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回顾:宝藏和法宝:来自 Griffin(格里芬)藏品的戒指


Placeholder Alt Text
图 1. 这里展示的是 17 世纪英国的死亡象征戒指,由黄金、珐琅、钻石和红宝石制作而成,带有保守秘密信息的小盒。 来自 Griffin(格里芬)藏品。 摄影:Richard Goodbody(理查德·古德博迪),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友情提供。
戒指在传统上是最流行的珠宝款式,在整个中世纪,戒指都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和精神意义。 社会各阶层人士,不论男性和女性都可在市场上购买戒指,而无需定制设计。因此,戒指与身份、浪漫爱情、社会和宗教地位、乃至生死本性有关(图 1)。 宝藏和法宝:来自 Griffin(格里芬)藏品的戒指在修道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中世纪和建筑分馆)展出,充分展示戒指与当今时代的关联。 此次展览属于私人收藏(该收藏以守护金矿的神秘生物命名)的一部分,集中展现了 5 世纪早期至 16 世纪戒指制造的式样和技术,以及戒指的佩戴者。 通过展示和伴随的媒介(例如视频演示和艺术品,着重突出戒指),探究了戒指主要代表的主题例如爱情、死亡、宗教虔诚等。
 
展出的众多戒指卓越非凡。 黄金通常是从其他形式的物件回收而来,金匠使用硬币和现有珠宝获得所需的金属来铸造新的戒指。 宝石也是回收而来,但随着贸易的增长,宝石可以从中东和亚洲获取。 由于直到中世纪晚期人们才掌握刻面技术,宝石通常以未经加工、未切割的状态,或是凸圆面的形式展示。 来自拜占庭的金戒指(图 2),可追溯至 12 至 13 世纪,镶嵌有海蓝宝石和珍珠,展示出未切割的材料。

Aquamarine ring from Byzantium
Figure 2. This aquamarine, pearl, and gold ring from Byzantium dates from the 12-13th centuries. From the Griffin Collection. Photograph by Richard Goodbody,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当今大众对含有浪漫意义的戒指颇为熟悉,但中世纪的人们表达爱情的方式多种多样。 因为宝石必须回收或从遥远的地方采购而得,所以常常使用雕刻品取代宝石,如在图 3 中的拜占庭结婚戒指。 伊丽莎白时代的一些夫妇并没有采用图像,而是选择佩戴内外戒圈都雕刻有“诗句”的戒指。 展出的戒指上刻有的铭文包括“Thinke Wel of Me”、“Providence Divine Hath Made Thee Mine”,还有的仅仅是“I Like My Choyse”。也有使用双环戒指(两个戒圈组成一枚完整的戒指)纪念订婚和结婚。

Byzantine engraved gold marriage ring.
Figure 3. This Byzantine gold marriage ring features an engraving of the couple. From the Griffin Collection. Photograph by Richard Goodbody,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教士和教友都佩戴珠宝,纪念他们的宗教虔诚,而神父和主教则佩戴超大尺寸的戒指,以显示其地位。 通常还需要佩戴其他戒指,以固定超大尺寸的戒指。 在画廊内的艺术品中可看到这种性质的作品,例如“希波 Saint Augustine(圣·奥古斯丁)生活的场景” (1490),这是刻画在木板上的油画,使用黄金和银制成,作者是荷兰艺术大师 Saint Augustine(圣·奥古斯丁)。 类似的风格见于 15 世纪后期题为“圣·日耳​​曼和捐助者”的雕刻品。中世纪的基督徒们经常佩戴珠宝,例如刻有宗教图像或文字片段的戒指或领针,以获得神圣的代祷;人们认为直接在身体上佩戴这些珠宝会特别灵验。 这一类中让人特别感兴趣的是死亡象征戒指,意在提醒佩戴者世俗之乐微不足道。 依据“切记人固有一死”的拉丁文,戒指通常刻画有例如骷髅或骨骼(如图 1 中呈现的英国戒指)等符号,表明生命的稍纵即逝。 就这个带小盒的戒指来说,还有暗格,用于隐藏信息或暗示。

通过藏品的图章和秘诀戒指可考察身份观念。 对于没有家族族徽的人来说,图章戒指被用来作为密封文件和通信的识别标志。 秘钥戒指为罗马传统,用于箱子的安全,仅允许佩戴者获取箱子里的东西。 图 4 中的戒指就是具有这种作用的一枚戒指,刻有主人的姓名:Homonoea(霍蒙诺依)。 

Key ring from early medieval period.
Figure 4. Key rings, such as this one from the early medieval period, allowed the wearer exclusive access to locked boxes. From the Griffin Collection. Photograph by Richard Goodbody,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展出的艺术作品中的戒指卓越显赫,再次强调了其对欧洲文化的重要性。 连同前面提到的作品,其他补参展物品还包括来自 2 世纪的木乃伊裹布,上面画有死者的肖像(包括手上每个手指都佩戴戒指)。 还可以看到例如天平等行业工具,以及刻有一些场景(包括年轻男子向女士献戒指)的个人储物象牙小匣子。 中世纪金匠使用的许多技术都已在漫长岁月中失传,但游客可以看到现代切磨、设计和镶嵌的视频。 由机器完成此项工作相对轻松容易,突显出金匠工作的艰苦努力。 Petrus Christus(彼得鲁斯·克里斯蒂)的油画“金匠铺内的金匠”描绘了这样一幕:一对富有的夫妇看着工匠称量结婚戒指,周围有工匠的工具和制作的作品。

宝藏和法宝展览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 C. Griffith Mann(C.·格里菲思·曼)策划,以独特的视角探索通过珠宝所呈现的欧洲古典时代后的世界。
           
宝藏和法宝:来自 Griffin(格里芬)藏品的戒指在修道院玻璃艺廊展出,截止日期为 2015 年 10 月 15 日。 建议入场费用:成人 25 美元、65 岁及以上老人 17 美元、学生 12 美元;凭券还可在同一天参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主建筑(位于第五大道)。 修道院一周七天开放;3 月至 10 月的开放时间为上午 10:00 至 下午 5:15。 博物馆逢感恩节、圣诞节和新年闭馆。

Jennifer-Lynn Archuleta(詹妮弗 - 林恩·阿丘利塔)是《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