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复兴主义珠宝风格焕发新生:考古、文艺复兴与埃及


Placeholder Alt Text
追溯至 20 世纪 90 年代,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制作的这条 19 世纪古董复兴风格的项链,饰有心形和棕榈叶形吊坠,坠于有隔珠的狐尾链上。这张项链元素的特写照片展示了项链的双绞线细节和造粒工艺。由 Frances Klein(弗朗西丝·克莱因)古董和珠宝商友情提供。摄影: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GIA 和 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

复兴主义珠宝体现了从过去吸取灵感的悠久传统 — 或照搬复制,或重新诠释古代图案。这是我们佩戴珠宝的一种方式,让我们与文明起源的丰富历史连接起来。

考古复兴主义

1738 年在赫库兰尼姆古城出土的旧物,以及十年后在庞贝古城发现的文物推动了考古复兴主义的发展,这两座古城均毁于公元 79 年的维苏威火山大喷发。一个世纪后,杂乱无章的挖掘技术得到了一定的改善,在伊特鲁里亚墓地中出土了大批文物,再次掀起对复兴主义珠宝的追捧热潮。

自 1936 年开启 Regolini-Galassi 墓后,珠宝商 Fortunato Pio(福尔图纳托·皮奥)和 Alessandro Castellani(亚历山德罗·卡斯特拉尼)获得罗马教皇的批准,开始潜心研究从该墓地陆续出土的黄金珠宝。在 1840-1850 年间,他们还获准研究了大量古董收藏,Castellani(卡斯特拉尼)家族因此得以学习伊特鲁里亚的造粒工艺、花丝镶嵌和其他黄金工艺。他们通过关注金属处理细节(而非雕刻、穿孔或切割工艺),开始揭开古代珠宝制作方式的神秘面纱。

一枚装饰着三个雕刻而成的头状花序晶簇的条形胸针(宽 3 英寸)。左侧晶簇:六颗蓝色蓝宝石环绕着一颗深橙色柘榴石。右侧晶簇:六颗橙色柘榴石环绕着绿色中心宝石。中心晶簇:优质的老欧式切工中心宝石
Eugène Fontenay 是法国 19 世纪中后期(50-75 年代)间的主要珠宝商之一,他制作的珠宝出类拔萃,被认为是当时生产的珠宝中技术最为精湛的。这枚黄金伊特鲁里亚复兴主义吊坠的亮点包括哑光珐琅装饰物、玫瑰式切磨钻石、造粒工艺和串珠,所有元素均与 Eugène Fontenay(1824-1887 年)的作品和考古复兴主义珠宝相关。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友情提供。摄影:Joseph Coscia。

Michelangelo Caetani(米开朗基罗·卡塔尼)是一位对文学、雕刻和金饰工术感兴趣的意大利学者,他鼓励两位珠宝商将精力集中在古代风格的珠宝上,还为他们提供了古物中的最优质的珠宝范例模型。通过这次合作,他成为了对两者的设计产生重大影响的关键人物。Castellani 公司还将埃及圣甲虫融入到了他们的设计中。

新文艺复兴风格

珠宝灵感来自 19 世纪的各种来源,包括幸存的文艺复兴时期作品,以及珠宝设计文献中保存下来的设计图纸。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吊坠、胸针和耳环的标志性特征是以有色宝石或珍珠为中心焦点,周围点缀一些较小的宝石。通常会使用各种珐琅技术来增添色彩。

一枚复杂精致的黄金胸针。
Tiffany & Co. 出品的新文艺复兴风格的条形黄金胸针,装饰着三个雕刻而成的头状花序晶簇。左侧晶簇由六颗蓝色蓝宝石环绕着一颗橙色柘榴石。右侧晶簇的中心石是绿色的,被六颗橙色柘榴石环绕着。中间那个晶簇上镶嵌着一颗老欧式切工钻石,被一些小钻石包围着。由 Neil Lane, Inc, Beverly Hills 友情提供。摄影: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GIA 和 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

在 19 世纪,文艺复兴主题的化装舞会非常流行,人们着迷于费很大的劲去重现文艺复兴时期的服装和珠宝。

都铎时期(1485-1603 年)的德国艺术家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小汉斯·霍尔拜因)是新文艺复兴风格珠宝的早期影响者。他的画作描绘了引领时尚的都铎皇室和上流社会。他的画在伦敦一经展出就影响了 19 世纪上流社会的舞蹈风尚,从而启发了英国新文艺复兴风格的珠宝设计。

Gold pendant features a lion head in the middle; the frame around it is separated into sections with each section displaying a letter that taken together spell out ROMA ETERNA.


在 19 世纪 40-90 年代,Carlo Guiliano 凭借完美诠释新文艺复兴风格的作品在西欧家喻户晓。为了迎合富有的客户,他在设计中使用了内填珐琅、透底珐琅和镶嵌珐琅技术,还使用了红宝石祖母绿蓝宝石。Giuliano 和其他复兴主义珠宝商经常在他们的作品中使用古代技术和工具,如希腊金匠惯用的模具压花技术。

中心是一个面具,叶形装饰(开花植物)从面具下生长出来。
这枚文艺复兴风尚的复兴风格金色胸针和领带夹的中心有一个怪诞的面具,并且点缀着叶形装饰。由 Neil Lane, Inc, Beverly Hills 友情提供。摄影: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GIA 和 Tino Hammid(蒂诺·哈米德)

新文艺复兴风格的珠宝重现了怪诞艺术,怪诞 (grotesque) 一词由意大利语 grotteschi 演变而来,指的是大约在 1500 年的罗马挖掘工作中发现的石窟装饰,尤其是公元 65-68 年修建的尼禄金宫。“怪诞”这个词包括以奇怪的配置将动物、人和植物形象混合在一起,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没有美感,欣赏不来。

虽然动物头像和其他图案有时具有象征意义,但总的来说,怪诞艺术只具有单纯的装饰意义。

最著名的法国新文艺复兴风格珠宝商是 Lucien Falize、Alphonse Fouquet 和 Louis Wièse,以及宝诗龙、尚美和 Vever 等大型珠宝企业。

圣甲虫胸针有两对翅膀 — 一对为短翅,另一对较细长。躯体为青金石,长翅为蓝-绿色珐琅。
这枚制作于 20 世纪 30 年代的埃及复兴主义圣甲虫胸针的翅膀使用了透花珐琅工艺,镶嵌在 14K 金中。圣甲虫用青金石制成,辅以珍珠做装饰。由 Marilyn & Co. 友情提供 摄影:凯文·舒马赫 (Kevin Schumacher)/GIA。

埃及复兴主义

埃及复兴主义珠宝的黄金时期是 19 世纪晚期至 20 世纪早期。1869 年,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苏伊士运河竣工,提供跨境了旅游机会,也提高了对埃及文化的兴趣。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于 1922 年被代开,人们在这里发现了南地中海的古代珍宝,见过的人都深感敬畏。这些重大事件对于埃及复兴主义珠宝的兴起意义重大。

埃及人认为植物和动物都是神圣的,圣甲虫、莲花是埃及设计中常见的图案。在埃及文化中,圣甲虫是重生的标志;长翅膀的圣甲虫预示着重生再世。猫和其他动物被奉为神明。莲花是上埃及的象征,代表某些创世神话中的新生之神。

一个佩戴着埃及头饰、臂圈、缠着腰布的人正跪着演奏竖琴,竖琴的设计融入了猎鹰头这个元素,还镶嵌着一颗雕刻成圣甲虫的椭圆紫水晶。底座下面是两条盘绕的蛇,支撑着上面的人和竖琴。绿色、蓝色和红色珐琅装饰着
这枚埃及复兴主义风格的黄金胸针由活跃于 19 世纪晚期到 20 世纪早期的著名纽约珠宝商 T.B.Starr(T·B·斯塔尔)设计而成。镶嵌着一只精心雕刻的紫水晶圣甲虫,饰以绿色、蓝色和红色珐琅,还采用了猎鹰元素,眼睛处镶嵌着一颗浓绿榴石。这件作品会让人想起埃及皇家陵墓的地下奇异宝藏,装饰着标志性的图案,如圣甲虫、莲花、狮身人面像和朱鹭,埃及人认为这些可以辟邪驱恶,求得永生。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友情提供。

埃及文物和艺术品中的颜色也具有象征意义:红色代表沙漠;绿色会让人想起尼罗河谷肥沃的土地;蓝色象征着天空和水;黄色象征着太阳。法老和狮身人面像图案很容易被认为是埃及的象征。

如今的珠宝行业仍保持对考古、文艺复兴与埃及复兴主义的兴趣也就不足为怪了。

Sharon Bohannon(莎伦·博汉农):媒体编辑,对图片进行研究、编目录和记录,是 GIA 研究宝石学家 (GG) 和专业珠宝家 (AJP)。她就职于 Richard T. Liddicoat(理查德·T.·李迪克)宝石学图书馆和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