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焦点

校友的终身追求:寻觅珠宝独角兽


Placeholder Alt Text
Alan Nacht(艾伦·纳希特)展示了他最近的一些发现。这枚蓝宝石戒指重量超过 40 克拉,产自斯里兰卡。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Alan Nacht(艾伦·纳希特)正在寻觅“珠宝独角兽”——一件极其美丽但价值莫名被忽视的珠宝,这条寻宝之路永无止境。

每个工作日早晨,这个追求就开始激励 Nacht(纳希特),如果他的热情有丝毫消退,他只需回想一下以前发现的珠宝独角兽,便又恢复激情。

例如这只镶嵌着 10 颗垫型蓝宝石和圆形小钻石的现代手镯,这是 Nacht(纳希特)几年前在一次采购之旅中发现的。经过仔细观察,他发现,蓝宝石的切工比手镯要古老得多。于是他买下了它,后来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这些蓝宝石产自著名的克什米尔地区。

上图展示的是完整的皇冠,下图展示的是手链部分。
这顶爱德华时代的钻石皇冠原为英国皇室所有,是 Nacht(纳希特)的另一个特别发现(上)。不用作头饰时,皇冠可分开成一对手链、礼服夹和胸针(下)。Nacht(纳希特)说,它的展示箱太大了,几乎占了大保险柜的一个架子。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还有一次,Nacht(纳希特)与伦敦一家知名古董珠宝店老板共进午餐时,老板给他看了一条法国水果锦囊 (Tutti Frutti) 手链,扣环上有一颗闪闪发光的 Asscher 切工大钻石,并问他:“Alan(艾伦),你觉得这颗钻石是粉红色的吗?”

“是的,请给我开票吧。”Nacht(纳希特)说。后来他发现,这颗 1.12 克拉的钻石确实是一颗彩粉红色钻石。

Nacht(纳希特)说:“在神秘莫测的珠宝独角兽寻觅之路上,运气和坚持缺一不可。” “有些东西内在价值高,但没什么物质价值。有些东西物质价值高,但没什么内在价值。独角兽是唤醒你以前的所有经历、谈话、学习以及梦寐以求的景象的物件。而它就出现在你面前!”

Bernard Nacht(伯纳德·纳希特)站在他的珠宝店柜台前。
Bernard Nacht(伯纳德·纳希特,1884-1969 年)出生于奥地利,4 岁时来到美国。十几岁时,他便开始和从事珠宝生意的表哥一起工作,22 岁时,他就存够的钱,自己开了一家店。随着业务的发展,他从包厘街的一家小店搬到了皇后区法拉盛,最后又搬到了钻石区。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所有追求都有其源头。这一追求始于 1906 年,Nacht(纳希特)的祖父 在曼哈顿下城创办了 Bernard Nacht & Co. 公司。他是纽约市二手钻石与珠宝市场的先驱之一。Nacht(纳希特)的父亲最终接手了这家公司,并教他儿子从小做生意,踏上钻石行业的非正式学徒生涯。

放学后和放假时,Nacht(纳希特)就帮公司做些差事。包括拜访钻石镶嵌师、磨光师、制造商、雕刻师和钻石切磨师。他会问他们一些问题,并获得答案。

方形吊坠,中间是一颗反向凹雕的蓝宝石,周围环绕着钻石。
Nacht(纳希特)的另一只独角兽:一枚爱德华时代的胸针吊坠,镶有一颗未经加热处理、反向凹雕的蓝宝石,包镶区有 22 颗老矿式切工钻石,主石周围还环绕着 196 颗钻石。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Nacht(纳希特)获得了雪城大学金融与保险学硕士学位后,开始到家族企业工作,并计划将来接受 GIA 教育。Nacht(纳希特)的父亲与 GIA 史上的顶级人物 Robert Crowningshield(罗伯特·克劳宁谢尔德)关系很好,他鼓励儿子来这里学习。

“我知道我需要接受宝石业务方面的教育,我也知道最佳学习地点是 GIA。那时是晚上上课,所以我可以白天工作晚上学习。”Nacht(纳希特)说。

Nacht(纳希特)学习了“钻石文凭和宝石鉴定”,并表示宝石鉴定是他工作中每天都要使用的一项宝贵技能。

“宝石鉴定在古董珠宝界至关重要。”Nacht(纳希特)说。“我在 GIA 学到的知识,加上我多年的经验,让我在评估宝石时能在心里列一个检查清单。”

GIA 给予 Nacht(纳希特)的不仅仅是提供教育。他还与 Doug Parker(道格·帕克)建立了终生友谊,是他已经退休的导师之一。事实上,Parker(帕克)夫妇还参加了 Nacht(纳希特)的婚礼,他们仍然是朋友和业务伙伴。 

“我常说,‘你知道什么不重要,关键是你认识谁。’与你拥有共同激情的人会创造巨大的机会。”Nacht(纳希特)说。

Alan Nacht(艾伦·纳希特,中)与儿女的合影。
自豪的父亲及第四代珠宝商 Alan Nacht(艾伦·纳希特)坐在两个孩子的中间,他的儿女负责销售、采购和品牌开发,各有所长。Ross(罗斯,左)擅长公共关系和营销,为公司开发了社交媒体平台;Bari(巴里,右)专注于时尚和搭配饰物,是蒂芙尼古董珠宝领域的专家。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Bernard Nacht & Co. 现已传至第四代。Nacht(纳希特)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的两个成年子女 Ross(罗斯)和 Bari(巴里)负责销售、采购、品牌和产品开发、库存、网络/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公司的主要重点是古董珠宝,但他们多次创造性地扩大了品牌的业务范围。

他们最近一次投资是 Crown Jubilee 钻石——用于重新切磨老矿式和老欧式切磨钻石的专有切工,并已注册商标。这种切工没有桌面,刻面排列独具匠心。另一次投资是 Under the Crown Jewelry——一个已经注册商标的全新系列,主打各种传古董珠宝、回收钻石和复古订婚戒指。

桌上摆着一盘珠宝首饰,一只手拿着一对 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耳环。
Nacht(纳希特)及其部分库存,包括 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1870 年左右制作的一对耳环。这对耳环的样式参照了“Melos”项链——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和 Carlo GiulIiano(卡洛·朱利亚诺)均模仿公元前 330-300 年的一条项链制作了一条。原来的“Melos”项链收藏在大英博物馆,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制作的项链收藏在库珀·休伊特博物馆 (The Cooper Hewitt Museum)。耳环有一条精致的手工链,上面悬挂着 Amphora 吊坠。有些部分涂有珐琅,但很不明显。“我从没见过 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这个系列的其他耳环!它们非常罕见。”Nacht(纳希特)说。照片由 Under the Crown 友情提供

Bernard Nacht & Co. 还收购了其他珠宝公司的商标,例如 Castellani Jewellers 和 Carlo Giuliano,两家都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珠宝行。Nacht(纳希特)收购了这两家公司,并给这两个品牌注册了商标,继续生产伊特鲁里亚风格的珠宝。

Nacht(纳希特)总是有备而来。他会携带手持放大镜到现场,他的办公室备有折射仪、偏光器、长波与短波黑光灯和显微镜。他对内含物十分着迷,并用它来有理有据地推测宝石的原产地。事实上,宝石经销商经常请 Nacht(纳希特)鉴定宝石。

Nacht(纳希特)坚定不移地发展这家在曼哈顿运营了 113 年的家族企业。曼哈顿是世界上极具竞争力的宝石与珠宝之都。他认为公司的成功在于,忠于使命,同时寻找创新机会,二者相辅相成。

Nacht(纳希特)仍在寻觅珠宝独角兽——希望找到那件正在寻找新主人的难忘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