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

切开 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60 颗 D 无瑕级钻石


Placeholder Alt Text
左上方,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去除了一部分,产生了首批打磨钻石。Graff(格拉夫)预计共可从原石中产出 60 多颗 D 无瑕级钻石。原石的最大部分仍在研究中,标志性钻石的大小和形状仍未确定。照片由 Graff(格拉夫)友情提供。

伦敦珠宝商 Laurence Graff(劳伦斯·格拉夫)公布了从 1109 克拉的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中产出的首批打磨钻石,据该公司称,预计将产出 60 多颗从 1 克拉到 100 多克拉不等的钻石。

该原石仅次于 2015 年 11 月在博茨瓦纳 Karowe 矿发现的 3,106 克拉库利南钻石,并于 2016 年进行公开拍卖,但未能达到约 7000 万美元的预定标价。Graff(格拉夫)于 2017 年 9 月以 5300 万美元的价格买下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

Graff(格拉夫)的钻石切磨师在首次切割之前,对钻石进行了数月之久的仔细分析。公司并未详细说明成品钻石的确切克拉重量,但网站指出“Graff(格拉夫)的设计师们设想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戒指、耳环和吊坠,以表示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钻石在他们心中的非凡地位。”GIA 将对 Lesedi La Rona(我们的光)产出的所有钻石进行分级和鉴定。 

原石的最大部分仍在进行处理,不过尚未公布剩余部分预计产出的钻石大小和数量。

阿盖尔招标会

2019 年阿盖尔粉钻招标会见证了一颗 2.28 克拉艳彩紫红色钻石创下公司彩色钻石拍卖 34 年历史中的最高价格。这颗钻石名为阿盖尔缪斯,从 7.39 克拉的原石中切割而来。买方和钻石价格没有公开。招标会的另一亮点,一颗 3.14 克拉的艳彩粉钻,由新加坡 Glajz THG 买走,价格未公开。

招标会中所有 63 颗钻石均由 GIA 进行分级,总重量达 51 克拉。

钻石市场

信贷紧缩、高运营成本和金融问题导致全球钻石制造业务数量大幅下降。 

据媒体报道,国际钻石制造商协会主席 Ronnie VanderLinden(罗尼·范德·林登)在半年度会议上报告称,这一下降“正在改变钻石制造业的格局”。

VanderLinden(范德·林登)表示,衰退已经影响到了包括非洲在内的大多数制造业中心,许多产地国开始增加就业机会和技能的企业已经步履蹒跚。这些业务中有许多都属于大型印度公司,由于打磨价格滞后和严重的信贷削减,这些公司近年来遭遇了金融困难。他指出,在中国,钻石制造业的就业人数从最高的 40,000 人降至约 5,000 人。 

他表示,钻石行业的健康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钻石制造的健康发展。

ALROSA

印度卢比大幅贬值,加上持续的信贷短缺,导致俄罗斯钻石开采和销售部门 Alrosa 10 月的小型钻石销售额大幅下降。当月销售额为 2.34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28%。 

该公司表示,其产量和全年原石销售总额将下降约 9%,降至 3,700 万或 3,800 万克拉。去年的销售额为 3,960 万克拉。

消费者

联合会月度调查显示,尽管全球股市出现了剧烈波动,但 10 月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仍略有上升。

“消费者信心指数在 9 月小幅上升后,10 月仍有所上升,目前处于 2000 年秋季的水平,”联合会经济指数高级总监 Lynn Franco(莱恩·弗朗哥)说道。“消费者对当前情况的评估仍相当乐观,主要是由于强劲的就业增长。10 月份预期指数再次上涨,表明消费者预计经济不会很快失去动力。相反,他们预计强劲的增长速度将延续至 2019 年初。”

Russell Shor(罗素·肖尔)是卡尔斯巴德 GIA 的资深行业分析师。