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报告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全球优质黑蛋白石之都


Placeholder Alt Text
全球优质黑蛋白石之都——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出产丰富的黑蛋白石。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GIA。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小镇位于新南威尔士北部中心,是公认的优质黑蛋白石的重要产地。 2015 年 6 月,一群 GIA 实地宝石学家参观了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和该地区的矿山。 一部纪录片也在此次参观之旅中诞生。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
全球黑蛋白石之都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出产世界上最优质的黑蛋白石。 一群 GIA 宝石学家参观了这个传奇的产地,带回了一些样品,也对采矿文化有一个更好的了解。

历史

19 世纪 80 年代,人们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发现了蛋白石,但是,直到 1903 年 Charlie Nettleton 首次开采,并于当年后期出售了第一包黑蛋白石,人们才认识到它的价值。 随着 White Cliff(白崖:另一个世界著名的澳大利亚蛋白石采矿区)矿工的涌入,小镇明显扩大。 到 1909 至 1910 年间,当地人口已增长至 1000 人左右,采矿经营范围扩大到小镇以西 10 公里。 1910 至 1920 年间,蛋白石的适度生产十分稳定。 1920 年以后,矿区很平静,几乎没有关于生产的记载。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蛋白石区域地图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靠近新南威尔士和昆士兰的边界。 该
小镇规模很小,但是蛋白石在小镇及其周边地区随处可见。

1958 年,随着需求的增加和机器采矿的引进,蛋白石生产再次兴起。 1970 年左右,黑蛋白石价格的上升不仅进一步扩大了地下采矿的规模,更让大规模露天采矿成为可能。 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是黑蛋白石的鼎盛时期,那时,日本人迷上了这种宝石。 日本的需求开始下降的同时,中国人逐渐对蛋白石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中国有可能成为主要的蛋白石消费国。

古老的小木屋
在这里很容易找到古老的小木屋和废弃的蛋白石采矿设备。 这间小木屋建于 1916 年,那时蛋白石产量相当稳定。 摄影:Victoria Raynaud(维多利亚·雷诺)/GIA。

矿床和采矿

除了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10 公里以内的矿区外,小镇以外地区也开采出蛋白石。 蛋白石是从白垩纪早期的黏土石、沙泥岩、黏土砂岩层和透镜状地层中发现的。 当地的蛋白石主要分布在 Wallangulla 砂岩和 Finch 黏土石单元之间的分界线附近。 矿床的深度通常小于 30 米。

Lunatic 山蛋白石矿剖面
Lunatic 露天矿山的大型剖面完美地展现了当地的地层情况。 含有蛋白石的黏土石以透镜状地层的形式存在于砂岩单元内和砂岩单元下面。 剖面图上可以看到以前的地下矿井巷道。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GIA。
蛋白石地下矿井入口
黑蛋白石结节开采图库

蛋白石主要以结节形式出现,小镇外发现的蛋白石则以岩层形式出现。 偶尔也会发现稀有的白垩纪蛋白石化石。 小镇外的蛋白石区域,如 Grawin、Glengarry、Sheepyard 和 Carters Rush,均开采出黑蛋白石岩层。 这些区域内的地下矿石都非常坚固。 顶层砂岩比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矿区的蛋白石更为坚固。 根据一位矿主的叙述,黑蛋白石岩层的形成主要受当地结构的影响,当地矿工将这种结构称为“断层带”。断层带是指碎岩石构成的垂直地层带,在地质学中被称为“角砾岩”。 虽然有很多关于蛋白石形成时间和机制的研究与假设,但是,这个问题仍然很有争议。

蛋白石矿井开挖
黑蛋白石岩层开采图库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的蛋白石开采始于地下,而非露天矿坑。 只有当蛋白石的价格令这种改变有利可图时,才会出现露天开采。 已经开发出一种特殊的挖掘机,可用来在黏土丰富的地层中开采蛋白石。 尽管它们都在同一地区,但是,小镇附近的蛋白石矿和小镇外的蛋白石矿仍然有很大的区别。 材料取出之后,被强力“通风机”吸到地表,然后运送至洗涤厂进行处理。 使用混凝土混合机改装而成的搅拌器来清洗含蛋白石的黏土。 在转筒中注水,然后分解黏土石,期间不会损坏蛋白石。 经过大约一周的清洗之后,泥沙流入分拣台,以便于拾取蛋白石。 水是很多采矿小镇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包括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小镇。 当地人告诉我们,这里已经连续几年发生了干旱,水资源短缺对处理工艺造成了消极影响。

倾斜的转筒和传送带
蛋白石洗涤图库

团队参观了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北部的一个探矿场所。 在地层示范区使用螺旋钻进行了钻探,并记录了可能的蛋白石地层深度,以供日后参考。 现场对螺旋钻拔起的黏土岩层进行处理,从而预估出蛋白石含量。

现场的螺旋钻
使用螺旋钻勘探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附近的一块处女地中的蛋白石。 同时使用三个螺旋钻,确保钻入地下更深的位置。 一个人便可以处理整个过程,使用卡车运输勘探装置则非常方便。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GIA。
使用采矿设备的三个人
钻井人员向两位作者说明如何处理他刚从地下取出的材料。 现场使用小型搅拌器刮净钻孔机带出的碎片表面。 记录蛋白石的出现概率和含量,以供日后参考。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GIA。

GIA 团队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同时收集了“A 类”和“B 类”两种黑蛋白石样品。 A 类样品是在 Frederic Mallock 的地下矿井中发现的,由 GIA 实地宝石学家 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提取。 还有一些样品是在洗涤厂收集的。 所有样品都将成为 GIA 的藏品。

使用鹤嘴锄在墙上挖掘的男子
GIA 宝石学家 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使用鹤嘴锄挖取蛋白石样品。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GPS 装置和黑蛋白石样品包
在洗涤厂收集了一包黑蛋白石样品。 现场收集的所有样品均被运送至 GIA,供鉴定所收藏之用。 摄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GIA。

从矿山到市场

我们看到,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已经开发出从矿山到市场的整个链条。 开采出的最优质原石留在小镇进行磨光处理。 经验丰富的蛋白石切割师 Jerry(杰瑞)和他的妻子 Helen(海伦)向我们介绍磨光流程。 他们已经从事了 25 年以上的蛋白石磨光工作,并且为世界一流的珠宝品牌打磨出很多精美的宝石,如卡地亚。

一名男子正展示一块从一堆石头中挑出的蛋白石原石
蛋白石磨光图库

磨光的凸圆面宝石是最常见的成品蛋白石。 根据蛋白石的构造和颜色,蛋白石还被雕刻成不同的形状, 这与中国的玉雕非常类似。 这种情况下,使用中低质量的材料更好,这样可以保留更多宝石重量。 雕刻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完成,但是有些经销商会把材料运送至东南亚进行雕刻。

手拿蛋白石进行雕刻
尽管不同形状的凸圆面宝石是最常见的蛋白石成品,但是,这里也能看到蛋白石雕刻,就像这种海洋生物雕刻一样。 摄影: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GIA。

游客可以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的主街道找到很多蛋白石珠宝店。 您通常会发现,店主就是一名矿工。 有时,您会看到有些人在自己的店里设计和制作蛋白石珠宝。 很多店主都有自己的蛋白石矿,他们的家庭也已经有两三代人一直从事蛋白石工作。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入口
蛋白石业务和旅游图库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的蛋白石矿已经有 100 多年的历史,蛋白石矿工逐渐制定了自己的行业标准。 这种专为黑蛋白石而设计的亮度特征及成色特征评估标准已经受到人们的普遍认可。

令人瞩目的研究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是新南威尔士唯一一个出产蛋白化化石的地点。 从巨大的恐龙骨骼到微小的组织,蛋白化的过程将这些有机物品变成了珍贵的宝石。 这些蛋白石化石不仅弥足珍贵,而且最适合进行生物学研究。 很多化石都是曾经的活体有机物的完美 3-D 复制品。 化石是透明的,这样,许多科学家不用打破化石就可以看到它们。 相对于非蛋白化化石来说,它是研究的一大优势。

手持两个蛋白化贝壳
蛋白化化石图库

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我们遇到了一位古生物学家—— Elizabeth(伊丽莎白)和她的学生,他们正在研究蛋白化化石。 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来到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采集和研究蛋白石样品。 有时,这种生物学和古生物学研究同样有利于珍贵蛋白石的形成研究。 经过多年的努力,人们对这些化石有了越来越多的认识。 采矿过程中,蛋白石矿工非常小心。 收藏家和学生对化石挖掘特别着迷。 古生物学家的现场讲解在年轻学生的心中植入了一种思想,这种思想足以改变他们的一生。

文化保护

我们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遇到了矿工、切割师、经销商和研究人员。 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对蛋白石怀有一种信念。 蛋白石在矿床中零星分布,很难寻找;因此,有时,矿工辛苦多年却没能开采出有价值的宝石。 但是,绝大多数矿工仍然留在这里,继续开采。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的大多数人都扮演着多重角色,他们既是矿工,也是经销商和设计师。 一些矿工来自国外。 最初,他们只是游客,但是后来,他们被蛋白石的问题所困扰,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拿着蛋白石的男子
对蛋白石的热忱图库

今天,世界各地的人都来到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想看一看珍贵的蛋白石,体验澳大利亚的内陆生活。 目前,澳大利亚正在建立一个独特的澳大利亚蛋白石中心,以展示蛋白石和澳大利亚的蛋白石开采文化。 该项目吸引了蛋白石矿工、经销商和研究人员的到来。 它将成为一个国家纪念碑,将自然和文化遗产传给子孙后代。

手持海报的女子
文化共享图库

Tao Hsu(许焘)博士是《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的技术编辑;Andrew Lucas(安德鲁·卢卡斯)是 GIA 卡尔斯巴德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尔迪厄)是 GIA 曼谷实地宝石学高级经理。

笔者要感谢 Terry Coldham(特里·科德哈姆)安排的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参观之旅。 另外,由衷感谢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的主人们提供了如此愉快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