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腕表公司在 2016 年让珠光宝气变得更加柔和


Placeholder Alt Text
萧邦 Rainbow Imperiale Joaillerie 腕表镶有 581 颗渐变色蓝宝石,结合当今奢侈腕表中备受欢迎的设计与工艺——含有更加精巧细微的闪耀元素。 照片由萧邦腕表友情提供

世界奢侈品市场正在经历重组,以适应西方国家不断变化的消费者态度和亚洲及中东地区的新经济现实。 这一点在超豪华腕表行业表现得最为明显,该行业正在从前几年“钻石海洋”的外观向与众不同、令人难忘的设计转变。

要让奢侈腕表品牌逆转需求急剧下降的局面,当今市场极具挑战性。 今年,销售额稳步下跌,与 2015 年同期相比,4 月份按单位计算下降 8%,按价值计算下降 9.6%。  

果不其然,最大的衰退出现在贵重金属和宝石腕表领域,按价值和单位计算,跌幅均超过 14%。 中国曾是该行业最具发展潜力的市场,而对中国的出口却下降了超过 36%,按价值计算,下降超过 17%。 日本的需求降低 5.8%,而欧洲则出现两位数跌幅。 唯一出现增长的市场(勉强)是美国,增长了 1.2%。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与其他奢侈品生产商为何重新思考其产品和营销的原因相同:

  • 中国的经济增长放缓;一些零售商预计销售额将下滑 10%。
  • 低迷的商品和石油价格削弱了中东买家的购买力。
  • 高位的美元让俄罗斯和印度的消费者望而却步。
  • 美国消费者,即使非常富有,也变得更加挑剔,出于自身考虑而回避铺张浪费。
该款腕表采用以钻石为内衬的月牙形表盘和白色鳄鱼皮表带。 懋琬 La Bijou Devine 腕表系列,以嵌入月牙形玫瑰金表盘的约两克拉无色圆形明亮式切磨钻石为特点,在数年前流行的华丽样式中突显风格与优雅。 照片由懋琬友情提供

“现在,人们变得更加谨慎。”Alain Mouawad(阿兰·懋琬)解释道,在过去,懋琬公司一直供应镶嵌重达 20 克拉或以上优质钻石的腕表。 该公司的最新珠宝腕表,面向高端市场的 La Bijou Devine 系列,仅镶嵌大约两克拉的钻石。

在 2016 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许多知名品牌发布了最新腕表款式,一览奢侈腕表展馆后发现,产品系列比两三年前的产品更加低调。

该款腕表的蝴蝶翅膀上密集地镶嵌着蓝宝石,打开翅膀便露出了表盘, 并采用蓝色缎面表带。 格拉夫在巴塞尔国际珠宝钟表展上推出 Princess Butterfly 腕表,该款腕表包含 25 克拉的蓝色梨形蓝宝石,并点缀着无色小长方钻。 向上推动其中一颗钻石,表盘便显露出来。 照片由格拉夫友情提供

例如,格拉夫,在过去的产品中以钻石为主要构成 — 镶嵌有大量钻石 — 推出“Princess Butterfly”腕表,翅膀上镶嵌着 25 克拉的梨形蓝宝石,小长方钻密集地围绕在表盘周围。

萧邦传统上制作世界上最昂贵的钻石腕表,但其产品开发总监 Guy Bove(盖伊·波夫)表示,客户希望“用个人主义的设计替代许许多多的宝石”。

方形或圆形表盘以钻石点缀,展示了镶嵌于珠母贝表盘中的圆形明亮式钻石。 黑色织物表带。 40 多年前推出的萧邦 Happy Diamonds 腕表系列荣耀回归。 根据型号的不同,该腕表包含 4-14 颗无色、圆形明亮式 5 毫米钻石,镶嵌于表盘内部。 照片由萧邦腕表友情提供

该公司开发了多个钻石腕表系列,包括重新推出 40 年前的“Happy Diamonds”腕表,该腕表的重点在于以醒目的设计镶嵌钻石,“从而美观地展示钻石”。在女士腕表中,14 颗五毫米圆形明亮式钻石置于表面玻璃下方的珠母贝表盘周围。 男士版本则使用四颗漂浮钻石。

萧邦并没有放弃镶嵌宝石的腕表概念。 其展出的制作精巧且做工极其困难的 Imperiale Joaillerie 钟表选用 581 颗不同颜色的蓝宝石,这些颜色巧妙地呈现渐变效果,在表盘、表圈和表带周围创造出全色彩光谱。

奢侈腕表不仅是宝石。 许多腕表品牌都是历峰 (Richemont) 和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 (LVMH) 等大型企业集团旗下的部门,这些大型企业集团投资数百万美元进行营销和维持品牌诚信度。 事实上,其品牌参加巴塞尔国际钟表展就是一个恰当的例子:他们在城市商店大小的多层空间里展示其钟表。 在这些结构内部,优雅与技术相结合,为每年参加展会的大约 100,000 名游客和买家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腕表而言,品牌非常重要。 重要性远超过高级珠宝。”Mouawad(懋琬)解释道,他指出,即使不镶嵌许多克拉的钻石及其他宝石,一些型号的价值也可达到 100 万美元。 成本是设计与工艺的结果——大部分高级奢侈腕表选用极其复杂的模拟机芯,这些机芯不仅能够保持时间,而且遵循月亮的周期。 它们还包括日历和运动功能,如秒表。

“一些此类腕表的制作成本超过 10 万美元,这还没算上设计和包装成本。”Mouawad(懋琬)说道。  

该款腕表的蝴蝶翅膀上密集地镶嵌着粉红色钻石,打开翅膀便露出了表盘, 并采用粉红色表带。 格拉夫的粉红色 Princess Butterfly 腕表继续保持其闪闪发光的特质,其中包含 25 克拉粉红色梨形彩钻。 打开蝴蝶翅膀,神秘的表盘显露眼前。 照片由格拉夫友情提供

Mouawad(懋琬)指出,中国的高端腕表需求正在向更加复杂的机芯和限量版收藏家腕表转变。 他补充道,在中东地区,买家仍然追求珠宝腕表,但如今的经济现实却导致了需求削减。 虽然美国市场仍然在增长,但那里的消费者和世界其他市场的消费者一样,选择具有收藏家悦目度的更加与众不同的钟表设计。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 GIA 卡尔斯巴德的资深行业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