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

从矿场到市场:有色宝石的“冒险故事”


Placeholder Alt Text
GIA 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和 《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技术编辑及研究专家 Tao Hsu(许焘)博士,于 1 月 13 日在研究院的 Carlsbad (卡尔斯巴德)校园介绍了他们就有色宝石供应链所做的一些研究成果。 “有色宝石是最后一种真正的冒险奢侈品,”卢卡斯说。 “其他哪个奢侈品有冒险故事吗?” 图片采集:Albert Salvato(阿尔伯特·萨尔瓦多)和 Larry Lavitt(拉里·拉卫特)

在销售有色宝石时,零售商的供应链知识在柜台上或任何销售点都会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  

GIA 实地宝石学教育经理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和 《宝石与宝石学》(Gems & Gemology) 技术编辑及研究专家 Tao Hsu(许焘)博士,于 1 月 13 日在研究院的Carlsbad (卡尔斯巴德)校园向当地 GIA 校友和妇女珠宝协会会员们做了这样的介绍。 卢卡斯和许焘一起周游世界,发掘和记录了有色宝石从矿场到市场的过程中所发生的故事。

过去几百年来,有色宝石对人们的诱惑力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卢卡斯说,因此零售商需要与客户分享它们的浪漫和冒险故事。

“对这个故事了解的越多的人,会越让顾客感觉舒服,越能取得他们的信任,并激发他们的购买欲,”他说。

卢卡斯坦言这个故事的细节多年来有不断的更新。

“今天人们有更多的渠道获得信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宝石的采矿和切磨艺术,”他说。 “故事还牵涉到很多道德问题,人们很有兴趣听听相关的细节。”

他们在考察过程中首先发现的现象之一是,有色宝石产地采矿技术既有资本雄厚的企业运营的大规模采矿,也有小型手工采矿。 这两种类型的运营是既“互相补充又相互冲突”。

许焘提到赞比亚的主要祖母绿矿 Kagem 矿,是她所见过的现代机械化大规模采矿的最佳范例之一。

“矿坑的规模让我感到很吃惊,”她说。 “这个矿坑的长度超过一公里,生产他们的主要产品。 因为是硬岩采矿,所以采矿爆炸的景象十分壮观 — 可以感受到地面的震动” 许焘说,拥有该矿场的 Gemfields 公司对一直坚持严格规范的祖母绿分级体系。

“今天人们有更多的渠道获得信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宝石的采矿和切磨艺术。 故事还牵涉到很多道德问题,人们很有兴趣听听相关的细节。”
Andy Lucas(安迪·卢卡斯),GIA 实地宝石学经理  

卢卡斯分享了一些手工和小规模采矿的例子,一些专家认为有色宝石产量的70%来自于这类矿场。 即使在这类矿场中,情况也很不同。

他说在非洲的经营“千差万别”。一些手工作坊式矿场“非法采矿,破坏环境,并和大型采矿企业有冲突。”

“斯里兰卡的采矿业是有组织有法制的—- 矿主有合作伙伴,如投资人、土地所有者和矿工。” 但在莫桑比克的红宝石矿,被称为个体采矿人的无证采矿者常常在 Gemfields 公司的矿场采矿,这可能是个问题,因为他们不象 Gemfields 公司那样“投资于环境的恢复“。  

在柬埔寨的拜林,“情况更有问题”,如贿赂、疾病,以及整个采矿系统缺乏法律和正式的组织都令人担忧。

“世界各地手工采矿的情况各有千秋 —- 不总是积极的,但也不总是消极的,”卢卡斯说。 “采矿业向前迈进的一个方法就是,为所有个体手工采矿者提供加入到正规体系的机会,并对他们加以保护。 这将有助于保护环境和大型采矿企业的权益及其投资者,也能建​​立一个透明的供应链。“

卢卡斯指出,有一项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手工采矿:智能手机。 “有人在荒郊野外拍照,然后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曼谷去询价,”他说。 “智能手机正在为独立采矿者与世界各地的联络方式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供应链中的另一个因素是,在斯里兰卡和哥伦比亚这样的国家,宝石都是在产地切磨的。 例如,在哥伦比亚,几乎所有的祖母绿都是在国内切磨的。 “他们已经成为切磨哥伦比亚祖母绿的专家,”他说。
   
卢卡斯说,这是整体趋势的一部分。 “珠宝采矿、切磨和生产之间已有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 有很多垂直整合和兼并正在进行,“他说。

例如,RMC 宝石公司的 CEO 告诉卢卡斯,五年或十年前,他有大量的小公司客户 — 其他批发商、珠宝制造商和零售商。 这些公司大部分都消失了或兼并了,所以现和他合作的公司大多数是珠宝电视节目公司、大型珠宝制造商和零售连锁店。

“小型采矿者越来越难于竞争和增添价值,”卢卡斯说。 “更大型的、垂直整合的、资金更雄厚的公司正在开始控制这个产业。”

有色宝石 — 从矿场到市场 Tao Hsu(许焘)博士介绍说,在刚开始为 GIA 做实地考察时,她就被世界各地有色宝石行业中各种各样的个人和家庭的故事打动了。 图片采集:Albert Salvato(阿尔伯特·萨尔瓦多)和 Larry Lavitt(拉里·拉卫特)

许焘说,谈论制造业时中国是必然的话题,因为“他们为世界其他地区制造一切 — 包括有色宝石。”

她说,他们的中国广东省之旅最突出的地方是,无论设施的大小,“所到之处,都能看到切磨工匠的专注和高效。” 在大型生产设施聚集的特定地区,公司甚至在推销“中国工”品牌。

卢卡斯参观了印度 Jaipur(斋浦尔),在那里他发现“各种类型企业都达到相当复杂的水准”,称那里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可以看到现代化和传统肩并肩、手牵手的工作”。

他还了解到的更多情况是关于一个正在改变有色宝石制造商的零售商:珠宝电视。

“增长最大的市场是珠宝电视,”卢卡斯说,他们采访的一个有色宝石制造商推崇珠宝电视,因为他们从高端到低端的珠宝生意都做,而且他们采购的数量“庞大”。

一位垂直整合的珠宝电视企业家告诉 GIA 团队,他的公司 3000 人的团队每月生产珠宝一百万件 — 手法就是通过创建引人入胜的节目,向客户展示宝石的来源以及它们如何被做成的珠宝首饰:浪漫与冒险的故事。

“他们的客户希望享受娱乐。 他们回家打开电视时 —- 他们将会去矿场,去观看宝石切磨,“卢卡斯说。 他们被宝石的故事所吸引后,就会打电话来进行购买。

“我想你会看到这种方式会进一步扩展,”卢卡斯说。

许焘表示,他们两人在2014年访问和记录的中国市场,“现在是珠宝和奢侈品的第二大市场。” 她说,中国人购买了全世界大约一半的奢侈品,特别是在出国旅游时他们更是大量购买。

客户、公司和渠道都可能会不断演变,但卢卡斯强调,这个故事仍然至关重要。  

他讲述了宝石矿经营者 Marcelo Ribeiro(马塞洛·里贝罗)的经历。里贝罗有一颗独特的祖母绿曾在纽约 GIA 鉴定所分级,当他试图将其出售给纽约批发商时,却没有成功。 失望之余,里贝罗把宝石拿到香港的展览会。 来自曼谷的高端零售珠宝商喜欢这颗宝石的颜色,但想知道关于它的更多情况。

“马塞洛告诉他关于Belmont(贝尔蒙特)矿场、环境保护、经营的复杂程度、家族史,和矿场工人以及他们在矿场切磨宝石的故事,”卢卡斯说。 “宝石售出了,他赢得了宝石的客户......从矿场到市场的故事是出售这颗宝石的真正原因。”

Jaime Kautsky(杰米·考茨基)是撰稿人,拥有 GIA 钻石文凭和 GIA 专业珠宝家文凭,曾多年担任 The Loupe(《放大镜》)杂志副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