亚的祖母绿直到 16 世纪 30 年代晚期才被欧洲人发现,并于 16 世纪后期到达欧洲大陆。
 
他说:“这一璀璨夺目的祖母绿产自哥伦比亚,因此一定与哥伦比亚祖母绿矿床早期贸易相关,这些贸易当时对全世界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印象。 然后,欧洲的钟表技术(当时仅具有百年历史)助力打造了这颗真正国际化、文化交融的宝石。”
 
“仿佛时光逆转,匠师的工具在宝石上精雕细琢的入微印迹清晰可见,凝神注视,沉醉其中。 思绪飘扬,你想像着是怎样的一个人或是一群人,可能出于何种原因决定将这一宝藏深埋于地下。 你身不由已的自问:‘那些人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一个谜。”
 
他说,这些问题令他深深着迷。
 
“虽然从 Forsyth 那里能够寻觅到某些可能的踪迹,延续至 2014 年 4 月的伦敦博物馆展览会也提供了强有力的线索,我们仍然无法知晓如何解开 Cheapside Hoard 典藏珠宝的迷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